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29)      完本感言(09-29)     

隨身英雄殺340 意外(求幫忙)

  “雖然你只是一個意識,但是你應該已經看到,我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你遠遠無法達到的地步!”
    “像我這樣的人,可以讓滴血重生,可以用一片意識,重新讓人塑本還原,再造肉身。”那被稱為季緣宗的男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夸耀的道:“同樣,我可以讓你重新活過來。”
    “你莫不是想要我們大日宗的傳承?”紅日上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譏諷的道。
    “不錯,我就是想要大日宗的傳承,只要你將那傳承給我,我可以保證,你能夠再塑身軀!”季緣宗并沒有因為紅日上人的諷刺,而露出半絲生氣的樣子。
    讓一段意識重新活過來,這絕對是一種巨大的吸引力。
    “你……你,難道你就不怕你們鎮星宗追究下來嗎?雖然你是鎮星宗的一脈之主,但是你應該很清楚,鎮星宗當年,可是留下了誅滅大日宗的詔令!”
    紅日上人帶著一絲冷漠的問道。
    季緣宗嘿嘿一笑道:“怕,我怎么不怕宗門的指令?所以,我才將你挪移到我的山門之中。”
    “你只要將大日宗的傳承給我,我可以保證,絕對沒有人會為難你!”
    “大日宗的傳承,并不在我手中。”那滾滾紅日之中的紅日上人意識,平淡的說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星光燦爛之下的季緣宗,輕輕一笑道:“要不然,我還用浪費這么多的口舌跟你說這些嘛。”
    “只是這個孽障,實在是太讓我失望。要不然。也用不到我這個當師尊的親自出手。”
    季緣宗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冰冷。
    雖然鄭鳴很清楚,這聲音應該不是針對自己的,但是聽著這聲音,他還是覺得自己渾身發麻。
    “弟子無能,還請師尊責罰!”這時,贏少典飛身而出,恭敬的跪在季緣宗的身前道。
    季緣宗冷漠至極的朝著贏少典掃了一眼,這一眼。讓平時喜怒不形于色的贏少典,臉色一下子變得無比的蒼白。
    “你可知道,因為你的失敗,給我造成了多大的麻煩?”
    聽到季緣宗這句話,贏少典的身軀無聲的顫抖了一下,他想要解釋,但是最終,還是畢恭畢敬的跪伏在地,沉聲的道:“是弟子無能!”
    “哼,無能的東西。實在是讓我失望,我要你還有何用?”那季緣宗說話間。一揮衣袖,贏少典整個人,直接被打飛出十丈之外。
    口角流血的贏少典,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不敢再有半點辯解的意思。
    “你送一個這樣的弟子來,說實話,很符合我的要求,要不是出現比他更優秀的人,他就能夠得到我的傳承。”那已經開始變得有些消弱的大日之中,傳來了紅日上人的聲音。
    雖然紅日上人這話,多少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但是鄭鳴還是聽出了紅日上人話語中的后怕。
    要是紅日上人的傳承落入贏少典的手中,那么大日宗的東西,恐怕也要交代給贏少典,最終所有的一切,都要落入這個季緣宗的手中。
    這個季緣宗,真他娘的老謀深算哪!
    季緣宗的目光,這個時候才落在鄭鳴的身上,在這目光落下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好像被什么東西給直接定住了似的,半點都動彈不得。
    而且,更讓鄭鳴感到恐懼的,是自己在季緣宗的目光下,就好像沒有赤身**一般,自己的一切,好像伴隨著他的注視,都被這季緣宗看的清清楚楚一般。
    如果不是鄭鳴謹守著心頭的一絲清明,說不定他就要在這季緣宗的目光下崩潰。
    不錯,就是崩潰!
    強,實在是太強了,鄭鳴一直覺得,那觀星劍宗的尊使,已經是夠強了,但是在這季緣宗的面前,觀星劍宗的尊使,根本就狗屁不是。
    不對,讓他和季緣宗比,本來就是對季緣宗的一種侮辱。
    “一塊朽木而已,就憑他,也配勝得過贏少典!”季緣宗的話語中,充滿了不屑。
    但是紅日上人的意識,卻好像要刺激季緣宗一般的道:“開始的時候,我也覺得他難以比得過贏少典。”
    “但是在我設計的傳承下,贏的人,偏偏就是他!”
    贏少典雖然被打飛在地,卻絲毫不敢用手擦去自己嘴角的血漬,只不過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卻充滿了怨恨。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紅日上人的意識,突然話鋒一轉道:“對于凡俗間的事情,你應該不會在意才對。”
    “哈哈,你說的對,那螻蟻一般的凡俗,我真的并不是太在意。”季緣宗淡淡一笑道:“說起來,這還要感謝你留下的好弟子。”
    說話間,季緣宗朝著虛空一招手,赤炎老祖就好像一個隨風飄擺的羽毛,輕輕的落在了季緣宗的手心。
    “你……你就是元星上人?你怎么可能這樣強大,你……你為什么會……”赤炎老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驚恐。
    作為一品強者,作為赤炎山的主人,在大晉王朝,赤炎老祖絕對是一號大大的人物。
    但是現而今,他的表現,卻猶如一只待誅殺的羔羊,哪里還有半點的宗師風范!
    “幾年前,偶爾出游,正在一山上休息,正好碰到你這個弟子激戰靈獸。”季緣宗手朝著赤炎老祖點了一下,淡淡的道:“當時我隨意幫了他一把。”
    “你這個弟子,對于你這個祖師,可是相當的不滿意,他覺得你就算是不將最重要的傳承留下來,最起碼也要給他留下突破一品的傳承。”
    季緣宗說到此處,哈哈大笑道:“當時,你這個弟子。就向我提出。希望我能夠幫助他打開萬火蓮池。里面你留下的傳承之物,他只要能夠突破一品的部分。”
    “你當年辛辛苦苦布局,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給你們大日宗留下一個重新崛起的弟子,有沒有想過,你最終所有的苦心,都被一個你留下的棋子給破壞了呢?”
    滾滾的紅日內,紅日上人的意識所化的臉。頓時露出怒色,他很清楚,自己被季緣宗找到,就算是大日宗的苗裔滅了。
    當年危機的時候,是全宗三十六位長老級的人物,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才打開了鎮星宗的封鎖,讓自己得以脫身。
    而那些死去的長老和同門,給自己留下的唯一的人物,就是給大日宗留下一絲的血脈。
    卻沒有想到。如此多人的努力,自己多年的辛苦策劃。最終卻毀在了一個再傳的弟子手中。
    而這個代價,只是為了那個弟子想要突破一品。
    一品,想到一品的含義,紅日上人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畢竟要換取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
    如果傳出去,恐怕就要成為一個笑話。
    “哈哈哈,你背叛我留下的諭旨,將宗門的最大秘密拱手于人,就是為了突破一品?”紅日上人雙眸緊緊的盯著赤炎老祖,聲音中,帶著悲愴的道。
    赤炎老祖的眼眸中,本來還有那么一絲悔意,不過只是瞬間的功夫,他就將那一絲悔意,扔的干干凈凈。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赤炎老祖冷漠至極的道:“你雖然是赤炎山的祖師,但是你沒有權利阻攔我前進的道路。”
    “既然你沒有在典籍之中留下讓我等弟子突破的東西,就不要怨我們這些弟子自己尋找。”
    紅日上人的眼眸中生火,他恨恨不已的道:“你可知道,就因為你的背叛,讓整個大日宗,多少冤死的弟子,難以瞑目,多少仇恨,無法昭雪,多少希望,化為一旦嗎!”
    “這些,和我有什么關系?他只要變強,我只要突破一品,至于其他的,哈哈,和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赤炎老祖收到這里,陡然看向季緣宗道:“大人,當年您說了,只要您得到傳承,就給我突破一品之法。”
    “這個我自然不會忘!”季緣宗看著赤炎老祖,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看著季緣宗的模樣,赤炎老祖猛地跪在地上道:“前輩,您法力通天,弟子請求您開開慈悲,將弟子收歸門下!”
    赤炎老祖的臉上,隱含著無窮的熾烈道:“弟子可以向您保證,弟子一定忠心不二,為您老人家效犬馬之勞。”
    赤炎老祖的選擇,讓季緣宗仰天大笑,他并沒有理會跪在地上的赤炎老祖,而是笑吟吟的朝著紅日上人道:“紅日,你看到了,這就是你門下的弟子,哈哈哈!”
    “他根本就不是我收的弟子,頂多,他也就是我那記名的弟子留下的一個傳承而已。”紅日上人的聲音,在這一刻突然恢復了平靜。
    “你可以讓我魂魄皆散,但是想要得到大日宗的傳承,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
    季緣宗的臉色,越加的冰冷。他對于紅日上人,或者說是當年大日宗的紅陽,了解的很深。現在紅日上人自己這樣說,那么他想要讓紅日上人改變主意,就很難。
    這讓他很不舒服,而更讓他不舒服的是,他想要更進一層樓的東西,現在離他咫尺天涯。
    一時間,他的目光,落在了贏少典的身上。
    贏少典的身軀在顫抖,他能夠感到自己這個師尊的眼眸中,存在的殺意。
    “師尊,這件事情,雖然是弟子無能,但是這個鄭鳴,運氣實在是太逆天了,他……他竟然在那一萬個里面,只有一千個隱含著太陽精火的蓮花上,選擇一百次都沒有錯誤!”
    “要不是他這般運道強勁,弟子……弟子也不會讓師尊您失望啊!”
    ps:  操作錯誤,剛才將更新發到普通章節里面,汗一個,已經看過的兄弟,就當俺的福利,沒有看過的,給俺一個訂閱吧,畢竟,俺是靠著訂閱吃飯的,嘻嘻!希望貓貓過兩天,再發一次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