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280 混沌無極光

  利劍上人的臉,一下子漲的通紅!
    一股沖霄的殺意,直接撕裂蒼穹,那龍華臺上空,更是風起云涌,甚至不少人的心中都有一種感覺,只要那催動修為的人在加上一分的力氣,這天地,立即就會崩潰。
    龍華圣君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可以說這個時候的龍華圣君,想哭的心都有。
    龍華福地,乃是他立身之根本,如果有人來找他尋仇,就算是此人修為高于他,也奈何不得他。
    但是現在,作為小圣的利劍上人憤怒無比,如果劍光斬破福地,那對于他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但是就算是這種情況,他也不能阻止利劍上人,更不敢阻止利劍上人,所謂圣人一怒,天地寂無。
    他雖然是圣君,可是在面對小圣的時候,也要弱上九分。更何況利劍上人,還是以剛愎殺伐稱雄四方。
    鄭鳴這個家伙,還真的會做死啊!
    奶奶的,關鍵是你做不做死,都和我沒有什么關系,你不能在我的地方作死啊!
    利劍上人剛剛說你成不了神禁,你就感謝我,說十年必成神禁,你這是要干什么?
    你這是在打臉,而且還是當著如此多人的面,直接一個耳光,重重的扇在了利劍上人的臉上。
    四周靜寂無聲,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靜止了下來,就連呼吸聲,好似都停止了下來。
    “哈哈哈,真的是好豪氣,怪不得人說大倫七子,七子最秀,真的很羨慕三法,竟然收了如此好的一個弟子。”一個豪爽的聲音,陡然打破了這種詭異的安靜。
    自然,那些本來都是在看熱鬧的目光,都朝著那說話的人看了過去。
    如果說話的是一般人,恐怕等著他的,就是利劍上人的怒火,好在說這句話的,并不是一般人。
    他靜靜的站在那里,就好似一棵頂天立地的巨樹。重玄門的譜葉上人,一尊可以和利劍上人想比擬的小圣。
    利劍上人看著譜葉上人,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意,對于他而言,譜葉上人剛才的那句話,簡直就是拆他去的臺。
    但是很可惜,現在的他,雖然修為不錯,但是面對譜葉上人,卻完全沒有任何的辦法,兩個人修為差不多,如果打起來的話,那最終還是無果而終。
    “既然譜葉你如此說,那我就給這膽大包天的小輩一個機會。你不是說十年嗎?我給你二十年,只要你能夠成為神禁,那就算是我說錯了。”
    利劍上人手指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冷厲。
    對于利劍上人這種好似打賭,但是什么也沒有賭上的行為,鄭鳴從心中充滿了鄙夷。
    給你二十年時間,好似說的很是博大,但是實際上,卻是什么東西都沒有許下來。
    只是鄭鳴這個時候,也不愿意和利劍上人真的做上一場,所以只是淡淡的笑道:“十年足以。”
    “哼,我說二十年,就是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我就去混沌天柱上,看你的排名。”說話間,利劍上人一跺腳,整個人化成一道劍光,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利劍上人的離去,讓籠罩在龍華臺上的危機,消失了大半,但是卻也讓這次的龍華之會,變的曲散人終。
    巖提亞圣,譜葉上人等強者,一個個告辭離去,隨著諸位圣者的離開,幾乎所有的人,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特別是龍華圣君,這一刻他就覺得,這龍華福地,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諸位,此次鄭先生講經,讓在下同樣受益匪淺,龍華準備今日就開始閉關,有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諸位多多海涵。”龍華圣君朝著四方抱拳,客氣無比的說道。
    龍華圣君這是在逐客,雖然很客氣,但是逐客就是逐客,那永恒神魔的寶圖,有的人還沒有看出半點的端倪,正準備再看下去,但是諸位圣者已經離去,主人又在逐客,所以一個個,也都沒有在堅持。
    更何況,這一次龍華之會,聽到了鄭鳴的講經,已經讓不少人感到受益匪淺。
    他們同樣希望立即找個地方閉關,消化自己的所得,這樣也讓自己的修為,有一個突飛猛進的進步。
    鄭鳴現在,雖然對那永恒神魔的寶圖,還有很大的興趣,但是他更大的興趣,是將未來之道踏上參星境的巔峰。
    這一步,鄭鳴已經摸到了門道,他相信,只要十年時間,自己就可以三千婆娑世界全部達到神禁,而到了那個時候,他對于自己的實力,更是充斥著期待。
    在使用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時候,鄭鳴的心中,就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自己的修為,有朝一日可以達到通天教主那般。
    俯視天下,主宰蒼生。
    現在,他覺得自己已經看到了目標,雖然目標還有點遙遠,但是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就要踏出無比關鍵的一步。
    所以在龍華圣君逐客之后,他也只是朝著龍華圣君一抱拳,然后就帶著李若愚等人,灑然離開了龍華福地。
    李若愚現在,依舊處在一種呆呆的狀態,他覺得自己這位師叔,真的已經超過了自己的猜度。
    講道引得圣者來,這本就是一件讓人驚心動魄的事情,但是他這位師叔,不但做出了這種事情,還更進一步,當著無數人的面,和一尊小圣杠上了。
    而且這一尊小圣,還是李若愚最為畏懼的利劍上人。
    殺伐決斷的利劍上人,本來就夠強勢。就算是圣君級別的存在,在面對他的時候,幾乎都要忍字當頭。
    可是自己這位師叔,就在人家利劍上人才說出那句他一生也難以晉級的話語之后,他就直接當著上千位來聽經的武者,說自己十年可以晉級神禁。
    這種打臉,實在是夠狠啊!
    好在譜葉上人開口,要不然還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情況,但是對于這個賭,他的心中,同樣擔心不已。
    師叔要是晉級不了,利劍上人絕對要取了師叔的人頭,畢竟利劍上人那是以言出法隨著名的。
    至于鄭鳴晉級,李若愚同樣想過,而晉級的結果,在李若愚看來,那是更加的可怕,因為鄭鳴一旦晉級,就等于將耳光實實在在的扇在了利劍上人的臉上。
    那個時候,利劍上人如果真的要殺鄭鳴的話,恐怕能夠阻攔住的,真的沒有幾個人。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李若愚覺得師叔這是給自己走上了一條絕路,就算是師祖三法上人回歸,也不見得能夠阻止得了要發狂的利劍上人。
    對李若愚的擔憂,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回答大倫山的第一日,他連燕紫電等人都沒有見,直接就沖到了靜室之中,閉關開始修煉。
    燕紫電,陳東明等大倫山的強者,一個個仰望著天回峰,臉上充斥的都是擔憂之意。
    “希望師尊,能夠早日回歸,要不然的話,就麻煩了!”陳東明已經給三法上人發出了玉符,將最近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向三法上人進行了稟報。
    陳東明很清楚,現在事情已經超過了他的掌控。他現在真的很后悔,不該讓鄭鳴去龍華福地祝壽。
    這一次,他讓鄭鳴去祝壽,本意是讓鄭鳴聽一聽龍華圣君的講經,好早日突破神禁。
    但是他這個師弟,到了龍華福地,不但沒有聽講,而且直接自己上臺,講了起來。
    這也就罷了,講經引得圣者來,對于大倫山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榮譽,可是自己這位師弟,竟然當眾讓利劍上人下不來臺,這種事情,想想就頭疼。
    “希望師尊能夠早日歸來啊!”燕紫電的聲音,輕輕的響起。
    ……
    無盡虛空之中,三法上人駕馭著一座飛舟,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飛馳。現在三法上人所在的地域,就連他自己都叫不出名字,他只知道,這里屬于莽古星河。
    莽古星河靈氣并不是十分的充足,而且因為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武者更少。
    比之鄭鳴出身的日升域,這里也稍有不如,武者之中,更是連一個躍凡境的都沒有。
    三法上人的身份,已經注定他在這里,只是一個游客,在尋找那域外天魔的過程中,三法上人來到了此地。
    “也不知道那域外天魔,是不是真的存在。”三法上人自語,他的眼眸中,閃爍著一絲的睿智。
    在三法上人看來,金蓮大圣的死,也有可能是一場由某些大人物導演的,一場賊喊捉賊的好戲而已。
    他三法上人這次被派出來,也不用太過實誠,按照自己所分區域,尋找一遍就是。
    那個叫做鄭鳴的弟子,竟然真的去了大倫山,這也好,回去之后,好好教導一番,自己的弟子,怎么可以沒有神禁的修為呢。
    不過這小子也是好樣的,竟然能夠將青木葫蘆搶到手,也算是給大倫山增光添彩。
    三法上人心中念頭正在閃動,都讓一道光芒,出現在了他的眼中,這道光,來得快去的更快,也就是一個瞬間,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但是,看到這道光的三法上人,眼睛驀然睜大,他激動的顫抖道:“混沌無極光,竟然是混沌無極光!”
    喊出這句話的瞬間,三法上人瘋狂的朝著那條光沖了過去。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三法上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無盡的虛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