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287 一劍橫天

  黃曉嬋在大倫山只是一個普通的四代弟子,她的修為,也只是法身境的中期。現在的她,心中除了恐懼之外,還帶著那么一絲小小的興奮。
    一絲就要為宗門盡忠的興奮。
    也許到了地下,還能夠和那個害羞的師兄再見面,也許有來世,能夠同一天死去的人,終究還是能夠再次見面。
    無數的念頭,在黃曉嬋的心中不斷的閃動,而她的手,卻緊緊地握著自己手中的戰劍。
    戰劍清霜!
    一柄在大倫山并沒有太大名氣的銘寶,但是在他黃曉嬋的眼中,卻是她最忠實的伙伴。因為這柄劍,是她自己尋找材料,更是她自己鍛煉,自己溫養的銘寶。
    這柄劍,最懂她黃曉嬋!
    乾坤鞭已經離去,而那從天而降的六合神雷匯聚的雷海,更是將防御大陣,從中間重重的轟擊開來。
    躲已經沒有躲的地方,現而今的大倫山,唯有一戰。
    “殺,元龍六劫陣!”帶著悲壯的聲音,從前方帶頭的師兄口中傳來,聽到這聲音的黃曉嬋,心再次抖動了一下。
    但是,她用自己強大的內心,將這種孱弱壓了下去。元龍六劫陣,固然可以發揮他們足足十成的力量,但是元龍六劫陣的施展,同樣可以讓他們力竭而死。
    祖師三法上人創下這元龍六劫陣,為的就是拼命,現在,終于到了拼命的時候。
    密密麻麻的武者,猶如鋪天蓋地的蝗蟲,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他們之中,修為高深的很多,特別是一些六合沖霄觀的弟子,更是殺伐凌厲。
    黃曉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沖上去的,或者說,她已經忘記了自己是怎么沖上去的,她拼命的揮動著自己手中的兵器,拼命的施展著元龍六劫陣的招式。
    多年修煉,讓她體內充沛無比的真元,也就是瞬間功夫,就見消耗殆盡。而就在她的心中升起那么一絲疲憊感覺的時候,一滴血落在了她臉上。
    血還是熱的,而當她扭頭,朝著血滴過來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黃曉嬋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后悔。
    因為,她看到了誰在流血。
    是剛剛喝出元龍六劫陣的師兄,那位一直都是英氣勃勃的師兄,在這瞬間功夫,就已經被斬成了兩段。
    那斬殺師兄的長刀,隱含著滅絕的道紋,所以,就算是這位師兄擁有著滴血重生的手段,但是他體內所有的生機道紋都被滅絕,這讓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再活過來的機會。
    揮劍,揮劍,揮劍!
    顧不得傷心,顧不得難過,顧不得一切的黃曉嬋拼命的揮劍,因為在她的眼前,已經是一片血海。
    無數熟悉的師兄師姐,都已經在這戰斗之中,分散到了四處,更有不少人已經從虛空之中凋落下去。
    “赳赳大倫,永戰不息!”一個充滿了清麗的女子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黃曉嬋,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句話是誰喊出來的,阮香魚,也是他的師祖。
    這位師祖雖然平時很嚴肅,但是對于他們這些弟子,卻是好的不得了,如果宗門之中有男弟子對她們騷擾什么的,第一個要過的,就是師祖這一關。
    傳說之中,這位師祖在大倫山的地位,比掌門師祖,還要厲害呢?只是,從那聲音之中,黃曉嬋雖然聽到了熊熊的戰意,但是她更聽到了疲憊。
    師祖,莫非已經受傷了嗎?
    扭頭想要看一下自己的師祖,但是就在黃曉嬋扭頭的瞬間,一道劍光,已經朝著她的脖頸落下。
    這劍光絢麗無比,讓她跟本就沒有反抗的余地。眼眸中映出這劍光的時候,黃曉嬋的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在這一次,屬于自己的戰斗,已經結束了。
    能夠死在大倫山的土地上,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黃曉嬋心中泛出這種念頭,而她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戰斗之中,不要分神!”一個低沉的聲音,陡然響起在了黃曉嬋的耳邊,聽到這聲音的剎那,黃曉嬋睜開了眼眸,她這一次,看到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李若愚,宗門之中,應該是自己師伯的李若愚。
    不過此時,在說出這句話之后,李若愚就已經騰空而去,而緊隨著李若愚身影的,是三四個神禁級別的強者。
    這些人圍攻李若愚,而李若愚的肋下,出現了一個足足有碗口大小的傷口,雖然傷口的肌肉在恢復,但是看到那傷口的黃曉嬋,依舊覺得自己心痛不已。
    他這個時候,對于李若愚救她,并沒有太多的感激,因為現在不死去,他還是要死去。
    揮劍,揮劍!
    在瘋狂的揮劍之中,黃曉嬋喊出了剛剛阮香魚的話語:“赳赳大倫,永戰不息!”
    喊出了這句話,黃曉嬋就覺得自己一下子輕松了不少。而就在她喊出這幾句話的時候,她聽到了不少的回應。
    也就在這一刻,她有時間扭頭朝著四周看了一眼,而在這一眼之中,他足足看到了十數名大倫山的同門,死在了對手鋒利無比的刀刃之下。
    “那邊是天回峰,鄭鳴就在天回峰閉關,天君說了,能夠誅殺鄭鳴者,賞至寶五十件!”
    一聲高喝,猶如雷霆,而在這雷霆之中,更有無數的武者,瘋狂的朝著天回峰沖了過去。
    鄭鳴講經,威名震動四方,但是鄭鳴最讓人津津樂道,就是他落了利劍上人的面子。
    而他落利劍上人面子的緣由,在場的人沒有不知道的,沒有突破神禁,直到現在,鄭鳴還沒有突破神禁。
    神禁和的參星之間的差距,幾乎所有的神禁武者都清楚。雖然他們都知道,鄭鳴曾經挑戰過神禁,甚至擊敗過不少的神禁。
    但是那些被擊潰的神禁,在大多數人的眼中,都是一些沒有太大機緣,或者是沒有神禁血脈的普通神禁武者。
    更何況財帛動人心,一個圣者的厚賜,足夠讓人瘋狂。
    天回峰里黃曉嬋并不是太遠,她在聽到這喝聲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似乎去援助。
    雖然這個師祖,和她的接觸實在是很少,但是師祖有難,作為弟子,他怎么能夠坐視不理。
    但是攔著她的人,讓她根本就動彈不得,也就是瞬間功夫,黃曉嬋就看到了數百道身影,都沖向了天回峰。
    這些身影,最弱的也有混元天柱第三等的實力。
    幾百個神禁級別的強者,而小師祖,又一直在閉關,想到這些黃曉嬋就覺得腦袋發懵。
    “哈哈哈,這第一功,就讓給俺老黑吧!”一個面容漆黑,整個人看上去猶如一頭兇獸的強者,大聲的喝到。
    他沖到了最前面,在說話之際,更是將自己手中的巨斧揮出,無盡的天地之力匯聚之中,那巨斧的前方,出現了一道足足有萬丈多長的斧頭虛影,朝著天回峰在劈去。
    如果這一斧頭劈中,那么天回峰一定會被劈成兩段,至于天回峰上的人,更不知道會死去多少。
    “裂山熊王!”黃曉嬋的心頭,生出了這個名字,她知道這乃是大倫山坐下一大宗門的太上長老,有著混元天柱第六等的實力。因為這個裂山熊王修為高深,再加上睚眥必報,所以他們這些普通弟子行道四方的時候,都要避免和裂山熊王的弟子發生任何的沖突。
    現在,這個號稱對大倫山最為忠心的家伙,成為了攻擊大倫山的急先鋒。
    心中升起了一絲黯然的黃曉嬋,快速的將自己的目光收了回來,她現在真的沒有時間,將心思放在對天回峰的擔心上。
    她要應對那幾個圍攻她的武者,這幾個人的修為,每一個都不弱于她,如果不是她一直在拼命的話,恐怕剛剛,她就已經葬身在這些人的手中。
    但是,就在她準備催動手中戰劍的時候,她手中的劍,卻發出了一聲的劍鳴。在這劍鳴之下,她突然發覺,自己和戰劍之間,那親密無間的聯系,一下子消失不見。
    那戰劍,此時更有一種要脫離她掌握的跡象。
    也就在這個時候,黃曉嬋的心頭升起了一絲的恐懼,伴隨著這恐懼,她發現那些朝著她進攻的武者,都停了下來,一道道的目光,都看向了天回峰。
    黃曉嬋扭頭,她看到了一道從虛空而降的劍光,伴隨著這劍光橫掃天際,裂山熊王,還有那些瘋狂的朝著天回峰沖過去的強者,都在虛空之中分成了兩端。
    一絲絲的血花都沒有,所有的人,就無聲無息的,被掠過的長劍,從中間直接分成了兩段。
    從黃曉嬋的角度,還能夠看到裂山熊王的臉上,剛剛生氣的,帶著一絲狂暴的笑容。
    死了,裂山熊王死了!
    劍光還在繼續,幾乎所有沖向天回峰的武者,都在這劍光下,直接分成了兩段。
    劍光還是劍光,但是黃曉嬋在這劍光出現的瞬間,就感覺到了劍光的不一樣,劍光那好似來自太古蒼茫的殺意,壓制了所有人的修為,讓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就被劍光直接斬殺在了當場。
    一百,一千,三千……
    當那劍光落下的時候,大倫山內,已經出現了一片尸骸。而伴隨著劍光的收攏,一個背劍的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