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248 青玄圣君


    兩敗俱傷!
    這幾乎是所有人在感受到這兩股磅礴的力量之時,所產生的第一個反應。?西無長生天來接應的強者,臉色這一刻大變,他的氣息,瞬間攀升到了頂峰。
    神君,這又是一個神君!這個神君出手的話,自然不會幫著李英瓊,所以燕紫電在這西無長生天強者氣息攀升的時候,也上前走了一步。
    鄭鳴的身軀,也下意識的上前走了一步,他在看到李英瓊的出手之后,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一次比斗的結果。
    雖然論起修為,李英瓊要比那申屠凌云差上不少,但是倚仗著始戮劍,最終兩個人只能是兩敗俱傷。
    申屠凌云的死活,鄭鳴當然不會在意,但是他怎么忍心眼睜睜的看著李英瓊受傷呢。
    心里揣著這個想法,他就已經有了決定。可是,就在他要落在兩個人勁力匯聚中心的瞬間,虛空之中,陡然出現了一桿七色的寶旗。
    那寶旗閃動,七色的長虹,在李英瓊和申屠凌云之間,匯聚成了一條彩錦!
    這七色的彩錦,看似薄薄的一層,但是李英瓊的長劍和神魔始皓的巨大身軀和彩錦接觸的瞬間,都難以突破這彩錦的防御。
    至于那毀滅河山的力量,沖入了七色的彩錦之后,就沒有了任何的聲息,就好似這種磅礴的力量,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在看到彩錦的瞬間,申屠凌云好似想到了什么,立即停止了進攻,但是李英瓊的眉眼之中,卻多出了一絲倔強,她揮動自己手掌的長劍,準備再次出手。
    “英瓊住手!”鄭鳴看得出那出手之人,并沒有任何的敵意,不愿意李英瓊無緣無故結上一個敵人,鄭鳴沉聲的朝著揮劍的李英瓊喝道。
    李英瓊的脾性雖然倔強,但是對于鄭鳴的話,卻是從來都沒有任何的反抗,聽到鄭鳴的命令之后,她就收回了自己的長劍。
    不過此時,李英瓊那猶如寒星般的眼眸,卻給人一種熾熱的感覺,這并不是說,李英瓊此時心中有什么念頭,實際上,他這種表現,是她整個人,已經處在了戰斗癲狂的邊緣。
    “小姑娘如此好戰,可不好啊!”淡淡的聲音,從虛空之中響起,隨著那聲音,化成了七色彩錦的寶旗,已經落入了一個晶瑩如玉的手掌之中。
    這是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子,他雖然處在眾人的中間,但是卻依舊給人一種遺世孤立的感覺。
    男子的面容,就好似這世間最美麗的寶玉,一如秋水的眼眸,帶著沒有半絲雜質的純凈。
    在看到這男子的瞬間,就算鄭鳴這等的心境,也有一種這個男子,是可信賴之人的感覺。
    燕紫電等人在看到此人的瞬間,就露出了欣喜之色。就算驕傲一如北離神君,在看到此人的瞬間,也快的走過來,恭敬的行禮道:“見過青玄圣君!”
    混元天柱第九等,被稱為圣君。
    而在整個歸元大世界之中,能夠獲得圣君稱號的,只有四個人。雖然很多人說,在歸元大世界之中,奇人異事多如牛毛,有的演繹出來揚名立萬,但是同樣,還有不少人,是不愿意爭這些虛名的。
    但是就算如此,在整個歸元大世界之中,圣君也是鳳毛麟角,他們都是某種修為,已經到了一種越的程度,才會被稱為圣君。就算是小圣和亞圣,大多時候,也都是將他們當成朋友,而不是將他們當成下屬。
    青玄圣君,歸元大世界四大圣君之一,此人交游廣闊,不但在九大小圣面前平輩論交,就是在面對三眼大圣的時候,也有他的座位。
    “見過青玄圣君!”
    一時間,各種見過青玄圣君的聲音,不斷的響起。青玄圣君對于這些拜見的人,一一點頭。
    “圣君此來,不知道所為何事?”雖然很多人對于青玄圣君的來意已經有了猜測,但是在北離神君詢問的時候,一個個還是豎起了耳朵。
    “我這一次,乃是為了這次的糾葛而來!”青玄圣君說話間,一拍自己的儲物手鐲,一個卷軸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那卷軸雖然不大,但是鄭鳴的神識掃向卷軸的瞬間,竟然覺得一股磅礴如天的力量,籠罩在這卷軸上。
    “散!”當卷軸展開的時候,這個字,已經深深的印在了所有人的身上,讓人難以違抗。
    北離神君在這一刻,第一個出驚呼道:“圣人法旨!”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躬身道:“弟子遵旨!”
    燕紫電以及四天九道的接應者,一個個神色之中,同樣露出了驚訝之色。其他人還好,燕紫電則是第一次見到圣人法旨,在看到這法旨的瞬間,他雖然有一種不敢反抗的感覺,但是究竟如何的面對圣人法旨,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做。
    “弟子遵旨!”好在,其他人這個時候,都已經做出了反應,他只要有樣學樣就行了。
    那青玄圣君輕輕一笑,將好似隱含著無窮威勢的法旨一卷,這才道:“諸位,圣人既然已經下了法旨,諸位還是不要再浪費時間的好。”
    青玄圣君作為混元天柱第九等的強者,實際上他一個人,就已經能夠壓制在場的所有人。
    更何況,他現在的手中,還帶著三眼大圣的法旨。
    “有圣人法旨在,我等自然不敢久留,只不過在下有一事不明,還請圣君賜教!”北離神君猶豫了瞬間,最終還是鼓起勇氣,朝著青玄圣君拱手道。
    此時的青玄圣君,眼眸中并沒有任何的不高興,他淡淡的道:“神君有話盡管說就是。”
    雖然青玄圣君此時表現的無比的溫和,但是在面對青玄圣君的時候,北離神君依舊表現得無比尊崇,他沉聲的道:“在下想要知道,圣人他老人家為何要……”
    為何要什么,北離神君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看向青玄圣君的目光,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青玄圣君輕輕一笑道:“圣人他老人家的考慮,還不是我等可以隨意猜測的。”
    說到此處,他輕輕一笑道:“我來的時候聽說,憐星大圣門下,新近出了一個天才人物,她老人家想要遍邀天下修煉千年以下者,組織一次試煉!”
    憐星大圣四個字,讓四周變的無比的靜寂。
    北離神君明白了,他作為三眼大圣的門徒,很知道自己的師尊,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位憐星大圣。
    但是再看不上,那位依舊是一位大圣,就算自己的師尊再不爽,也要給這位憐星大圣九分顏面。
    憐星大圣組織這次試煉的意思,更是可想而知。而作為大圣的三眼大圣,自然不希望自己輸掉。
    他不讓再次糾紛的意思,北離神君也明白了過來。
    “多謝圣君告知,以后圣君如果路過北離島,還請降臨指教一二,在下告辭!”說話間,北離神君朝著青玄圣君一抱拳,騰空而去。
    黃舒朗等神君,此時也明白了為什么,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目光,全都充滿了感慨。
    這小子,簡直是走了狗屎運了!關系到大圣的法旨,這讓他們一時間,還真是不敢興風作浪。
    “告辭,告辭!”
    一聲聲告辭之中,不少人在這個時候選擇了離去,當然,也有人想要看一下是不是還有變故,所以走的有些緩慢。
    申屠凌云此時,并沒有立即的離去,他怔怔的看著李英瓊,眼眸中除了凝重,更多的是敬佩。
    “你的天資,不應該只是一個侍女,更不應該,是他這樣一個還沒有突破神禁級別人物的侍女,聽我一言,就算你不愿意拜入我西無長生天,我也可以懇請師尊,幫你介紹強者為師!”
    “他雖然以往很驚艷,但是在混沌虛空,那擁有著無窮機緣之地,竟然沒有成為神禁,這就足以說明,他的潛力,已經耗盡了!”
    李英瓊手中的始戮劍,陡然出鞘,那森然的殺機,一下子籠罩在了申屠凌云的身上。
    “找死!”
    從李英瓊的嘴中,只是說出了這兩個字,伴隨著這兩個字,李英瓊更準備騰空出劍。
    鄭鳴沒有動,但是阮香魚等人,可不敢讓李英瓊破壞三眼大圣的法旨。畢竟,這條法旨是對他們最有用的。
    “英瓊,不能因為人家說兩句話,就對人家喊打喊殺!”鄭鳴在燕紫電的示意下,對準備出手的李英瓊進行了阻止。
    申屠凌云還想再勸,卻被那西無長生天來接應的強者直接給攔住,而后兩個人在上百名西無長生天弟子的恭維下,浩浩蕩蕩的離去。
    “圣君,您怎么這么巧,給大圣他老人家傳旨?”阮香魚朝著青玄圣君一拱手,輕聲的說道。
    “為大圣他老人家跑腿,是臨時碰上的,實際上,我是接到了你師尊的符咒,從遠處趕過來的。”青玄圣君輕輕一笑道:“你師尊不知道如何推演出,你們在這倥侗山的外面,將要遇到一些留難,就讓我送你們回歸大倫山。”
    “本來,我還以為要費一些唇舌,卻沒有想到,正好遇到了三眼大圣他老人家傳下法旨。我看到那法旨和我要辦的事情正好相配,就要了一份過來傳旨。”
    青玄圣君說到此處,神色突然變得無比鄭重的說道:“這次憐星大圣所提的比斗,關乎大圣們的顏面,你們大倫山如果能夠出些風頭,也不枉費上人的一番苦心。”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