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283 大禮不辭小讓


    三法上人墜落!
    這個消息,瘋狂的在歸元大世界之 ≈雖然此時,整個歸元大世界沒有任何異象的產生,但是那倒塌的撐天玉柱,卻已經對三法上人的死進行了證實。
    三法上人死了!
    如何死的,現在還沒有人知道,但是他死的消息,卻已經得到了證實!
    雖然金蓮大圣的墜落,驚動了整個天地,可是對于歸元大世界的人而言,金蓮大圣的死,依舊沒有三法上人的墜落,讓他們感到震驚。
    畢竟,金蓮大圣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而三法上人和大倫山,就在他們的身邊。
    東無琉璃天、南無涅槃天、西無長生天和北無離恨天這四大亞圣所在的宗門,對于三法上人的死,并沒有做出任何的表態,而九道宗門的小圣們,同樣沒有人吭聲。
    四天九道,一片沉寂,就好似三法上人的死,是一個假的消息一般。
    可是,隨著代表著三法上人的擎天玉柱崩碎的消息,大多數的武者,都生出了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特別是大倫山的弟子,更生出了一種壓抑感。
    這種壓抑,無聲無息,但是卻猶如重錘,壓在整個大倫山所有人的心頭!
    沒有了三法上人,大倫山憑什么鎮壓四方,憑什么鎮壓現而今的地盤,憑什么掌管所控制的諸國。
    大倫七子中的六子連日商議,雖然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出,但是所有的大倫山弟子,都已經感到,大倫山的境況不妙。
    三法上人究竟如何的墜落,為什么他的命牌會斷裂成三段,這些疑惑,更是成為了無數大倫山弟子最為關心的事情。
    “大師兄,今日是各屬宗供奉之日,但是從日出到日落,只有三個小宗送來了供奉!”阮香魚雖然是一個女子,但是掌握著整個大倫山的財務大權。
    她將手中玉簡交給陳東明的時候,臉上全部都是暗淡之色。
    陳東明點了點頭,將那玉簡接過看了一眼,隨手就放在一邊道:“這些都是小事,這些供奉,本來就是給師尊的,師尊現在下落不明,他們不送也正常。”
    阮香魚的臉上一凝,她生性要強,最是見不得別人落井下石,現在自己宗門遇到這種情況,他如何能夠忍得下去。
    可是看著陳東明那平靜的神色,最終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再吭聲。
    燕紫電目光如炬,森森的殺意,彌漫四方,作為一個神君,他可以教訓不少人,但是要說鎮壓一片6地,他還是做不到。
    “就怕事情依舊完不了!”柳冰璞坐在一邊,話語中帶著一絲的憂慮。
    柳冰璞在宗門之中,一向很少說話,但是他一旦說話,不論是陳東明還是阮香魚都會接受。
    陳東明嘆了一口氣道:“咱們大倫山有燕師弟一個神君,在加上李英瓊姑娘,兩個神君,應該可以保住基業不失!”
    “至于其他的,就不用理會,來人,傳我的法旨,大倫山封山三千年!”
    說出封山兩個字的時候,陳東明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痛苦之色。
    在歸元大世界,只要有一個宗門宣布封山,那就代表著這個宗門,已經放棄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大倫山乃是小圣的道統,統帥歸元大世界九分之一的地域,一年之內的收入,可以說車載斗量。
    就是各種各樣的靈果,就要用倉庫來計算。
    而一旦大倫山宣布封山,那就是放棄所有的屬地,放棄所有的勢力,只龜縮在大倫山上。
    “師兄,不能封山啊!”阮香魚抓住陳東明的手,聲音之中,帶著哀求的說道。
    燕紫電站起來,沉聲的道:“大師兄,我們大倫七子絕對不能丟了師尊的基業。”
    “一旦我們宣布封山,那么咱們大倫山就全完了!現在師尊雖然不在,但是我燕紫電手中的長劍,依舊能夠守護整個大倫山。”
    其他大倫山的主事弟子,聽到燕紫電和阮香魚的話,一個個也都群情激昂的站了起來。
    他們生長在大倫山多年,對于大倫山這個宗門,可以說充滿了感情,封山,他們絕對不愿意接受。
    陳東明一揮衣袖,扭過頭去。而站在陳東明旁邊的柳冰璞,則沉聲的說道:“好了,都不要說了,你們以為大師兄就愿意封山嗎?”
    “但是現在,我們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倫山,唯有宣布封山,才有一條活路。”
    說到此處,柳冰璞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哽咽的道:“咱們大倫山,已經不是當年的大倫山了。”
    “我們缺少了鎮壓大倫山的師尊,缺少了那個可以頂住天地變化的支柱,現在雖然咱們不愿意承認,但是咱們已經跌落了頂級宗門的地位。”
    “所以,我們要接受這個事實。”
    柳冰璞這些話,就好似一記記重錘,敲打在了燕紫電等人的心上,燕紫電并不是魯莽之人,實際上,他的心中,何嘗不明白現在的情況。
    只不過就這樣的失敗,他心不甘!
    在無比的平靜之中,封山令傳了出去,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這個消息已經傳遍了天下。
    **沖霄觀,自從三法上人的擎天玉柱崩碎之后,**沖霄觀的眾多強者,就開始將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大倫山的身上。
    “師兄,大倫山宣布封山!”**沖霄觀的主殿,一個看似干瘦的年輕人,輕聲的朝著盤坐在主位上,身軀卻好似分別處在天地**上的身影說道。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面如滿月,仙風道骨。他輕輕的擺了一下手,那干瘦的年輕強者沉聲的道;“師兄,大倫山宣布封山,現在是我們**沖霄觀的好機會。”
    “我們一直希望能夠增加幾個下屬的宗門,現在大倫山宣關閉山門,我們正好將這一片范圍,全部納入到咱們的地域。”
    干瘦男子說到最后,眼睛之中就開始亮。
    而其他**沖霄觀的強者,也都紛紛開口,更有人大聲的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取代大倫山,重整這一片6地新的秩序。讓所有的宗門,歸屬咱們**沖霄觀之下。”
    這強者的話,讓本來紛紛攘攘的主殿,一下子變的平靜了下來。雖然**沖霄觀的大部分強者都覺得三法上人死了,他們的機會來了。
    但是,重整新的秩序,稱尊這一片6地,對他們來說,同樣是一件讓人震撼的消息。
    “師弟你說的雖然好,但是沒有圣者的鎮壓,我們**沖霄觀最終,只能是給自己招惹禍端!”一個面容蒼老,但是目光如炬的老者沉聲的說道。
    老者在**沖霄觀的地為不低,此時他的開口,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當下就有人道:“三師兄說的不錯,咱們沒有那個本事,還是低調一點的好,不然惹下麻煩的話,那……那就麻煩了。”
    說出稱雄整片6地的強者,頓時閉上了嘴巴,他雖然在心中還有那么一絲的不服氣,但是他的三師兄,在宗門之中的地位,不是他能夠比擬的。
    現在三師兄如此的說,他只能接受。
    “誰說我們身后,沒有圣者!”淡淡的聲音,突然在大殿之中響起,聽到這聲音,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朝著說話的方向看了過去。
    說話的,是那坐在中間,仙風道骨的男子。
    **沖霄觀第一人沖霄天君!整個**沖霄觀的主宰!
    那被成為三師兄的男子,眼眸中也露出了驚異之色,他乃是**沖霄觀的高層,自己宗門之中有圣人作為后盾,他自己怎么就不知道。
    更何況,要是他們**沖霄觀有圣者庇護,當年也不會倉惶一如喪家之犬,逃到大倫山的坐下,受三法上人的庇護。
    可以說,如果不是三法上人念及舊情,他們**沖霄觀,早就已經煙消云散。
    “師兄,我們**沖霄觀,真的有圣者坐鎮嗎?”那三師兄的話語中,明顯帶著一絲的不信任。
    “不錯,我們**沖霄觀后,真的有圣者坐鎮。”仙風道骨的男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欣喜的道:“利劍上人已經同意,我們**沖霄觀,成為這片6地的主宰。”
    “利劍上人!”
    這四個字,頓時讓**沖霄觀的強者震驚不已,他們都聽說過利劍上人的名頭,更知道這位利劍上人的強勢。
    有利劍上人同意,那么他們**沖霄觀主宰這片6地的可能性,就增加太多太多了。
    畢竟,很多圣者,都不愿意和利劍上人翻臉。
    “師兄,利劍上人不會白白的讓我們主宰這片天地吧?”那三師兄沉聲的問道。
    “這個自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沖霄天君輕聲的道:“我們要替利劍上人,滅了大倫山的道統。”
    滅大倫山的道統,這幾個字一出口,四周頓時變得越加的靜寂,隨即就有人站出來道:“師兄,萬萬不可。”
    “當年,我們**沖霄觀走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是三法上人看在當年和師尊的情誼,收留了我們。”
    說話的人痛心疾的道:“現在,大倫山有難,我們雖然不能幫助,也不能如此的落井下石。”
    “你愚蠢,大禮不辭小讓,大義不顧小節,你懂不懂,這是我**沖霄觀最好的機會,來人,傳我命令,準備兵大倫山!”沖霄天君一揮手,不容置疑的喝到。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