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266 斷刀暗夜

  在申屠凌云等人一個個從地上爬起來之后,鄭鳴就朝著自己的第二元神輕輕一指,那第二元神重新化成一個青木葫蘆,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青木葫蘆在手的鄭鳴,面色平靜,但是此時申屠凌云等人看向他的目光,卻是充滿了苦澀。
    本來以為已經超越這個家伙,卻沒想到,最終自己等人所期待的一切,只不過是自己的癡心妄想。
    是的,他的確沒有名列天罡地煞榜,沒有成為神禁,但是光憑著這第二元神的青木葫蘆,就已經讓人將他列入神君戰力之中。
    神君啊!
    自己等人最近的目標,也無非是成為神君,但是這個人,現在卻已經成為了神君,這樣的結果真是讓人有些難受。
    “修法不修行,終將一場空!”一個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這聲音的主人,是龍華圣君。
    作為高高在上的圣君,龍華圣君被鄭鳴一句話逼迫的說不出話來之后,他一直都沒有出現。
    但是現在,他卻開口了,而且一開口,就讓本來已經有些悲觀的申屠凌云等人,眼眸再次亮了起來。
    修法不修行,終將一場空!
    這句話,并不是針對他們的,龍華圣君之所以說這句話,他所針對的,是鄭鳴!
    他這話,分明是既能忠告鄭鳴,又能讓申屠凌云等人的士氣得以提升。
    神禁的壽命和參星境巔峰的壽命,同樣是一個巨大的差距。參星境巔峰,強大的可以活上五千年,但是如果進入神禁,就是最簡單的神禁,也能夠有萬載的壽命。
    而一旦神禁有巨大的進步,壽命還可以增加!
    鄭鳴三百年難以進入神禁,那就是說,他的本身潛力已經差不多用盡,而他耗費心力將先天至寶修煉成為化身,那他本體的進步將會更難。
    戰力增強雖然重要,但是對于武者而言,活得久,同樣很重要。
    李英瓊聽到龍華圣君的話語之后,細細的眉毛輕輕的挑起了三分,對于她而言,聽到有人如此污蔑自家公子,那是怎么都要找回這個場子的。
    鄭鳴拍了一下李英瓊的手,阻止了李英瓊接下來可能的動作,對于龍華圣君的話,他并不想理會,他有他的道路,這龍華圣君又怎會懂?
    封天澤的臉上,再次顯得神采飛揚,他雖然不敢再無事生非,向鄭鳴挑釁,但是此時,龍華圣君的一句話,卻也讓他覺得自己還有一樣超過鄭鳴。
    “諸位,這次請大家過來,除了感謝各位的光臨,還有一些奇珍,供大家賞鑒!”
    密舵神君看到眾人此時的臉色都已經有些恢復,當下沉聲的說道。他乃是神君級別的人物,剛剛鄭鳴橫掃四方的情形,已經讓他敏感的意識到,不少人已經有了去意。
    這次舉辦聚會,本來是向眾人表示感謝,如果最終這一場聚會,就這么草草結束,那可不是他喜聞樂見的。
    畢竟,對于申屠凌云等很多人而言,他們現在所面對的,是被鄭鳴揍了一頓,然后自己灰溜溜的離去。
    這些人面上無光,他這個主人更是無趣的很,連帶著他的師尊,那位高高在上的龍華圣君臉上同樣沒有什么光彩。
    想他密舵神君也是一個長袖善舞之人,因此,適時的提出這個話題之后,一拍手,一個身著青色衣衫的年輕女子就托著一個盤子,輕飄飄的走了過來。
    盤子被輕輕的打開,就見里面出現了一柄漆黑的斷刀。雖然那黝黑的鐵銹,讓斷刀看上去,就好似一塊廢鐵,可是幾乎所有要走的人,都停住了腳步。
    鄭鳴的目光落在斷刀上的瞬間,心中就升起了一絲明了。而他三千婆娑世界之中,更有一個長發披肩,身上帶著長刀虛影的神魔,在婆娑世界之中大吼。
    “諸位,這是一件魔兵!”見所有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密舵神君的心放下了大半。
    但是,將這么一件珍貴的東西拿出來交換,他的心中,也有一些不舍得。可是魔兵雖好,但是和自己師尊的顏面比起來,這魔兵又算得了什么。
    封天澤仔細的朝著魔兵打量兩眼,眼眸中生出了一絲了然,他當下就道:“神君,如果我看的不錯,這應該是大魔舍梁的佩刀暗夜,只不過可惜,斷了一半!”
    大魔舍梁,三千神魔之中排名雖然不靠前,但是聚集一道氣運所生,那實力放在現在,同樣不可小看。
    密舵神君對封天澤,明顯多了不少客套,當即點頭道:“封少兄真是好眼光,少兄說得不錯,此物正是大魔舍梁的至寶暗夜。”
    “雖然此刀已經成為了兩段,但是它的價值,我相信大家心里都有一個判斷,這次,就由我這個地主來一個拋磚引玉。”
    說到此處,密舵神君沉聲的道:“換取神魔精血一百滴,或者十萬年老藥一株!”
    密舵神君的話一出口,頓時讓申屠凌云等人都吸了一口氣,神魔精血他們并不是沒有,相反,在進入到混沌虛空之中后,他們幾乎每一個人都得到了神魔精血。
    雖然這些神魔精血,已經沒有了上古神魔留下的意志,但是里面的大道神禁符文,卻依舊存在。
    如果修煉起來,一滴和自己屬性相同的神魔精血,就能夠讓一個人修為突飛猛進。
    從混沌虛空之中走出,他們也越加感到這神魔精血的重要,所以在大多數的時候,他們寧肯自己付出巨大的代價,也不愿意交易神魔精血。
    現在,一柄神魔斷刀,交易一百滴神魔精血,這讓他們心里犯起了嘀咕。
    不是不值,而是他們大多數人的手中,都沒有上百神魔之血。
    “好,我要了!”就在有人心中嘀咕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在人群之中響起。
    密舵神君在看到不少人猶豫的時候,心中還升起了一絲喜意,雖然一百滴神魔精血珍貴,但是和這暗夜斷刀比起來,也就差了不少。
    如果將這些年輕人唬住,讓他們不交換,自然最好,可是剛剛說完價格,就有人交換。
    這讓密舵神君的心里萬分難受,無奈話一出口,早已覆水難收,更何況,關系到師尊的千年壽誕,他就是人吐血,也要堅持下去。
    “好,既然李姑娘如此豪氣,那這柄刀就是您的了。”看著緩緩走來的李英瓊,密舵神君沉聲的說道。
    李英瓊輕輕一笑,而后一揮衣袖,虛空之中已經出現了一百顆猶如血色玉石的神魔精血。這些精血看上去一模一樣,很顯然是出自一個神魔。
    混沌虛空之中,一般神魔的精血,都難以聚集。所以很多人尋找到的神魔精血,也都是來自于不同的神魔。
    李英瓊這一百顆一看都是來自同一個神魔的精血,頓時讓不少人的眼睛都直了起來。
    鄭鳴對于李英瓊買下這柄叫做暗夜的斷刀,并沒有太在意,在他看來,不管這刀在他手中,還是在李英瓊的手中,都沒有任何的區別。
    至于一百滴神魔之血,對一般人而言,也許貴重無比,但是在李英瓊的手中,還真是算不了什么,在混沌虛空中的時候,李英瓊撿起神魔精血,就跟在地上撿石頭一樣。
    直到現在,李英瓊的儲物手鐲之中,究竟有多少神魔精血,鄭鳴都沒有弄清楚。
    “李姑娘真是大手筆!”揮手將一百顆精血收下,密舵神君沉聲的說道。
    李英瓊接過暗夜斷刀,就飄然回到了大倫山的平臺上,她雙手將那暗夜斷刀,遞給了鄭鳴。
    那動作,猶如輕風流水,讓人看的,是那樣的賞心悅目,但是同樣,不少注意著這個動作的人,眼眸中更升起了嫉妒。
    能幫著對敵的侍女也就罷了,居然還如此不知廉恥的主動給自己的主人送東西,這,這也太氣人了!
    鄭鳴接過暗夜斷刀,沉吟之間,就覺得一股股神禁之意,傳入了自己的心頭,如果他自己在這個時候進行參悟,也不是不行,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將那斷刀收入到了自己的婆娑世界之中。
    讓那大魔舍梁的分身自己參悟,比自己在這里浪費精力,還是要輕松的多。
    “諸位,剛剛密舵神君拿出了至寶暗夜,我手中可沒有那樣的寶物,但是呢,在混沌虛空之中,我也得到了一件東西,和大家分享一下。”
    說話的,是萬劍一,他身上的傷勢,此時已經完全恢復,說話間,越發顯得飄逸不凡。
    隨著他的話音落地,就見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面破碎的銅片。銅片只有巴掌大小,看起來,就好似一件什么東西的碎片。
    “呵呵,這銅片連半點神禁都沒有,萬劍一你將它拿出來,想哄著我們玩呢?”衍圣宗的金甲大漢,神識朝著那銅片掃動了一下,輕聲的說道。
    萬劍一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不過隨即就不客氣的道:“這東西乃是我在混沌虛空之中發現的,一旦催動它,你就可以在銅鏡之中,看到不同的自己,這妙處也是不在話下。”
    說話間,萬劍一催動那銅片,將自己映照在其中,而就在他的面容出現在銅鏡中的瞬間,就見一個血乎乎的頭顱,被一只黑色的大狗叼走。
    而那頭顱的模樣,竟然是萬劍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