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75 道德三千言


    “龍華想要登臺聽先生講經,還望獲準。”不溫不火的聲音,溫和如水,但是大多數聽到這聲音的人,一個個神色都變的無比的詭異。
    要說這一次龍華講經,那是龍華圣君在自己的壽誕之日,給普通武者的一種福利。
    只要是能夠進入龍華福地者,不問年齡,不問出身,不問修為,全部都可以聽講。
    在這里,不允許生殺戮,但是講經者基本上都能夠按照各自修為的高低,聽講經義。
    鄭鳴是什么人,那是橫插一杠子的狂徒,但是現在,他的經文,不但引得大量天君到來,更將作為這次龍華之會的主人給引過來聽經。
    拋磚引玉!
    這他娘的,還真的是拋磚引玉,磚剛剛拋出去,就已經將玉給引了過來。只不過,并不是引得玉來表演,而是將玉引過來向磚進行學習。
    這世間,還真的有這樣的事情。
    如果說,清洞天君、天罡圣君等人的到來,是給鄭鳴這次講經,樹下了一座座高大的豐碑,那么龍華圣君的出現,就是就是將所有的豐碑,都提升到了一座大山上。
    一座高大雄偉的大山!
    畢竟,這一場法會,是龍華圣君自己的。而因為龍華圣君每逢前年就講經一次,所以這也給他立下了偌大的名聲。
    以至于,無數人在提到四大圣君的時候,都會本能的將龍華圣君排在第一位,實際上,龍華圣君和其他圣君比起來,并不是太過出眾。
    將道德經開篇明義,也是最主要的一篇講完,鄭鳴聽到了龍華圣君的請求。雖然在面對其他圣君的時候,鄭鳴都可以只說一個請字,但是龍華圣君不一樣。
    畢竟,這場法會的主人,本來應該是龍華圣君。
    所以此時,鄭鳴從禮貌的角度出,還是緩緩的站起,朝著龍華圣君道:“圣君客氣,這次借了圣君的寶地,還請圣君見諒。”
    “哈哈哈,能夠聽鄭先生講道,實在是讓龍華大開眼界,先生不要說借我這寶地,實際上就是將我這龍華臺要取,龍華也會雙手奉上。”
    龍華圣君并沒有因為鄭鳴只是一個晚輩,就對他有絲毫的輕視,此時他對鄭鳴的態度,那是在平輩論交。
    對于這龍華臺,鄭鳴的心中還真的有想要的想法,畢竟這龍華臺,可是隱含著過去永恒寶圖。
    但是在這種時候,鄭鳴要的可是聲望值,如果人家客氣一句,就將人家的東西占為己有的話,那做人是不是也就太……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還是滿臉笑容的道:“多謝圣君好意,這龍華臺在下只是暫借一時,等此間經文講完,在下自然物歸原主。”
    兩個人談笑風生,但是密舵神君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樣的心情來形容自己現在的感覺。
    先生,自己的老師,竟然稱呼他為先生,那豈不是說,此人現在的輩分,遠遠在自己之上嗎?
    一個念頭閃動,密舵神君不由自主的朝著自己的老師看去,就見此時自己老師臉上,笑容無比的燦爛。
    可是,熟悉龍華圣君的密舵神君,還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老師此時表現的,雖然沒有一處不是高興,不是欣喜,但越是這樣,他越是感到,自己的老師,現在并沒有半點的高興之意。
    “龍華,坐下聽經就是,啰嗦什么。”天罡圣君看到龍華圣君還要客氣,不滿的說道。
    龍華圣君對天罡圣君這種不給面子的舉動,絲毫沒有顯露出不高興的神色,他哈哈一笑,朝著天罡圣君一指道:“你個老家伙,還是這樣的急躁。”
    說話間,龍華圣君專門找了一個挨近天罡圣君的位置,以顯示自己和天罡圣君之間,并沒有任何的仇怨。
    而就在兩個人談笑之間,鄭鳴再次開講,現而今,鄭鳴已經下定了決心,他倒背如流的道德經,怎么都要講夠三千字。
    道德五千言不假,但是隨著天地共鳴的產生,鄭鳴越感到這一道門無上典籍所隱含的神奧。
    雖然他很希望得到無數的聲望值,但是最終,還是決定隱藏兩千字,而且這兩千字,還是鄭鳴感覺之中,最深奧的兩千字,至于其他的,他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
    而且在這講道之中,鄭鳴更是摻雜了不少自己關于三千大道的領悟,這其中,很多都是當年從三千神魔的殘魂之中,得到的神魔在天地初開之時,對于天地的感悟。
    所以,在道德經和鄭鳴關于天地真意感悟的加持下,龍華臺上的光明越來越亮,以至于這種光明,直接沖破了龍華福地的束縛,照耀在歸元大世界的天地之間。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在鄭鳴講道木系功法的時候,就以道德經之中合抱之木作為自己的開端,而隨著這個開端和鄭鳴關于木系功法的領悟,在他的頭頂,就出現了一棵巨大的寶樹。
    寶樹高有萬丈,一如龍鱗般的樹皮,給人一種無數符文匯聚的感覺。在這無上寶樹大放光明之時,就是作為東無琉璃天天驕的琉璃仙子,都開始用心的感悟。
    琉璃仙子這個時候,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期待,她想起前些時候,自己的師姐璞孤仙子曾經說過,自己師尊好似向鄭鳴的師尊提起兩個人成為道侶的事情。
    當時自己還覺得懊惱,但是現在,她卻是相當的期待自己能夠有這樣一個道侶。
    要是自己有這樣一個道侶的話,那以后修煉的度,豈是一個突飛猛進可以形容的,她琉璃仙子說不定很快,就能夠突破神君,成為年輕一代的第二人。
    當然,第一人在她的心中,那就應該是鄭鳴,也只能是鄭鳴的。至于傳說之中,鄭鳴好似已經有了眷侶,琉璃仙子并不是太看在心上,她相信憑借著自己的容顏和氣度,鄭鳴很快就能夠分清楚,誰對他才是最重要。
    “哼!”因為鄭鳴現在所講的大道,和自己所修煉的神禁并沒有太多的交匯,所以申屠凌云并沒有用心的體悟。
    他知道,鄭鳴現在所講的道,乃是萬年難得一遇的機緣,但是他同樣知道,貪多嚼不爛。
    這種話,從他出生,就一直伴隨著他,無論是師長還是一些朋友,都這樣警告過他。
    對于這種警告,他同樣緊緊地放在心中,所以這些年,他修煉的功法,始終都是神魔始皓一系。
    其他的功法,修練起來也許能夠得到一時的奇效,但是越往后,功法越多的弊端,也就會展現出來。比如現在的鄭鳴,明明對大道有如此深的體悟,但是還進入不了神禁。
    這是為什么,想一想申屠凌云就覺得可笑。
    對于琉璃仙子,申屠凌云一直都有一些想法,特別是前些時候,一個東無琉璃天的密友更是告訴他,說琉璃仙子有意選他當雙修的道侶時,他更是將琉璃仙子當成了自己的禁臠。
    現在,琉璃仙子竟然用一種柔情似水的目光看著鄭鳴,這對于申屠凌云而言,簡直是難以忍受。
    好在他不是莽撞的年輕人,知道在這個時候,如果和鄭鳴鬧起來的話,那么吃虧的,一定會是他,所以在這個時候,他的選擇是隱忍。
    “呵呵,申屠兄,看他那得意的樣子,真的以為自己成為圣者了呢?”萬劍一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聽到萬劍一的話,申屠凌云用鼻子哼了一聲,他對于萬劍一這個利劍門的天驕,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現而今,兩個人算是同仇敵愾。
    所以,萬劍一那平時看上去,讓人覺得有點不爽的臉,現在看起來,也不覺得那么難看。
    “是啊,要是不知道的,還真的以為他就是圣者呢,可惜,他連神禁也不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申屠凌云覺得自己的心中,一陣的爽利。
    你鄭鳴有先天靈寶煉成的化身又如何,你鄭鳴對于天地大道的領悟,遠遠過我又如何。
    我是神禁,有著神禁的壽命,你還不是神禁!只要你不是神禁,那么你就一定比我早死。
    當我成為圣級存在,你已經成為冢中枯骨,那該是何等的諷刺,何等的讓人暢快。
    萬劍一呵呵一笑道:“讓圣君都來聽他講道,是了不起,但是他要是真的有本事,讓圣者聽他講道啊”
    這句話,萬劍一并沒有任何的遮攔。也是萬劍一實在是太大意,就在他說話的時候,鄭鳴講經的內容,正好是說到了三千大道的聲樂一道。
    因為鄭鳴的經文,讓天地之間的一切聲音,都有一種百倍擴大的趨勢。而大多數人,都在認真聽講,所以四周一片寂靜,只有萬劍一的話,被猶如雷霆一般的在虛空之中響起。
    聽到萬劍一的話,無數的目光,在這一刻,朝著萬劍一看了過來。這些目光之中,有憤怒,有警告,有鄙夷,更有……
    各種各樣的目光,讓萬劍一的心跳的無比的快,特別是一些絕頂強者,比如天罡圣君的目光,更讓萬劍一從心中升起了一種大大的恐懼。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他絕對不能低頭,所以萬劍一昂著頭,一副我說的是事實的樣子!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