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357 天下攘攘(加更)

  “全部都抓起來,敢于反抗者,殺無赦!”鄭鳴看著這些身穿飛魚袍的下屬,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笑意。
    雖然他這錦衣衛的衣物,和原版的相比并不是太像,但是七八成像的,還是很好的滿足了一下鄭鳴的惡趣味。
    徐子閎十分艱難的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來,但是很可惜他沒有半點力氣,所以根本就來不及反抗,就已經被黑妖狐下屬的錦衣衛直接給抓了起來。
    至于徐家其他的人,同樣被一個個抓了起來。他們之中,雖然有人極不甘心,但是在鄭鳴面前,卻也不敢反抗。更何況,他們的家主徐允仲不相信鄭鳴會滅了徐家。
    鄭鳴帶領錦衣衛將青玉府徐家抓起來的消息,就好像長了翅膀一般,只是一天時間,就傳遍了定州四十六府。
    四十六府的上千世家,在驚訝了一會之后,就有了最為激烈的反應,作為四十六府世家之中最強大的沈家,就成了這些家族的聚集地。
    消息傳出的當夜,四十六府的七品世家,足足來了十三家。
    第二日,除了錦綸三府之外,其他七品世家全部匯聚完畢,第三日,上千八品世家和九品世家的家主,也全部都聚集在了沈家所在的藍菊府。
    “沈老,您在咱們四十六府之中德高望重,這件事情您不能不管!”一個面目粗豪的老者,聲音之中好像帶著無盡的憤慨。
    “那徐家,是咱們定州的四十六七品家族之一,要是讓他這樣輕易的拿下定罪,以后這定州,還不是一片大亂!”
    粗豪老者的話才一出口,旋即就得到了大多數人的響應,更有人聲音之中帶著哭腔的嚷道:“馬老說的實在是太對了,雖然他現在身份不一般,但是也不能這樣隨心所欲的胡來。”
    “對,當年我們紅土七府在赤炎老祖統屬下的時候。該給我們這些家族面子的時候,赤炎老祖也要以大局為重。他這般胡來,以后咱們都沒有好日子過。”
    “各位,咱們這一次,絕對不能屈服,要是這次咱們屈服了,以后更沒有咱們的好日子!”
    “大不了老子反了,他還能夠將咱們都殺了?”
    沈家的大廳。足足有半個足球場那般的大,但是此刻,卻顯得有些擁堵。
    作為地主的沈家家主沈安,雖然穩穩的坐在上方,但是他的眉頭,卻不經意的皺著。
    在鄭鳴對青玉府出手的時候,所有的世家都聚集在他們沈家,雖然這樣的情形彰顯了他們沈家的實力,但是槍打出頭鳥。這般的聚集,同樣給沈家招來了大風。
    畢竟,已經是定州第一家的鄭家。絕對不允許定州出現第二家。
    但是,作為當年的定州第一家族。他們沈家想要躲避,也很難,現在要是能夠聚集所有人的力量向鄭鳴施壓的話,說不定能夠讓家族更上一層樓。
    更何況,如此多的人都已經來了,他沈家就算明哲保身,想要退縮,已是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諸位,大家先安靜一下!”在下方的火氣已經達到巔峰狀態之后。沈安朝著眾人拱手道。
    作為沈家的家主,再加上沈安的修為。已經突破了六品,所以說起話來,沈安特別的底氣十足。
    他一開口,那些本來鬧鬧嚷嚷的世家代表,一個個也都安靜了下來,他們來到沈家,自然就是要借助沈家將大家伙聚集起來,怎能不聽沈家的意見。
    “諸位,清泉伯府這次對徐家動手,確實出乎我等的意料啊!但是說起來這件事情,徐家也不是沒有不對的地方。”
    沈安說到此處,看到下方又有人開始議論,更有人開始大聲的說話,當下大聲的道:“大家不會不知道,青玉五府在供奉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繳納吧!”
    “沈家主,我們繳納了,只不過我們繳納的東西,被土匪給劫走了而已。”一個看上去尖嘴猴腮的男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調侃的說道。
    這個人,沈安認識,乃是青巖府付家的家主付運盛,對于此人,沈安是相當的不喜歡,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這里給我耍小聰明,難道實際上是什么情況,我不清楚嗎!
    為了給自己立威,也為了能夠讓自己的思路貫徹下去,所以沈安絲毫不給付運盛面子道:“既然付家主如此說,那咱們就沒有什么好說的。”
    “我沈家準備閉門三月,各位都請回吧!”
    沈安雖然外表看上去溫爾文雅,但是他的話,說的卻是擲地有聲,非常的強硬。
    一時間,本來還在吵嚷的聲音,在這一刻,陡然平靜了下來,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了付運盛。
    付運盛也沒有想到,沈安這一刻,竟然如此不給他面子,雖然名義上沈家在四十多個七品家族之中,是最強大的,但是大家都是七品家族好不好?你他娘的沈安憑什么在我跟前裝大尾巴狼啊!
    現在大家聚集在你們沈家,并不是說要讓你們沈家當頭領,你沈安,給我狂個什么勁!
    就在他準備反唇相譏的時候,這一刻卻有人說話了,就聽那人道:“運盛兄還不快點給沈家主賠罪?咱們既然來到了沈家,就應該拿出咱們的誠意才對。”
    這說話的人,付運盛不但認識,而且交情很深。這個人同樣是青玉五府之中一府的家主,而且還是他的姐夫。
    對于這個姐夫,付運盛一向很是佩服,再加上這一刻他也反應過來,這個節骨眼兒上并不是和沈安斗氣的時候,當下趕忙道:“沈家主,剛才我不該不給您說清楚,我這里向您賠罪。”
    “不過這也是事出有因,我們青玉五府的產出本來就不多,再加上這么多年,咱們除了給各自的宗門貢獻,對于州城的貢獻幾乎都沒有過,現在突然再給州城進行貢獻,我們青玉五府實在是支撐不了。”
    “所以,我們才用了這等小手段。”
    對于青玉五府的行為,在場的世家主宰者,沒有不清楚的,他們更明白,青玉五府并不是繳納不起,只不過他們覺得已經給三大宗門貢獻過了,所以不愿意再割這塊肉。
    當然,他們選擇的方式,也不是硬抗,而是用一種迂回的方式,準備讓鄭家有苦難言。
    卻沒有想到,鄭鳴一出來,竟然直接成立了什么錦衣衛,將徐家一網打盡。
    “雖然青玉五府做的有些不妥,但是沈家主,我覺得也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畢竟咱們每一府,除了養活自己之外,還要繳納宗門的供奉。”
    “咱們的東西,也不是大風吹來的,再給清泉伯府繳納供奉,咱們活不下去啊!”
    說話的,是一個長須飄飄的老者,他說完這話,就咳嗽起來,一副隨時都能被風吹倒的模樣。
    但是對于這老者,在場的人同樣沒有人敢小看了他,因為他是僅次于沈家的聶家的大長老。
    這位聶家大長老一開口,立刻就有人隨聲附和道:“是啊,咱們給清泉伯府繳納供奉,再加上給三大宗門的供奉,真的是支撐不了。”
    “別人看著咱們這些家族風光,但是咱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我們家這次對伯爵府的供奉,都是借的金子。”
    “可不是嘛,我窮的這個月連護衛隊的酬勞,都發不下來,哎,日子不好過啊!”
    各種各樣的哀怨聲,讓這沈家的大殿,一時間竟然成為了訴苦的圣地。
    沈安心中冷笑,臉上卻是越加的冷厲,他心中清楚的很,這些人都是在演戲,只不過他們這場戲,都是演給同樣是演戲者的人看。
    “諸位咱們先別說困難,還是說一下,現在該怎么辦?”沈安聽不出什么新意,壓了壓手道。
    “還能怎么辦,自然是讓鄭鳴立即退出青玉府,將徐家的人全部放了!”
    “對,不僅要他放人,還要讓他賠禮道歉,徐家畢竟是咱們定州府的大世家,咱們不能看著他這樣的吃虧。”
    “聽說徐家老爺子這么大的年齡,竟然被鄭鳴囚禁到了牢籠之中,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這樣做,根本就沒有將咱們這些世家大族放在眼中嘛。”
    “就算是他身份不一樣,但是咱們各大家族,也絕對不允許他這樣的侮辱,我相信,只要咱們聯合一致,葬劍宮的太上和左老祖,一定會給咱們主持公道的。
    氣勢洶洶的吶喊聲,讓沈安的心越加的不爽,他也知道,這樣做很是讓世家們痛快。
    但是鄭鳴會低頭嗎?而鄭鳴一旦下定狠心,那么第一個動手的,就是他們沈家這個領頭者。
    “諸位,要是你們打著這個心思的話,我覺得我們沈家絕對不能參加,畢竟我們沈家還要活下去!”
    沈安的幾句話,頓時讓本來高聲喝喊的人,安靜了下來,能夠參加這次聚會的,都是定州各大家族的家主,他們之中,更沒有一個是愚蠢之輩。
    見靜場了,就有人沉聲的道:“咱們這次聚集,為的就是要救徐家,我覺得咱們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要解決徐家的事情,讓鄭鳴放了徐家的人。”
    這說話的人,顯然對于一切想的很清楚,所以一席話說出來,顯得很是有條理。
    自然,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人反對。
    PS:  今天加更一章,表達一下老貓心里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