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336 搗亂

  雖然這種動搖,在他看來,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是沒有半點用處的,但是他必須承認,自己在鄭鳴逆天的氣運面前,真的要跪了。
    “一個金幣而已,你們誰敢給我賭一座金礦,我說鄭鳴過不了五十個!”金蘊擇再次大聲的說道。雖然他自己都覺得,自己這個賭,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五十個選擇沒有錯誤,這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說不定前二十個,就已經消耗完了鄭鳴的好運。
    “鄭鳴,是男人,你就過一百個!”左老鬼看著再次騰空而起的鄭鳴,陡然大聲的喊道。
    而他這喊聲一起,幾個葬劍宮的弟子,幾乎同時大聲的喊道:“師叔祖,我們相信你,你一定能夠沖過一百,得到大日傳承!”
    “師叔祖加油,別讓那家伙太囂張。”
    “師叔祖,亮瞎他們的眼,讓他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氣運無敵!”
    各種各樣的吼聲下,祝心容突然大聲的道:“我和你賭一座金礦,鄭鳴師弟,一定能夠沖過五十座蓮臺。”
    說完,祝心容陡然看向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激動的道:“鄭師弟,是表現出你男人氣概的時候了,是男人,你就給老娘過一百個啊!”
    鄭鳴差點從蓮花上掉下來,他剛剛落在一朵赤紅的三尺蓮臺上,可謂是立足未穩,而祝心容那一嗓子,實在是讓他太過震驚了。
    實話實說,鄭鳴覺得,祝心容這一嗓子,實在是太彪悍了,彪悍的他的小心肝,都在撲通撲通的顫抖。
    師姐,咱們還是不要如此彪悍的好!
    而且,那一句話,實在是讓鄭鳴有點接受不了,什么叫是男人就怎么樣啊!這讓鄭鳴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鄭鳴是這樣。赤炎老祖和左老鬼兩個人的表現,同樣充滿了驚駭。他們兩個人,和祝心容打交道最多,雖然多年來,一直都是打打和和,但是對祝心容,已經形成了一個固定的印象。
    那就是祝心容這個娘們太高傲,就算心中想要殺了誰。也不要想從她的嘴中,聽到一個臟字來。
    但是今日這一嗓子,完全顛覆了他們對祝心容的印象,是男人就闖過一百個,這句話從左老鬼的口中喊出,沒有半分的別扭,但是祝心容喊,就有點太那個了……
    至于云月容等晚輩,更好像見了鬼一般。她們根本就不敢相信,這句話是自己宗門德高望重的太上長老喊出來的。
    可是就在剛才,他們清清楚楚的聽到。這句話就是他們太上長老喊出來的。
    也就是一個剎那的沉吟之中,云月容等人幾乎同時大聲的喊道:“鄭鳴。是男人,你就過一百個啊!”
    祝心容看著瘋狂給鄭鳴打氣的弟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紅。
    不過,好在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將目光關注在鄭鳴的身上,嘖嘖,總算沒有什么人注意到自己的窘態。
    自己剛才是怎么了?怎么吼出這么一句話來,要是這句話流傳出去。自己在葬劍宮還怎么面對那些弟子。
    不過這些想法,隨即被她拋在了腦后。她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緊緊的盯著那朝著下一個火蓮飛去的鄭鳴。
    又是一朵太陽精火升起,實在是太好了。看到那一道太陽精火的剎那,祝心容緊緊的攥了一下拳頭。
    “好耶,師叔祖闖過了四十個,師叔祖闖過了四十個!”就在祝心容緊緊的盯著鄭鳴的時候,陡然就聽有一個尖銳的聲音,大聲的尖叫了起來。
    四十個了,竟然四十個了!
    祝心容都有點不敢相信這個數字,她開始的時候,還一個個的記著數,但是到了最后,她的心提的越來越高,竟然將這計數的事情給忘了。
    十分之一的機率,一連選擇了四十個全部沒有錯誤,這該是何等的運氣,這該是何等的讓人難以相信。
    但是,鄭鳴做到了,四十個,真真正正的四十個!
    云月容在歡呼,左云從等無花谷的弟子,同樣在歡呼,他們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事實告訴他們,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再真不過。
    鄭鳴這個變態的家伙,竟然靠著自己的運氣,跳過了四十個十選一幾率的火蓮。
    這種幾率,讓人感到不敢相信,讓人有一種瘋狂,有一種恐怖的感覺。
    勉強選了二十個蓮花,得了二十條太陽精火的贏少典,此刻雙眼四個瞳孔都有點發紅。本來,按照他的情況,最好是選擇五個蓮花,就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隨著鄭鳴一朵接一朵蓮花的前進,他的心不覺得著急了起來。開始的時候,他想要五朵蓮臺休息一下,但是伴隨著鄭鳴的進度,這五朵變成了十朵,變成了十五朵,變成了現在的二十朵。
    而超過自己潛力的運用自己的眼眸,傷害顯露的也特別快,這才過了二十朵,他不但四個瞳子都發紅,而且整個眼眸,還針扎一般的疼痛。
    如果再這么用下去,說不定自己的眼睛,就會廢掉。可是自己不奮起直追,這個像牲口一樣的家伙,直接搜集齊了一百條太陽精火,自己該怎么辦?
    開始的時候,說鄭鳴搜集起一百條太陽精火,那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但是現在,贏少典卻覺得,這不但不是一個笑話,而且還覺得這正在成為一個事實。
    一個他不愿意看到,卻快要實現了的事實。
    “少典,他是在瞎蒙,你覺得,這世上,有瞎蒙一百次,次次都對的人嗎?”赤炎老祖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贏少典猶如被當頭棒喝,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也恢復了平和。剛才,他實在是被嫉妒沖昏了頭腦。
    不錯,鄭鳴這種瞎蒙,說不定哪一道坎過不去,就會前功盡棄,可是自己這邊,要是因為和鄭鳴賭氣。讓本來已經落入自己嘴里面的肉飛走,這才是最大的悲哀。
    越是這個時候。自己越應該不驕不躁,笑看風云變幻。
    “弟子明白了。”贏少典朝著赤炎老祖一躬身,隨即盤膝坐在蓮臺上,靜靜的調息起來。
    這紅色的蓮臺,每一座都是火焰之精匯聚而成,在這里修煉火焰系的功夫,可以說事半功倍。也就是一剎那的功夫。贏少典的身后,就出現了滾滾的紅炎。
    “好一個贏少典,這……這是隨時都能夠突破啊!”左老鬼看著贏少典身后的氣息,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
    雖然贏少典不是他們的弟子,甚至贏少典的存在,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威脅,但是作為宗師級人物,左老鬼還是能夠保持宗師的風范。
    祝心容的眼眸中。同樣是羨慕。她和左老鬼,都是從這一步過來的,知道贏少典現在的狀態。隨時都可能突破現在的境界,之所以不突破。并不是有什么瓶頸。
    而是在壓抑!
    壓抑之下,可以讓自己的基礎打得更牢,也更容易一飛沖天!
    “四十八個,四十九個,師叔祖,再有一個,就五十個了!”有點歇斯底里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次的聲音,依舊來自葬劍宮和無花谷的年輕弟子。她們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她們的手掌緊緊的攥著。
    雖然他們都清楚。在這個時候,自己等人,真的是半點力氣都用不上,但是他們還是緊緊的咬著嘴唇,想要將自己的全部力量,一次性釋放出來。
    沒有錯,就是釋放,瘋狂的釋放!
    金蘊擇同樣很緊張,他不在乎一座金礦,但是對他而言,他同樣非常非常的愿意鄭鳴失敗一次。
    失敗兩次,就代表著鄭鳴和傳承無緣,一百次的選擇中,他一直都相信,鄭鳴絕對要失敗兩次以上。
    可是現在,鄭鳴就要掠過五十個蓮臺,可是他一個都沒有失敗,難道這家伙,真的是天神的私生子不成。
    要不然,他怎么能夠有如此的氣運,這……這簡直就是天地鐘秀,這讓人心中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和這個人為敵,只有死路一條。
    “五十次了!”云月容高喊,她這個時候,差一點沒有忍住跳起來,不過雖然沒有跳起來,但是她還是有點失態,大聲呼喊之間,牙齒全部都露了出來。
    鄭鳴聽著這歡呼聲,也覺得和做夢一樣,大爺的,自己就這樣閑庭漫步,自己就這樣隨意的亂走,竟然闖過了五十次。
    蒼天在上,自己和老天真的沒有什么關系!嗚嗚,變態,這李英瓊的幸運光環,實在是太變態了。
    才用了不到十分鐘,也就是說,自己還有十分鐘的時間,將這傳承弄到手中。
    五十座蓮臺,小意思啊!
    當鄭鳴朝著祝心容等人揮了揮手,然后騰身朝著第無是一座蓮臺掠去的時候,祝心容朝著金蘊擇道:“金師侄,那金礦你準備什么時候交付給我?”
    金蘊擇不在乎一座金礦,雖然他的價值很高,但是這實在是讓他感到憋屈的難受。
    幾乎都是必勝的事情,結果硬生生的輸掉了,而且還輸的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想要說一句鄭鳴耍詐都說不出來,畢竟在這傳承面前,他的金礦算得了什么。
    “呵呵,祝師妹,金礦你隨手都可以拿到手中。”赤炎老祖哈哈一笑,陡然朝著騰空而起的鄭鳴喊道:“鄭鳴師弟,如果你能夠一百次不錯,為兄將紅土七府都給你。”
    紅土七府,雖然貧瘠,但卻處在定州最中心的位置,可謂是重要無比。
    現在,赤炎老祖要將這紅土七府交給鄭鳴,卻沒有說鄭鳴過不了怎么辦,好像無比的大方,但是祝心容和左老鬼卻同時怒視著赤炎老祖。
    “卑鄙!”祝心容怒罵,她知道赤炎老祖這個時候,絕對是心機不正,他想用紅土七府攪亂鄭鳴的心神。
    PS:  今天有點忙,更新晚點,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