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288 雷聲九震神君死


    陳東明作為大倫山的掌門弟子,對于大倫山,可以說擁有著其他人難以比擬的深厚感情。??
    他看著一尊尊大倫山的弟子在自己的眼前墜落,他的心在流血,甚至他整個人,都在流血。
    死亡他并不害怕,甚至他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但是看著如此多的弟子死去,他的心難受無比。
    很多時候,陳東明的心中都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這個宗主,應該第一時間過去拼殺,死在諸多的弟子之前,那樣自己就不會感到太多的痛苦。
    但是陳東明不能這樣做,他對宗門的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而越是這樣,他越不能選擇放棄。
    大倫山可以被摧毀,但是絕對不能滅亡。
    而那充滿了肅殺之氣的驚天一劍,讓陳東明豁然抬起頭,他的眼眸中,充斥著激動之色。
    一劍誅殺上千人,而且被誅殺的,還不是普通的武者,他們大多數,都是神禁和參星的強者!
    師尊出手,這一切自然不在話下,但是作為神君的燕紫電出手,就做不到這些。
    陳東明的目光,緊緊的落在那下落的身影上,他這一刻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希望。
    這是一個穿著青色長裙的女子,她雖然背對著陳東明,但是看到這背影的瞬間,陳東明的心中,依舊升起了一股寒意,一股讓他感到無比恐懼的寒意。
    他就覺得,此時出現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柄神劍,一柄絕世的神劍。
    雖然離得很遠,但是陳東明知道,這一個出劍的人,是李英瓊。對于李英瓊,陳東明的心中也帶著一絲的希望,只不過他希望的是李英瓊自己能夠闖出去。
    但是他并沒有找李英瓊談任何的事情,因為他清楚,李英瓊在鄭鳴沒有出關之前,是絕對不會離開此地的。
    自己找李英瓊談,只是浪費時間。
    而在陳東明的心中,對李英瓊他覺得有些可惜,這么一個可以比擬自己師弟燕紫電的神君,最終卻要在維他命大倫山陪葬,這實在是讓人感到可惜。
    李英瓊雖然強大,但是他們的對手更強大,別的不說,就拿沖向大倫山的神君,就足足有十名。
    “殺人了!”一個凄厲的聲音,劃破了虛空。
    這喊聲聽在人的耳中,是那樣的凄厲,那樣的恐懼,那樣的讓人毛骨悚然。
    喊出這句話的,是一個來自**沖霄觀的法身境強者,看模樣也有三十多歲,但是他那看上去有些剛毅的面容,此時卻充斥著驚慌和恐懼。
    對于一個武者而言,心境的修煉,很多時候其實特別的重要,特別是到了參星境之后,心境的修煉,就顯得越加的重要。
    很多時候,根骨已經到了,但是因為心性,卻難以再踏出一步的例子,比比皆是。
    **沖霄觀這位法身境的強者,一直都是以心境堅毅著稱,但是現在,他卻好似瘋狂了一般。
    恐懼,一種巨大的恐懼,籠罩在這強者的心中,在這巨大的恐懼之下,他才會失聲喊出了這種又是他顏面的話語。
    不過不管他是因為什么原因出現了這種失誤,但是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從此之后,他的修為,很難再有任何的進步。
    大多數都已經停下手,整個人處在震驚之中的強者們,在聽到這吼聲之后,一個個都愣在了哪里。
    一刻鐘之后,幾乎足足有上百人,在瘋狂的叫嚷了起來,他們雖然很清楚,這種心境被破對它們有著什么樣的危害,但是他們真的難以忍受。
    在這一劍劃出的時候,沖霄天君就已經感覺到了,他的眼眸中,這一刻更是露出了一絲前所未有的凝重。
    剛剛那一劍,他有把握接的下,只不過就在他感應到這一劍的時候,他出手的時機已經過去了。
    可是,那一劍,真的是那個背劍而立的女子的極限嗎?
    鄭鳴侍女李英瓊!
    這七個字,快的閃現在了沖霄天君的心頭。沖霄天君在準備進攻大倫山的時候,就已經將大倫山的全部實力,都計算了一遍,李英瓊這個接近神君的戰力,他自然不會放過。
    但是,這個女子,真的只是接近神君嗎?
    “血屠神君,殺了她!”心中念頭閃動之間,沖霄天君就朝著自己身邊的一個神君說道。
    這血屠神君,修煉的是殺伐大道,不但修為達到了神君的巔峰,而且手中更有不少的秘技,可以說是這一次進攻大倫山的十名神君之中的第一人。
    血屠神君對于李英瓊那一劍,同樣驚訝不已,但是他的眼眸中,此時更多的,卻是熊熊的戰意。
    他血屠神君,從來都沒有畏懼過戰斗,特別是這種和自己看上去,勢均力敵的強者。
    “天君,我去了,如果在下有所不敵,還請天君出手。”血屠神君用傳音說出這句話之后,就騰空而起,剎那間,在他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冰冷的砍刀。
    砍刀的刃是血紅色,在寒光的映照下,就好似一條血紅色龍,盤旋在砍刀上。
    “死!”
    那血屠神君說話間,手中的砍刀劈出,一時間虛空之內,出現了無數的刀芒。這些刀芒匯聚成一片萬丈的血色刀海,朝著李英瓊直接卷了過去。
    “是血屠神君!”阮香魚站在陳東明的身邊,此時的她,已經失去了一條左臂,就算是站立,也是另外一只手撐著長劍作為拐杖才做到的。
    陳東明雖然心疼,更想去攙扶一下她,但是深悉阮香魚性格的陳東明,最終還是將自己這種心思給壓了下去。
    他知道阮香魚的性格,越是在這種時候,月是不愿意讓其他人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血屠神君的絕學血海起浪濤,在這一片血海之中,每一滴血水,都是血屠神君的刀芒,而每一道刀芒所隱含的力量,更會在集中的那一刻,化成學海神君全部的力量。”
    陳東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深深的吸力一口氣道:“當年,就算是青玄圣君,在這一招施展的時候,也選擇了暫時退避。”
    阮香魚的身軀晃動了一下,過多的失血和身上的傷勢,已經讓她疲憊不堪。
    現在的她,別說是神禁級別的對手,就算是參星境的存在,都可以將她斬殺。
    “英瓊不是一般人,這丫頭,也很厲害的。”說出這句話之后,阮香魚突然帶著一絲感慨的道:“也不知道小師弟從什么地方,找到了這等的天才人物。”
    “要是師尊能夠見到英瓊,一定會高興得很,這丫頭在一上山的時候,我還曾想要收她當弟子。”
    說到最后,阮香魚的身軀晃動的更加的厲害,陳東明此時顧不得那么多,直接攙扶住了阮香魚的身軀,而阮香魚那邊,更是趁勢倒在了陳東明的懷中。
    只是此刻,兩個人的心中,都沒有任何其他的念頭,他們四只眼睛,緊緊的看著被血海包裹的李英瓊。
    李英瓊站在天回峰的上方,巋然不動,就好似是一座石像。但是匯聚在她身上的煞氣,在這一刻,卻已經達到了頂峰。
    “找死!”
    淡淡的說出這兩個字的瞬間,那已經歸入鞘中的始戮劍,瞬間被李英瓊抽出。這一抽并不是太快,但是隨著這一劍的抽出,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匹練。
    沖霄天君緊緊的盯著李英瓊,本來對于此戰充滿了信心的他,隨著李英瓊的出現,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想法。
    他知道,現在自己有這種想法,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這種想法,卻不由自主的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雖然此時出戰的血屠神君和他們**沖霄觀,并沒有太多的糾葛,但是他還是緊緊的盯著兩個人的交手。
    如果血屠神君能夠誅殺這個李英瓊,那么這一次大倫山之戰后,就將整片大地最西側的地域,全部劃給血屠神君。
    心中下定決心的沖霄天君,凝眸看向李英瓊,而就在他看過去的剎那,正好李英瓊出劍。
    沒有任何的瑰麗,也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好似普通的孩童,將手中的長劍揮出。
    可是,這個動作看在沖霄天君的眼中,卻讓沖霄天君的心顫抖了起來。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根本就找不出任何一個詞語來形容這一劍。
    但是,他又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一劍,幾乎近于大道。
    劍芒橫空,一如一道光,劈開混沌。無盡的血海,依舊翻騰,但是站在血海之中,一如神魔的血屠神君,卻仰天出了一聲大吼。
    這是一聲憤怒的大吼,這是一聲瘋狂的大吼,同樣,這也是血屠神君留在這個世上,最后一聲的大吼。
    在這大吼之中,血屠神君從虛空之中掉落,他的身軀,在落地的瞬間,被沖中間,直接分成了兩端。
    虛空的血海依舊,但是血屠神君,這位征戰大倫山的十大神君之,卻已經神魂俱滅。
    “轟轟轟!”
    天地之中,雷霆轟鳴九下,每一聲雷,都傳遍四方,震動四野!
    九聲雷鳴神君死!
    也就在這雷鳴之中,整個歸元大世界的強者,都知道了天下間,從此少了一個神君。
    而大倫山上,無數的目光看著那重新將始戮劍歸鞘的身影!
    “下一個!”李英瓊目視四方,淡淡的說道!8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