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279 十年之內當神禁


    “利劍,你有點過了!”平淡之中,帶著一絲絲指責的聲音,從巖提亞圣的口
    雖然亞圣的修為,比之小圣也只是高一個境界,而且對于亞圣而言,他們難以擊殺同級別的小圣,但是亞圣畢竟是亞圣,他一言可以定天,一言可以定星辰運轉!
    巖提亞圣的開口,讓利劍上人的神色之中,多出了一絲的尷尬。事不平,一劍斬之!
    這是巖提亞圣這些年來,一直推崇的一種行事方法,這種方法在整個利劍門之中,都擁有著無數的信奉者。
    只是現在,雖然巖提亞圣的話,讓利劍上人很是有些不爽,但是他并沒有拔劍。
    因為,和巖提亞圣相比,他有差距,如果拔劍,丟人現眼的,還是他利劍上人。
    不過利劍上人對于巖提亞圣的話,也沒有任何的反駁,他淡淡一笑,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
    巖提亞圣朝著鄭鳴輕輕的抱拳道:“鄭先生,今日所講經文,巖提獲益匪淺,只是巖提感覺,這些經文之中,隱隱還有一些未盡之意。”
    “如果先生以后完善,可否讓巖提一觀?”
    道德五千言被鄭鳴刪減成了道德三千言,并且在講經之中,摻雜了不少鄭鳴自己,以及三千神魔對于三千大道的感悟,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些已經成為了一個完整的整體,卻沒有想到,巖提亞圣竟然聽了出來。
    亞生不愧是亞圣!
    本來,鄭鳴就沒有對巖提亞圣有任何的小視,此時聽到巖提亞圣的話,更是身后生出了一絲的冷汗。
    道德五千言,那是一個整體,一個完善的道家典籍,這巖提亞圣能夠聽出,那么如果自己表現的太過凡,高高在上的三眼大圣,會不會懷疑自己呢。
    他心中念頭閃動,就落在了聲望值的界面。紅色和黃色的聲望值,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青色的聲望值,卻已經漲到了六千萬,更瘋狂的,是金色的聲望值。
    五百零二萬!
    五百零二萬金色的聲望值,這樣的數字,實在是讓人驚恐,讓人震怖!
    看到這兩個數字,鄭鳴就覺得這次道德三千言的講經,實在是太值了,這些年來,鄭鳴都沒有攢夠五百萬的金色聲望值,而現在只是一日時間,聲望值就已經達到了這個讓人吃驚的數字,實在是讓鄭鳴心中快意不已。
    唔,四百九十萬!
    四百七十萬!
    四百六十萬!
    數字在鄭鳴的心頭快的滾動,看著這快跑動的數字,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驚訝,不過隨即,這些驚訝就變成了憤怒。
    鄭鳴看著站在一側的利劍上人,那里還不明白,自己金色的聲望值之所以掉落的如此之快,和這位利劍上人,有著巨大的關系。
    自己和這廝,不共戴天!
    好似感應到鄭鳴看自己的目光,利劍上人的目光朝著鄭鳴看了過來,他的目光猶如兩柄絕世的神劍,在和鄭鳴的目光相碰的瞬間,就朝著鄭鳴的心頭沖了過來。
    怒意中升的鄭鳴,此時很想將自己手中那張用來壓箱底的英雄牌直接施展,然后教訓一下這位利劍上人。
    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將這種心思給壓了下去,并不是說這三百年中抽到的這張英雄牌不舍得用,實在是現在真的不是時候。
    借助青木葫蘆,自己可以壓制神禁中的高手,甚至戰力不弱于神君,這些都還可以解釋的過去。
    但是一旦自己強大到了可以和亞圣爭鋒,那絕對就能引來大圣的矚目。如果自己身上有著大圣級別的修為,那自然是不怕,可惜的是,大圣的英雄牌,他還沒有完全修復。
    此仇,等離開龍華臺再說。
    將自己目光收回的鄭鳴,朝著龍華圣君看了過去道:“此次在圣君的壽誕上,拋磚引玉,還請圣君見諒!”
    “現在,我的經文已經講完。”
    龍華圣君對于利劍上人的突然開口,心中正暗爽不已,聽到鄭鳴將龍華臺交給他,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他自己很清楚,自己講經的水平雖然很不錯,但是現在聽經的人,卻已經不是那些晚輩。
    一個亞圣,八個小圣,他們的到來,如果自己開講的話,那絕對是貽笑大方。
    可是要是不講,鄭鳴已經說了拋磚引玉的話,人家的磚都已經拋了出來,自己這邊要是不接著,自己的面子該往什么地方放。
    密舵神君這個時候,額頭的汗珠都下來了,他從自己老師的神情之中,已經看出自己的老師在作難,至于作難什么,密舵神君就算是用腳也能夠想得出來。
    拋磚引玉啊!
    鄭鳴的磚如此的厲害,自己師尊現在上臺,如果不講出什么玉來,那可如何給四方的來賓交代。
    但是按照自己的師尊的水準,在一個亞圣,如此多的小圣面前,他又如何能夠講得出玉來。
    丟人現眼之后,自己的師尊對于自己這個始作俑者,該會如何的處置呢?雖然他相信,龍華圣君不會將他給宰了,但是一些活罪,卻已經是少不了。
    青玄圣君搖了搖頭,這一次龍華圣君的處境,真的是堪憂了。這位老友的修為他很清楚,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但是要說在圣者面前講經,他還差了那么一些。
    龍華圣君重重的咬了一下嘴唇,沉吟了瞬間道:“諸位這次來到龍華臺,特別是諸位圣者的到來,讓龍華感到臉上有光。而說起講經,鄭少兄的講道,更是讓龍華佩服不已。”
    “珠玉在前,我如果再講,那也是拾人牙慧,但是諸位不遠萬里來給龍華祝壽,龍華總要有所表示,在前些時候,龍華曾經得到了一部經文。”
    說道這里,龍華圣君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一咬壓,接著道:“實際上,它也不能稱之為經文,而應該稱之為一副圖。”
    “此圖乃是永恒神魔的所留,里面隱含著過去永恒真意,今日,就請諸位鑒賞一下。”
    說到此處,龍華圣君又帶著一絲肉疼的道:“只不過,因為這幅圖所儲存之所,乃是過去一處寶地,所以諸位觀看的時間,也就是一個時辰。”
    “能不能參透過去永恒之意,就看各位自己的機緣。”
    對于龍華圣君的講經,巖提亞圣等人,那是沒有絲毫的興趣,他們之中,甚至已經有人,準備離去。
    但是此時,聽到龍華圣君說出過去永恒真意幾個字,他們的神色都是露出了鄭重。
    過去永恒真意,他們如何的不知道,只不過因為這條道,實在是太難,所以他們雖然有心,但是一個個對于過去永恒大道,卻也只是有一一點皮毛的研究。
    縱古論今,在整個歸元大世界之中,在過去永恒真意上見地最高的,當然是過去永恒神魔。
    只是那位神魔在混沌虛空的戰斗之中,已經沒有了消息,很多人都說,他當年硬拼未來神魔,兩個無上的存在,都葬身在混沌虛空那個的亂流之中。
    也因為這兩個神魔的消失,過去和未來兩條大道參演的方法缺失,很少有人在這兩條大道上,有所建樹。
    看到巖提亞圣等人,一個個都重新坐下,龍華圣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只不過想到自己為了現在的場景所付出的代價,龍華圣君就覺得心有點顫抖。
    他掐動法訣,巨大的龍華臺上,出現了一道道的玄黃之氣,這些玄黃之氣雖然就在眼前,可是不少人看到這些玄黃之氣,卻有一種這些玄黃之氣,實際上卻在無盡遠方的感覺。
    它們離自己很遠,這種遠,并不是可以用距離可以感受的。
    鄭鳴一直都在參悟過去永恒之道,在看到那玄黃之氣出現的瞬間,鄭鳴的心就沉寂在了無比的平靜之中。
    那過去永恒神魔之圖,鄭鳴來龍華臺祝壽的時候,只是驚鴻一瞥,就有了不少的領悟。現在,這幅圖卻被龍華圣君,展現在了自己等人的面前。
    他仔細的運用過去神魔的分身看著那一絲絲出現的玄黃之氣,玄黃之氣很多,一時間鄭鳴有一種這些玄黃之氣根本就數不清的感覺。
    但是,隨著他的心神越加平靜,一個念頭,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隨著這個念頭的出現,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得意。
    這并不是無數的玄黃之氣,而是一道玄黃之氣,之所以看上去無數的玄黃之氣,是因為這些玄黃之氣,是無數的過去。
    未來無數,過去永恒!
    但是無數個過去匯聚在一起,同樣能夠化成無數的影子,這就是過去永恒之道!
    本來,一些鄭鳴心頭還模糊的東西,隨著這個念頭的貫通,豁然通達,而他使用過的封神牌中,很多對于過去之道有所參悟的大能留下的記憶,更是在一個瞬間的功夫,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之中。
    也就是一個瞬間,鄭鳴過去神魔的分身,就已經達到了參星境的巔峰。
    將所有的感悟在心頭重演了一般之后,鄭鳴睜開了眼眸,他朝著利劍上人看了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龍華圣君的身上道:“多謝圣君慷慨,讓我少走不少彎路,十年之內,我當進入神禁!”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