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1268 有便宜不占是傻蛋


    一滴神魔之血的價值,取決于它對什么人而言,如果對凡人而言,一滴神魔之血,在他們看來,也就是一塊質量上乘的寶石。??
    但是對于武者,尤其是已經進入躍凡境還沒有一飛沖天的武者而言,一滴神魔之血的價值,那簡直比他們的性命還要珍貴。
    可是,到了鄭鳴和萬劍一這等地步的神禁級別的強者而言,神魔之血雖然也算珍貴,卻也不至于舍不得。
    比如鄭鳴前些時候,就曾經慷慨的拿出上百個神魔之血賞賜給忠心為自己服務的弟子。
    萬劍一說出一顆神魔之血的價格,實際上,就是對鄭鳴的一種反擊。他覺得與其自己一個人被鄭鳴調侃,還不如將鄭鳴給直接拉上。
    鄭鳴的眉頭一皺,并沒有立刻表態。此時,他的一舉一動,眉目一舒一皺,丁點兒細微,萬劍一都盡收眼底,他突然敞懷大笑,笑音繞梁,經久不散。笑聲中有譏諷,也有藐視,又多了幾分幸災樂禍。
    這一塊銅片,對自己而言,并沒有太大的價值,對于鄭鳴連一滴神魔之血都不舍得出,真是覺得可笑極了。
    “怎么?鄭兄連一滴神魔之血也拿不出么?果真如此的話,只要鄭兄您說一句,我就雙手將這銅片給您奉上如何?”
    鄭鳴還沒說話,站在身邊的李英瓊已經像一股旋風似的來到了萬劍一的近前了!
    她眼中的殺機,只是一個瞬間,就讓萬劍一有一種神魂凝固的感覺。
    這一下,萬劍一向鄭鳴挑釁的心思頃刻全無了!一顆蠢蠢欲動的心,也冷靜了許多。自己和這個不要臉的家伙斗什么,且不說自己的修為比不過他,就是他的侍女,也比不過。
    一時間,萬劍一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就在此時,李英瓊已經伸手扔出一顆隱含著神魔之血的寶石,然后將那銅塊抓在了手中。
    “哼,如你所愿罷了!”
    “既然李姑娘如此說,那這銅塊就是你們的了。”萬劍一將那神魔之血一收,神色恢復了正常。
    鄭鳴從李英瓊的手中接過銅塊,輕輕的點頭。此時,他心里屬于范蠡的英雄牌并沒有消散。想到這個英雄牌只是小小的幾句話,就給他省了許多事情,鄭鳴心里涌過一絲歡快的感覺。
    以后,說不定這些充滿了智慧型的英雄牌,會給他帶來更大的欣喜呢。
    “恭喜鄭兄啊,這一次鄭兄可是在這次交換中淘到寶了,一顆神魔之血,就換了一件上古神器啊!”說話的是赫連震山,被鄭鳴劈頭蓋臉的打擊了一頓之后,他心里是相當的憋屈窩火。
    甚至,他有一種要和鄭鳴決一死戰的沖動。
    只是,赫連震山畢竟不是腦袋一熱的沖動之輩,他還是努力保持了自己的冷靜。盡管沖冠一怒很爽,但是他心中更清楚,在這個時候,無論自己如何的憤怒,實際上都不頂事。
    自己和鄭鳴的差距太大,如果拼命,無異于自取其辱,但是,現在鄭鳴被萬劍一的言語擠壓,不得不買下一個沒有什么用處的銅片,他就站了出來。
    好像這幾句話,就能讓他把心里的窩火宣泄一下似的。
    萬劍一聽到赫連震山這么一說,也覺得爽快極了。盡管他看不上赫連震山,但是此時,卻覺得這家伙還真不是一般的有眼光呢。
    看來,這家伙跟自己英雄所見略同啊。
    一旁的鄭鳴看赫連震山臉上的笑意,知道他根本就沒有看出來什么,索性大度一些,任由他去了。
    占了如此大的一個便宜,讓這些家伙快樂一下,好像也沒什么不可以的。
    看鄭鳴沉默不言,赫連震山臉上的得色,也就更多了幾分。
    以至于,剛剛因為李英瓊的殺意,而失去了和鄭鳴爭鋒心思的萬劍一,都露出了笑臉。
    申屠凌云等人,雖然在感覺中,覺得這樣擠兌鄭鳴,有點小家子氣,但是他們同樣感到特別的解氣。
    哪怕,這一次讓鄭鳴損失的,只是小小的一顆神魔之血。
    李英瓊眼眸中的殺意,此時越加的濃厚,她心中的執念,讓她看不得有人對鄭鳴無禮。
    現在赫連震山的挑釁,已經觸動了她的底限,她有一種想要將赫連震山給斬殺的沖動。
    “好了,咱們進行下一項吧!”作為主人,密舵神君見此情景,趕緊轉移了話題。
    剛剛的那一戰,讓他們龍華福地這個主人,一下子就有一種名聲掃地的趨勢,如果再打起來,還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樣的事情呢。
    交換會繼續進行,對于大多數人的人而言,這是絕對可以接受的,可是就在此時,有人突然抬起頭道:“萬兄,你那銅塊賣給我吧,我給你一塊庚金神鐵。”
    這句話一出口,四周頓時靜寂了起來。不但是因為那銅塊剛剛賣給了鄭鳴,還因為這說話人的身份。
    封天澤!
    作為圣人的門徒,雖然封天澤因為鄭鳴的事情,已經丟盡了顏面,但是此時此刻,卻也沒有人小看于他。
    封天澤這是要干什么?難道他又想和鄭鳴再起什么波瀾么?難道是他的師長輩,也就是圣人的親傳弟子,有人到來了,所以讓他有了膽子不成?
    各種各樣的想法,一時間升起在了不少人的心頭,更有人的眼眸中,開始閃動期待的光芒。
    如果鄭鳴這一次再和圣人門徒起沖突的話,那事態就好玩了!
    封天澤看著那一道道奇異的目光,神色中的愕然也多了起來。剛剛他看到那萬劍一拿出的銅塊展現出的一次次奇異景象,就覺得有一些好笑。
    但是在好笑之余,他的心中突然閃過了自己師尊曾經說過的一些典故,覺得很是有些相似的,就催動玉符,向自己的師尊稟告起來。
    因為他的師尊比較喜歡安靜,所以封天澤稍微猶豫之后,就選擇了封閉四周的聲音,然后專心和自己的師尊聯系。
    本來,他覺得自己不可能一下子現如此好的東西,稟告一下,也只是盡一盡本分而已。
    卻沒有想到,在他描述了銅片的功效之后,他師尊立刻回了話,讓他無論如何,都要將那銅片拿到。
    聽到師尊這個安排,特別是聽到師尊說拿下這銅片,那就是大功一件的話之后,他的心頓時熱了起來。
    圣人門徒,雖然在資源上,比普通的人不知道強上多少,但是同樣,圣人門徒也有圣人門徒的難處,比如一些頂級的資源,就需要他們付出代價。
    這些代價,可以是對宗門的貢獻,但是同樣,也可以是師尊的賞賜。封天澤雖然在宗門之中,深得師尊的喜愛,但是他師尊也不可能將所有的資源,都賞賜給他。
    現在,終于有了一個可以給自己師尊效力的機會,封天澤怎么能夠放過它。
    “怎么?萬兄覺得一塊庚金神鐵少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愿意再給萬兄一塊庚金神鐵。”封天澤雖然很不喜歡自己被人趁火打劫,但是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兩塊庚金神鐵的價值,比一滴神魔之血,不知道要強多少,萬劍一聽到兩塊庚金神鐵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頭嗡嗡的作響。
    此時,他心里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剛才自己是不是上當了,還是封天澤利用自己,再次挑釁鄭鳴呢?
    “三塊!”封天澤真的急了,三塊庚金神鐵雖然重要,但是比師傅緊急要的銅塊,還差了不少。
    鄭鳴聽著封天澤的話,就知道封天澤這家伙,必定是知道了這銅塊的用處,要不然也不會如此急不可耐的跳出來。
    而封天澤的表現,讓正處在范蠡英雄牌狀態下的鄭鳴,生出了一種人傻錢多宰的念頭。
    要不是這銅片關系到未來之道,鄭鳴還真的有一種將封天澤給宰一頓的沖動。
    “封兄,不是我不賣給封兄,而是那銅片,已經交還給了鄭兄!”萬劍一在沉默了剎那之后,最終還是決定對封天澤實情告知。
    畢竟這樣一來,封天澤就算對自己有意見,也沒有辦法,誰讓你來晚了。至于那兩塊庚金神鐵,他的心中卻是一直在滴血。
    從鄭鳴手中將銅塊要回來,那不是開玩笑嗎!鄭鳴這魔頭,沒有道理還想找他們麻煩,更不要說,現在幾乎所有的道理,都在鄭鳴這邊。
    封天澤聽到萬劍一的話,比萬劍一還要難受,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稟告了一番的功夫,那銅片竟然從萬劍一的手中,換到了鄭鳴這家伙手里去了!
    萬劍一對他有些巴結,所以封天澤很有把握拿到銅片,但是換成鄭鳴的話,那可就不好惹了!
    最終,一咬牙的封天澤,還是朝著鄭鳴抱拳道:“鄭兄,那銅片對我有用,還請鄭兄高抬貴手,我愿意用十倍的價格,從鄭兄的手中買回。”
    這個十倍,自然不是十滴神魔之血,而是十塊的庚金神鐵。只是,鄭鳴如何舍得賣呢,他輕輕一笑道:“這東西我很喜歡,貴賤不賣!”
    封天澤還想說話,耳邊就響起了鄭鳴的聲音道:“這東西是什么,你我都明白,不用再浪費力氣了。”
    聽到鄭鳴的這句話,封天澤頓時泄氣不少,他看著站在自己一邊的萬劍一,忍不住恨恨不已的罵道:“傻蛋!”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