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71 辣手惡人


    聲望值對鄭鳴而言,那肯定是最重要的東西,因為要將三千婆娑世界的神魔都修煉到參星巔峰,所以鄭鳴從利劍門要來的三百位面的聲望值,現在已是消耗一空。? ???
    不但紅色的聲望值消耗一空,就連本來就有積累的青色的聲望值,現在也只是勉強保持在一千萬的數字。
    這還是鄭鳴留下以防不測的,不到最關鍵的時候,這一千萬青色的聲望值,鄭鳴絕對不會動用。
    龍華之會,將申屠凌云等人碾壓了一番,得到的聲望值,也并不是太多。
    畢竟當年在混沌虛空之中,鄭鳴就已經從申屠凌云等人的身上,獲得了聲望值,現在再想獲取,已經是不可能的。
    一千多萬聲望值,而且大多數都是青色,更有接近十分之一的,是金色的聲望值。
    一百萬金色的聲望值,想一想都讓鄭鳴覺得精神振奮。在這一刻,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這一千多萬的聲望值,無論如何他都要拿到手中。
    誰若敢阻攔他,那就是與他鄭鳴為敵了!
    這個念頭出現之后,鄭鳴就將目光落在了龍華臺上方,就見龍華臺上,擺放了上百個蒲團。
    這些蒲團呈黑色,看上去和世間最普通的蒲團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鄭鳴用神識朝著那些蒲團掃去的時候,卻現這些蒲團,竟然是歸元大世界最珍貴的金烏玉兔草所編!
    金烏玉兔草隱含寒暑兩種神禁之力,但是在上面修煉,不但能夠讓人心智清涼,而且那陽剛之火,更是不懼侵襲的外魔。
    在大倫山上,也唯有三法上人的洞府之中,有金烏玉兔草做成的蒲團,至于鄭鳴的天回峰,則沒有這種待遇。
    怎么才能夠將這些聲望值撈到手里呢?
    此時的鄭鳴真是心思百轉,他一抬頭,就看到赫連震山和封天澤幾個人從遠處走了過來。
    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胖揍一頓,然后兇殘一點,狠厲一點,讓他們幾個月下不了床。
    好像這個想法也很不錯!
    這個念頭難以消散的鄭鳴,當下呵呵一笑,朝著赫連震山等人就迎了上去。
    他抬頭挺胸,昂闊步,目中無人的走了過去,那飛揚跋扈的模樣,好像就是給人表明了他此時的心態: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赫連震山和封天澤早就看到了鄭鳴,一看他這副張狂的模樣,兩個人幾乎很有默契的,朝著一邊躲了躲。
    雖然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是這樣的動作卻是兩個人彼此心照不宣的。他們不敢,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和這個不要臉的家伙生沖突。惹不起他這個惡魔,咱不會躲么!
    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以他們的心念為轉移的,鄭鳴現在想找他們兩個人的麻煩,他們雖然不爽,卻也只能接著。
    眼睜睜的看著鄭鳴昂頭挺胸走來的時候,兩個人的臉色變了變,然后再次齊刷刷的轉移了自己的步伐。
    應該說,轉移了自己所走的方向!
    鄭鳴看著兩個還要躲避自己的家伙,心中暗自怒,我這王霸之氣已經準備出了,你們居然不配合,真是豈有此理!
    “喂,我說你們兩個,這是上哪兒去呢!”再次擋在了兩人的身前,鄭鳴的話音里,已經有了呵斥的味道。
    封天澤作為圣人門徒,一向是目中無人,現在居然被人當成三孫子一般的呵斥,臉上頓時生出了不喜之色。
    若是平常人對他這樣,恐怕他會第一時間,會給那人一個永生難以忘記的教訓。
    但是看著鄭鳴那昂著比他還要高的臉,封天澤最終還是決定忍氣吞聲了。能大能小是條龍,能屈能伸是英雄,罷了罷了,還是盡量不去招惹這個不要臉的家伙,畢竟這個死東西比自己強的太多了,就算自己的師傅來了,也不一定能幫自己找回場子。自己又何必跟他斗氣呢?
    至于自己的師祖,封天澤不敢想,雖然師祖稱雄天下,但是對他們這些三代弟子,根本就沒有什么感覺。
    要不然,關天麟死了,也不會白死。
    至于赫連震山,被鄭鳴收拾了之后,基本上已經沒有什么想法了,因此,聽到鄭鳴的喝問,他猶豫了一下,就老老實實的道:“準備聽經。”
    “嗯,你們兩個位置在哪里?”鄭鳴本來想著一言不合,就和這兩個家伙打上一場,只要將他們兩個揍個半死,應該就能夠獲得不少的聲望值。
    卻沒想到,這兩個家伙,居然如此的差勁。
    “你們的位置在哪里?”鄭鳴不準備放棄,畢竟現在他可是弄聲望值的。
    “我們的位置在那邊!”封天澤朝著龍華臺中間的位置一指,臉上有了得意之色。
    作為圣人門徒,雖然封天澤比之小圣,差的實在是太遠了,但是龍華圣君怎么都要給圣人一個面子,所以圣人門徒的座位,還是非常靠近講經位置的。
    “這么好的位置,給你也是浪費,這樣吧,你下去聽算了,我正好坐那里!”鄭鳴是找事的,為了聲望值,掃一下封天澤這個圣人門徒的面子,鄭鳴還是非常樂意的。
    “我……”封天澤瞪大了眼睛,此時的他,差點懷疑自己的耳朵壞了。
    這個位置我坐了,你再另外去找地方,這不應該是他這個圣人門徒的臺詞么!今天這是怎么了,這個恬不知恥的家伙怎么搶了自己的臺詞呢?
    怒火中燒,封天澤這個時候,真的是怒沖冠,他看著鄭鳴,此時就覺得,自己的胸中,有一股熊熊燃燒的火焰。
    “封兄,咱們就讓給鄭兄吧!”赫連震山一拉封天澤的手掌,臉上有些冷漠。
    封天澤的手被赫連震山抓的生疼,但是這種疼,很快就讓他清醒了許多。是啊,這個時候,自己若是真的和鄭鳴爭執,那丟人的還是自己。
    師門能不能找回面子不說,但是自己這個面子,絕對是丟到了姥姥家去了,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封天澤就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既然鄭兄如此的喜歡,那這兩個位置,我就讓給鄭兄。”
    說出這句話之后,封天澤甩手朝著龍華臺的下方走去,至于赫連震山,則朝著鄭鳴笑了笑,也朝著下面走去。
    看著這兩個到了龍華臺下面的家伙,鄭鳴真的是無語了,這兩個家伙,可是高高在上的人,他們怎么就這么沒有節操呢,他們的骨氣呢,自尊呢,難道都被狗吃了?實在是太氣人了!
    心中念頭翻騰的鄭鳴,鄙夷的朝兩個人看了一眼,隨即一個念頭就升起在了心頭,若是自己趕盡殺絕,將這兩個人趕走,會不會讓他們怒而反擊呢。
    最終,鄭鳴還是將這種瘋狂壓了下去,畢竟做人,還是不要太絕,見好就收算了。
    就在這時,他看到琉璃仙子等一群女子走了過來,雖然幾個人都沒有說話,但是鶯鶯燕燕,還是頗讓人賞心悅目的。
    “英瓊,你說我應不應該也將她們趕走?”鄭鳴朝著永遠站在自己身后的李英瓊問道。
    “雖然我不知道公子你要干什么,但是我覺得,辣手摧花方能彰顯公子的英雄本色!”
    如此富有煽動性的回答,讓鄭鳴真有一種想要昏厥倒地的感覺,他看著一本正經的李英瓊,想到那聲望值,搖了搖頭之后,就緩緩的走了過去,攔住了琉璃仙子等人的去路。
    “鄭兄在等我們么?”琉璃仙子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嬌笑著說道。
    李英瓊嘴唇輕挑,而那猶如寒星的眼眸中,明顯閃過了一絲淡淡的殺意,顯然,對于琉璃仙子這種狐貍精般的人物,李英瓊心中很是不滿,不不,應該是顧忌很多。
    鄭鳴猶豫了,這畫風好像有點不對,但是想到聲望值,鄭鳴還是繃著臉道:“那個,諸位的位置,我統統包圓了,你們到下面去聽吧!”
    這句話一出口,不但琉璃仙子等人愣在了那里,就是其他人也愣住了。
    本來還為自己憤憤不平的封天澤,此時已經沒有那么氣憤了,鄭鳴如此的霸道無賴,自己退避一下,也沒什么丟人的。
    而從他的所作所為來看,這廝明顯就是想要搗亂的!
    在龍華圣君的壽誕上搗亂攪和,這廝還真是夠大膽的,而將一群美麗群的仙子,直接用這種無比暴力的手段統統得罪一遍,這世間,也真是沒誰了。
    這家伙,以后一定找不到道侶。
    在封天澤和赫連震山的詛咒之中,琉璃仙子等人選擇了退避,只是她們一雙雙水汪汪的眼睛充滿委屈看向鄭鳴的樣子,可能讓不少人心碎了。
    鄭鳴絲毫不為所動,只是心在滴血,已經準備下手辣手摧花了,卻沒想到,這花還沒有被催,就已經撤退了。
    他們不行,還有其他人!
    “申屠凌云,你的位置不錯,哥想要借用一下,你下邊聽去!”
    “你們幾個,去下邊,這幾個位置歸我了!”
    ……
    也就是多半天的功夫,幾乎所有在龍華臺上有位置的人,都被鄭鳴趕了一遍,那龍華臺四周,一時間熱鬧無比!
    有人幸災樂禍,有人對鄭鳴敬佩有加,但是同樣,也有人在洞岸觀火,靜觀鄭鳴接下來該如何倒霉呢。
    畢竟鄭鳴現在這種作為,實在是太招人恨了,實在是太霸道,太讓人不痛快了。
    “鄭鳴,你在干什么?”一聲怒吼,從遠處傳來,伴隨著這怒吼聲而來的,是密舵神君的身影。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