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296 庚昊亞圣


    利劍門山門外,鄭鳴盤膝坐在云床上,在他的身邊,坐著的則是燕紫電。? ??而李英瓊依舊青衣背劍,只不過此時她正在個給鄭鳴面前的玉碗中倒酒。
    “師兄,敬你一杯。”鄭鳴拿起玉碗,笑著向燕紫電說道。
    燕紫電雖然豪爽,但是此時看到給自己敬酒的鄭鳴,還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絲的窘迫。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喜歡將鄭鳴當成需要照顧的小兄弟來對待,但是現在鄭鳴,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圣者。
    “多謝師弟。”心中念頭千轉,燕紫電還是端起酒杯,和鄭鳴重重的干了一碗。
    鄭鳴能夠感覺出燕紫電行動之中,對于自己的敬畏,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卻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畢竟這種心上的坎,解說有時候不但起不了他應有的作用,相反還會適得其反。
    “師弟,我這次過來,還是想要勸師弟回轉大倫山。”又喝了幾碗酒之后,燕紫電輕聲的道。
    鄭鳴的眼睛,并沒有隨著和酒有任何的變化,他并不吭聲,只是靜靜的看著燕紫電。
    燕紫電一拍自己的大腿,帶著一絲無奈的道:“師弟,我給你坦誠,我這次來,是奉了大師兄的命令,但是從師兄我的想法,也是希望師弟你回轉大倫山。”
    “畢竟,你在這里耗下去,沒有什么大的作用。”
    鄭鳴笑了笑道:“是不是有人去找大師兄施壓了?”
    “是,而且不少,四天九道之內,光四天就過來了三天,有一些人,是大師兄都不敢得罪的啊!”燕紫電這一次倒是沒有掩飾的說道。
    鄭鳴哈哈一笑道:“過些日子,我就回去,不過在回去之前,我要將自己的成圣大典辦了。”
    “我已經讓人下了請柬,這成圣大典,就在這座山峰上辦,我覺得這里風水不錯。”
    燕紫電差點沒有將手中的酒碗給砸在地上,在利劍山門外辦成圣大典,這簡直就是在利劍上人的臉上狠狠的扇巴掌。
    所謂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這利劍山所在的6地,都是利劍門的地盤。現在被鄭鳴堵著門子,已經不知道讓利劍門多么難受了,舉辦成圣大典,那簡直就是……
    “小師弟,這樣做的話,那咱們和利劍門之間,以后就只有仇恨了!”
    鄭鳴看著臉上帶著一絲猶豫的燕紫電,笑吟吟的道:“師兄,你覺得我們和利劍門,還有別的嗎?”
    “利劍上人他不出來,我因為大圣的旨意,自然是沒有辦法逼他,但是我在這里辦我的成圣大典,就是讓一些知道,得罪我們大倫山的后果。”
    “省的以后一些阿貓阿狗蹦出來,都想要踩我們大倫山一腳。”
    從心中,燕紫電覺得鄭鳴這么做,很是痛快,但是他的理智卻告訴他,這樣做還是有點危險的。
    “師弟,大師兄相信很快就要知道這件事情,你最好還是聽一聽他的建議。”
    鄭鳴堵在利劍門山門外,開始的時候,確實存在著出一口氣的想法,但是隨著他堵門的時間越來越長,鄭鳴現自己的聲望值增長的,越來越快。
    雖然此時,他的金色聲望值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但是他的其他聲望值,依舊在瘋狂的增加。
    現在,鄭鳴對于聲望值無比的看重,畢竟只有大量的聲望值,才能夠修復他的圣人英雄牌。
    不成圣級,不知道大圣的強大,不成生機,不知道圣級的英雄牌,究竟是何等的珍貴。
    這一次在利劍門外舉行成圣大典,一是因為要出氣,這二來才是最重要的,鄭鳴需要大量的聲望值。
    “師兄請放心,這件事情,我心中有數。”說到此處,鄭鳴神色一動道:“師兄,師傅有什么最新的情況嗎?”
    “沒有,雖然大師兄確定師傅并沒有死,但是我們無論如何,都聯系不上師傅。”燕紫電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煩惱之意道:“也不知道師尊,究竟出了什么情況。”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一陣虎吼聲,從外面傳來,李英瓊眉頭一皺,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冷意。
    也就在這時,一直金色的小老虎沖了進來,他的背上長著金色的羽翼,閃動之中,金色的狂風道紋,在金色小老虎的四周,不斷的回蕩。
    “嗚嗷,偉大的主人,人家餓了!”金色的老虎在沖過來的剎那,就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面對一副耍無賴模樣的小金貓,鄭鳴搖了搖頭,他這個寵物在前些時候從睡眠之中清醒過來之后,就成為了一個神禁境的存在。只不過它的進步和鄭鳴比起來,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英瓊,你去喂一下小金貓。”對于賴皮成性的小金貓,鄭鳴直接將他交給了最能夠克制他的李英瓊。
    果然,小金貓在聽到英瓊這兩個字的時候,毛都有點炸了,但是它還是不敢有任何的反對,乖乖的來到李英瓊的近前,搖頭擺尾一臉討好的模樣。
    可惜它臉上的笑容,并沒有引得李英瓊的憐惜,只是習慣性聽從鄭鳴命令的李英瓊,一把就將小金貓抓了過去。
    被抓住頂瓜皮的小金貓,很想拼死掙扎,但是最終,它還是選擇了沉默。
    李英瓊帶著小金貓離去,房間之中陷入了一種落針可聞的安靜之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沉聲的道:“師尊他老人家既然沒有死,總有露面的一天。”
    燕紫電嘆息道:“希望如此!”
    “鄭道友可在?”悠然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平靜如水。
    聽到這聲音,鄭鳴的深色一動,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什么樣的身份。
    “原來是西無長生天庚昊亞圣駕到,鄭鳴有失遠迎,還請亞圣見諒。”鄭鳴說話間,朝著自己的所在的大殿門輕輕的揮手,那大殿頓時被打開。
    一個長披肩,身材高大的老者,似緩實快的來到了鄭鳴的宮殿之中。他的目光在朝著鄭鳴掃了一眼之后,就落在了盤坐在鄭鳴對面的燕紫電身上。
    “你是何人,圣者面前,安有你的座位,滾出去!”老者在看到燕紫電的剎那,聲音之中個就帶著一絲兇厲的喝到。
    燕紫電在看到這老者的瞬間,心中就顫抖了一下,他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老者,一時間,心頭的畏懼更多了幾分。
    而從老者身上傳來的,浩浩蕩蕩的威嚴,更是讓燕紫電不由自主的,從自己盤座的玉塌上站了起來。
    “如果閣下是來當惡客的,那么回頭左轉,恕不遠送!”鄭鳴從這老者出喝聲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明白此人過來的意思。
    他此時,雖然還沒有修復圣人牌,但是這老者,也也沒有到讓他懼怕的程度。
    老者沒有想到,鄭鳴的回應,竟然是如此的激烈,一股凌厲的殺機,從他的身上瞬間蔓延而出。
    在這猶如天地大道的殺機下,作為神君的燕紫電,此時竟然沒有半點的還手之力。
    “哼!”鄭鳴自然不能看著燕紫電在自己的面前丟丑,他身上三千神禁匯聚的剎那,就形成了一個混沌色彩的護罩,將燕紫電整個護在了中間。
    凌厲的氣機和混沌護罩,一時間僵持在了半空之中。
    老者上前邁了一步,那凌厲的氣機,變的越加的強大,也更加的鋒利。
    只不過,鄭鳴那三千大道形成的混沌護罩,實在不是一般力量可以破開的,所以老者雖然一連踏進三步,卻是半點都沒有傷害到處在護罩之中的燕紫電。
    燕紫電此時,已經有點汗流浹背。他知道,自己剛剛看似平安無事,但是實際上,只要鄭鳴和這老者的相斗出現一點的問題,那就是死路一條。
    “一鳴上人果然不凡。”那老者哈哈一笑,所有的氣機,在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他笑吟吟的看著鄭鳴道:“老朽來得唐突,而且最見不得不經規矩之輩,還請一鳴上人見諒。”
    燕紫電知道,這個時候鄭鳴最好的選擇,就是裝作什么也沒有生,所以他快的朝著鄭鳴眨了眨眼睛。
    “庚昊亞圣這個脾性,最好還是改一下的好。”鄭鳴不緊不慢的說道。
    頓時,庚昊亞圣的臉色一變,而燕紫電的臉,也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這是鄭鳴故意的。
    “一鳴上人的成圣大典,乃是我歸元大世界萬年都沒有生過的盛事,此事不可魯莽,我看還是在大倫山舉行的好。”庚昊亞圣說到此處,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道:“一鳴上人還是回去準備慶典吧。”
    鄭鳴本來就對這位庚昊亞圣的到來充斥著猜測,此時聽到他如此說,更是心中惱怒,他淡淡的道:“恐怕要讓庚昊亞圣失望了,我的成圣大典,就在此地舉行。”
    “呵呵呵,如果是那樣的話,鄭兄就自娛自樂吧,只要你在利劍山門外舉行你的成圣大典,那么你這一次的成圣大典,將不會有任何一個武者來參加。”
    “我庚昊亞圣,說到做到!”
    鄭鳴知道在**沖霄觀進攻大倫山的時候,這后面就有西無長生天的蹤跡,此時庚昊亞圣如此威脅,他不由冷笑道:“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