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338 紅日照大千

  對于普通人而言,五個選擇,同樣可以讓他們折戟沉沙,但是對于鄭鳴,幾乎沒有人覺得他希望很小。
    快速的沖,已經不可能,贏少典在沉吟了剎那,最終做出了一個讓人想不到的決斷。他閉上眼眸,盤膝重新坐在了自己腳下的蓮臺上。
    要是鄭鳴能夠在剩下的五次機會之中,得到剩下的五條太陽精火,自然是一切休提。
    要是鄭鳴得不到,他贏少典就可以慢慢的選擇,慢慢的搜集起太陽精火,慢慢的獲得傳承。
    九十六,有太陽精火,祝心容伸手狠狠的和左老鬼拍了拍手,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孩子般的喜悅。
    九十七,還有,云月容和左云從同時發出了一聲的驚呼。
    九十八,有,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著鄭鳴,他們等待著最后結果的到來!
    當第九十九縷太陽精火從火蓮上升起,沒入鄭鳴體內的時候,整個萬火蓮池,都陷入了無盡的平靜之中。
    所有的人,包括赤炎老祖在內的所有的人,都靜靜的看著鄭鳴,他們不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該如何形容鄭鳴。
    選擇九十九次,次次成功,這幾率,已經沒有人算了,他們怔怔的看著鄭鳴,心中暗自期望自己能夠獲得鄭鳴這般的運道。
    百里半九十,還有最后一下,鄭鳴是不是還像以往那般好運,得到一縷太陽精火呢。
    這個時候的鄭鳴,已經來到了紅色的大日之下,被無盡紅光包裹的他,一如天神。
    祝心容等人,緊緊的攥著拳頭,如果說在開始的時候,他們只是將這種沖擊,當成一種玩笑來看待的話,那么現在。他們所有的心思,全都變成了期待。
    期待鄭鳴可以成功。期待鄭鳴可以得到傳承,期待鄭鳴能夠跨出最重要的一步!
    “說不定最后一個蓮花,他選不準的。”金蘊擇這話,說的很強硬,很是給人一種堅決的感覺。但是金蘊擇自己,都能夠聽出,自己聲音之中的干澀。
    這種干澀。是沒有信心,沒有把握的表現。
    聽著這樣的話,真玄子和赤炎老祖,幾乎同時狠狠的瞪了金蘊擇一眼。
    這狠狠的一眼,簡直就是罵他你是白癡。現在這個時候,說這有什么用處,還不是盡遭別人恥笑?
    左老鬼朝著金蘊擇看了一眼,隨即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后就將目光聚集在了鄭鳴的身上。
    對于他而言。和金蘊擇計較這些,已經沒有意思,現在最重要的是看著鄭鳴跨過那最后一步。
    幾乎所有的葬劍宮弟子。都覺得自己的心在怦怦的跳。雖然這最后一步能不能跨過,都和他們沒有任何的關系。但是他們還是無比的緊張。
    替鄭鳴緊張,生怕前面,所有的努力,功虧一簣。
    和前面那幾乎是變態的機率相比,現在鄭鳴的機率,可以說已經變的很大,十分之一,只要再跨出這十分之一,就能夠擊敗贏少典。獲得傳承。
    但是古往今來,很多事情。往往都壞在最后。一些明明已經難以更改的事情,都是最后出了毛病。
    沒有人敢肯定的說,鄭鳴就一定能夠走過這最后的十分之一,雖然他們對于鄭鳴充滿了信心,雖然鄭鳴前面的成績,已經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
    但是,不到最后結果出來,他們的心依舊在怦怦的跳。
    鄭鳴此時的心中,也頗不平靜,其實在勝利一步步接近的時候,他的心就跳的厲害。
    畢竟不是圣人,難以做到天地變幻,而目光不瞬,大道興衰,我心永恒!
    猶豫,鄭鳴的心中,此刻已經出現了頗多的猶豫,他不由自主的開始觀察起自己眼前的一片蓮花。
    這些蓮花,最接近紅日,所以這些蓮花,比之自己剛才看到的蓮花,都要大上不少。
    四尺的蓮臺,赤紅溫潤,每一個幾乎都是一樣。這個會不會是,那個會不會是……
    就在鄭鳴沉吟的時候,他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提示,原來他的時間,就要用完了!
    隨便選一個就是,自己有李英瓊的幸運光環,無論走哪里,都是幸運,更何況,自己還有太古金烏的英雄牌,只要自己愿意,得到這紅日傳承,還不是小事一樁。
    不值得慌張!
    “快看,鄭鳴閉上了眼睛!”云月容也顧不得禮儀,直接拉著自己的師祖道。
    祝心容在看到正面閉上眼眸的剎那,心中升起了一絲啞然,不過隨即,她覺得鄭鳴這樣做,好像也很正常。他們這些人,本來就得不到傳承,但是一個個還不是緊張得很。
    鄭鳴本人要是在這個時候還不緊張一下,就太變態了。
    一直坐在蓮臺上,動也不動的贏少典,也從蓮臺上飛身而起,緊緊的盯著鄭鳴。鄭鳴關系到他能不能得到傳承,而只要鄭鳴的選擇錯誤,那傳承就是他的。
    所以,贏少典的眼眸中,充斥著緊張之色,他的雙拳,緊緊的攥著。在贏少典自己的記憶中,他還從來沒有因為一個外人,這般的緊張。
    “鄭鳴跳起來了,他是閉著眼睛跳起來的!”真玄子覺得自己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些有氣無力。
    但是這個時刻的他,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鄭鳴的一步,實在是太重要了,他關系到了赤炎山今后的未來。
    在所有眼眸的注視下,鄭鳴的身軀輕輕的升起,又輕輕的下落。他下落的方向,是他的正前方,那里有一朵赤紅色的蓮花。
    這朵蓮花,有太陽精火嗎?
    雖然,從鄭鳴騰空而起,道鄭鳴緩緩下落,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這一瞬間,在所有人的眼中,是那樣的長,是那樣難以過去。
    “師姐,我真的好緊張!”左云從一把抓住身旁云月容的手。聲音有點顫抖的道。
    要是平時,左云從敢于這樣抓自己的手臂。云月容說什么,也要給他一個教訓。但是現在,她已經忘記了男女之間那一層設防,也沉聲的回應道:“我這個時候,也很是緊張。”
    也在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才感覺到,這個叫做左云從的家伙。聲音好像有點不對啊!
    不過,云月容沒有時間理會這些,她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就要下落的鄭鳴。
    在鄭鳴下落,到那一縷太陽精火飛出,這時間實際上很短,但是這一刻,在萬火蓮池之中的眾人,卻覺得這個時間,真的是無比的漫長。
    等待。他們只有等待。
    “這么長時間了,還沒有太陽精火飛出,這座蓮花之中。一定沒有太陽精火!”金蘊擇的聲音之中,充斥著歡喜。充滿了希翼的味道。
    但是就在他話語還沒有說完的瞬間,一道赤紅色的火焰,陡然從鄭鳴腳下的蓮臺飛出。
    太陽精火,這又是一縷太陽精火。
    鄭鳴在這一縷太陽精火入體的瞬間,就感到自己體內的內氣,完全被點燃了開來。
    那些在鄭鳴不論如何修煉之下,都難以化作真氣的內氣,在這燃燒之中,化成了一團團赤紅色的火焰氣體。
    真氣。自己在這太陽精火的燃燒之下,直接跨過了化內為真的坎。成就了真氣。
    這種成就,在普通的武者眼中,實在是太重要了,要知道千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武者,一輩子難以跨過這一關。
    現在,鄭鳴只是吸收了太陽精火,就有匯聚在他體內的太陽精火直接點燃了內氣,化成了隱含著太陽精火的真氣。
    滾滾的真氣,在鄭鳴的體內快速的運轉,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剎那,鄭鳴的體內,已經全部化成了真氣。
    “太陽精火不愧是千古至寶,我要是能夠得到一縷,那修為絕對能夠突飛猛進!”看著太陽精火,赤炎老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羨慕之色。
    也就在赤炎老祖說話之際,本來正立在蓮臺上的贏少典,被一道光芒籠罩。
    在這光芒的籠罩下,贏少典本來還想要抵抗一二,但是隨著那光幕的濃度越加的濃厚,贏少典瞬間放棄了自己的抵抗。
    而伴隨著那光幕的閃爍,贏少典就已經從蓮臺,出現在了赤炎老祖等人的近前。
    看著自己面前的赤炎老祖,贏少典輕輕的一抱拳道:“弟子無能,讓師尊失望了。”
    赤炎老祖一揮手,并沒有說話。不過在他的眼眸之中,卻沒有半點失落之色。
    而就在此刻,那本來聚集在虛空之中的萬朵蓮花,快速的朝著鄭鳴所立的蓮花匯聚而去,這無數的蓮花,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個寬有百丈的巨大蓮臺。
    紅日懸掛在蓮臺之上,讓著火焰匯聚而成的蓮臺,在這一刻,充滿了神圣之色。
    立于蓮臺之上,紅日之下的鄭鳴,更是給人一種如神如圣的感覺。蓮臺輕輕的飄動,鄭鳴感到自己的人,正朝著紅日快速的移動。
    “哈哈哈,好,逆天氣運,正是逆天氣運啊!”那紅日上人的臉,再次出現在了巨大的紅日上,他的聲音之中,充斥著巨大的歡喜。
    “你有如此的氣運,真是我宗門無上的幸運,來來來,跪下拜師,我現在就將咱們紅日宗的所有功法,全部傳授給你,哈哈哈哈!”
    鄭鳴心中暗想著殘余意識的特性,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對于拜紅日上人為師這方面,他的心中,倒是并沒有任何的抗拒。
    對他而言,只要能夠紅日傳承,才是現在他最重要的事情。
    可是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陡然在他的心頭,升起了一種不是太好的感覺,這種感覺,讓鄭鳴的心中出現了巨大的恐懼。
    這是誰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