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274 龍華臺上客


    龍吟虎嘯,獅吼象鳴!
    無數的虛影,映現在龍華臺萬里外的天域,讓那要講經的龍華臺,越發顯得神圣而肅穆。
    也就在這一刻,無數的人心中念叨著鄭鳴剛才所說的二十四個字,也就在這種念叨之中,幾乎所有的人心中都升起了一個共同的感覺。
    這二十四個字,簡直就是字字珠璣,在回味這二十四個字之時,更是給人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雖然這只是簡單的二十四個字,但是無數人的心中,此時卻有這樣一個感覺,那就是如果自己能夠將這二十四個字全部掌握,那就多了一種戰天斗地的法門。
    但是,越是回味這二十四個字,卻是給人一種大道蒼茫,自己等人只是在管中窺豹的感覺。
    也就在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對鄭鳴接下來要講的話,充滿了期待。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故常有欲,以觀其繳!”鄭鳴再次將道德經開篇明義的十六個字講了出來。
    這一次,十六個字出口,雖然天地沒有什么共鳴,但是隨著這十六個字聽入一些神禁強者的耳中,卻讓他們在這一刻,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原來如此啊!
    很多困擾他們不知道多少年的難題,直接找到了答案,很多他們自己感覺難以理解的東西,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變得無比的清晰明了。
    “哈哈哈,原來我的大力之道多年難以寸進,并不是我的修為不夠,而是我太過執著。”
    一個面容雄偉,給人一種猶如神王般感覺的老者,大聲的自語道,在這自語之中,就見老者身上本來雄偉剛烈的氣息一變。
    這氣息變的無比的平和,無比的敦實,可是老者的變化,卻讓人有了一種如高山在前,如大河濤濤的感覺。
    老者的修為,依舊是神禁,但是四周的武者,一個個都用一種敬慕的目光看著老者。
    不但因為老者有所突破,更因為此時老者的修為境遇,比之以往,不知道強了多少。
    和老者一樣的武者,足足有數十位,他們一個個氣勢迸發,和那些還沒有散開的獅虎龍象,在虛空之中相映生輝。
    四天九道的諸位傳人,這個時候同樣都呆滯在了哪里,他們一個個注視著鄭鳴,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心情的感覺。
    本來,他們對鄭鳴的評價已經夠高了,但是鄭鳴此時的講經,讓他們一個個都不知道該如何的評價。
    這就是他們開始的時候,覺得自不量力,要給他們一場好戲看的鄭鳴嗎?
    “好一個有欲無欲,在下受教了!”淡淡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之中響起。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面容柔和的男子,出現在龍華臺外。
    對于這男子的突然到來,不少人都是一愣,更有人的眼眸中,露出了那么一絲絲的驚駭。
    因為,他們認識這個來人!
    “在下清洞,得聽先生妙法,感覺很有啟發,特請求先生準許,讓清洞上龍華臺聽經!”男子接下來的話語,讓這些吃驚的人,變的更加的驚訝。
    他們甚至有一種,自己的腦袋是不是壞了的感覺。
    嗚嗚,我沒有聽錯吧,清洞,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名字,在歸元大世界之中,很多時候,這個名字,那都是要和天君這兩個字聯系在一起的。
    清洞天君,在歸元大世界的天君之中,也是排名第一的人物,雖然很多人都說,天君一級的存在,很少互相動過手,但是清洞天君,卻被大多數的天君,排在了第一位。
    雖然不是圣君,但是有人說清洞天君的修為,不弱于圣君。更有人說,總有一日,這清洞天君,會將自己名字上那天子,直接換成圣字。
    無論是持有哪一種說法的人,在談到對清洞天君認識的時候,都要說上一句話,那就是天君很高傲,最好在拜見這位天君的時候,多一些尊重。
    可是現在,這位清洞天君,竟然如此的恭敬,如此的謙卑,這世上,能夠讓他如此做的,恐怕也只有一些圣者。
    鄭鳴看著清洞天君,臉色抽搐了一下,并不是因為這個清洞天君的修為通天,實在是此人的聲望值,遠遠的超過了鄭鳴的想想。
    紅色聲望值零,黃色聲望值零,青色的聲望值,足足有三十多個億,而金色的聲望值,更是達到了二百多萬這個恐怖至極的數字。
    二百多萬,而且還是金色的聲望值。
    當鄭鳴感慨這位清洞天君所有擁有的聲望值時,他忽然發現,清洞天君身上的聲望值還沒有完,除了二百多萬金色的聲望值之外,清洞天君的身上,還有兩個紫色的聲望值。
    紫色的聲望值,自己終于見到了紫色的聲望值!
    “天君既然有心,自然可以龍華臺上聽經。”鄭鳴衣袖輕揮,淡淡的說道。
    而那清洞天君則是朝著鄭鳴恭敬的一禮,以表示自己對鄭鳴的尊重,這才登上龍華臺,盤膝而坐。
    清洞天君不是第一次出現在龍華臺,但是大多數他來龍華臺,并不是為了聽經,只是專門為龍華圣君祝壽。
    現在,龍華圣君的壽誕還沒有開始,這位以高傲著稱的天君,就已經成為了龍華座上客。
    密舵神君的腦袋現在是相當的亂,雖然他從鄭鳴所講的經文之中,已經感覺到了這些經文的價值,但是因為鄭鳴講經的事情,讓他的腦袋一片混亂,根本就沒有心思聽鄭鳴此時究竟講的是什么。
    龍華圣君、青玄圣君等人所在的高空,此時已經是無比的靜寂。雖然很多人都覺得清洞天君這個做法,有點太不理智,但是同樣,他們的心中,也有一種想要聽經的想法。
    畢竟,聽經這種事情,并不是你聽到其中的內容,就能夠靈物全部,能夠站在講經者的附近,特別是能夠被講經者的氣息所籠罩時,感悟更多。
    “這家伙,講的真是不錯啊!”那面容粗好的大漢,哈哈一笑道:“如果不是顧忌老龍華的顏面,我早就過去了,奶奶的,今天這些經文一聽,我就覺得自己不虛此行啊!”
    龍華圣君的嘴角扯動,露出了一絲苦笑,這對于他來說,實在是有一點讓人無語。
    自己過壽講經,竟然還被人給砸了場子,如果砸場子的是一個圣者,他龍華圣君絕對是連一個反對的話都不會說。
    畢竟,對他而言,一個圣者來砸場子,本來就是一種對他本人的肯定。
    甚至他能夠接受青玄圣君等老友來砸場子,不管怎么說,這些人,都和他一樣,是圣君級別的存在。可是今日,這個砸場子的人,實在是讓他牙疼。
    一個晚輩,而且還是一個剛剛喊著拋磚引玉的晚輩。現在這位晚輩的話,讓他已經趕到,這個詞語要顛倒過來。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鄭鳴再次開口,這一次鄭鳴的聲音,顯得無比的平靜,但是在他的話語說出的剎那,無盡的虛空之中,瞬間降下了一道赤紅色的光芒。
    光芒在龍華臺上,化成了一個赤紅色的九品蓮座,將正在龍華臺上講經的鄭鳴輕輕的托起。
    “好一個玄之又玄啊!”那面容粗豪的大漢,一臉的感觸,甚至有一滴滴的淚水,從他的眼睛之中流了出來。
    “要是我能夠在千年之前懂得這個道理,那么當年一戰,他也不會死在我的懷中。”大漢的聲音平靜,但是在這聲音之中,卻好似隱含著無窮的恨意。
    他所說的話語,讓青玄圣君等人的神色中,都生出了感觸,最終青玄圣君勸道:“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天罡你就不要太過傷懷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成為過去,我也不會讓這件事情的陰影,一直跟隨者自己。”
    大漢笑了笑道:“老龍華,不是兄弟不給你面子,這個經文,對我真的很重要!”
    說到此處,男子一步跨出,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就在男子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龍華臺的頂端。
    “天罡請求入臺聽經,還請同意。”淡淡的聲音,在無數人的耳中,陡然響起。
    天罡兩個字,同樣很大眾,但是當眾人看清楚這自稱是天罡的人的模樣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種想要瘋狂的感覺。
    因為這個人,實在是讓他們太意外了。
    天罡圣君,歸元大世界四大圣君之一的天罡圣君,這可是可以和九大小圣放在一起稱道的人物,可是現在,這位天罡圣君,竟然也請求來聽經。
    這一場拋磚引玉的講道,還是拋磚引玉嗎?
    他的磚拋出去,玉有沒有引到不著地,但是經過這一次的講道,卻已經引來了一個天君,一個圣君。
    “青玄請求龍華臺聽講!”還沒有等人將天罡圣君的話消化完,又一個聲音響起。
    這一次出現的,真的是青玄圣君,他在出現的時候,還朝著鄭鳴輕輕的報了一下拳頭。
    “請登臺!”鄭鳴雖然不喜歡青玄圣君,但是這一次他可是為了聲望值,自然不愿意將這件事情給弄壞。
    天罡圣君和青玄圣君的選擇,讓密舵神君真的有點暈了,但是接下來一個人的站出來,讓他徹底暈倒在了哪里。
  !--gen1-1-2-110-14760-248186646-1490375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