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262 我來

  幽明仙子在聽到鄭鳴話語的瞬間,臉上露出了一絲小小的愕然,不過隨即,那表情就燦爛如花了。
    好像在她眼中,如此說話的鄭鳴,才是正常的,但是其他人,此時卻用一種不敢相信,甚至是驚異的目光看著鄭鳴。
    雖然大勢所趨,但是在這種四天九道的聯合壓制下,他就算是同意,不也應該無比的難受嗎?
    怎么他還欣喜不已的同意了呢?
    “呵呵,看來鄭兄是真的要倚仗李仙子到底了!”一個淡淡的,帶著譏諷的聲音,打破了所有的寧靜。
    這說話的,乃是那身穿金甲的衍圣宗大漢,他雖然這樣說,但是看向李英瓊的目光,卻充滿了顧忌!
    李英瓊此時的手掌,已經緊緊的握著始戮劍,這三百年來,雖然她的容顏并沒有任何的改變,但是實際上,她早已經不是當年的李英瓊了。
    對于世間的一些門道,她已了然于胸。對于這些人如此逼迫鄭鳴,她的胸中,早就有不平意!
    她早就想揮劍,早就想憑借著自己的劍,幫著自家公子,將這世間的不平統統的斬斷了!大丈夫當快意恩仇,何必忌憚這么多呢!
    之所以忍到現在,是因為鄭鳴剛剛傳音給她,讓她不要出劍。
    “你想要試試嘛?”李英瓊目視著金甲大漢,聲音中說不出的冰冷。
    金甲大漢雖然自忖自己是一條漢子,但是,以石擊卵這種傻事,他卻絕對不會干。
    因此,聽到李英瓊無比冷漠的質問,他就識趣的選擇了緘默不言。而站在金甲大漢身邊的一個男子則沉聲的道:“這次對決的,乃是四天九道的天才人物,你李英瓊,是四天九道的弟子嗎?”
    這男子的咄咄逼人,讓李英瓊的神色越加的冰冷,這一刻的她,已經有點壓抑不住自己的怒意。
    “英瓊自然是大倫山的弟子!”鄭鳴斬釘截鐵的道:“爾等再有胡言亂語者,殺!”
    充滿了殺意的聲音,讓不少人的心都顫抖了一下,尤其是那說話的衍圣宗弟子,在這一刻,更覺得有些恐懼。
    但是瞬間,他就清醒了過來,自己乃是神禁級別的強者,鄭鳴雖然名聲在外,但是這些年來,他的修為,并沒有突破神禁,自己又何必對他心懷忌憚呢?
    自己對他的懼意是從何而來的呢?
    有些惱羞成怒的男子,冷哼一聲道:“哎呀,我真是好怕怕,可惜這里不是混沌虛空!”
    說出這句話的男子,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得意,只是,還沒等他張狂完,就覺得自己的臉上,重重的挨了一下。
    這個耳光很響,在這耳光響起的瞬間,他整個人更是倒飛了出去。
    “鄭兄,此處是龍華福地!”密舵神君本來置身事外,眼看鄭鳴出手,陡然上前一步,聲音冰冷的提醒他。
    鄭鳴對于密舵神君的好感,此時早已消失殆盡,他看著密舵神君道:“我知道這里是龍華福地,可是你密舵神君也應該知道,我來這里是為了什么。”
    這句話,誅心至極,一時間,密舵神君竟無法應答。
    “就憑你們這些廢料,也想要奪取我的青木葫蘆!”鄭鳴的目光朝著封天澤掃了一眼道:“對于三眼大圣,我自然是敬佩的,但是你這種孫子輩的,還是哪兒涼快滾哪兒去吧!”
    “不然,惹得我性起,斬下你的狗頭休怪我出手狠辣!”
    封天澤的嘴唇哆嗦了一下,本來他已經恨極了鄭鳴,此時,鄭鳴的威脅,無疑是羞辱于他。
    “你……你……”封天澤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如此不給他顏面。
    孫子,他是三眼大圣的徒孫,但是就算是亞圣和小圣,在面對他這個晚輩的時候,也不會如此的侮辱。
    鄭鳴,實在是欺人太甚啊!
    而琉璃仙子等人,看著此時發威的鄭鳴,一個個心中都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他們好像又回到了混沌虛空之中。
    當年那個戰于葫蘆墟之頂,生裂圣人門徒的男子,在這一刻,好像又回來了。
    “滾!”鄭鳴毫不客氣的朝著封天澤呵斥道。
    申屠凌云的眼眸中,除了那么一絲忌憚之外,還有一絲的欣喜,這些年來,他一直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夠在相同的等級之中,擊敗鄭鳴。
    可惜的是,鄭鳴一直都沒有成神禁,這讓他的心里多出不少遺憾。
    現在鄭鳴的突然出手,讓他突然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那就是,說不定自己這些年的期待,就要變成現實。
    可是,就在這種夢想成真的時候,他的心中,同樣升起了一絲絲的忌憚,因為他感覺自己這個時候面對鄭鳴,實在是有一點畏懼。
    “鄭鳴,此處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將青木葫蘆交出來,然后給封兄賠禮道歉,我可以當作你剛才的話,都沒有說過。”
    赫連震山一揮衣袖,整個人詭異的來到鄭鳴的身前:“可以匹敵神禁,甚至超越一些普通的神禁,這對你來說,也算不了什么難事。”
    “但是你要記住,你現在面對的,不是那些勉強進入神禁之中的垃圾,而是我們這些神禁之中的驕子。”
    “在我眼中,只要一根手指,就足以鎮壓你!”
    赫連震山說話間,從他的身上,浮現出無數的水浪,這些黝黑的水浪,翻騰之間,化成一座座山峰的虛影,氣勢萬千的朝著鄭鳴直壓而來。
    由水化山,鎮壓天地!
    雖然只是一個最為簡單的出手,但是赫連震山卻已經在這小小的出手之中,展現出了他的不凡之處。
    鄭鳴面對這一座座起伏不定,卻好似溝連天地的山峰,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淡漠。
    這赫連震山雖然有一些本事,而且已經達到了神禁,但是他所溝通的神禁,在鄭鳴的眼中,并沒有什么秘密。
    三千神魔對應三千大道,雖然在這些大道上,鄭鳴都沒有達到神禁的地步,但是他對三千大道的感悟,卻并不在赫連震山等神禁之下。
    因此,一眼之間,鄭鳴就已經明白赫連震山這些手段的奧妙,不過此時,鄭鳴并不準備運用自己知曉的這些奧妙,對赫連震山出手。
    他一拍自己的頭頂,青色的葫蘆就從鄭鳴的頭頂飛出,不過這葫蘆并沒有朝著赫連震山攻擊,而是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尊青色的帝皇。
    這青色的帝皇,同樣是鄭鳴的模樣。但是這一刻的鄭鳴,執掌蒼生,好似一念之間,就能夠讓天地崩潰,讓蒼生俯首!
    隨著這青色的帝皇走出,那密舵神君的臉上,生出了一絲凝重之色。雖然他乃是神君級別的存在,但是此刻,依舊感到了一種壓抑。
    這是來自一個不弱于他的強者的壓力。
    “你竟然用青木葫蘆的先天神禁融合成為一尊化身?”說話的,密舵神君手指著鄭鳴說道。
    青木葫蘆,隱含著無上的先天神禁,這種神禁一動,可以帶動的,就是整整一條大道九分之一的力量!
    作為神君,他能夠使用的,也不過就是自己貫通大道所隱含的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已,而且這種運用,還是在做好了充分準備的情況下。
    可以說,鄭鳴這一尊化身一出,已經可以比擬一尊神君。當然,是不掌控先天至寶的神君。
    鄭鳴沒有理會密舵神君,對于密舵神君剛剛的話,他心里很是不舒服,作為主人,你密舵神君怎么能將自己的屁股完全坐偏到了別人的一邊?
    “接我一拳!”
    淡淡的聲音之中,頭戴青色皇冠的化身,朝著那赫連震山重重的打出了一拳。
    這一拳,看上去普通無比,但是隨著這一拳的擊出,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四周的虛空,都已經籠罩在了這一拳之中。
    沒有任何的花哨,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一拳,隱含著一條青木神禁真意的一拳。
    在這一拳落下的瞬間,赫連震山四周的一座座山峰虛影,轟然崩碎,那無盡的黑水,在虛空之中瘋狂的下落。
    赫連震山從鄭鳴出手的瞬間,整個人就呆住了!
    好在,作為地煞榜的第一人,赫連震山也不是浪得虛名,知道此時對于自己無比重要的他,在那拳頭落下的瞬間,就快速的掐動法訣,一頭巨大的玄武,從黑色的水中直沖而出。
    玄武雖然不是三千神魔之一,卻也是可以比擬神魔的強大存在,赫連震山不但擁有著玄武的血脈,更擁有一塊當年玄武墜落之時的半片龜甲。
    所以這偌大的玄武,在赫連震山的激發之下,足足占地三千丈,一爪拍出,天地無光。
    巨大的龜爪和鄭鳴化身的拳頭,在虛空之中猛然撞擊在一起,伴隨著這撞擊聲,四周的天地,都好似凝固了一般。
    “咔嚓!”
    猶如玻璃破裂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聲音,巨大的玄武,在虛空之中崩碎成了一塊塊,而那黑色的海水虛影,更是猶如被吹動的煙云,消失的干干凈凈。
    而就在此時,鄭鳴的虛影,依舊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他依舊無可阻擋的揮拳向前。
    帶著無量神威的拳頭,指向的是赫連震山的眉心!
    只要這一拳落下,作為地煞榜第一人的赫連震山,整個人將要被滅殺在龍華福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