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282 天塌了


    大倫山天回峰,燕紫電和陳東明并肩而來,迎接他們的,是鄭鳴的哥哥鄭亨!
    “見過掌門,見過燕師兄!”雖然鄭亨不是大倫山的弟子,但是因為鄭鳴的關系,所以對燕紫電的稱呼,是燕師兄。?
    燕紫電對鄭亨笑了笑道:“這些時日不見,鄭亨你的修為進步不小啊,看來用不了百年,就有希望更進一步。”
    百年,這對凡人來說,就是一個生命的周期,但是對于像燕紫電這等的神君而言,卻也就是幾個彈指而已。
    “多謝燕師兄鼓勵。”鄭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鄭亨老弟,小師弟閉關可有什么動靜嗎?”陳東明的態度,同樣很溫和。
    “還沒有。”說到自己的弟弟,鄭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這都快要九年半了,還是一絲的動靜都沒有。”
    “如果那位利劍上人……”
    接下來的話,鄭亨沒有說出來,但是在場的人都是聰明絕頂之輩,自然清楚鄭亨要說什么。
    燕紫電的眼眸中,同樣露出了一絲的憂慮。雖然他是神君,在天下而言,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但是面對圣者,哪怕是一個,也是龐然大物,壓的他沒有任何脾氣的龐然大物。
    “我已經稟報了師尊,相信師尊他老人家,一定會在關鍵的時候趕過來。”陳東明接過話題道。
    鄭亨的臉上,笑容變的無比的燦爛。在大倫山這些年,三法上人的威名,已經深深的種在了他的心頭。
    他覺得,在這個世上,就沒有三法上人解決不了的事情,而三法上人只要出手,一切都不是問題。
    說話之間,陳東明等人就走向了鄭鳴閉關之地,就在他們離那閉關之地還有百丈的時候,一股凌厲沖霄的殺機,朝著他們籠罩了過來。
    在這氣息之下,就算是陳東明,都覺得自己的身軀在顫抖。這是一種來自太古蒼穹的殺意,在這種磅礴的殺意之下,陳東明就覺得自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好在,那殺機一閃而過。
    “英瓊姑娘,宗主和燕師兄來看鳴弟了。”鄭亨和燕紫電與陳東明不同,他并沒有感受到那股好似就九天之上落下的殺機,所以對李英瓊,他無比的自然。
    李英瓊依舊是十年前的模樣,但是那眉眼之間的殺機,卻變的更勝,她眉眼之間的紅痣,此時變的猶如一滴血痕一般。
    “公子正在閉關!”李英瓊淡淡的道:“還是請回吧!”鄭亨無奈的看了李英瓊一眼,在整個天回峰,真的沒有人能夠奈何得了李英瓊。
    她可以說冷熱不進,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輔助鄭鳴上面。對于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理會。
    哪怕是陳東明這種權壓大倫山四方的掌門,她也沒有任何特殊的表現,就好似陳東明好似普通人一般。
    “李姑娘,小師弟有傳話沒有?”陳東明已經熟悉了李英瓊的性格,所以對于李英瓊的這種做法,他不但沒有任何的反感,相反從心中有不少的欣賞。
    “沒有,公子還在閉關!”提到鄭鳴,李英瓊的眼眸中,多了幾絲的靈動。
    陳東明沉吟了瞬間,還是輕聲的道:“再過半年的時間,就是十年,我們這一次過來,是希望和小師弟,商量一些對策,不知道李姑娘能否和小師弟聯系一下?”
    李英瓊看著陳東明,足足有半刻鐘,她才堅定的說道:“公子既然開口了,那一切都不會改變。”
    “你不用太擔心。”
    如果說整個大倫山,對鄭鳴最有信心的,應該就是李英瓊,從她的表現來看,她對于鄭鳴能夠晉級神禁,并沒有任何的懷疑。
    無奈的陳東明,朝著燕紫電看了一眼,那意思是讓燕紫電幫他說一下,但是燕紫電對于他的回答,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那意思我也沒有辦法。
    最終,陳東明和燕紫電離開,走出天回峰之后,陳東明忍不住感慨道:“這丫頭啊,真的是難纏,一個還好,如果再多一個的話,那我……”
    “那師兄應該就高興死了!”燕紫電輕輕的笑著,將自己師兄的話語接了過去。
    “那可是神君級別的丫頭,嘿嘿,不知道多少人,希望自己的宗門,有這樣一個人物坐鎮。”
    陳東明聽到燕紫電這話,也不由的笑了起來,他沉聲的說道:“是啊,這是一個神君,這丫頭的修為,真的讓人看不懂,但是她那殺機,實在是讓人恐懼。”
    “好在現在,還有小師弟能夠束縛她,不然的話,按照這丫頭的秉性,歸元大世界,一定會多一個女魔頭。”
    “對了師弟,前些時候,你不是說要和這丫頭比試一下嗎?結果怎么樣啦?”
    燕紫電的臉,在這一刻黑了下來,他朝著陳東明看了一眼,而后帶著一絲無奈的道:“師兄,咱們能夠好好說話,能夠不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哎呀,看來師弟你這是大勝啊!”陳東明難道見到燕紫電這幅摸樣,忍不住調侃道。
    燕紫電剛剛準備反擊,卻突然皺了一下眉頭,他整個人的臉色,更是陰沉了下去。
    “怎么了?”陳東明現了燕紫電的異常,趕忙沉聲的問道。
    “不知道,但是師兄,我現在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強烈!”燕紫電仰望蒼穹,沉聲的說道。
    陳東明看著燕紫電的樣子,知道他這不是在給自己裝模作樣,但是他作為一個掌門,更不能因為什么事情都沒有生,就自己先亂了陣腳。
    所以他先是笑了笑道:“師弟,不用擔心什么,利劍上人雖然強大,但是咱們師尊,也不是吃素的。”
    “更何況,天塌下來,還有師尊頂著不是!”
    最后這句話,陳東明是在看玩笑,但是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燕紫電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
    燕紫電并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他心跳的無比的厲害,就好似冥冥之中,有一種消息,正在傳達在他的身上。
    “掌門,掌門!”急促的喊聲,從遠方傳來,在這喊聲之中,就見一道身影,從虛空個之中,飛馳而來。
    “掌門,大事不好了!”喊話的,是一個看上去六七十歲的老者,此時他的臉上,充滿了惶恐。
    老者乃是看守祖師堂的執事弟子,來到大倫山足足有千年的歲月,對于這個弟子,陳東明一直都非常的放心,卻沒有想到,此時他這般的慌張。
    “怎么了?”想到剛才燕紫電的神色,陳東明就感到了事情不好,但是他還是強自鎮定心神,沉聲的問道。
    “裂了,祖師的命牌裂了!”那弟子說到最后,整個人高聲的哭泣了起來,那模樣,就好似山崩地裂一般。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猶如一個瘋子一般沖上去的燕紫電,直接將那弟子抓起,沉聲的吼道。
    從燕紫電身上沖出的煞氣,讓那弟子的身上,被擠壓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那弟子沉聲的道:“掌門,是……是祖師的命牌裂了,真的是祖師的命牌裂了。”
    陳東明沒有說話,他的身影化成一道閃電,朝著祖師堂的方向沖了過去。也就是一個瞬間,他就來到了祖師堂。
    如果是以往,作為掌門的陳東明來祖師堂,一定會恭恭敬敬,生恐驚擾了祖師堂供奉的祖師,但是這個時候,他什么也不顧,直接沖到了祖師堂的正中間。
    本來,正中間的位置,供奉的是一塊用九天寒玉做成的命牌,這命牌的主人,就是三法上人。
    只要命牌的主人還在,那就算是修為達到圣者級別的存在,也難以破損命牌。
    可是現在,這供奉命牌的位置,已經空空如也,只有三塊從中間碎裂的玉塊,躺在供桌上。
    抓起那玉塊,陳東明可以肯定,這就是師尊的命牌,因為在這命牌之中,他感受到了三法上人的氣息。
    師尊乃是小圣,能夠萬法不滅,他……他的命牌,怎么會裂了,這是怎么回事……
    燕紫電也沖了進來,雖然他的修為比自己的陳東明要強,但是陳東明作為掌門,可以隨意穿過宗門的任何陣法,所以這一次,他落在了陳東明的后面。
    看著陳東明手中的碎玉,燕紫電就覺得腦袋嗡了一下子,他是神君不假,但是他心中很清楚,整個大倫山真正的中流砥柱,還是自己的師尊。
    師尊他老人家的命牌碎了,難道師尊他老人家,這一次真的是在劫難逃嗎?
    要是師尊他老人家……
    就在燕紫電的腦袋嗡嗡亂轉的時候,陳東明已經大聲的喊道:“封鎖消息,封鎖消息。”
    幾個站在一邊的執事弟子,一個個都好似無頭蒼蠅,此時聽到陳東明的喝聲,頓時瘋一般的沖了出去。
    “師兄,封鎖不住,混沌天柱的旁邊,有咱們師尊的撐天玉柱,現在命牌碎了,那撐天玉柱,恐怕也不是太好。”燕紫電看著失魂落魄的陳東明,沉聲的說道。
    陳東明不語!
    他自己這個時候,真的是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也就是在兩日說話的時候,一條消息瘋狂的從混沌天柱穿了出來:代表著三法上人的撐天玉柱崩碎,九大上人之一的三法上人崩!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