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60 螞蟻也要啃大象

  想到飛刀兩個字,羅元浩就覺得自己的心有點坍塌。
    他喜歡大開大合的打斗,雖然飛刀的手段挺好,但是說實話,他真的不愿意用飛刀那種小巧的東西。
    鄭鳴可沒有想到羅元浩的腦子,一瞬間竟然想了這么多的東西,他要傳授給羅元浩的,確實是刀法。
    不過并不是他自己的刀法,而是田伯光的快刀。雖然這套武技在鄭鳴看來一般,但是現在卻很適合羅元浩。
    將田伯光的英雄牌催動,鄭鳴就施展出了田伯光的快刀,羅元浩看著這套刀法,心中剛剛升起的那一絲疑惑,這一刻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這套刀法,他非常的喜歡。
    而就在羅元浩施展刀法的時候,沈安的眉頭,已經皺成了三條紋,他這一刻,已經覺得,自己實在是坐在了火山上。
    青巖府大教場,一盆盆的沖天火焰,將這大教場映照的猶如白日一般。而平日之中,因為士卒操練,而在這大教場之中形成的殺戮之氣,此刻卻是消失的干干凈凈。
    上千張的桌子,在偌大的校場一溜排開,各種各樣的美食,更好像流水一般的不斷端上來。
    喝酒聲,劃拳聲,讓偌大的校場充滿了生機,但是沈安卻覺得,此時這校場之中,隱含著一股火焰。
    一股能夠將偌大的校場,不,應該說可以將整個定州,都掀起來的火焰。這股火焰,讓沈安感到恐懼。
    他已經開始后悔的。后悔自己為什么要成為這些人的領頭人。
    “當啷!”一個酒碗。被人重重的砸在地上。瞬間化成了無數的碎片,而就在這酒碗被砸碎的瞬間,就聽有人話語之中帶著瘋狂的道:“定州,是咱們四十六府世家的定州,是咱們所有人的定州!”
    “這些年來,咱們在定州辛苦經營,才有了現在定州的大好局面,他鄭家算得了什么。他鄭鳴算得了什么,他憑什么要接掌咱們定州所有的權利?”
    “什么錦衣衛,什么賞善罰惡,他奶奶的,咱們統統不認,咱們要將狗屁鄭家,趕出定州,兄弟們說對不對!”
    說話的是一個粗壯的漢子,而就在這漢子說完,猶如潮水一般的迎合聲響了起來!
    萬騎相擁。蹄聲若雷,馬鞭揮動。勢若排山倒海!
    這等的聲勢,是每一個男兒都心動不已的情況,但是此刻,沈安的心中卻充滿了忐忑。
    昨日的議事,雖然經過他的壓制,已經讓那些提議將鄭家趕出定州的人勉強冷靜了下來。但是沈安卻覺得,實際上,這件事情,并沒有壓制下來。
    這些世家的執掌者,在匯聚在一起之后,覺得自己等人,已經有了排山倒海的力量。
    在這般浩大的力量之下,他們的要求,已經不是讓鄭鳴放了徐家那么簡單,他們有了更高的訴求,他們有了更大的要求。
    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信號!
    沈安隱隱覺得,事態的發展已經越來越脫離他這個盟主的掌控范圍了!
    “哈哈哈,沈兄想什么呢?”付運盛笑吟吟的催馬來到沈安的馬前道。
    沈安對于付運盛,感覺并不是太好。這個家伙就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之人。在沈安看來,這次挑事的人中,必定有這個付家的家主。
    雖然那出來說話的人并不是青玉五府世家中的人,但是沈安靠自己的直覺,認定這件事情,付運盛不但知道,而且他就是幕后推動的黑手之一。
    但是,這付運盛畢竟是與會的四十三個七品家族的家主之一,他就算是再不愿意理會付運盛,也要和他虛與委蛇,敷衍幾句。
    畢這不但涉及到整個聯盟的存亡,更涉及到他沈家的聲譽。在這諸多家族匯聚的時候,要是傳出他沈安傲氣凌人,對他沒有任何的好處。
    “沒想什么,付家主有何指教?”
    沈安的聲音很淡然,甚至能夠讓人聽到一種根本就不愿意和付運盛說話的厭惡。
    付運盛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殺意。你沈安以為自己是誰?不就是暫時被大家推成了盟主而已嘛,你還真他娘的覺得,就憑你沈安自己就能夠執掌這些大軍不成!
    要不是有事情需要你出頭,老子現在就將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給宰了!
    不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不收拾你,過些日子,再把你這個不識分寸的家伙給收拾了也不遲!
    心中打定主意,付運盛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燦爛的笑容道:“沈兄,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你放心,今天的事情,那小兒絕對翻不起大浪。”
    “除了咱們,想要給那小兒弄事的人太多了,還有沈兄你想不到的大人物。”
    意想不到的大人物,沈安的心越發冷了起來,他就感到此時自己所走的路,實際上已經有一只自己看不到的大手,正在推波助瀾。
    而這個付運盛扮演的角色,恐怕要比自己重要,之所以讓他沈安來擔任這個帶頭人的角色,恐怕也只是人家推出的傀儡。僅此而已。
    就在他心中想著自己究竟該如何自保的時候,卻聽付運盛道:“沈兄,前方就是青玉府,咱們加快馬速,一刻鐘就能到。”
    說話間,付運盛朝著四周數千大小家族的主事者,以及他們各自帶領的匯聚在一起,足足有十萬之數隨行隊伍大聲的吼道:“諸位,快馬加鞭,咱們要在中午之前,解決所有的事情,然后讓沈家好好的請咱們一頓。”
    “對,讓沈家好好的請咱們一頓!”
    “聽說沈家的玉羅燒,乃是咱們定州最好的美酒,這一次咱們不但要嘗一嘗,而且要多喝點,來它個一醉方休!”
    “咱們這是救沈家一命,我想沈家不但給咱們準備了玉羅燒,還準備了最好的酒席!”
    大笑聲中,一眾人等,就大力的催動自己坐下的駿馬,頃刻之間,就已經望到了青玉府高大的城門。
    青玉府的城門,并沒有關,甚至把守青玉府的士兵,都沒有有任何的增加。望著沒有任何把守的青玉府,沈安的心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數千家世家的匯聚,鄭鳴不可能不知道,畢竟鄭家現在已經是定州第一家,作為定州的掌控者,雖然不能說有絲毫的風吹草動都一覽無余,但是如此大的動靜,他沈安不會天真的以為鄭家不知道。
    而現在,鄭家在青玉府,竟然一點防范都沒有,這是要干什么,難道鄭鳴真的要束手就擒嗎!
    雖然,這位在葬劍宮,得到了萬劍朝宗的天才人物并沒有和他們打過交道,但是他們也清楚,這鄭鳴絕對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物。
    要不然,也不會匹馬下錦綸三府,而且還成為了赤炎山名義上的主人。定州府所有的世家,沒有一個膽敢對鄭鳴挑釁。
    這一次,他們之所以這般的匯聚在一起,除了共同的利益之外,更因為鄭鳴所帶來的壓力。
    所有的馬匹,幾乎同時停了下來,十多萬雙眼睛,都看向了那洞開的城門。
    一個個都沉吟著,他們都沒有開口,最后,有人將目光看向了沈安,畢竟他是盟主。
    這個時候的沈安,也有點忐忑,但是最終,他還是決定履行一下自己的職務。可是就在他抱拳,準備讓人通稟的時候,就聽有人高聲的喊道:“讓鄭鳴出來見我們!”
    “告訴鄭鳴,就說所有世家的代表都來了,讓他出來迎接!”
    “對,你們對鄭鳴說,他要是出來晚了,就休要怪我們不客氣,哈哈哈!”
    各種各樣的喊聲,一時間此起彼伏,沈安不知道這個時候,究竟有多少人高喊,但是他清楚,事態不好。
    有些人,在挑動鄭鳴的怒氣,甚至他們希望,鄭鳴能夠和自己等人打起來。
    十萬多人,而且都是各大家族之中的強者,雖然修為達到六品的并不多,但是這不重要。
    十萬頭的羊,只要齊心協力,也能夠將一頭猛虎給踢死!
    鄭鳴雖然強大,鄭鳴的修為雖然不錯,但是面對十多萬武者,他還差得遠。
    沈安想要讓這些人冷靜下來,告訴他們,自己等人,真的是來談判的,但是他的喊聲,已經沒有人聽得到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沈安看到了付運盛臉上得意的笑容。
    此刻,鄭鳴的臉上,也有一絲微笑,只不過這種微笑落在站在他身邊的姬空幼眼中,卻讓姬空幼雙手捧心,做出一副恐懼的模樣:“你想要對人家干什么?”
    鄭鳴的頭頂,頓時出現了黑線,他很想告訴姬空幼,自己真的不敢對她干什么。
    更何況,自己在這里安排事情,是你自己主動跑到我這里閑逛,此刻偏偏又做出一副可憐小白兔的樣子,真的有意思嗎?
    鄭鳴的心頭雖然升起了一絲不爽,但是他還真的不愿意解釋自己剛才為什么笑,因為這件事情,真的不能給姬空幼解釋。
    就在剛才,鄭鳴抽到了一張英雄牌,是用黃色聲望值隨意抽取的武將牌。
    本來,只是當作姬空幼在自己四周亂跑一種消遣的抽取,卻抽到了一張鄭鳴自己都沒有想到的人物。
    白起!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