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352 一劍當斬不平事(10號)

  鄭霸小心翼翼的看了鄭鳴一眼,發現鄭鳴除了比以往多了一絲成熟外,還是那個稚嫩的少年,但是有一點鄭霸卻是心知肚明,現在鄭鳴家之所以有現在的地位,全都是因為這個少年。
    “鳴少,老叔這次……這次過來,也是迫不得已。”
    鄭霸這句話說出之后,算是大松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來鄭鳴家,就等于是賣自己的老臉,但是在家族至上的情況下,他沒有別的選擇。
    “鄭霸叔我明白,您在我這里,絕對沒說的,但是其他人想要留下,休要怪我沒有事先聲明。”
    鄭鳴說到這里,幽幽的道:“定州山高地遠,山匪橫行,死幾個人,很正常啊!”
    聽著鄭鳴的話,鄭霸就覺得頭頂發麻,他知道鄭鳴這絕對不只是一句威脅。
    這個少年,已經是主宰不少人性命的存在,他們要真的不將他的話放在心上的話,會有很多人,在不明不白之間,丟掉自己性命的。
    “鳴少的話,我一定會稟告給家族的。”
    鄭鳴并沒有理會這句話,他朝著四周打量了幾眼,發現沒有那個自己熟識的身影,不由朝著鄭霸問道:“鄭霸叔,怎么不見驚人呢?”
    “我也不知道驚人去哪兒了,前些日子有人帶來了一封書信,他說自己拜師學藝去了,讓我們不要擔心他。”鄭霸說話間,就從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一張紙。
    這是一張草紙,皺皺巴巴的紙上,寫著幾個字:“老頭,鳴少沒事,我就放心了,那個你兒子天降神人,已經被高人相中,現在要去修煉,不要太想我啊!”
    無論是口氣,還是書寫的字跡。都是鄭驚人獨特的風格,看到這封信。鄭鳴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他都擔心鄭驚人會不會出什么事情,現在有這封信,至少可以證明那小子還活著。
    鄭鳴歸家的第一天,是屬于端陽英的,堅稱兒子鄭鳴瘦了的端陽英,硬是弄了一大桌鄭鳴小時候最喜歡的飯菜。讓鄭鳴大快朵頤的吃了一頓。
    午后,鄭鳴的身邊,已經聚集了鄭家在定州的權力人物,其中姜家的家主姜元豐和冷家的家主都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鳴少,錦綸三府,都在咱們鄭家的掌控之中,但是屬于定州的其他四十三個府,雖然名義上已經歸附,但是實際上。他們還是在自行其是。”
    黑妖狐手中,拿著一份簡單的賬單道:“您看,這是一個月前。按照規定應該由四十三府進行的歲貢。雖然四十三府都進行了歲貢,但是所送的量。只是正常府城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這個慘淡的數字讓鄭鳴眉頭皺了起來。
    這些府城的家族,他們對于鄭家,現在已經不是在明抗,而是在暗地里下絆子。
    “其中青玉五府的家族,更是過分,他們名義上派人供奉,但是暗地里卻派人將供奉的物品劫走,然后給咱們匯報,說供奉的東西。被人給劫走了。”
    黑妖狐說到此處,用她細柔的手掌在桌子上狠狠的拍了一下道:“他們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黑妖狐的匯報。并沒有太詳細,最起碼,她沒有匯報自己帶人親上青玉五府,按照那些家族留下的蛛絲馬跡,直指這些家族監守自盜的時候,所遇到的羞辱。
    其中青玉府的一名當權者,居然指桑罵槐的告訴她,他青玉府的事情,不用一個和****差不多的女強盜關心!
    當時,把黑妖狐給氣的七竅生煙,恨不得二話不說直接和此人拼命,但是最終,她還是忍了下來。
    一來,是因為她的屬下和人家相比,還有一些不足;這二來,則是因為她不想因為自己一時的沖動,攪亂了現在定州的形勢。
    但是那人的話,實在是讓黑妖狐恨在了心中。
    縣城家族向府城供奉,府城的家族向州城供奉,這是必須的東西,雖然現在定州已經不用再向司空家族供奉,但是在這最基本的供奉上,都有人玩花招,鄭鳴可以明顯感覺到,這些家族的不服從。
    而他現在,需要的不就是這個嗎?
    “既然他們自己找死,那就一一收拾了就是。”鄭鳴說到這里,將目光落在黑妖狐手中的小本子上,“你這本子,好像記錄了不少東西啊?”
    黑妖狐在來到定州之后,就被委任為定州情報的搜集者,她這小本之中,記載的最多的,就是定州的惡人。
    雖然是出身山匪,但是黑妖狐并不是一出生就是山匪,她之所以做山匪,是因為家里被人壓迫的實在是受不了。
    當年,黑妖狐那是十三品武者的父親,因為替人押運貨物傷殘了身體,主家不但不提賠償之事,反而污蔑黑妖狐的父親盜竊。
    這還不算,更讓人發指的是,主家居然得寸進尺,想要以黑妖狐抵債。當時,憤怒不已的黑妖狐,直接將那主家給斬殺,然后投了羅元浩當了山匪。
    無論是當山匪之時,還是投靠了鄭鳴之后,對于那些欺壓良善,特別是欺男霸女的事情,黑妖狐都感同身受,很是看不慣。
    現在,來到定州,她利用自己收集的情報,將那些欺壓良善,特別是一些惡貫滿盈的人,都一一記在了自己的小本上,想要以后待時機成熟了,對這些人一一出手。
    “公子,這都是我自己搜集,希望以后能夠用得上。”黑妖狐猶豫了一下,將自己手中的小黑本輕輕的遞給鄭鳴。
    鄭鳴打開黑色的小本,開始的時候,眼眸中還無比的平靜,但是慢慢的,他的眼眸中,竟然充滿了一絲絲赤紅色的火焰。
    “這都是真的嗎?”將小黑本重重的放在地上,鄭鳴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洶涌的殺機。
    無論是姜元豐還是冷淵影,在鄭鳴的殺機之下,都感到自己渾身上下都顫抖不已。
    雖然他們已經通過了自己家的渠道,知道鄭鳴修為大進。但是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鄭鳴的修為。竟然會進步如此之多。
    此時的鄭鳴,給他們的感覺,就好像一只咆哮的巨獸,而他們都是在這巨獸之下匍匐的鳥雀。
    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由你組織一隊人,直屬于我,別的不說,這些為非作歹者。統統讓他們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
    鄭鳴目視著黑妖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陰冷:“那隊人馬,就叫錦衣衛吧!”
    ……
    高山之上,除了如畫的風景,更有猛烈的罡風。
    罡風狂暴,吹動著拳頭大小的石頭不斷的翻滾,可是此刻,在罡風最強的懸崖上,卻有一點綠色。
    這綠色。并不是一棵樹,也不是一片綠色的翡翠,而是一個身影。一個隱含著無盡美好的身影。
    嬌弱的身軀,在那滾滾的罡風下。并不顯半點的畏懼,甚至那滾滾的罡風,都難以讓這身軀有半點的不適。
    “師妹真是好興致啊!”帶著一絲調侃的聲音之中,一個男子飛身從遠處落在了懸崖上。
    男子的目光,帶著三分畏懼,三分感嘆,更有四分痛快的朝著女子的身影上看了一眼道:“師妹,我知道你心高氣傲,不愿意讓自己成為一個玩物。”
    “呵呵。要是師妹覺得委屈,不如就從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
    聽了男子的話,那綠色的身影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不過隨即,虛空之中就響起了一陣嬌笑聲。
    這聲音,猶如銀鈴,聽著這笑聲,能夠保持平靜的人,絕對沒有幾個。在這笑聲中,一張美麗猶如空谷幽蘭,眼眸中卻帶著幾絲狡黠神色的女子,笑吟吟的道:“云虹師兄,我要是從這里跳下去,并留言說是為師兄您殉了情,不知道師兄覺得是不是很高興啊!”
    祝云虹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他就像冷不丁的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一下子往后跳了好幾步道:“姬空幼,你可不要信口胡說,胡攪蠻纏,誰都知道,我和你沒有半點關系。”
    “沒膽量的男人!”姬空幼恨恨的朝著祝云虹看了一眼,冷冷的丟過來一句話道:“我姬空幼就算一輩子找不到男人,也不會委屈求全,找一個像你這樣的膽小如鼠之輩!”
    這句恨恨不已的話,讓祝云虹騰的一下漲紅了臉,他陡然大聲的道:“師妹,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托天老祖,乃是咱們峽谷十三國魔道四大護道尊者之一,你能夠入他老人的法眼,成為他老人家的侍妾,乃是你的福氣。”
    “有他老人家得天獨厚的資源和苦心栽培,說不定師妹你過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突破三品,到那時候,還不是山高任鳥飛嗎?”
    “師妹,你不要自誤,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托天老祖他老人家,就要迎娶你,師妹還是要好好的珍惜這兩個月時光吧!”
    祝云虹說完這些,仰天大笑了兩聲,然后整個人就好像一只大鳥,朝著懸崖下而去。
    剛剛還在冷言面對祝云虹的姬空幼,伴隨著祝云虹的離去,有些意興闌珊,情緒低落,眼眸中升起了一絲淚痕。
    她不甘心,但是,她的四周,就好像有一張無窮的大網,讓她感到束手無策,難以反抗。
    兩個月,當如何?
    姬空幼的目光,陡然看向了一個方向!
    那里,有他!
    PS:  為了大家都幸福,世界需要熱心腸,10號小朋友期待各位叔叔出手相幫:1.關注微信公眾號“翼生活鄭州”;2.進入公眾號輸入關鍵字“投票“;3.進入投票頁面輸入10號或人氣排行榜查找10號。投完即可取消關注。老貓急求各位伸出援助之手!即使今天加更不夠,接下來我也會如數還給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