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356 六棱重劍閃電驚鴻

  鄭鳴這是要拿他們徐家開刀,而且他父親所修煉的功法一旦公開,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就在徐允仲猶豫的瞬間,陡然聽到有人道:“無知的匪徒,竟然冒充鳴少,實在是罪大惡極,所有徐家子弟,立即擒拿此寮,生死勿論!”
    作為徐家的太上長老,徐子閎擁有巨大的權威,他的話,在家族之中一向是金科玉律。
    更何況此刻,在不少徐家子弟的眼中,已經是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所以他們雖然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八成就是鄭鳴,但是他們還是要動手。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一旦徐家沒有的話,他們的利益同樣不存在。
    上百徐家的武者,猶如瘋一般的朝著鄭鳴沖了過來。他們拼命的舞動著自己手中的刀劍,這一刻,他們要的,就是要將鄭鳴這個可能將他們家族連根拔起的人殺掉。
    鄭鳴的神色很平靜,不過就在這些人沖來的剎那,他取出了背在身后的六棱重劍。
    雖然他的手中,有能夠儲存物品的寶鐲,但是并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的他,還是將這柄不能夠增強其戰力,甚至在壓縮他戰力的重劍背在身后。
    六棱重劍,閃電驚鴻!
    身化一片劍光的鄭鳴,快速的從上百徐家武者之中沖過,六棱重劍之下,所有的徐家武者,都躺在了地上。
    雖然都沒有死,但是他們一個個被重劍打斷的手臂,卻讓他們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戰斗力。
    這一劍,已經足以讓所有還準備沖上去的徐家子弟膽寒。
    “弓弩隊,放箭!”徐子閎的眼眸,此時一片通紅,他已經完全將他表面那溫和慈祥的模樣放下,大聲咆哮的他,就好像一只受傷的野獸。
    死死死!
    只有殺死了鄭鳴,他才有活路。只有殺了鄭鳴,他們徐家才有活路。
    蕭霖看著上百弓弩手從徐家沖出。頓時擔憂了起來:“姬姐姐,鄭大哥不會有問題吧?”
    姬空幼看著那些將鄭鳴圍在中間的弓弩手,不屑的笑道:“就憑著這些廢料,還想要擊傷鄭鳴,實在是太高看他們了!”
    “嗖嗖嗖!”
    無數的勁弩,在虛空之中化作一片飛蝗,朝著鄭鳴籠罩了下來。在這些飛蝗面前,鄭鳴最好的手段,自然就是金鐘罩的防御。
    但是這一刻,鄭鳴并沒有施展金鐘罩,他揮動自己手中的六棱重劍,在虛空之中化作一片劍網。
    徐家的弓弩手,可謂是徐家的殺手锏之一,這些人都經過特別的訓練,不但準星極強。而且每一個都有十一品的修為,可以說弩箭之下,就算是石頭。也能夠完美洞穿!
    用來圍殺的話,就算是五品的武者。也不一定能夠從這些弓弩手的圍殺下逃出生天。
    可惜,他們這一次遇到的對手,實在是太強了。在六棱重劍之下,那些弩箭還沒有挨近鄭鳴,就會被六棱重劍,直接給砸成碎粉。
    半刻鐘!
    鄭鳴舞動六棱重劍足足半刻鐘,這半刻鐘徐家的每一位弓弩手平均射出弓箭五十根。鋪天蓋地的弩箭,在鄭鳴的身前,形成了一片碎粉。
    “啊。我沒有箭了!”幾乎機械性的伸手拿劍的弓弩手,突然感到自己的手抓到了虛空。這才驚訝的發現,自己所射的一壺箭,竟然射完了。
    上百人,一人五十根箭,就是五千根弩箭!
    “跑啊!”早就被鄭鳴的聲勢所奪的徐家武者,幾乎同時大聲的吼道,而隨著這吼聲,這些徐家的弓弩手,四散奔逃了起來。
    徐允仲和徐子閎呆呆的看著一切,他們在下屬四散奔逃的剎那,才想到了逃走。
    大勢已去,徐允仲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發軟,頭發懵!
    而就在這一刻,那徐子閎卻騰空朝著姬空幼的方向沖了過去,他多年的經驗,讓他感到,這個嬌怯怯的女人,應該和鄭鳴的關系非同一般。
    只要能夠將這個女人抓在手里,說不定自己就能夠弄出一條活路。
    鄭鳴看著抓向姬空幼的徐子閎,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姬空幼這個女人,別看外表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但是誰要是這樣的看她,必定會吃大虧。
    “鄭郎救我!”
    就在鄭鳴想著姬空幼該如何讓徐子閎吃上大虧的時候,卻沒有想到,姬空幼竟然絲毫不反抗,而是朝著他急切的喊道。
    姬空幼這妖女要喊,鄭鳴并不覺得有什么意外,真正讓鄭鳴難受的是鄭郎。
    尼瑪,我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鄭郎了呢?
    就在鄭鳴猶豫之間,徐子閎的手掌,已經籠罩在了姬空幼的頭頂上空,那模樣,似乎只要他一用力,姬空幼就死無葬身之地。
    “哈哈哈,鄭公子,你單槍匹馬來我徐家,真的是好膽色!”感覺自己已經控制了姬空幼,徐子閎哈哈大笑了起來。
    絕處逢生,這絕對是人生一大喜事。
    鄭鳴淡淡的道:“您想要怎么樣?”
    “鄭公子,如此佳人,真真是我見猶憐啊,鄭公子能夠擁有此等尤物,實在是讓老夫羨慕啊!”徐子閎一邊用自己的掌力籠罩在姬空幼的頭頂,一邊笑吟吟的道:“如果老朽能夠在年輕二十歲,遇到如此美貌的女子,就算對手是鄭公子,老朽也要爭上一爭。”
    “畢竟女人好找,但是如此美貌的女子,卻并不容易找啊!”
    鄭鳴此刻,雖然明知道姬空幼在演戲,但是看著她在徐子閎掌下,一副嬌怯可憐的模樣,還是不由自主的心頭一蕩。
    這個女子,本身就風華絕世,此時再故意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是讓人難以自持。
    “徐子閎,你是堂堂徐家的上代家主,如此對待一個女人,算得了什么本事。”
    喊出這句話的,并不是鄭鳴,而是一個正在圍攻鄭鳴的武者,準確的來說,這是一個歸屬了徐家的武者。
    能夠讓一個徐家的武者,為自己打抱不平,鄭鳴覺得,自己真的要佩服一下姬空幼了。
    徐子閎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了起來。如果這個喊話的人是外人,他根本就不用在意,只是現在,這個喊話的人,卻是自己家的一個武者。
    這個武者,自己不但認識,而且當年還曾經重視過,現在他卻跳出來打了自己的臉。
    實在是可惡至極,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姬空幼的身上,看著這個柔弱,但是身上好像隱含著無窮誘惑的女子,他也不由得一陣春心蕩漾。
    不過作為執掌徐家多年的梟雄人物,徐子閎還是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他定了一下心神,讓自己絕對不看姬空幼的臉,這才沉聲的對鄭鳴道:
    “鄭公子,只要您對天發誓,以后不對我們徐家動手,當作今天的事情沒有發生過,我就可以放了這位姑娘。”
    徐子閎的條件,在他自己看來,真的是一點都不高。
    別說不高,甚至他自己覺得,還有點低。畢竟鄭鳴來到他們徐家喊打喊殺,讓他們名聲掃地。
    但是,徐子閎也只敢提出這么一點的要求,畢竟現在的形勢,讓他不敢多提。
    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徐子閎,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淡漠的道:“如果我不呢?”
    “要是鄭公子不答應的話,那老朽我也沒有辦法,只有和這位姑娘一起共赴黃泉了!”
    “像老朽這樣一個無用的老東西,能夠和如此美貌的姑娘一起進黃泉,好像也不虧,您說呢鄭公子。”
    鄭鳴還沒有說話,那姬空幼已經嬌怯怯的朝著鄭鳴喊道:“鄭郎,你可一定要救我啊!”
    這一刻的姬空幼,就好像一個無助的小媳婦兒,那嬌怯的模樣,別說是男人,就算是蕭霖這等的男孩,都有一種要拼了自己的性命保護她的沖動。
    “鄭大哥,姬姐姐她……”
    鄭鳴可沒有心思陪著姬空幼在這里演戲,他哼了一聲道:“行了,七情宗的姬姑娘,我知道你演技超群,堪稱影帝,我勸你還是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這句話一出,特別是七情宗三個字,頓時讓徐子閎的臉色大變。他雖然只是在青玉府之中稱王稱霸,但是對于大晉王朝之內的大宗門,還是相當了解的。
    特別是像七情宗以及心劍閣這等的宗門,他更是如雷貫耳。
    聽鄭鳴稱呼這姬空幼竟然是七情宗的弟子,他的心中一驚,本能的就朝著姬空幼擊了一掌。
    可是他這一掌還沒有擊落,就覺得自己體內的真氣,在這一刻竟然好像脫韁的野馬一般,不聽束縛。
    怎么回事?自己的真氣,怎么會不聽自己使喚呢?心驚不已的徐子閎,此刻早已沒有了絲毫的淡定。
    還沒有等他想出化解的方法,他就被一股勁風,直接打飛起來,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嘻嘻,不懂風情的家伙,難道你就不知道,英雄救美,是最能夠擊中女人最柔軟地方的法門么?”姬空幼輕飄飄的來到鄭鳴身前,目光之中隱含著一絲輕柔的說道。
    雖然鄭鳴一直都將姬空幼當成逢場作戲的對象,但是現如今面對她那百變的神情,還是不由得心頭一蕩。
    也就在這時,就見一隊兵馬從后面直沖過來,沖到最前面的,正是黑妖狐。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