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259 永恒神魔圖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句話,鄭鳴記得很清楚,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樣的一句話,居然被套在了自己身上,和廉頗同一個待遇,實在是不知該喜還是該樂!
    李英瓊的星眸中,殺氣匯聚猶如實質,她騰空就要從飛舟之中沖出,鄭鳴一把拉住她道:“算了,不用理他,咱們還是進入龍華福地要緊。”
    李英瓊雖然個性極強,但是對于鄭鳴的話,卻是向來言聽計從,從不自作主張的。因此,眼里的殺意雖然不曾減弱半分,但是本人卻是停止了動作。
    雖然這李英瓊眼里的殺意并不是針對的自己,站在李英瓊身邊的李若愚,仍然有一種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覺。
    他現在,真的替那位沒有什么交情的金甲大漢擔憂,還不知道李英瓊,會如何對付他。
    飛舟騰空,瞬間消失在了那由白云匯聚而成的巨門之內。說出那句話之后,已經準備好出手的金甲大漢,這個時候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鄭鳴的風采,是不是一如以往,他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卻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李英瓊的驚天劍意,卻絕對不是他能夠接住的。
    若是能夠接住,他們衍圣宗的戰堡,也不會被從中間斬成了兩段。
    “師兄,那鄭鳴明顯不如以往,要不然也不會這般急匆匆的逃走!”一個衍圣宗的弟子,近乎討好似的對金甲大漢說道。
    金甲大漢哼了一聲,并沒有開口,但是他看著已經空蕩蕩的巨門,卻怎么都有一種,鄭鳴好像不愿意理會自己的感覺。
    在金甲大漢的眼中,他乃是衍圣宗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就算是四天九道之中,也算是一個人物。
    對于他而言,他并不怕敗在別人的手中,他真正怕的,是被別人不屑一顧。因為,這種輕視或者說是無視,更是一種傷害他的態度!
    “好了,準備一下,咱們也進入龍華福地。”金甲大漢揮手,鄭重其事的說道。也就在這時候,負責迎客的年輕男子,快步的走了過來。
    在寒暄了幾句之后,金甲大漢隨意的問道:“這一次其他宗門之中,來為圣君祝壽的,都是些什么人?”
    “聽說四天之中來的是申屠凌云、琉璃仙子,幽明仙子等,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年輕男子說出這些名字的時候,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得意。
    申屠凌云,琉璃仙子等人要來,金甲大漢的眼眸中,精光越加的閃動,他隱隱約約的有一種感覺,這次的龍華之會,將會是一次歸元大世界年輕一代的盛會。
    “好,我們也進去!”
    鄭鳴站在飛舟的船舷上,靜靜的看著這龍華福地。在這龍華福地之中,他可以感覺到各種各樣的大道氣息,但是在這無數大道之中,只有一條大道,貫通蒼穹。
    這條大道,一如明日,高懸在天際!
    烈火之道,不,應該是烈火之道的分支,光明凈化之道。將光明凈化之道推演到貫通一方小世界的程度,圣君對于神禁的理解,已經到了一種讓人難以企及的地步。
    自己在這里和龍華圣君一戰,那結果……
    就在鄭鳴心中推演的時候,就聽李若愚指著遠方道:“師叔,那就是龍華臺!”
    所謂龍華臺,實際上就是一座高有萬丈的巨山,只不過巨山的上峰,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故意給斬斷了一般,此時看上去,就好似一個巨大的臺子。
    在鄭鳴凝眸朝著龍華臺看去的瞬間,他隱隱約約的感到,在龍華臺上,一個身高萬丈的身影,猶如神佛一般的盤踞之上,他鎮壓這方小世界,一念之間,可天翻地覆。
    雖然當鄭鳴凝眸看去的時候,那巨大的龍華臺上,什么也沒有,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那猶如神魔一般的身影,絕對存在。
    看來,這位龍華圣君,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神秘,當然,比自己想象的,也要強大。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翻動,他沉吟了瞬間,陡然豎起手指,在自己的眉心輕輕的一劃。
    站在鄭鳴身后的李英瓊,看到鄭鳴做出這個動作,不由得愣了一下,但是對鄭鳴已經熟悉到一個動作瞬間就能心領神會的她,二話不說,第一時間就擋在鄭鳴的身前了。
    那得自聞仲的破妄之眼,閃出了三寸的豪光,透過那一道道豪光,鄭鳴再次看向了龍華臺。
    龍華臺高有九千丈,而在龍華臺的上方,真的有一尊巨大的身影,在鎮壓四方。
    這身影朦朦朧朧,如神如魔,各種各樣的大道,在他的四周匯聚,但是鄭鳴卻又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時的各種大道,都沒有和這道身影,有任何的交匯。
    不在這個世界,或者說不在這個時空。
    在未來,還是在過去?心中這兩個念頭交替閃動的鄭鳴,臉色變幻之間,就感到龍華臺上,那本來閉目而坐的身影,也張開眼眸,朝著他看了過來。
    這一眼,好似隱含著永世的滄桑,好似隱含著恒古不滅,好似隱含著無窮的威嚴。
    過去永恒!
    鄭鳴心念閃動之間,他的身后,就出現了一道虛影,這是那過去神魔的虛影,只不過這虛影很淡,雖然已經達到了參星境,但是離巔峰,還有一段的差距。
    過去神魔虛影看向那龍華臺上神魔的瞬間,就有一種親切感,甚至有一種如萬流歸一的歸屬感。
    而就在這種感覺升起的剎那,那神魔的虛影又緩緩的閉上了雙眸,而后,迅速消失在了龍華臺上。
    這時,就算是鄭鳴催動破妄神眸,也難以看到那神魔的虛影,就好似那永恒神魔的虛影,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收回破妄神眸,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興奮。他隱隱約約的意識到,那虛影,并不是過去永恒神魔的真身,只是一張圖,一張隱含著過去永恒之意的寶圖。
    如果能夠將這寶圖拿到手中,從而領會了里面永恒不滅的真意,那么自己過去永恒神魔的分身,也將會達到參星境的巔峰。
    一時間,鄭鳴心中對于那張彌漫永恒之意的寶圖,充滿了必得之心。哪怕那張寶圖的主人是龍華圣君,鄭鳴也斷斷不會輕言放棄的。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李英瓊突然指著下方道:“公子,您快看下面!”
    鄭鳴順著李英瓊的手指朝著下方看去,就見在他們飛舟的下方,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城池,城池之中,行人如雨。
    這些行人一個個持花而行,朝著城池之中,那供奉著龍華圣君的神殿行走而去。
    每一座城池之中,都有一座龍華圣君的神殿,每一座神殿**奉的龍華圣君的神像,都給人一種神圣,而且充斥著磅礴神力的感覺。
    這些神像連接在一起,就好似一道道的陣紋,將整個龍華福地,納入在這個大陣之中。
    “聽說龍華福地之中的人,雖然沒有歸元大世界之中的人類體質強大,但是因為他們信奉龍華圣君,所以一生一世,都是無災無病,平安祥和!”
    李若愚輕輕的來到鄭鳴的近前,話語之中,帶著那么一絲異樣之色。鄭鳴笑了笑,沒有吭聲。
    飛舟來到龍華臺三百丈,就有身穿白色長袍的年輕武者前來迎接,這些年輕武者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個個的修為都很是不凡,就連最次的,都是法身修為。
    大倫山的住處,早就已經安排好,是一座單獨的別院,占地足足有上萬畝,亭臺樓閣,應有盡有。在那單獨的花園之中,更是能夠隨處見到千年老藥,讓人改變體質、修為突飛猛進的奇珍異果。
    作為大倫山的使者,鄭鳴被安排在了庭院最中心的一座高樓上,這高樓通體都是用紅色的鳳凰木搭建而成,雖然沒有任何的神禁花紋,但是那血紅色的鳳凰木自動吸納天地靈氣,給人一種猶如在仙境之中的感覺。
    “還真是夠奢侈的!”李英瓊看著鳳凰木,冷聲的說道。
    鄭鳴一笑,盤膝坐在了一塊猶如展翅鳳凰的寶塌上,而后催動功法,用心體悟那過去永恒神魔圖畫的存在。
    沒有,竟然沒有!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不甘心,這永恒神魔的畫像,對他而言,有著莫大的用處。現在來到龍華臺,竟然絲毫感覺不到那畫卷的存在。
    這其中,必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玄機!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卻聽李若愚道:“師叔,圣君弟子密舵神君送來請柬,要在今日晚間舉辦酒會,請師叔參加。”
    密舵神君,龍華圣君的弟子,也是一個闖過混元天柱第七等的存在。傳說此人乃是龍華圣君的大弟子,一直都跟著龍華圣君修煉。
    對于此人的修為,在大倫山也有不少的傳說,甚至有人將他在神君之中的排在前十位。
    “我知道了!”鄭鳴雖然著急找到那副過去永恒神魔的寶圖,只是現在一點頭緒也沒有,這密舵神君作為龍華圣君的弟子,說不定對于那未來永恒神魔的圖像有一些了解。
    趁著這次聚會,正好能探一探他的口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