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72 我來講一場


    密舵神君作為龍華圣君的親傳弟子,而且還是第一親傳弟子,師尊的壽辰,就是他最大的事情。? ≠
    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密舵神君在操持。而對于操持這次壽誕的密舵神君而言,這一次壽誕最重要的,就是龍華圣君的講經。
    畢竟,這個講經,有無數的強者來觀禮,可以說這次講經,關系到龍華圣君的名聲。
    圣君高高在上,在歸元大世界之中,能夠被圣君級別存在注意的東西,沒有多少。
    龍華圣君對于自己的名聲很重視,要不然也不會有龍華之會,也不會有講經,也不會有如此浩蕩的人來聽講。
    現在,鄭鳴幾乎將四天九道年輕一代的代表,都從高臺上驅逐了出來,這對于要主持好講經的密舵神君而言,簡直就是在臉上重重的打了一個耳光。
    所以,密舵神君才會如此的氣憤,才會如此不顧顏面的怒吼。
    鄭鳴看著氣勢洶洶的密舵神君,心中升起了一種想法,那就是莫不如將密舵神君給揍上一頓。
    雖然他沒有和神君交過手,但是和燕紫電這個神君在一起的廝混的時間夠長,對于神君的境界,已經有一些的了解。
    光靠青木葫蘆形成的第二元神不行,但是三千婆娑世界匯聚如一,絕對能夠碾壓密舵神君。
    “哈哈,只是覺得這龍華臺太小,他們這些來聽經的家伙太多,為了不讓他們打擾我,自然就讓他們下去了。”鄭鳴說的很灑然,一副本應該如此的模樣。
    已經見識過了鄭鳴手段的密舵神君,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和鄭鳴做上一場的話,不見得能夠戰勝鄭鳴。
    如果敗在鄭鳴的手中,那對自己的名譽而言,那就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甚至讓自己的師尊這次壽誕,都要成為人家眼中的一個笑柄。
    “你這樣覺得,還不如將整個龍華臺讓給你,你來講上一場呢?”這句話,密舵神君說的氣呼呼的。
    密舵神君這句話,自然是氣話,他氣不過鄭鳴現在還如此的霸道,本能的說了這么一句話。
    琉璃仙子等人,一個個都靜靜的看著鄭鳴和密舵神君的爭吵,雖然他們對于不在龍華臺上聽講經心中很是不舒服,但是卻也知道密舵神君和鄭鳴打不起來。
    當然,他們有這個猜測的主要原因,還是肯定密舵神君不會出手。
    畢竟是在自己師尊的壽誕之上,要是他真的和客人鄭鳴交手,那就是攪了這個壽誕。
    “密舵神君這句話說的很好!”封天澤低聲的朝著赫連震山說道:“自己覺得人多太擠,你自己講一場啊!”
    赫連震山雖然同樣恨極鄭鳴,但是他的后臺比不過鄭鳴,所以在對鄭鳴的泄上,就保守一點。
    他只是笑了笑,用這一個微笑,表明自己在鄭鳴事情上的態度。
    “你說啥?”鄭鳴目視著密舵神君,整個人在這個時候,顯得無比的激動!
    密舵神君看著鄭鳴的樣子,心說我也就是這么一說,你現在也不用如此的激動吧!心中念頭閃動之中,密舵神君沉聲的道:“我說,要是有本事,自己講一場啊!”
    “哈哈哈,密舵神君,你說的不錯,說的實在是太好了,我怎么沒有想起來呢!”
    說到此處,鄭鳴仰天大笑,那笑聲一時間猶如雷霆,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
    看著大笑的鄭鳴,密舵神君的心中,此時最多的念頭就是,鄭鳴不會因為自己的話,一下子得了失心瘋了吧。對于鄭鳴得失心瘋這種事情,他并不覺得太過可惜,只是這家伙要是失心瘋,還是在自己師尊的壽誕上,有帶晦氣。
    “諸位,今日圣君壽誕,我也沒有什么好準備的壽禮,那個……那個密舵神君剛才的話提醒了我,我就給他家拋磚引玉,先將一場!”
    這些話,鄭鳴都是透過音功之法傳出去的,所以在鄭鳴說話之間,無數的聲音,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
    鄭鳴是誰,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特別是一些還不知道鄭鳴挫敗申屠凌云等人事情的神禁強者們,聽到鄭鳴的話,臉色都是一冷。
    他們不遠萬里而來,為的就是聽一聽作為神禁之中最頂層的圣君,對大道得到了解是什么。
    希望能夠參考圣君的法門,讓自己的修為,有一些進步。鄭鳴雖然是小圣的弟子,但是他講經,還真的沒有人愿意聽。
    至于那些并不反對的,都是一些修為較低的弟子,圣君講經,他們自然是期待無比,但是現在,有人愿意在圣君講經之前,代替圣君講上一段,他們同樣不反對。
    畢竟,能夠多聽一段,對它們而言,那就是賺到了。
    “鄭鳴,你……你要氣死我不成,這件事情,就此打住,你隨便坐吧!”密舵神君快的朝著鄭鳴揮手,現在最不想要鄭鳴講經的,就是他了。
    如果這個時候,鄭鳴當著如此多人的面進行講經,這一次龍華之會,是一個什么樣子。
    鄭鳴自然不會聽密舵神君的,他剛剛被密舵神君一提醒,頓時想到了一個念頭。
    如果自己講一篇經文,而這篇關于神禁的經文,更能夠得到大多數人的贊嘆,那聲望值不就來了。
    對于講經,鄭鳴并不陌生,他雖然沒有開講過,但是他這些年,抽取過不少佛陀高人的英雄牌,其中幾個技能之中,就有天花亂墜,地涌金蓮的手段。
    這些加上他三千婆娑世界之之中的領悟,講一場經,實在是太輕松了。
    至于那些經文讓一些人突破,甚至讓一些自己的對手突破,鄭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他的基礎是聲望值,而只要自己講的越有用,學習自己講經內容的人也就越多。這些人天天學習自己的東西,怎么不對自己這個創造者敬佩有加。
    而這種敬佩,就是聲望值的基礎。
    “密舵神君,所謂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你既然說了讓我講,那就要遵守諾言,難道你要讓圣君他老人家擔上言而無信的名聲嗎?”
    密舵神君的臉開始苦,言而無信這件事情,雖然不見得像鄭鳴說的影響那么大,但是當著如此多人的面反悔,同樣是一件不可取的事情。
    就在他心中猶豫的時候,鄭鳴已經騰空而起,落在了龍華臺的右一的位置上,他催動口吐蓮花的法門,沉聲的道:“趁著圣君他老人家還沒有來,現在我應了密舵神君的請托,給大家伙講上那么一段。”
    密舵神君這個時候,有一種想要罵娘的感覺,什么我讓你講經的,我剛才只不過說了一句氣話。
    當鄭鳴的話語傳遍四方的時候,密舵神君阻攔的想法,就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都這個時候了,攔是攔不住了,不如讓鄭鳴折騰兩句,等大家都聽的沒有意思了,他也就那樣了。
    只是,到那個時候,最丟人的不是自己,而是他鄭鳴。
    琉璃仙子,申屠凌云等人,一個個心中也都升起了期待。雖然鄭鳴話語之中,也說是拋磚引玉,但是在圣君講經之前,你一個參星境的武者,就算是要拋磚,那磚最少也要是黃金做的。
    要是在龍華圣君的珠玉之前,你弄得狗屁不是,最后還不是給人消掉大牙。
    “我敢打賭,這一次姓鄭的,絕對是自己找難看!”萬劍一的目光中,帶著惡狠狠的說道。
    李若愚沒有聽四周的評論,但是他的心中,此時同樣有這么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這位師叔,現在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拋磚引玉,那磚是能夠隨便拋的嗎?一個神君,在圣君講經之前,都不敢說拋磚引玉的話。
    也就是天君,才適合說拋磚引玉。
    龍華臺的四周,此時已經是議論紛紛,而就在龍華臺高空三千丈的一團白云之中,此時聚集著七個個氣息磅礴,其中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子。
    男子的眼眸中充滿了智慧之色,他的手中,此時正端著一個白玉做成的茶盞,輕輕的喝了一口茶的男子,輕笑道:“現在的年輕人,膽子還真的夠大。”
    “哈哈哈,龍華,人家這是給你拋磚引玉呢,你可要好好的準備一下,可不要給人家的磚,將你這塊美玉給比下去,那樣的話,就丟人了。”
    說話的,是一個面向兇惡的大漢,這大漢說完,就仰天大笑了起來。
    青衫的青玄圣君同樣坐在一側,他輕輕搖頭,淡淡的道:“這個鄭鳴雖然有點本事,但是為人太過狂傲,現在有三法上人支撐,他還能肆意妄為,但是總有一日,他要在他自己的性格上吃虧。”
    這句話青玄圣君說的即不客氣,而四周的眾人,卻都輕輕的點頭起來。
    那兇惡的大漢哈哈笑道:“青玄說的有道理,不過現在嘛?我最希望聽的,是他現在究竟準備講什么?”
    “呵呵,也不知道他這磚將那一個方面,老龍華,你可不要太輕敵啊!”
    龍華圣君笑了笑道:“頂多也就是一條神禁的修煉法門而已!”
    龍華圣君這句話剛剛說完,就聽鄭鳴道:“諸位,今日給大家講一下什么是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