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61 武奪造化


    只要是有點腦子的人,在聽到和封天澤的話,就會生出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封天澤,絕對是來者不善!
    鄭鳴對封天澤并沒有任何的好感,此時聽到封天澤如此朝著自己說話,也沒有理會他,直接朝著大倫山的高臺走了過去。
    雖然現在他的圣人牌還沒有修復,但是他忌憚的,也只是三眼大圣而已,像封天澤這樣的人物,還沒有被他放在心上。
    封天澤的眼眸,頓時紅了不少,作為圣人門下,他封天澤無論是走在何方,都要被人當成鳳凰一般的捧著。
    可以說,一些修為在他之上,甚至一些修為遠過他的強者,在面對他圣人門徒的身份,都對他畢恭畢敬。
    比如這位密舵神君,雖然是神君級別的存在,但是面對他這個剛剛進入神禁的年輕人,依舊客氣的很。
    而平常的時候,神禁強者在面對神君的時候,不說跪地膜拜,卻也要畢恭畢敬。
    現在,他給鄭鳴一個沒有進入神禁的人說話,更是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的話,對于這個叫做鄭鳴的人而言,就是言出法隨。
    可是,鄭鳴的態度,讓他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他在這個時候,最想的就是要將鄭鳴摁在地上,給自己賠禮道歉,但是他不敢動手。
    并不是他覺得自己不如鄭鳴,而是李英瓊的目光!
    李英瓊看向他的目光,就好似在看一個死人,這個時候,如果他敢有絲毫的出手,那么等待他的,絕對就是李英瓊那絲毫不留情面的劍。
    他接不了李英瓊一劍,這是封天澤心中唯一的想法。
    “鄭鳴,圣人門徒在和你說話,你這般不理會,是什么意思!”帶著一絲呵斥的聲音,從大殿的門口響起。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身穿青衣,整個人飄然若仙的男子緩緩而來。這男子的步伐看似緩慢,但是實際上卻很是快,在他走動之間,更是有一頭巨大的玄武,在他的頭頂,不斷的顯露異象。
    “玄武壓四方,他是赫連震山!”有四天九道的弟子,在看到那走來的人之后,聲音中帶著一絲驚異的喊道。
    雖然赫連震山并不是四天九道的弟子,但是這個盤踞在地煞榜收尾多年,可以說聲威赫赫的年輕強者,在不少四天九道強者的眼中,都是一個不好對付的存在。
    他的來歷,雖然好似不如四天九道,但是青玄圣君的親傳弟子身份,實際上也足以讓一些普通的四天九道弟子仰視。
    “正是赫連震山!”青衣赫連震山朝著密舵神君一拱手道:“小弟來遲,師兄見諒。”
    四大圣君雖然各有來歷,但是因為他們同是神禁之中最頂尖的存在,所以彼此之間,也有不少的聯系,別的不說,他們的弟子互稱師兄弟,就可見一般。
    密舵神君看到赫連震山,眼眸中多出了幾絲的激賞,他笑著道:“師弟來的并不晚。”
    赫連震山一笑,有朝著那封天澤道:“封兄,本說和封兄一起領略龍華福地的風光,可惜小弟臨時有一些事情,來遲一步,封兄見諒。”
    封天澤看著一副客氣無比的赫連震山,心中頓時又舒爽了不少,他輕輕的揮動了一下衣袖道:“赫連兄實在是太客氣了,這一次沒有和赫連兄一起過來,也讓封某長了不少的見識。”
    “師尊他老人家說的對,這世上,不只是有封兄這般的謙謙君子,還有一些不懂禮貌之輩。”
    說到此處,他重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而后沉聲的道:“有一些人,就是一塊朽木,就算是得到再多培育,終究也成長不成一棵參天巨樹!”
    “我覺得,那些人,應該有自知之明!”
    “這一次龍華之會,我臨時向師尊稟告了一聲,師尊他老人家有意借龍華福地這座寶地,舉行一場天罡地煞榜年輕一代的比試。”
    “至于這次比試的獎勵,就是青木葫蘆!”
    說到此處,封天澤看相鄭鳴道:“鄭鳴,將青木葫蘆交給密舵師兄。”
    “封兄乃是圣人門下弟子,他所言,代表的就是三眼大圣之意,我西無長生天贊同。”一個氣勢雄渾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伴隨著這聲音,就見龍行虎步的申屠凌云走了進來。
    此時的申屠凌云,比之三百年前,不知道進步了多少。那始皓真身的虛影,已經不再出現,但是申屠凌云行走之中,卻有一種神魔親臨的感覺。
    申屠凌云的開口,無疑是揭開了一個潘多拉的魔盒,就聽萬劍一沉聲的道:“天材地寶,不應該落入凡俗之人手中,徒傷了他的靈性,我利劍門贊同。”
    “我衍圣宗贊同圣人門人的決議!”
    “我南無涅槃天贊同!”身穿赤紅色鳳衣的女子,聲音中帶著一絲炙熱的說道。
    一個個宗門的表態,讓整個大殿,這一刻陷入了贊同的海洋之中,四天九道接連表態,一下子就有兩天七道,表示了自己的贊同之意。
    申屠凌云的目光,落在了琉璃仙子的臉上,他沒有說話,但是那目光之中的意思,卻是不言而喻。
    琉璃仙子正在沉吟,她其實不用掂量,在這個提議說出的時候,她的心中,就是一陣的狂喜。
    因為對那青木葫蘆,她的心中同樣有想法,她覺得自己才是能夠揮青木葫蘆最大威力的人。
    之所以并不立即表態,是因為她需要顧忌一下大倫山和東無琉璃天的關系而已。
    “既然諸位都贊同,我東無琉璃天同樣贊同,鄭兄,天材地寶,有德者得知,現在七界會武就要召開,我覺得鄭兄你與其抱殘守缺,死抱著青木葫蘆不放,還不如拿出來,讓我等為歸元大世界爭光。”
    “為大圣爭光!”
    琉璃仙子的一番話,頓時讓不少人為之喝彩。對他們而言,青木葫蘆又不是他們自己的,就算是沒有機會得到,但是能夠給在場年輕一代的強者捧捧場,他們同樣愿意全力以赴。
    就在這些人爭相呼應的時候,一個聲音卻冷冰冰的道:“我不贊同。”
    如果說不贊同的是李英瓊,或者是其他人,絕對會受到申屠凌云等人的集體攻擊,但是此時,說出這句話的,卻是一個身穿黑衣,帶著一種死寂氣息的女子。
    北無離恨天,幽明仙子!
    沒有人會想到,和大倫山并沒有什么交情的北無離恨天的年輕一代核心弟子,竟然會反對。
    在天罡榜上,申屠凌云固然排名第一,但是這位排在第二位的幽明仙子,同樣人不少人忌憚不已,甚至有人說,幽明仙子比之申屠凌云,還要強大。
    一百五十年前,北無離恨天有弟子被神禁強者圍攻,幽明仙子救援,也沒有怎么出招,圍攻北無離恨天的三名神禁,就全部無聲無息的死去。
    這一戰,成就了幽明仙子的名聲,讓她在天罡榜上的排名扶搖直上,差點過了申屠凌云。
    “幽明仙子,你……你莫非要違背大圣之言嗎?”封天澤對于幽明仙子,本來還有那么一點點旖旎的想法,但是此時,他卻有點氣急敗壞的嚷道。
    幽明仙子淡淡的,好似沒有任何焦距的目光朝著他掃了一眼,而后冷漠的道:“等你什么時候成為大圣,再和我這么說好吧!”
    一句話,直接弄得封天澤下不了臺,他在這個時候,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圣人門徒的身份壓不住人,而在修為上來說,恐怕這位幽明仙子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夠將現在剛剛進入神禁的他,直接給震殺了。
    要不是有自己身份的庇護,他遇到幽明仙子,最好的選擇,那就是立即的離去。可是現在,他如果怯弱的話,那么丟的,就是三眼大圣的人。
    就在他進退維谷的時候,那琉璃仙子輕輕的笑道:“三天八道贊同,再加上圣人門徒的安排,這比武奪造化的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
    說到此處,她看著鄭鳴道:“大倫山雖然反對,但是反對也要服從四天九道的共同決定。”
    “鄭兄你不會為了自己,讓大倫山自絕于四天九道之中吧!”
    這句話,琉璃仙子問的輕飄飄的,但是她話語中的意思,卻是鋒利如劍。
    琉璃仙子這個時候,已經是在威脅,她在告訴鄭鳴,如果在這件事情上,鄭鳴還反對的話,那就是大倫山自絕于四天九道。
    雖然有三法上人在,不至于讓大倫山滅絕,但是以后整個大倫山將要面對其他三天八道的壓力。
    “琉璃仙子你說錯了,不是三天八道同意。”鄭鳴看著琉璃仙子那搖曳生姿的面容,輕飄飄的說道。
    這句話,讓琉璃仙子的眼眸中,再次生出了一絲的異色,她稍微沉吟了一下,就輕輕的笑道:“莫非還有其他宗門反對嗎?”
    “密舵神君,這件事情,你龍華福地作為地主,是一個什么樣的態度?”鄭鳴沒有理會琉璃仙子,而是扭頭朝著密舵神君問道。
    密舵神君開始的時候,一直避免鄭鳴將話題扯到他們的身上,此時聽到鄭鳴如此問,他的眼眸中閃出了一絲堅定的道:“我龍華福地,自然是贊同。”
    “既然大家都贊同,我大倫山又怎么會反對!”鄭鳴哈哈一笑,大聲的說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