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47 赤鳳訣(10號求支持)

  “風火相濟,本來就是赤炎山的一項絕學!”淡淡的聲音,從云月容的身后響起。
    云月容不扭頭,也知道來的人是誰。
    火煞,赤炎老祖的師妹,同樣是赤炎山不多的三品長老之一。在左老鬼和祝心容聯手壓制赤炎山的時候,她是第一個站出來投靠的。
    但是,你可千萬不要以為她背叛了赤炎山,相反,她卻是用這種方式保住了赤炎山。
    而且赤炎山的大部分權力,都在她的手中,就連自己的師尊,在面對她的時候,都有九分尊重。
    三分是因為她的身份,三分是因為她的武技,另外三分,則是因為她在赤炎山的地位。
    “小丫頭,你也不用擔心,陳猛他們,絕對不會傷了宗主的,畢竟他是赤炎山的宗主。”火煞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自信的說道。
    這句話,讓云月容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她最終還是朝著火煞道:“最好是這樣。”
    也就在此時,那匯聚在一起的三股力量,和鄭鳴滾滾的火焰掌力撞擊在了一起。在碰撞的剎那,已經風火相濟的狂風和火山,直接被滾滾的洪流撞成了飛灰。
    至于那指力,在撞在鄭鳴滾滾的火焰洪流的剎那,就消失的干干凈凈,甚至,沒有驚起半點的波瀾。
    而那鄭鳴推出金紅色真氣,則猶如一道長虹,朝著三人直接轟了過去。
    這三人也不是尋常之輩,在意識到不好的瞬間,就飛速的朝著身后退去。可惜他們退的還是慢了一點,滾滾的掌力,直接將它們三人打的倒飛了出去。
    “噗噗噗!”
    雖然努力掙扎著不讓自己倒下,但是三人在停下的瞬間,每一個人還是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而更讓人心驚的是,他們的血在落地的瞬間,竟然在地上直接燃燒了起來。
    一掌擊敗三大四品武者,這種讓人瞠目結舌的戰績。讓所有的弟子,都心驚不已。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越發多了幾分的畏懼。
    火煞的臉色,也不由得一變,這一刻,她才深刻的意識到鄭鳴真氣的可怕。
    不論是火山掌還是大漠風沙掌,都有著凝煉真氣的作用,現在這兩種掌力形成的殺招。竟然被純粹的真氣一撞而碎,這是何等強橫的真氣。
    自己雖然已經踏足三品,但是光憑真氣的話,是不是也能夠和他一戰呢?
    “我是鄭鳴!”鄭鳴身上的火焰盔甲,火焰依舊在熊熊燃燒,而他的眼眸中,更帶著一股霸氣。
    伴隨著這句話,不少赤炎山的弟子,幾乎本能的跪在地上。沉聲的道:“我等拜見宗主。”
    那幾個六品以上的武者,雖然并沒有下跪,但是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也充滿了畏懼。
    甚至有人已經本能的矮下了身子。
    “宗主出關,真是可喜可賀!”火煞沉吟了剎那。猛地一咬牙,跨步朝著鄭鳴走了過來。
    “既然宗主想要試驗一下您閉關的成果,就讓老嫗來幫宗主一把,看宗主能接老嫗我一掌否!”
    這句話,火煞說的很狂傲。這倒不是火煞自己太驕傲,而是她現在不得不這樣做。
    一來,她要將鄭鳴逼到死角;這二來,則是要給那些已經被鄭鳴無敵的形象所震懾的赤炎山弟子,重新樹立信心。
    一個沒有信心的宗門。還有什么前途可言?無論為此付出什么樣的代價,火煞都決不允許鄭鳴一出手。就將赤炎山弟子的斗志給壓沒有了。
    鄭鳴也注意到了火煞,他認識火煞,畢竟他還掌控過赤炎山,火煞作為赤炎山最重要的長老,他怎能不認識?
    火煞的心思,祝心容和左老鬼都跟他談過,只不過赤炎山畢竟和兩宗一脈相承,再加上火煞已經宣布投靠,所以兩個人覺得沒有必要殺她。
    現在,在自己出關立威之時,火煞終于蹦出來了!
    “既然火煞師姐有心,那師弟就不客氣了。”鄭鳴此刻,同樣很想試驗一下自己閉關的成果。
    特別是紅日照大千經過太陽精火的錘煉,已經生出了不小的變化,他更希望看一下自己的變化究竟有多大。
    火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她的聲音,這一刻猶如洪鐘一般的在虛空之中響起:“既然宗主如此有興致,那就接老婆子一掌!”
    雖然經歷了李秋冉等人一年多的分化,但是赤炎山依舊是赤炎山,因為這里的人,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他們對于投降葬劍宮和無花谷的聯手,有著莫大的抵觸。雖然這種抵觸,只是深埋在人的心中。
    而對于鄭鳴這個一直在閉關的宗主,自然沒有任何的好印象,甚至他們已經將鄭鳴當成他們仇恨的人之一。
    雖然,在他們的眼中,鄭鳴只是一個傀儡,一個整天躲在房間之中閉關的傀儡而已。
    現在,火煞長老要教訓這個宗主,怎么能夠不去觀看。他們的心中有一股火氣,現在火煞長老的行為,在他們看來,幾乎就是要出氣的節奏。
    而那些一開始就過來,卻被鄭鳴氣勢所奪的武者,一個個眼中也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雖然他們不敢對鄭鳴出手,此刻更是不敢跳出來和鄭鳴為敵,但是他們同樣希望能夠將丟失的顏面找回來。
    “火煞長老,您一定要全力以赴,要不然怎么能夠表現出咱們宗主的實力啊!”一個三十多歲的武者,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期待的喊道。
    他這話,猛一聽,好像要看鄭鳴表現修為,但是實際上誰都明白,這是要讓火煞長老狠狠的給鄭鳴一個下馬威。
    幾乎就在他吼出這句話的同時,其他人也跟著喊道:“火煞長老,萬萬不可弄虛作假,壞了宗主的名聲!”
    “宗主乃是我們赤炎山一宗之主,現在又修成歸來,無論是誰,都不能壞了宗主的名聲!”
    各種各樣的聲音,此起彼伏。雖然這些聲音之中,都隱含著不要壞了宗主名聲的話語。但是其中的含義,卻是連三歲的孩子都騙不了。
    赤炎山的弟子們,在吼出這句話之后,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他們笑吟吟的看著彼此,一個個眼眸中都閃動著彼此心照不宣的笑意。
    李秋冉和云月容相視苦笑,她們很清楚。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她們想要結束,就能夠結束的。
    鄭鳴畢竟是赤炎山的宗主,如果這個時候,他要是退縮了,那以后他將難以在赤炎山立足下去。
    “火煞長老,宗主,你們兩個切磋武技,這我管不了。但是有一點,你們兩人,一定要點到為止。”李秋冉沉吟了一下。擲地有聲的說道。
    火煞也是聰慧之人,豈能聽不出此時此刻李秋冉不動聲色里蘊含的威脅?她輕輕一笑。帶著無比的自信道:“李宗主放心,我一定會點到為止的。”
    這句話一說出,不少赤炎山的年輕弟子,都發出了一陣噓聲。雖然他們好像沒有表達任何其他的意思,但是他們要表達的東西,其實已經很清楚。
    噓聲如雷!
    鄭鳴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一刻,他同樣揣著一種期待。
    三品強者。可以凝聚天地之力為己所用。雖然只是一小部分的天地之力,但是卻也遠超四品武者。
    天地之力。非人身可以抗衡,這也是為什么三品被稱為宗師,而四品還是武者的最大原因。
    在將那一絲太陽精火引入體內之后,鄭鳴同樣有一種試驗一下現如今的自己,究竟有多強的沖動。
    也正是這種沖動的驅使,讓他揮掌立威,更是這種沖動,讓他很期待和火煞一戰。
    “宗主小心了!”火煞的嘴里,聲音平和,但是伴隨著她的話語,就見她的手掌,緩緩的揮動。
    十幾個看似簡單,但是里面又好像隱含著無上玄奧的手印之后,鄭鳴就感到四周的天地靈氣,開始快速的朝著火煞的方向涌了過去。
    而在火煞的手掌中,一道道赤紅的真氣,在她的手掌之中快速的盤旋,眨眼間,那些赤紅色的真氣,就匯聚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赤紅色小鳥。
    雖然這小鳥看上去很迷你,但是從小鳥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恐怖而暴虐。
    “赤鳳訣!”有赤炎山弟子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驚恐的喝道。
    李秋冉自然也知道赤鳳訣,這一刻她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如果鄭鳴在赤鳳訣上受了傷的話,那么對鄭鳴的聲譽將會有不小的打擊。
    但是鄭鳴要是接下赤鳳訣一擊,就能夠在整個赤炎山,樹立他自己宗主的威嚴。
    可是這赤鳳訣的品級很高,鄭鳴能夠接得下嗎?李秋冉的手,緊緊的按著自己的長劍,她心中打定主意,只要看到鄭鳴稍微有支撐不住的情況,立即就出手相助。
    鄭鳴同樣在準備著,他并沒有像火煞那般催動武技印訣,他所做的,是催動體內的九震破山的法訣。
    九震破山,一個循環,就是一倍的勁力。
    雖然他三十六個竅穴之中隱含的真氣夠多,但是和天地之力相對抗,鄭鳴依舊希望自己能夠準備的足夠充分。
    “宗主,我要出手了!”淡淡的聲音之下,那赤紅色的小鳥,從火煞的手中直飛而出。
    PS:  昨天我們齊心協力把票票投到了第一,眼下第一不穩,票票告急。求兄弟們繼續給力!1.關注微信公眾號“翼生活鄭州”;2.進入公眾號輸入關鍵字“投票“;3.進入投票頁面輸入10號或人氣排行榜查找10號。投完即可取消關注。老貓跪求各位伸出援助之手!100票加一更,今天至少三更以上,10號小朋友期待各位叔叔伸出援助之手,助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