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1253 討債大軍

  
    黃舒朗不給鄭鳴一百五十個位面,絕對是故意的,不是他給不起,是他不想給。
    混沌虛空之中,鄭鳴得到了青木葫蘆,這種大機緣,讓黃舒朗心里很是不爽。不只是不爽,應該說,黃舒朗只覺得心里爐火中燒,甚至有一種恨,他恨這個不要臉的家伙,怎么到了哪兒都能走了狗屎運呢?
    不過心里再怎么不服,因為有大圣的法旨,又關系到和其他諸位圣人弟子之間的比斗,所以他也不能有什么過激的行為。
    這口氣,憋得難受,自然那一百五十個位面,就成了他的出氣筒,就算損失自己一點名聲又怎么樣,我就是想惡心一把你鄭鳴!
    四處宣傳,你愛怎么說怎么說,唾沫星子還能淹死人么?我不在乎!我就是不給你,我讓你難受!
    坐在自己洞府的七寶琉璃亭內,黃舒朗一邊喝著酒,一邊暗自道:“就算兩敗俱傷,我也決不低頭。”
    將這句話說出來,黃舒朗端起酒杯呷了一口,就感覺一種舒爽,從心肺之地升起。
    “黃師兄,好悠閑哪!”一個輕笑聲,從遠處傳來。
    聽到這招呼,黃舒朗就知道來者是誰,他坐在那里無動于衷,慢條斯理道:“師弟怎么有時間來我這里?”
    走過來的,是一個面容俊秀,身體高挑的男子,此時他給人的感覺,就好似山間的清風明月。
    “有幾日不見師兄,特來看望!”男子說完這句話,見黃舒朗撇嘴,就輕聲道:“實際上,是有件事情,需要找師兄您幫忙!”
    “小師弟,我就知道,你過來準沒什么好事,說吧,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黃舒朗大大咧咧的一擺手,臉上顯得豪情萬丈。
    “師兄,最近沖霄拍賣行組織了一次拍賣會,師兄有沒有興趣和我走一趟?”男子一笑,輕聲的向黃舒朗建議道。
    拍賣行,黃舒朗還真沒有太大的興趣,拍賣行的東西,都是他們這些神君挑剩下的。
    但是看著年輕師弟一臉期待,他還是道:“也罷,反正無事,和你走一遭也無妨。”
    年輕人趕忙躬身道:“師兄高義,子泰感激不盡!”
    “行了魏師弟,咱們又不是外人,一個拍賣而已,走吧!”黃舒朗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得色,他一揮衣袖,就和那年輕人騰空而去。
    也就是一刻鐘時間,兩個人就落在了一座懸浮在虛空中的巨島上,巨島不知道被什么陣法催動,不但懸浮在虛空之中,而且還伴隨著日光,不斷的沉浮。
    這等異境,在黃舒朗等人看來,也就是平常,就在他準備帶著魏子泰長驅而入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兩個人的談話聲。
    “聽說了嗎,堂堂神君,欠債不還哪!”
    “咋會沒聽說呢,唔,現在整個歸元大世界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據說都傳到其他大世界去了!”
    “真的啊,那可真是……”一個人說到這里,趕忙捂住了嘴巴道:“說話要注意啊,一個人連臉皮都不要了,咱可別因為說個閑話被殺了。”
    這后面一個人的話,讓黃舒朗的腦筋跳動了一下。
    也就是這一刻,他有一種感覺,自己不給鄭鳴一百五十個位面,好像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他一怒之間,就想要將這兩個談論的人給宰了,可是當他的神念朝著那談論的方向掃去的時候,卻發現兩個正在說話的,乃是西無長生天的弟子。
    公平比斗,生死無論!
    這是四天九道公認的真理,對于自己的弟子,因為和其他宗門弟子比斗而死,沒有人尋仇。
    但是這并不包括像黃舒朗這樣的神君,去擊殺人家的普通弟子,若是這樣的話,就算死的是一個法身境界的弟子,西無長生天那位亞圣,都要找上門來。
    “好了好了,這種事情咱們自己知道就行了,別亂說,對了,以后遇到利劍門的人,多留一個心眼,別和他們交易就是了。”另一個悄聲囑咐道。
    又有幾個處在談論者旁邊的武者,隨聲附和道:“兄臺說的對,我們盡量不要和利劍門交易。”
    “上有所好,下必效仿,嘿嘿,黃神君的作派,還不知道是跟誰學的呢!”一個眼眸中帶著調侃的男子,笑嘻嘻的說道。
    這句話,讓黃舒朗的臉色一下子充滿了怒意,他知道,這些人說的是誰。
    動手,殺了他們!
    他們污蔑自己的師長,一念之間,黃舒朗的劍意,就從他的體內直沖而出,而只要他的意念再動,這些正聊的很高興的人,統統只有死路一條了。
    可是,還沒有等他動手,他的手掌,就已經被人重重的抓住。
    “你要干什么?”黃舒朗看著拽住自己的魏子泰,沉聲的說道。
    “師兄,他們現在只是隱晦的說上那么一兩句,你若是一氣之下殺了他們,那師尊那里就真的是……”魏子泰在黃舒朗的耳邊輕聲勸慰道。
    黃舒朗緊繃的神經登時清醒了,此時,他覺得自己真該感謝一下魏子泰,不然,任由著自己隨心所欲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師弟說的有道理!”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黃舒朗沉聲的道:“可是就這樣放了他們,我不甘心啊!”
    魏子泰道:“師兄,我何嘗甘心,但是……但是如果咱們出手,不但會惹出不小的麻煩,而且這件事情,就會越發的不好聽啊!”
    “走吧,這里也沒什么好看的,你需要什么,回頭給師兄我說就是!”實在沒心情待下去的黃舒朗,興趣索然道。
    魏子泰看著自己師兄的模樣,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也不需要什么東西。”
    兩個人說話間,騰空朝著利劍門而去。
    一路之上,兩個人沉默不語,只不過黃舒朗的臉色,變的越來越猙獰,越來越難看。
    “師兄,你這是要去哪里?”魏子泰突然開口問道。
    被魏子泰這么一問,黃舒朗這驚覺,自己好像走錯了方向,如果沿著這條道路走的話,最終他要去的地方,不是利劍門,而是大倫山。
    “大倫山的那個小子妖言惑眾,我要殺了他!”
    新仇舊恨一股腦兒的涌上心頭的黃舒朗,近乎咬牙切齒了。只是,他的話剛一落地,就被魏子泰阻攔道:“師兄,大倫山雖然三法上人不在,但是那護山大陣,絕不好惹,更何況還有乾坤鞭!”
    黃疏朗何嘗不明白,自己雖然是神君,但是去了大倫山,也討不得好,他剛剛說那些話,充其量也只能算發泄一下。
    “哼,我就不信,他還能一輩子躲在大倫山!”說完這句話,黃舒朗轉身朝著利劍門的方向而去。
    所謂來得快,去的更快,也就是幾個彈指的功夫,師兄弟二人,就已經回到了利劍門的山門外。
    “奉命討債!”
    一昂頭,黃舒朗就看到四個碩大的字,赫然出現在自己山門之外,他看到這四個字的瞬間,就覺得自己好似吃了死蒼蠅一般的難受。
    奉命討債,這是什么鬼!而且這四個字,還如此的大,就算是站在利劍門萬里之外,都能看的到。
    凝眸一看,就見浩浩蕩蕩的,足足有上萬人的隊伍,靜靜的站立在利劍門的山門之外。
    他們站在那里,也不言語,一個個就好似木頭人一般,但是這些人就這么在這兒佇著,讓黃舒朗覺得,實在有礙觀瞻,這個狗娘養的鄭鳴,你這是什么意思呢?故意來惡心我的么!
    “什么情況?”魏子泰揮手將一個守門的弟子招過來,沉聲的問道。
    “回稟師祖,這些人都是大倫山的弟子,他們來我利劍門,是找黃師祖討債的。”那弟子說到此處,小心的看了一眼黃舒朗道:“師祖,這是人家送上的拜帖!”
    魏子泰接過拜帖,就見上面禮貌極其完備,甚至連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有出錯的。
    而且話語之中,人家還是極其的客氣。聽上去,給你一種感覺,這不是要債的,卻是送禮的。
    “你們……你們怎不將他們趕走,他們在山門之外,成何體統!”黃舒朗手指著那守門弟子,聲音中帶著嚴厲。
    “弟子……弟子已經稟告了師尊,師尊也稟告了掌門,掌門說……說咱們沒有趕走人家的理由!”守門弟子有些委屈。
    黃舒朗心中的恨意,更多了幾分,他幾乎有一種,伸手想要將那弟子的臉給打爛的感覺。
    “師兄,兩個宗門來往,必要的禮節還是要有的,要不然丟的就是老師的臉面。”魏子泰苦笑著道:“師兄啊,你不想丟了師尊的顏面吧!”
    “我……我……”
    黃舒朗就算再怎么霸道,也不敢拿師尊的面子開玩笑,他知道自己在師尊的眼中,真的沒有那么重要,如果師尊不爽,隨時可以鎮壓。
    “他們愿意在這里,就讓他們呆在這里吧!”說話間,黃疏朗一揮衣袖,轉身朝著自己的洞府飛了過去。
    也就是一個轉眼的功夫,他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本來還準備勸他兩句的魏子泰,不由得搖了搖頭。
    “師祖,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那守門弟子輕聲的問道。
    “還能怎么辦?看著唄,人家要是不走,那么就不失禮數的招待著!”說到此處,魏子泰搖了搖頭,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恐怕這大倫山的手段,還沒有用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