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69 龍華講經

?  得到了銅片和暗夜斷刀,鄭鳴對于這次的交換會,還是比較滿意的。而因為鄭鳴的異常表現,也讓不少人對鄭鳴小心提防的同時,也揣了一種撿漏的心思。
    若是能在這次的拍賣之中,撿到一個別人想都想不到的至寶,那不但是一個價值不菲的收獲,還能夠得到一種讓人崇敬的滿足感。
    所以接下來的交換之中,很多人都擦亮了眼睛,準備隨時出手,但是很可惜,一直到交換結束,也沒有出現第二個猶如鄭鳴一般撿漏的人。
    并不是他們運氣不好,實在是能夠進入此地的人,每一個都是見識廣博之人。
    更何況,就算他們本人的見識不夠廣博,他們師長的見識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這次萬劍一之所以失誤,實在是那塊銅片,沒有引起他最大的注意,以至于忽略把它忽略掉了!
    當然在這交換的過程中,也出現了不少讓人心動的東西。比如琉璃仙子就拿出來一塊神魔無暇的指骨,一舉換取了足足上千的神魔精血。
    到了最后,作為主人的密舵神君,又拿出了幾件精品,算是將這次的交換會,推到了巔峰。
    眾人就要散去的時候,密舵神君輕聲的道:“九日之后,就是家師壽誕之時,到時候家師當講經五日,還請諸位早到龍華臺,占一個好位置!”
    聽到早到龍華臺這般的話語,鄭鳴的心中一愣,因為他們本身就在龍華臺上,又怎么有早到龍華臺之說?
    “看來,鄭兄對龍華臺并不是太熟,咱們現在所在的地域,雖然也被稱為龍華臺,但是實際上,真正的龍華臺,乃是龍華圣君講經的一座經臺。”
    琉璃仙子輕輕的來到鄭鳴的近前,聲音極其輕柔的道:“這里,只不過是因為那座經臺而得名。”
    鄭鳴對琉璃仙子這等女子,并沒有太多的好感,此時聽到她說話,只是不咸不淡的笑了笑道:“多謝仙子指教。”
    “鄭兄這次撿到寶物,實在讓小妹羨慕,不過那龍華臺上聽經,也有遠近之分,近的地域,就能夠對龍華圣君所講大道,有更多的體悟,至于遠的地方,那就不好說了……”
    接下來的話,琉璃仙子并沒有說,看她一副故弄玄虛的模樣,鄭鳴對她的親近之意越發少了。
    離的越遠,越是聽不清,對于大道的感悟也就越少,這還犯得著你來指點我么!
    對于一個圣君級別存在的講經,鄭鳴心里還是有一些期待感的。這些年來,他雖然運用了不少英雄牌,但是因為自己的師尊三法上人一直都沒有回來,所以他在歸元大世界之中,最多也就是和燕紫電交流一下。
    一個圣君,雖然沒有達到圣的地步,但是他對于歸元大世界這方天地的體悟,卻也絕對差不到哪里去。
    “多謝仙子!”心里雖然對琉璃仙子不屑一顧,但是表面上,鄭鳴卻不這么說。
    那琉璃仙子見鄭鳴如此客氣,心里越發覺得熱浪鼓涌了,當即嫣然一笑道:“這些常識,鄭兄你不用感謝我呢,回去之后,相信貴宗的弟子,就會告訴你的。”
    說話間,琉璃仙子羞澀一笑然后飄然而去,留給了鄭鳴一個無限美好的身軀,這番自作多情的姿態真是讓鄭鳴有些無語。暗忖我鄭鳴也是閱女無數,情感的森林里也算是桃花燦爛,碩果累累了,怎么會因為你這幾句挑逗就動心了呢!
    “越美麗的蛇,越是毒性大!”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聽到這聲音,鄭鳴嚇了一跳,他扭頭看去,就見李英瓊正瞪大眼睛看著自己。
    “你這小丫頭,也懂什么有毒什么無毒?”
    鄭鳴的話,讓李英瓊的臉一紅,她突然胸脯一挺道:“這個我自然知道,不管怎么說,人家也是一個女人呢!”
    哦,鄭鳴當即有一種僵硬在那里的感覺,他看著依舊是他抽取英雄牌時模樣的李英瓊,實在難以將這個小女孩和一個女人聯系起來。
    “人家已經三百多歲了!”好似感應到了鄭鳴的目光,李英瓊干巴巴的說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她那握劍的手,顫抖的無比厲害,好似隨時都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鄭鳴哈哈笑了笑:“好好好,我家英瓊也是大人了,回頭我讓師兄將整個大倫山的男弟子,全都叫過來,讓英瓊挑挑有沒有稱心如意的!”
    李英瓊聞聽此言,臉色從來沒有這么難看過,那眼神里是惱恨,是窘迫,然后,兩顆晶瑩的淚珠,緩緩地,瑟縮著,爬上了她的臉頰,蜿蜒著,扭曲著滑落下來了。
    鄭鳴見一向冷酷的英瓊居然哭了,心里暗叫不妙,不知道如何惹住這姑娘了,剛想安慰兩句,卻見那英瓊恨恨的把臉上的眼淚擦掉,冷冷的說道:“哪個不怕死的敢出現在我面前,休怪我出手無情,我就殺了他!”
    唔,看這小丫頭一本正經的表情,好像不是開玩笑啊!
    鄭鳴無奈的搖了搖頭,憑著他對李英瓊多年的了解,這姑娘喜歡率性而為,肯定會說到做到。
    敢作敢為的李英瓊,只要是說出來,那真的是要殺人的。
    也罷也罷,以后還是不惹這小丫頭為好!
    回到自己居住的地點,給李若愚吩咐了幾句之后,鄭鳴就回到房間之中閉關。
    那暗夜斷刀,鄭鳴并沒有太放在心上,他直接取出了得自萬劍一的銅塊,認真的打量了起來。
    當他的頭影映入那銅片之中的剎那,鄭鳴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異樣,因為此時展現在他面前的情形,實在是有些詭異。
    他在銅塊之中看到了自己,不過此時的他,穿著一身新人的衣衫,給人一種在成婚的模樣。
    自己和傅玉清姬空幼都已經成婚了,再成婚還能跟誰?
    華麗的新房,擺放著不少鄭鳴見都沒有見過的珍品,不過此時鄭鳴并沒有欣賞這些東西的心思。
    想到倒霉的萬劍一在這銅塊之中映照出來的情形,自己在這兒歡天喜地的娶新娘,好像也不錯。
    越是如此,越是對娶誰當新娘,多了幾分好奇,他當下凝眸仔細的朝著銅片里面看。
    一身大紅的嫁衣,越發襯托出了新娘子婀娜的身姿,雖然只是一個背影,卻也讓人心神搖曳不已。
    鄭鳴的好奇心越發被勾了起來。正當他想把那女子的蓋頭挑起來的時候,就見那女子陡然自己將頭上的蓋頭拽了下來。
    哦,這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子!
    不,這個女子怎么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呢……
    “公子,我說了,我一定要嫁給你的!”這時候,那銅塊之中映出的女子,突然開口道。
    李英瓊!這女子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長大的李英瓊么!心中一驚的剎那,那銅片之中的情形,再次消失的干干凈凈。
    千途神鏡,展現出的是人未知的未來。而未來無限,所以每一種都有可能。
    以后,自己還會娶李英瓊,而且還是長大的李英瓊么?重重的搖了搖頭,鄭鳴還是將這個想法扔到了一邊。
    他神念閃動之中,一個婆娑世界升起在鄭鳴的身后,這婆娑世界中,一個長身玉立,但卻模模糊糊,給人一種好似不斷在變化的身影,出現在了鄭鳴的身邊。
    鄭鳴隨手將銅塊交給那身影,而那身影在接過銅塊的瞬間,身體四周就浮起無數的銘文,這些銘文快速的匯聚,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那些銘文竟然形成了一條若隱若現的神禁法則。
    只不過這法則很淡,所以看上去有一種隨時都要崩潰的感覺,但是當那身影手持銅塊進入到神國之內的時候,銅塊已經和那神禁融合在了一起。
    一面銅鏡,高高的懸掛在了神國的上空。
    鄭鳴本體雖然沒有進入神國,但是透過神國,鄭鳴卻能夠看出,這銅鏡大部分,都是虛無法則衍生而成,只有最中心的地方,約莫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才是真實的銅鏡本體。
    這銅鏡,應該就是千途神鏡,只不過現在這千途神鏡,只有自己得到的一部分是真的。
    十分之一的力量么?
    鄭鳴不能肯定,他自己盤膝坐在地上,和未來神魔的分身,一起參悟這千途神鏡。
    一道道從虛空深處衍生而出的道紋,在鄭鳴的身邊若隱若現,這些東西的匯聚,讓鄭鳴整個人,都好像已經不在這片空間之中了。
    而就在鄭鳴參悟未來之意的時候,在離歸元大世界不知道多少天地的一片虛空之中,一道身影詭異的出現在了一塊隕石上。
    這身影雖然看似是一個人,但是身影究竟長得是一個什么模樣,根本就看不清楚。
    “竟然有人在參悟未來之道,呵呵,好像也有不小的所得,只不過這無限的未來,都終將掌控在我的手中,他這般的努力,不過是為我無限的未來,增添一點力量而已。”
    自語之間,那人的身影,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不是在橫跨虛空,而是自己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或者說,他的消失,是消失在了現在的這一片虛空之中!
    九日時光,匆匆而逝,這一日,龍華臺外,已經聚集了無數來自四面八方的武者。
    龍華福地平時不對普通人開放,但是每逢千年壽誕,龍華圣君講經之時,龍華福地就會山門大開。
    早早得到了龍華圣君講經消息的武者們,有的不遠千萬里趕來,為的就是能夠在這一次的講經之中有所得,從而讓自己的修為,一飛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