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84 七個條件


    **沖霄觀出兵,要攻滅大倫山!
    這個消息比之三法上人的死亡,更沖擊著大多數人的神經。??不少人在聽到消息的瞬間,就開始確認消失是不是真的。
    大倫山封山,在很多人看來,在情理之中。畢竟沒有了三法上人坐鎮,大倫山要低調一段時間。
    而在這段時間之內,大倫山壯士斷腕,丟棄大部分的地盤,就能夠慢慢的在歸元大世界生存下去。
    也許,大倫山會沒有往日的榮光,但是那個事后的大倫山,也不會惹得如此多人的矚目。
    可是,就在大倫山封山的消息傳出,**沖霄觀就出兵大倫山,這讓很多人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覺得這個消息絕對不會是真的。
    “我不會搞錯吧,**沖霄觀第一個出兵,而且還要攻殺大倫山,這怎么可能?”說話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的顫抖。
    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那玉簡上的消息,同樣不會是假的,而將兩者匯聚在一起,就是**沖霄觀朝著大倫山出兵了。
    “當年,**沖霄觀窮途末路,是三法上人賣出了好大的人情,才收留了他們。”
    年輕男子衣袖揮動,聲音中帶著一絲激動的道:“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如此的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公子您既然不屑**沖霄觀的人,那咱們這一次就幫大倫山一次。”站在年輕男子身后的一個粗壯武者說道。
    “嘿嘿,幫助大倫山,那豈不是找死。”年輕男子手點著粗壯武者,聲音中帶著一絲恨鐵不成鋼的道:“你不知道,現在**沖霄觀是什么實力嗎?”
    “一個天君,又豈是大倫山能夠抵御的。”
    “咱們雖然不至于趁火打劫,但是卻也要明哲保身。”年輕男子說到最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他和大倫山的不少弟子交情都不錯,但是這一次,他真的不能因為自己的好惡而肆意妄為。
    所以,他準備和他身后的實力,在這場巨大的風波之中,謹守中立,兩不相幫。
    但是,整個大倫山所統御之地,像年輕人這般有義氣的人,實在是太少了。當**沖霄觀的沖霄天君親自出兵之后,從四面八方就有各個宗門來聚集。
    他們不少人都和大倫山有交情,甚至有不少人,還受到過大倫山的好處。但是這一次,他們在上大倫山,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大倫山這塊肥肉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十個宗門、二十個宗門、三十個宗門……
    越來越多宗門的聚集,讓大倫山外,一時間變的殺氣騰騰。更有不少人滿眼紅的看著大倫山的各個主殿。
    他們在分析大倫山的財物究竟放在什么地方,自己究竟從那里殺進去,才能夠獲得最多的好處。
    收縮,收縮,收縮!
    大倫山守山的弟子,一直在快的收縮,也就是一夜之間,以**沖霄觀為的上百宗門,已經沖到了大倫山內山的山門之下。
    占地千里的大倫山內山,乃是整個大倫山的精華之所在,而當年的三法上人,更是在這大倫山的內山,留下了各種各樣的禁止法門。
    只要是有人進犯,這些禁制法門就會動,將進攻大倫山的來敵,直接絞殺在大倫山內山之下。
    七彩的光暈,從大倫山七座主峰上升起,這些光暈,化成一層光幕,將整個大倫內山包裹在中間。
    雖然這些七彩的光暈無比的絢麗,但是醉人的美麗之中,同樣隱含著巨大的殺機。
    “沖霄天君,可否一談!”大倫山內山的山門口,柳冰璞長身而立,聲如洪鐘的喝道。
    “哈哈哈,柳冰璞你現在還給我擺架子嗎?”淡淡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這聲音不斷的轉換著方向,讓人根本就分不清楚,出他的人,究竟在何處。
    柳冰璞的臉色一變,他雖然不是神君,但是作為大倫七子中排名第二的人,不知道多少人都要給他面子。
    而沖霄天君,在以往的時候,見到他都是稱呼他為師兄,但是現在,卻是如此這般的不給半點顏面。
    柳冰璞心中雖然很不舒服,但是他也清楚,現在的他,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為了整個大倫山,柳冰璞在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沉聲的道:“天君可否一談?”
    “我在大殿之中等你,你報名而進!”沖霄天君的聲音,再次回蕩在虛空之中。
    和上一次相比,這一次沖霄天君使用了特殊的手段,他的話語一出,就開始在整個大倫山之中回蕩,無數的人,聽到的都是那不斷回響的報名而進。
    所謂報名而進,是一種勝利者對失敗者的懲罰,也是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命令,但是不論是哪一種,這沖霄天君的報名而進,都是一種深深的侮辱。
    大倫山上,燕紫電目眥盡裂,他騰身要站起來,但是卻被陳東明給壓了下去。
    大倫山口,上千的大倫山弟子,都緊緊的看著柳冰璞,他們的眼眸中,閃爍著赤紅色的光芒。
    柳冰璞在稍微沉吟,就朝著大倫山內山外走去,還沒有等他走兩步,一個生神境的武者,就攔住了他的腳步。
    “師祖,弟子不怕死!”
    “師叔,我大倫山只有戰死的鬼,絕沒有求饒之人!”
    “師兄,你不能這樣,如果我們報名而入,那么師尊在天之靈,又會該如何……”
    各種各樣的聲音,一時間在大倫山上想成了一團,但是柳冰璞只是朝著四周看了一眼之后,就步履堅強的朝著沖霄天君所在的位置走去。
    “大倫山柳冰璞求見!”
    “大倫山柳冰璞求見!”
    幾乎是每說一句話,柳冰璞就會高聲的喊上一句,也就是瞬間的功夫,柳冰璞的喝聲,就已經遍布了整個大倫山。
    無數的大倫山弟子,都緊緊的咬著牙齒,他們難以忘記這等的侮辱,他們難以忘記現而今所承受的屈辱。
    白玉做成的大殿之中,此時正由上千人聚集一堂,他們之中的眾人打扮不一,但是每一個看相柳冰璞的目光,都好似想要從柳冰璞的身上,撕下一塊肉來。
    “拜見天君!”柳冰璞對于這些人,并沒有太理會,而是朝著沖霄天君行禮道。
    “柳冰璞,你來這里,有什么話要說。”沖霄天君朝著柳冰璞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道。
    柳冰璞看著沖霄天君得意的神情,心中雖然充斥著憤怒,但是此時,他所有的憤怒,都不能表現出來。
    “我大倫山已經封山,天君帶著如此多的人來,究竟為了什么?”柳冰璞說出這句話之后,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的道;“我大倫山已經交出了爭做6地的霸權,莫非天君不念任何當年的情分,非要我大倫山滅門不成?”
    “柳冰璞,你是怎么和天君說話的!”一個站在沖霄天君身邊的武者,厲聲的朝著柳冰璞喝到。
    柳冰璞眉頭皺了一下,并沒有說話,只不過此時他的目光,卻始終緊緊的盯著沖霄天君。
    沖霄天君的神情,依舊冷冰冰的,他嘿嘿一笑道:“怎么,你這次過來,是乞降的?”
    柳冰璞現對于沖霄天君的話雖然聽著很不舒服,但是他還是沉聲的道:“天君的理解,也不算是錯。”
    “我們大倫山愿意,再退一步!”
    “一步怎么能行!”沖霄天君說話間,手指著四周的眾人道:“我們來此,難道就是為了一步嗎?”
    哈哈的大笑聲,從在坐的眾人之中響了起來,不等沖霄天君說話,就有人大聲的道:“老子這次過來,沒有足夠的好處,不要想過關。”
    “對,大倫山的寶庫,有我們的一份,哈哈哈!”
    “不錯,你們大倫山搜刮了這么多年的寶庫,統統交出來。”
    各種各樣的喝聲,再次響成了一團,柳冰璞雖然皺眉,但是他的神色,卻依舊平靜無比。
    “大倫山可以乞降,但是在乞降之前,要答應我七個條件!”沖霄天君的聲音,壓過了所有的聲響。
    七個條件,柳冰璞皺眉,因為這條件,實在是優點太多。但是最終,他還是一咬牙道:“有什么條件?天君盡管提。”
    “第一,你們大倫山弟子立即搬離此地,從今日起,此地就是諸大宗門的駐地。”
    第一個條件一出口,那些大倫山的弟子,就已經炸開了鍋。他們都很清楚,大倫山的根基,就在這座山上,如果這座山沒有了,那么大倫山基本上也就不存在了。
    柳冰璞的神色不動,他淡淡的道:“這個條件,我可以替掌門師兄做主,答應下來。”
    “好,爽快,第二點,那就是大倫山的弟子,不得過一萬,如果過這個數字,那么就需要死去一批。”
    “第三,大倫山的供奉,比之其他宗門,要增加十倍!”
    “第四……”
    一個個條件,讓無數的人都皺眉,如果大倫山答應這些條件,那么大倫山就是一蹶不振。
    “第七個條件,擒殺鄭鳴,他侮辱**沖霄觀,死有余辜。”
    “除了最后一個條件,我都可以答應。柳冰璞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平靜的道。”
    “如果不答應,那么你們大倫山,就只有玉石俱焚了!”沖霄天君冷冰冰的說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