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76 亞圣親臨


    萬劍一的神色,從愕然,變成窘迫,再從窘迫,一下子變成了坦然。
    沒有錯,就是坦然!
    雖然此時鄭鳴講經,讓四大圣君齊聚,很是厲害。但是他萬劍一也沒有說錯啊,鄭鳴此時講經的參與者之中,那是一個圣者都沒有。
    沒有錯,自己怕什么,他可是利劍門的核心弟子,在他的身后,可是站著一個小圣。
    龍華圣君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喜色,對于龍華圣君而言,現而今雖然不得不出面給鄭鳴捧場,要不然就顯得他這個圣君嫉賢妒能。
    但是,現在有人找鄭鳴的麻煩,從他的心中而言,那是無比喜歡的,甚至他的心中,就有一種這個找麻煩者,能夠給鄭鳴帶來更大的麻煩。
    “無知之徒,羞于與你為伍!”淡淡的聲音帶著一絲冷厲,就好似一股寒流,朝著萬劍一直沖而來。
    在這股寒流之下,萬劍一雖然從外表上看,是巋然不動,就好似沒有聽到這帶著侮辱性的話語一般,但是實際上,此時他的心中,卻是在顫抖。
    清洞天君不愧他天君第一的威名,這種只憑借著自身的氣勢,就已經壓制了萬劍一的膽魄。
    如果是在戰斗之中,萬劍一可以說,根本就是沒有還手之力。但是現在不是戰斗,所以他還是能夠強撐。
    看到萬劍一昂頭不語,清洞天君的臉色一變,一般只要他呵斥,那被呵斥的人,立即就會戰戰兢兢,跪地求饒。
    而現在這個萬劍一雖然心念已經被自己壓制的,但是卻并沒有被摧毀,這說明萬劍一的心智,要強于自己所遇到過的大多數強者。
    “鄭先生講的經文,難以讓圣者過來傾聽,難道你萬劍一講經,就會有圣者過來嗎?”清洞天君這句話,無比的凌厲,就好似一柄巨斧,朝著萬劍一,重重的劈落下去。
    萬劍一在這種目光下,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血液,都有一種凝固的感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天劍的真意,從他的身上彌漫而出。
    這種真意,一如劍輪,在虛空之中轉動。
    “我的講經,別說是圣者,就算是諸位大人,恐怕也沒有幾個人愿意過來聽我講經吧!”萬劍一無比的坦然道。
    他這句話一出口,清洞天君搖了搖頭,他雖然替鄭鳴出頭,卻也不愿意太得罪利劍門。
    特別是利劍門那位小圣,同樣是一個霸道之人,平時的時候,這位小圣就是沒有什么事情,都要給人找一些麻煩,更不要說自穿己以大欺小,傷害他的核心弟子。
    無奈的搖了一下頭,清洞天君朝著鄭鳴攤了攤手,一副這個滾刀肉,我真的是沒有辦法的樣子。
    實際上,不但是清洞天君,其他人也真的沒有什么辦法。畢竟萬劍一有后臺,而且從那個對錯的角度而言,萬劍一剛才的話,實際上并沒有任何的錯誤。
    鄭鳴雖然講的經文,讓天地共鳴,讓圣君親自過來聽講,但是他的講道之中,真的是一個圣者都沒有來。
    對于這種刻薄的大實話,還真的讓人有一種面對刺猬,難以下手的感覺。
    鄭鳴對于萬劍一這種挑釁,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這倒不是鄭鳴怎么偉大,實在是鄭鳴此時,真的沒有和萬劍一這種犬吠之人,有什么好計較的。
    他要的是聲望值,而現在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差不多已經將聲望值送給了他。
    如果不是想要就將道德三千言講出去,如果不是想要讓道德三千言在天下流傳,從而給他匯聚無數的聲望值,他早就站起來跑路了。
    “謝謝清洞天君的直言,只是這種事情,天君何必較真。”鄭鳴哈哈一笑道:“這就好似人在走路時,被狗追著喊叫,難道就因為這喊叫聲刺耳,還要和狗對著吼過來不成。”
    鄭鳴說這句話,同樣也沒有用小聲,所以幾乎所有的聽道者,都聽到鄭鳴話語的意思。
    鄭鳴講道,本來就讓在場的大多數人對他產生了崇敬,產生了好感。剛剛萬劍一那種沒有用的廢話,在很多人看來,就是一種丟失顏面,嫉賢妒能的話語。
    這種話語,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必要說。
    “哈哈哈!”充滿了喧囂的大笑聲,在虛空之中回蕩,這種大笑,一時間就有一種沖上云端的感覺。
    萬劍一的心在充血,他覺得自己生來如此多年,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奇恥大辱。面對這種侮辱,他的心中,有一種要將天翻過來的沖動。
    但是他暗自告誡自己,忍住,此時此刻,一定要忍住。自己挑釁鄭鳴在先,那要讓人家還回來。
    不然,那最后丟人的還是自己。雖然有如此多的人,跟在鄭鳴的身后捧場,但是只要有人說起這場講道,就一定會有人記起自己所說的那句話。
    那就會讓天下人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一場的講道,并不是那么的完美。
    這樣,也就夠了。
    在這個時候,自己最好什么都不做,只要昂頭挺胸,不管別人怎么看自己,自己都堅持,那么他萬劍一才會越加的有尊嚴,有顏面。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話,從鄭鳴的話語中喝出的剎那,虛空之中,一股肅殺之氣,直沖云霄。
    這種肅殺之氣,并不兇猛,但是這種肅殺之氣,卻好似來自太古鴻蒙,籠罩蒼茫,無物可擋。
    作為修為最高的四大圣君,在這肅然的殺機籠罩的時候,他們一個個仰望蒼穹,眼眸中生出的是驚駭恐懼之意。
    螻蟻,他們在這個時候,感覺到的,是天地如磨盤,而他們自己,則猶如磨盤之中的粉粒。
    雖然他們比之普通的粉粒,恐怕要強大很多,但是最終,在大多數的粉粒都被磨碎的時候,他們也要被這磨盤,直接碾碎成為碎粉。
    心中念頭閃動的四人,幾乎同時看向了對方,一時間一種悲涼的氣息,籠罩在了四人之間。
    這一刻,虛空好似凝滯,整個龍華臺,都被這些光芒籠罩,而清洞天君等天君級別的人物,一個個臉上,更是悲憤。
    至于那些普通的強者,雖然心頭有一種悲痛的感覺,但是他們對于天地如烘爐之言的感覺,都不如龍華臺上之人,所以一個個還是輕松了不少。
    “小友,何必講的那么透徹呢?”一種帶著蒼茫的聲音,在龍華臺的上空響起。
    從龍華臺上出現他人,對于外來的武者而言,并沒有什么可以外的,畢竟龍華臺上方出現人,也不是第一次。
    但是對于龍華福地的人而言,他們一個個卻吃驚不已。因為整個龍華福地,都是龍華圣君所開辟的,任何修為低語龍華圣君的武者想要在這龍華福地,想要施展任何大神通,都需要龍華圣君同意。
    此人他們沒有任何的印象,但是此人卻跨越虛空而來,這一切,怎不讓他們驚異之中,生出一種恐懼的感覺。
    不過在看到來人的時候,龍華圣君就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朝著來人恭敬的行禮道:“龍華見過亞圣!”
    亞圣這兩個字從龍華圣君的口中吐出,一時間四周靜寂無聲,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將目光落在了來人的身上。
    畢竟,亞圣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意思,實在是太過強大,太過逆天,太過……
    天罡圣君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他一向大大咧咧,但是這個時候,還是朝著來人行禮道:“天罡拜見亞圣。”
    “青玄見過亞圣!”
    一聲聲的見過中,是無數人的躬身行禮。鄭鳴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亞圣,他甚至還利用過英雄牌斬殺過大圣,但是那個時候,他的神識感覺,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
    至于他的師尊三法上人,鄭鳴雖然見過,但是只是驚鴻一瞥,而且當時鄭鳴自己的修為,比現在不知道弱了多少。
    現在這個時候,鄭鳴再次觀看亞圣,眼眸中生出了一種凝重,他就覺得眼前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人,他是天,他的道,他立于天地之中,卻又給人一種四周的天地,都在他掌控之中的感覺一般。
    一年天崩,一念地裂,一念山河碎,一念歲月催!
    這就是亞圣,至高無上,可以主宰蒼生萬物的存在,他們掌控大道,在大道面前,人人可不是就猶如螻蟻一般。
    幾乎一個瞬間,所有的,在龍華福地聽經的武者,都緩緩的站起,朝著那位到來的無上亞圣行禮。
    亞圣是一個古樸中年人的模樣,他身穿長袍,整個人給人一種樸素的感覺。而在他的身上,無數的道韻,匯聚成了一種讓人忍不住膜拜的威嚴。
    南無涅盤天的所有弟子,這一刻全部站起,恭敬的朝著那位亞圣行了三叩九拜之禮。
    而對于他們的行禮,這位亞圣倒也坦然受之。
    “我乃南無巖提,特來聽道友講道!”那接受力幾乎所有人恭敬行禮的亞圣,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說道。
    這一句話的態度,讓所有的人為之震驚不已,畢竟,亞圣的態度,那是將鄭鳴放在了一種好似坐而論道的地步。
    一時間,無數目光,都朝著萬劍一看了過去。就在剛才,萬劍一才剛剛說出,沒有一個圣者來,現在,圣者就到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