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77 天下誰人不識君

?  南無巖提!
    南無并不是姓,他只是一個代表,他代表的是這位亞圣居住在南無涅槃天!
    一位亞圣的降臨,讓這個講經之會,瞬間就沖到了巔峰。無數看相鄭鳴的目光,更是變得無比的赤誠。
    更有一些交游廣闊的武者,此時已經瘋狂的和外面的朋友聯系,讓他們務必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
    無數的玉符,一時間猶如漫天的飛雪,四處傳播,而隨著這些玉符傳訊,整個天下,一時間為之震動。
    悠悠蒼山,白云遮日!
    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正品茗看天,悠然無比。如果光看他的形象,一定會以為這是一個只知道讀書的普通人。
    但是實際上,整座蒼山方圓三千里,都在此人威勢的震懾之中。而這等的成就,對于此人來說,也只是因為他為人太過于懶散,不太愿意動的原因。
    如果他能夠勤奮一點,如果他能夠好動一點,如果他能夠再……
    那么別說方圓三千里,就是方圓十萬里,都要在他的威勢震懾之下。他雖然沒有達到神君,但是在神禁第六等之中,也是頂尖的人物。
    甚至有神君都愿意折節下交,而這些折節下交的神君所看重的,無外就是此人的心性修為。
    嗯,中年男子剛剛將口中的茶喝到口中,一道玉符就沖了過來,看到那玉符,中年男子皺了一下眉頭。
    “他不是去龍華福地聽經了嗎?怎么有時間給我發玉符,算算時間,龍華圣君應該已經開講了。”
    男子自語之間,還是將那玉符掐碎,這玉符之中,快速的傳來了一陣訊息。訊息的內容只有一句話:“老弟,快來龍華福地聽經啊!”
    這句話,來自于男子最好的老友,他在接受了這個訊息之后,就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甚至此刻,他對于自己那位老友,也有了一絲的不滿。
    明明知道自己所修煉之法和龍華圣君不一樣,還在這里鼓動自己去聽經,實在是……
    輕輕的搖了搖頭,男子就決定不再理會。而就在他準備按照每日功課的安排,進行一次打坐調息的時候,就見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了一個玉符。
    玉符和剛才他捏碎的玉符模樣相同,很顯然這玉符和剛才的玉符,是來自同一個人。
    心中念頭閃動之中,男子不由得搖了搖頭。他接過玉符,就準備打坐了之后,在看自己老友傳來的玉符內容。
    但是,就在他準備運轉功法的時候,心中對于那位老友的信任,讓他還是忍不住掐碎了玉符。
    這家伙,要是膽敢再胡亂開玩笑的話,那就將他最寶貴的那顆山茶樹,給他禍害了,也讓他知道一下,敢于胡亂得罪自己的下場。
    “老弟,我知道你和龍華圣君所走的路不同,但是我給你說,這一次你過來絕對不虧,講經的人,不是龍華圣君!”玉符內的訊息,再次出現在了男子的心頭。
    男子停下了即將催動的功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疑慮,這一次講經的人不是龍華圣君,莫非是他的那個弟子密舵神君。
    要是講經的是密舵神君,自己才不會去聽,雖然密舵神君無論在修為戰力上,都比自己強上太多,但是他這個人走的都是龍華圣君的老路,成就有限。
    自己終究有一人,還是要超過他的。
    除了這一對師徒,男子想不出來,講經的還會有什么其他人。畢竟龍華圣君師徒,在自己壽誕之時弄出的經會,絕對不會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搖了搖頭,男子就將各種懷疑扔到了腦后,對他而言,現在最為重要的,還是好好的靜心修煉。
    就在他準備再次進入修行的時候,又是一個玉符傳了過來,這一次,男子倒是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將那玉符,在虛空之中捏碎。
    玉符和上兩次不同,他傳出的并不是什么訊息,而是一個場景。雖然沒有去過龍華福地,但是在那場景出現的瞬間,男子就判斷出那就是龍華福地講經的現場。
    一眼看不到的人盤膝而坐,這些人有強有弱,雖然大部分不認識,但是有時候從一些人的起氣息之中,還是感覺出此人究竟是誰。
    這些人,此時一個個神情專注,更有一些人的眼眸中,流露著凝重肅穆之色。甚至,還能夠從這些人的眼眸之中,看到那么一絲絲的鄭重。
    “別人這樣也就是了,老宋城子這樣,就……”看到自己老友一副專注的模樣,男子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眸中多出了那么一絲的調侃之色。
    而在男子自語的瞬間,卻聽在那虛空之中,有人沉聲的講道:“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這八個字一出口,那玉符傳來畫面之中,就出現了無數的異象。而本來還是一副無所謂態度的男子,也在瞬間功夫,驚訝的睜開了眼眸。
    他一個瞬間,好似明白了什么!
    但是這一絲的明白,不但沒有讓他輕松下來,相反卻好似有什么東西,揪在他的心口上,讓他疼痛難忍。
    不,應該說,這種揪在他心頭的東西,讓他欲罷不能!
    他很想知道,在這玄之又玄之前,究竟是什么經文。而這玄妙之門雖然只有兩句,但是卻讓他前些時候,一種都在思索的一個問題,茅塞頓開。
    “走!”幾乎沒有任何的沉吟,男子就快速的催動法訣,也就是一個瞬間,他的身軀,就已經消失在了蒼山之內。
    和男子這般,從四面八方,三山五岳之中,因為自家好友的一封傳訊玉符,就不遠萬里朝著龍華福地飛速趕了過去的武者,不知道凡幾。
    不過這些人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神禁之上的超級強者,也只有他們的速度,才能夠趕得上。
    至于其他人,沒有神禁的速度,雖然有這種心思,卻也難以趕往龍華福地。
    ……
    青龍山,山高林密,靈氣如海!
    能夠將五百里青龍山當成自己宗門駐地,馴靈宗的實力自然不弱。不說他足足有十數位神禁強者坐鎮,就是作為宗門助力的參星境強者,就有數百人。
    更不要說法身境,生神境的武者有多少,如此多的強者匯聚,自然保證了馴靈宗在本地域的強力霸權。
    荀飛瓊只是青龍山一個內門弟子,修煉三百年,修為達到生神境巔峰。這樣的速度,可以說不快不慢。
    如果和頂級的血脈強者相比,荀飛瓊差的自然是很遠,但是和普通的,沒有血脈加持的同門相比,荀飛瓊的資質,又強了不少。她的師尊曾經告訴她,如果她在三百五十年之前,能夠突破到法身境,那么她在宗門之中得到的資源會更多。
    當年,她的師尊告訴她這些的時候,荀飛瓊斌不是太在意,她覺得按照自己的資質,突破參星境,應該不是什么太大的難事。
    但是隨著修為的日漸增長,還有時間的跨越,荀飛瓊才感到自己當時的想法,是何等的幼稚。
    法身境,聽上去并不是太難,但是對于荀飛瓊而言,這一個從生神境到法身境的坎,已經成為了天塹。
    如果真的越不過去,那就只能放棄,以自己的修為,宗門總是要在外門之中,給自己找一個不錯的位置。
    但是想想從內門到外門的差距,荀飛瓊的心中,就充斥著不甘心。可是修為這東西,并不是你不甘心,就能夠讓你稱心如意的。
    “去演武堂!”聽到五聲鐘響的瞬間,荀飛瓊的眉頭一皺,對于這種鐘聲,她本能的選擇了不予理會,但是沉吟了瞬間,她覺得自己還是應該過去。
    畢竟,一直都沒有突破的她,以后難免要給自己找一個位置。而這演武堂,實際上是一個不錯的去處。
    演武堂在荀飛瓊趕到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幾乎所有的弟子,都已經聚齊。
    上百名演武堂的弟子在維持著秩序,但是更多的,卻是在演武堂最中心的空地上,足足有上千名弟子,就好似一個個的螞蟻,在快速的忙碌著。
    這些忙碌的弟子,乃是銘文堂的弟子,他們自演武堂忙碌什么,莫非是演武堂重新弄出了比試的規則。
    “合抱之木,起于微末……”
    一聲好似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聽到這聲音的瞬間,虛空之中,更是出現了一棵巨大的古樹,這古樹頂天立地,一根根的枝條,就猶如一條條的虬龍,盤繞天地。
    隨著這巨樹的出現,隨著這一聲可謂是洪鐘大呂的講經聲,荀飛瓊就覺得自己的心頭,被什么重重的撞擊了一下。
    擋在她心頭,不知道多少年都沒有任何裂痕的桎梏,陡然破碎,感受著那洪鐘大呂般聲音帶來的震顫,荀飛瓊就覺得一道神通蓮子,已經開始在她的心頭醞釀。
    “仔細聽經,這經文,萬古難道!”演武堂的堂主,聲音中帶著狂熱的喊道。
    而馴靈宗的情形,只是整個歸元大世界無數宗門中的一部分,那些來龍華福地聽經的人,大多數來自各大宗門,在發現了這次講經的價值之后,他們立即通知各自的宗門。
    所以,各種法陣關于講經的情形的的映像,出現在了天地之間,而講經人的名頭,更是隨著這些映像,深深的鑄造在了大多數人的心中。
    這一刻的鄭鳴,天下誰人不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