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51 專治各種不服

  
    如果李英瓊拿出的是鮮血凝集而成的寶石,或者是生長在身墜之地的靈果寶物,鄭鳴一點都不覺得有什么意外,但是李英瓊拿出的東西,實在是太不適合小孩子了。
    此時李英瓊的手中,多出的是一截白骨!
    白骨晶瑩如玉,看上去不像是一塊骨頭,倒像是一塊無暇寶玉,但是,這畢竟是一塊骨頭。
    不過,在這塊骨頭拿出來的時候,鄭馨兒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異樣,她那雙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塊骨頭,好像心里有什么東西被喚起了一般。
    “啊,這……這骨頭好熟悉啊!”鄭馨兒的話語中,帶著一絲飄飄渺渺的味道。
    鄭鳴這一刻,已經感覺到了鄭馨兒的異樣。他跨步來到鄭馨兒的近前,手指就落在了鄭馨兒的手腕上。
    一個瞬間,鄭鳴就覺得在鄭馨兒的身上,有一股磅礴的力量,正在流動,這一股力量,讓人發自內心的有一種恐懼的感覺。
    神魔血脈!
    而且還是三千神魔之中,一名出了名的強悍的名為莽古的神魔的血脈!
    李英瓊這一塊骨頭,就是莽古的一片殘骨,所以才會引動的鄭馨兒這般模樣。
    “鳴……弟,馨兒沒有事情吧?”站在鄭亨身邊的婦人,有些忐忑的問道。
    雖然和這女子并沒有通名,但是鄭鳴也知道這女子應該是鄭亨的妻子,自己的嫂子。對于這個女子,還有一些好奇,因為鄭馨兒的神魔血脈,無疑是來自于這個看似柔弱的嫂子。
    “沒事,只是一時激發了血脈,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情。”鄭鳴說話間,朝著鄭亨一笑道:“就讓嫂子帶著馨兒下去休息吧!”
    說話間,他從李英瓊的手中,將那塊骨頭拿過,放在了鄭亨的手中道:“將這塊骨頭給馨兒做成玉佩,對她的血脈激發有好處。”
    鄭亨還沒有說話,那女子已經婉拒道:“鳴弟,這東西太珍貴了,還是鳴弟你自己留著用吧。”
    鄭鳴朝著鄭亨笑了笑,并沒有說話,而鄭亨已經大大咧咧的將東西接過來道:“他手中的好東西多的是,也該給我們馨兒送點東西了!”
    說話間,他朝著那女子柔聲的道:“你先帶著馨兒下去休息吧,我一會過去。”
    女子溫順的點頭,抱著鄭馨兒輕輕的離去。
    “師傅真是的,將我們兩個人扔下,三十年不管不問,現在見面了,也不說和我們兩個弟子說說話!”一個滿頭金發,穿著綠色長裙,容顏美麗一如山中精靈的女子,有些不滿的朝著鄭鳴抱怨道。
    這女子有著參星境初期的修為,雖然不是太高,但是根基卻是無比的扎實,給人一種血氣翻騰的感覺。
    海麗絲,她那猶如魚一般的尾巴,現在已經被兩條修長的長腿所代替,說話間,嘴角更是輕輕的挑起,有著一種讓人怦然心動的味道。
    看著自己當年的弟子,竟然長成了大姑娘,鄭鳴一時間有一種不好接受的感覺。
    畢竟當年的小弟子,也就是一個小屁孩,自己想摸摸她的頭也行,想表示一下自己的親昵也行,但是現在嘛,就得拿出點當師傅的威嚴了。
    “嗯,海麗絲都這么大了,確實是為師的失誤,最近一段時間,我會就你的功課進行考核!”說到此處,鄭鳴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目光又落在了另外一個女子身上。
    和海麗絲相比,這個女子更容易認,因為她的身后,有著金色的,充滿了一如道紋的玄奧花紋的蚌殼。
    流蘇無憂,這個被自己立為七海之王的女子!
    此時的流蘇無憂,個頭和海麗絲幾乎差不多,她和一如精靈的海麗絲相比,卻有著另外一種的不同。
    風華絕代!
    雖然鄭鳴閱女無數,但是此時,看著這流蘇無憂,鄭鳴覺得,好像也唯有這個詞語,才能夠形容這個叫做流蘇無憂的女子。
    “無憂見過鄭師!”女子輕輕的躬身,動作優美,一如行云流水,她的一切,好似無處不美!
    鄭鳴并沒有直接收流蘇無憂為師,所以流蘇無憂對鄭鳴的稱呼,就有點怪異,但是卻讓鄭鳴覺得,這個稱呼,真的是很適合自己。
    “不用多禮了!”鄭鳴一擺手,而后朝著李英瓊道;“英瓊,你初來大倫山,就讓海麗絲帶你去熟悉一下。”
    李英瓊雖然不愿意離開鄭鳴,但是看著鄭鳴身邊的傅玉清等人,最終還是朝著鄭鳴行禮離去。
    在傅玉清以及家人的簇擁下,鄭鳴將自己在混沌虛空之中的經歷,簡單說了一些。
    當然,太宇之塔等至關重要的東西,鄭鳴并沒有說。不是信不過自己的家人,而是這種東西,還是少一個人知道的好。
    入夜,鄭鳴喝的有些微熏,實際上此時,只要他一個念頭,就能夠將這種酒氣逼走,只是他很享受這種飄飄然的感覺,也就聽之任之了。
    推開那熟悉又陌生的房門,就看到傅玉清和姬空幼正說著什么,看到鄭鳴進來,傅玉清就站起來,一副要離去的模樣。
    “姐姐,這是你的房間,你這是要去哪里?”姬空幼說到此處,突然輕聲的道:“難道你不希望,有一個像馨兒那般可愛的女兒嗎?”
    傅玉清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
    ……
    時光如水,緩緩流暢。也就是一轉眼的功夫,鄭鳴回到大倫山已經三日,在這三日之中,鄭鳴忘了修煉,忘了一切,盡情的和自己的親人在一起,享受著那難得的溫情。
    “師傅,這是人家給你準備的朝暉玉露,用來泡茶,是最好喝的!”海麗絲手端著一個玉杯,輕輕的遞給鄭鳴。
    鄭鳴端過來喝了一口,只覺得有一股香氣,直接沖入了他的心肺之中。雖然這朝暉玉露的靈氣并不是太多,但是這種飄然若仙的享受,卻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他放下玉杯,放眼朝著四方看去,就見在百丈之外,李英瓊正在練劍。
    李英瓊此時的修為,已經是神禁中的強者,但是她現在演練的,只是一種最普通的劍招。
    但是這種劍招在李英瓊的手中,不但好看,而且每一招之中,都好似隱含著無窮的變化。
    “師尊,什么時候,我也能夠像李英瓊姐姐那樣,有這么高強的劍訣啊!”海麗絲撅著嘴,對李英瓊既有羨慕,又有一點小小的嫉妒。
    鄭鳴不知道李英瓊和海麗絲之間發生了什么,他也不想知道。此時聽到海麗絲的話,鄭鳴輕輕一笑道:“你英瓊姐姐的劍訣我可以傳你,但是你永遠也難以在劍道上超過她。”
    說到此處,鄭鳴正準備說話,卻見龍云幾個人快速的從遠處飛了過來。
    龍云身后的幾個年輕弟子,一個個都是英氣勃勃,不過他們的目光在和海麗絲的目光交匯之后,一個個都小心的低下了頭,一副不敢對海麗絲再看的模樣。
    鄭鳴沒有理會那些弟子,而是朝著龍云道:“怎么不多休息兩日,跑我這里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什么都瞞不過師叔您。”龍云朝著鄭鳴恭敬的拱手道:“弟子這次來,是奉了掌門之命,給師叔您回稟一件事情的。”
    說話間,他朝著自己身后的弟子一揮手,那些弟子一個個快速的離去百丈多遠。而海麗絲等人在朝著鄭鳴投來問詢的目光時,鄭鳴只是搖了搖頭。
    “說吧,這里沒有外人。”
    “師叔,掌門讓我告訴師叔您,他已經和利劍門聯系了多次,利劍門的回話是,黃舒朗正在閉關,至于什么時候出關,還不知道!”龍云說到此處,又低聲的道:“不過,據我們所知,前天,黃舒朗還出現在一次聚會上。”
    “按照掌門推斷,黃舒朗此舉是準備賴賬,他讓我告訴師叔,這件事情,師叔還是不要再追究了。”
    “畢竟,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值得和一個神君撕破臉。”
    “而且他一直不露面,師叔就算想要找他,都找不到。”
    如果是其他小事,鄭鳴說不定會一笑而過,但是,那可是一百五十個位面啊,他老人家現在缺少的,是聲望值進行修煉,畢竟三千神魔之中,還有不少沒有達到參星巔峰。
    有英雄牌,他可以快速的修煉,而沒有英雄牌的話,那他的修煉速度,則會減慢很多。
    “就這么算了?他黃舒朗想得美!”鄭鳴的目光之中,已經生出了一絲冷然。
    “師叔,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覺得很生氣,但是掌門說的也不無道理,一個神君若是鐵了心要賴賬的話,我們還真是沒有辦法。”
    “您……您還是不要太生氣。”
    鄭鳴朝著龍云一擺手道:“生氣?我生什么氣,你師叔我專治各種不服,現在我就想辦法對付黃舒朗這個無賴!”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閃動,不過鄭鳴總覺得,這些念頭,好像都有缺陷,并不是說鄭鳴的智商不夠,而是他在這方面,實在是有些不擅長。
    就在他腦仁有點痛的時候,一個念頭出現在他的心頭,自己在謀劃方面一般,但是在自己的英雄牌之中,那可是有不少的高手。
    得,直接選一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