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58 眾矢之的

  雖然大部分都和徐家沒有什么交情,甚至有人在以往的爭斗之中,和徐家還有仇。
    但是對于大部分人來說,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徐家已經成為鄭鳴殺雞駭猴的工具,他們要想讓鄭鳴屈服,就得以大局為重,先把這只雞給救出來。
    “至于第二嘛,我覺得錦衣衛一定要解散,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這錦衣衛都不應該存在,大家說對不對?”
    鄭鳴成立錦衣衛,他們開始的時候,并不是太當回事,畢竟定州也有不少的軍隊,多一個錦衣衛也無所謂。
    但是鄭鳴拿出的賞善罰惡令,現在卻不得不讓人心寒,畢竟他們這些大家族,可以說沒有一個干凈的,甚至有一些家族的齷齪事,比徐家還不如。
    “說得好,這錦衣衛,沒有存在的必要。”
    “解散錦衣衛,要是鄭鳴不解散錦衣衛,就算是他將徐家放了,咱們也絕對不能妥協。”
    “哼哼,那錦衣衛實在是太無法無天,這種組織,怎么能夠存在咱們定州!”
    在這亂糟糟的聲音中,沈安道:“只要鄭鳴答應咱們這兩個要求,那以后的供奉,咱們就按時繳納吧!”
    一州之地,上千世家,雖然這些世家頂尖戰力并不是太多,但是他們聯合起來,卻是一股龐大的力量。
    一股可以讓無數人側目的力量。
    這股力量的匯聚,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就有大晉王朝的國君司空紫符。
    對于鄭鳴神奇的入主定州的經歷。司空紫符也只是模糊的知道。但是無論是從何處的匯報。都會濃墨重彩的突顯出鄭家的重要性。
    畢竟,清泉伯府,已經是定州名義上的第一家族。這種情況,讓司空紫符非常的不爽。
    本來,他打定的主意,是讓鄭鳴和三大宗門互相內耗,他這個國君可以從中謀取最大的利潤。卻沒有想到,他期待的爭斗沒有出來。鄭家卻掌控了定州。
    定州本來不是他的,失去了好像對他沒有任何的損失,但是他自己卻很清楚,自己這一次,走了一步非常非常蠢的棋,讓鄭鳴一下子成為了一方之主。
    這等于是如虎添翼。
    雖然他對于這件事情一直是守口如瓶,但是無論是在司空皇族之中,還是在王謝等家族的眼中,他都成為了一個笑柄。
    甚至有一次,王家的家主因為被他擠兌的有點不爽。還直接拿了這件事情說事。
    現在他看到眼前的消息,終于有一種爽利的感覺。不。應該說,他的心中,除了爽利,還有一種同是天下淪落人的感覺。
    作為好像至高無上的國君,司空紫符的話,好像應該言出法隨,無人敢于反抗。
    作為一個至高無上的國君,他司空紫符應該想干什么,就能夠干什么,無人可以干涉。
    但是事實并不是這個樣子的,雖然司空紫符是國君不假,但是他實際上過的也不是那么如意。
    在司空皇族之內,他要聽皇族長老會的,雖然他也有不少的權力,但是長老的掣肘,讓他很是憋屈。而在整個國家之中,大大小小的世家,讓他非常的不爽。
    很多事情,他司空紫符說往東,但是以王謝家族為首的各大世家,卻偏偏說要往西。
    而經過一系列的斗爭之后,往往是他司空紫符的主意被否定,最后一切聽人家的。
    雖然這看上去,他好像也不丟肉,但是他的臉面,卻在這一次次的爭斗之中丟盡了。
    對于那些大族,他簡直是束手無策,沒有絲毫的辦法,所以他這個國君,能夠做的,就是忍受。
    很多時候,氣憤不已的他,甚至想要將這些大族之中的人統統的都給殺了,但是他也只能想想,畢竟要是將這些人全部給殺了的話,天下就亂了。
    而且,不一定還是誰殺誰呢!
    現在,鄭鳴這家伙好像遇到了和自己一樣的問題,同樣是下屬陽奉陰違,只不過這家伙的手段,好像比自己暴虐一點。
    當然,在司空紫符的眼中,鄭鳴這一次和定州所有世家對抗的結果,實際上已經注定。
    不但會敗,而且還會弄它個一敗涂地。就算鄭鳴武技不凡,他身后有一個一品的師尊,但是他還要整個定州的出產,他總不能殺滅一個州的世家。
    “陛下,今日是不是和以往一般去武庫房?”隨身的太監恭敬的朝著司空紫符請示道。
    雖然是國君,但是被鄭鳴化身的雄霸所刺激,司空紫符每日都要分出兩個時辰用來練武。
    他已經悟到,什么對他而言,都是虛的,只有自己的修為,才是真真實實屬于他司空紫符自己的。
    不過現在,司空紫符并沒有心思去練武,一個高興的事情,需要去慶祝一下。
    “不,去梅妃那里,今日朕高興,就好好的休息一日。”說到此處,司空紫符陡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道:“你讓人和定州那些世家聯系一下,就說皇朝可以給他們撐腰。”
    那滿臉陰冷的太監在愣了一下之后,就滿是笑容的道:“陛下圣明!”
    “嘿嘿,鄭鳴啊鄭鳴,你不是會折騰嗎,那么朕這一次,就給你們添把火,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司空紫符志得意滿的離去,而他吩咐的大太監,真的按照他的吩咐派出了人,只不過在將他的命令發出去之時,那大太監又偷偷的朝著宮外發了好幾條同樣的信息。
    王家,燈火通明的高大主廳之內,聚集著大量的王家族人,這些人有老有少,但是最引人矚目的,是兩個少年。
    這兩個少年只有十六七歲,但是他們的位置,卻是離王家家主的位置最近。
    對于這兩個少年看來的好奇目光,幾乎所有王家人,都對他們報以笑容。
    因為,這兩個少年,是王家未來的希望,在這次的論品之中,和卓英亢一樣,被評為一品英才。
    “哈哈哈,那個姓鄭的小子干了一件糊涂事,他……他竟然挑釁所有的定州世家,他也不想想,就算他再厲害,他能夠將定州的所有世家給滅了嗎?”
    王家家主看著手中的信息,臉上露出了欣喜若狂之色,對他而言,再沒有什么比鄭鳴倒霉,更讓他欣喜若狂的事情了。
    可是這一年多來,鄭鳴的消息雖然傳來了不少,但是大多數的事情,都是鄭鳴如何拿下了定州。
    雖然,王家的打算,是等自己家老祖巡視峽谷十三國的時候,再找鄭鳴算總賬,但是一直看著鄭鳴大殺四方的消息,真的讓他們感覺很不爽。
    現在,終于有一個好消息,一個讓他們可以歡笑的好消息了。
    以萬千家族聯手的實力,逼迫作為上位者的家族進行妥協,幾乎已經成為了王謝兩家的拿手好戲。
    他們不止一次,運用這種手段,讓司空紫符吃癟,自然清楚這種手段的運用之妙。
    人多力量大,胡攪蠻纏之下,就算是金無神,都只能妥協,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鄭鳴了。
    “呵呵呵,司空紫符那個蠢蛋,這一次倒是聰明了不少啊!”王家家主的話語之中,帶著調侃道。
    下方王家的眾人,對于司空紫符的尊重很少,所以他的話,引起了一片哄笑聲。
    聽著這笑聲,王家家主淡淡的道:“既然司空紫符都在給那小子添麻煩,咱們也不要閑著,讓人通知那些和咱們交好的世家,告訴他們,盡管往大的鬧,咱們王家,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對了,宗法會那邊,咱們也不能讓他們閑著,嘿嘿,你們給我約見一下宗法會的金長老。”
    “家主英明,相信這一次,一定夠那小兒頭大的!”有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子,話語中帶著調侃道:“一個定州,大小世家數千,這他要是全部得罪了,我真不敢想這該是多大的勇氣。”
    “更何況,您還給他們弄了一個撐腰的宗法會!”
    王家的大殿,此刻是一片笑聲,而就在這時,就見有人快步的走了進來。
    “家主,咱們家族的傳訊壁有動靜!”一個白眉黑發的老者,快速的走進來道。
    正在商議如何給鄭鳴添上一把火的王家眾人,這一刻都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他們自然都清楚,這傳訊玉璧對于家族來說,意味著什么。
    “走,快點去看看,呵呵,說不定是好事情!”王家家主鎮定了一下,大聲的說道。
    雖然大殿之中有不少人,而且王家的家主說去看看,但是真的過去看的,不超過十個人。
    因為其他人都很清楚,這關系到家族和身在上門的長輩的聯系,并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參與的。
    當王家家主來到玉璧前的時候,玉璧上已經留下了一行字,就見上面寫道:“入凡塵時間提前,半年之后,當進入凡塵之中,另外準備搜集一些漂亮伶俐的小女孩。”
    王家家主看到這消息,臉上的笑容更多了幾分,對他而言,這位身在上門的長輩入凡塵的時間越是提前,就意味著他報仇的機會越大。
    只是,自己這位長輩,讓準備漂亮伶俐的小女孩究竟是為了什么呢?難道是有上門的長輩準備收取女弟子么?要是這樣的話,他們王家可是一個機會啊!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