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49 多羅樹葉

  青玄圣君的話,讓更多人的目光,落在了李英瓊的身上,特別是龍云等人,簡直像看怪物一般,緊緊的盯著李英瓊。
    這姑娘總讓人覺得光彩照人卻又躲在鄭鳴身后深藏不露,這種內斂反倒使得她陡然生輝,嫵媚動人。小師叔到底是從哪兒弄來的這姑娘呢?
    擊敗萬劍一,和申屠凌云打的不分勝負,而前些時候自己等人見李英瓊的時候,她也只不過是化蓮境而已。
    這個進步,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燕紫電沒有過多注意李英瓊,他關注的焦點還在鄭鳴身上。有心安慰他幾句,但是最終,卻是什么也沒有說。
    至于吸引所有人目光的李英瓊,好像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她淡然的站在鄭鳴的身后,平靜之中,更帶著一絲銳利。
    青玄圣君的注意力,同樣在李英瓊的身上,當然,對于能夠讓李英瓊直接拒絕西無長生天,屈身為仆從的鄭鳴,他也有所關注。
    從鄭鳴的身上,他感覺到的,是一種平靜,一種一如湖水般的平靜,只不過除了這一絲平靜,他在鄭鳴的身上,實在察覺不到其他的能力。
    身體強度高一些,還有溝通的星辰好像也不少,但是他畢竟不是神禁。
    在歸元大世界,唯有進入神禁的人,才能夠稱為強者,而一些天驕,就算在本級之中再強大,也難以獲得強者的稱號。
    在青玄圣君的護衛之下,鄭鳴等大倫山的弟子,安然無恙的回到了大倫山。燕紫電等接應的人還不覺得,龍云等人再次見到大倫山,一個個眼眸中充斥著激動。
    有些女弟子差點就要喜極而泣了!三十年,對于神禁級別的強者,并不是太長的一段時間。
    也許,他們閉關修煉一次,三十年就已經過去。但是這三十年混沌虛空的經歷,卻讓不少人對于大倫山魂牽夢繞。
    現在,他們終于回來了,回到了大倫山,回到了這個讓他們有家的感覺的地方。
    鄭鳴凝視著大倫山,雖然此時,他看不到天回峰上的家人,但是此刻,卻也是感觸良多。
    大倫山,我終于回來了!想到混沌虛空之中經歷的一些風險,鄭鳴的心里也不免有些后怕。
    “燕神君,就此別過!”青玄圣君一揮手,那托在鄭鳴等人腳下的飛舟,就已經被他收入到了衣袖之中。
    這飛舟和鄭鳴他們的飛舟雖然外表上沒有太大的不同,但是論起速度,卻是足足快了十余倍。這也是他們為什么能夠如此快回到大倫山的原因。
    “圣君,來到我大倫山的門口,您怎么也要進去坐一坐,不然,師尊必定會怪罪我們這些當弟子的,不懂禮貌了!”燕紫電雖然排名在阮香魚之后,但是他是神君,所以這個時候說話的,就應該是他。
    這也是在外人面前,實力的重要性。
    青玄圣君一擺手道:“不進去了,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就此別過。”說話間,青玄圣君的目光就落在了李英瓊的身上道:“如果你有什么修煉上的難題,隨時可以向我詢問。”
    說話間,青玄圣君的手中,多出了一片猶如白玉般的樹葉,朝著李英瓊遞了過去。
    “多羅樹葉!”阮香魚看到那樹葉,一臉驚駭。
    燕紫電等人,同樣有些吃驚的看著青玄圣君遞過來的樹葉,顯然,從他們的神情之中,足以看出,這樹葉很不普通。
    李英瓊并沒有動,甚至沒有伸手的意思,在無數的人目光看向她的時候,她還靜靜的站在鄭鳴身后,無動于衷。那隨意的模樣就像青玄圣君并不是跟她說話,而那多羅樹葉在她眼里又是無足輕重似的。
    “英瓊姑娘,還不快點接下,這是圣君的厚愛!”背背長弓的男子,沉聲的朝著李英瓊說道。
    “我的修煉,自有我家公子進行指教,至于其他人,就不勞費心了。”李英瓊昂頭,朝著那多羅樹葉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此話一出,給人一種她對鄭鳴無限信任,甚至超越了眼前的青玄圣君的感覺。
    青玄圣君的目光,從鄭鳴的身上再次掠過,只不過這一刻,他的目光之中,尷尬之余,已經有些不快了。
    那背著長弓的男子見此情景,忍不住指責鄭鳴道:“小師弟,你還不讓英瓊姑娘給圣君道歉!”
    鄭鳴雖然不知道青玄圣君對李英瓊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他這般慷慨的給李英瓊好處,讓鄭鳴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就好像自己帶著女朋友出去,有人非要給女朋友送花一般。當然,這個青玄圣君的作為,比之那些只知道秀肌肉的小輩,不知道要強了多少。
    但是不高興,就是不高興。
    另外,鄭鳴對于自己這位六師兄也多了一絲不喜,當下朝著那多羅樹葉掃了一眼道:“多謝圣君的好意,英瓊我自己會教導的。”
    “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辭!”青玄圣君說話客氣,但是臉上卻多了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說完這句話,青玄圣君衣袖擺動,整個人瞬間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看著青玄圣君離去的方向,那背弓的男子氣急道:“小師弟,你這么做太沒禮貌了,你知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多少人求著青玄圣君來指教?”
    “青玄圣君對于一個武者指導的機會,是何其難得,更何況,你一個參星境,憑什么指教神禁?簡直是不可理喻嘛!”
    鄭鳴來到大倫山之后,對于大倫山的師兄弟們,一直感覺良好,但是現在,這個六師兄讓他覺得有點多此一舉,指手畫腳的嫌疑了。
    “六師弟,你少說兩句,小師弟做事,自有他的道理。”燕紫電打斷道:“更何況,英瓊就算沒有青玄圣君的指教,這不還有我等么?”
    “就算我等指導不了,還有世尊呢!”
    那背弓男子對于燕紫電這樣的話,很不服氣,但是在看著燕紫電那嚴肅的神情之后,他還是將心中的念頭給壓了下去。
    畢竟,他得罪不起燕紫電。
    “燕師兄,我的意思是,我們大倫山,不該因為一件小事情,惹一位圣君不高興!”
    阮香魚一擺手道:“好了,不要再說了,現在咱們已經回到了大倫山,先去見過掌門吧!”
    就在阮香魚說話間,陳東明已經帶領著大倫山的一群弟子迎了上來,在這些大倫山的弟子之中,有不少人都是鄭鳴熟悉的角色,但是同樣,也有幾個鄭鳴并不認識。
    比如,走在陳東明身旁,一個看上去有些老朽,身上披著厚厚袍子的老者,一副處在冰天雪地之中,只要風一吹,就能夠將他吹倒一般。
    但是鄭鳴卻感到,在這老者的身上,隱含著兩種不一樣的力量,如果將這兩種力量全部釋放出來,那么這老者將會是非同一般的恐怖。
    “大師兄,二師兄!”就算是阮香魚,在看到老者之后,都恭恭敬敬的朝著兩個人行禮。
    以往只有陳東明一個人的時候,阮香魚很少這樣規規矩矩的見禮,但是現在,多了這老者,阮香魚就顯得無比的鄭重。
    陳東明一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禮!”
    他雖然這樣說,但是燕紫電等人,還是恭敬的朝著老者見禮,到了鄭鳴,陳東明笑著道:“小師弟,這是你二師兄柳冰璞,你叫他二師兄就是!”
    “拜見二師兄!”鄭鳴自問,自己還沒怎么怕過誰,但是在面對著柳冰璞的時候,心頭卻涌過一絲本能的畏怯。
    當然,這種畏怯,鄭鳴只是一個念頭,就直接斬斷,但是和這柳冰璞見禮的時候,鄭鳴表現的,卻是異常的鄭重。
    “小師弟不用多禮,都說大倫七子,末子最秀,小師弟能在混沌虛空之中得到青木葫蘆,實在是讓為兄羨慕不已。”那柳冰璞的話,說的倒是中規中矩,但是鄭鳴總覺得有些別扭。、
    唔,不是他這話有問題,而是他的人和他的話,好像有什么沖突。
    “多謝二師兄夸獎,小弟這次只是機緣巧合而已!”鄭鳴謙虛道。
    “這有什么好謙虛的,雖然我們沒去倥侗山,但是小師弟的事跡,卻已經傳遍了天地。生裂大圣門人,這等的事情,在整個歸元大世界,還是第一次出現。”
    柳冰璞說話間,輕輕的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而后快速的收了回去,這個動作,無比滑稽,卻讓鄭鳴和這位二師兄,多了一絲親近。
    “好了,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回去再說!”陳東明說話間,目光落在了李英瓊的身上道:“英瓊姑娘也一起來。”
    再次回到了大倫山的正殿,雖然這里和鄭鳴離去的時候,沒什么改變,但是重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定之后,鄭鳴還真是有些唏噓。
    “小師弟,那青木葫蘆究竟是什么樣的寶物,拿出來讓我們看看!”落座之后,陳東明笑著道。
    鄭鳴有了太宇之塔,對青木葫蘆的重視,就低了不少,更何況他已經煉化了青木葫蘆,倒也不擔心其他。
    因此,心念閃動之間,那青木葫蘆就出現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