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331 莫生氣要爭氣

  就在赤炎老祖說話的時候,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絲毫都沒有向他行禮的意思。
    這話語,若是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一定會讓人覺得,這個人就是失心瘋。
    但是,這話被赤炎老祖說出的瞬間,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的神色,就變得無比的難看。
    而那跨步前行的赤炎老祖,通體升起了一股赤紅色的氣罩,這氣罩開始的時候,只有三尺,但是當赤炎老祖走出一步之后,這氣罩,就變成了三丈。
    又是一步,三十丈!
    三十丈閃爍著紅色光芒的氣罩之內,赤炎老祖整個人,就好像一個主宰人生死的天神!
    鄭鳴看著漫步而來的赤炎老祖,心中升起了一絲本能的驚顫,雖然現如今,他手中有紅顏神劍,有各種應付拼命的手段,但是他卻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這赤炎老祖的身前,根本就好像一個微不足道的蟲子一般。
    當然,施展英雄牌,則是另外一種景象。
    左老鬼的身軀,一下子拔高了一尺,整個人就好像一張隨時都能夠射出的弓,在左老鬼的四周,同樣有一股氣罩,在緩緩的聚集。
    只不過,左老鬼的氣罩聚集的速度有點慢,而且范圍比那赤炎老祖氣罩的范圍要小。
    但是,左老鬼的身軀,卻隨著這勁氣,開始出現了一層層的模糊。至于祝心容,則第一時間拔出了飛仙劍。
    她在來赤炎山之時,就已經將飛仙劍從鄭鳴的手中討回,當時鄭鳴很是有些不舍,但是祝心容卻說飛仙劍在她的手中,對此行更好。
    當時鄭鳴還有點模模糊糊不太清楚,但是現在,他算是明白祝心容為什么要討回飛仙劍了!
    森森的劍光,直沖霄漢,雖然祝心容不言不動,但是在場的人都能夠看得出。祝心容只是伺機而動,一旦出手。絕對是她最強的攻擊,能夠讓山河變色的攻擊。
    不過這兩個人,都處在赤炎老祖的氣勢的籠罩之下。
    鄭鳴和云月容等人,都已經退出了三人氣息籠罩的十多丈之外,但是依舊感到巨大的壓力,在朝著自己等人襲來。
    云月容緊緊的咬著嘴唇,她整個人的神色。有一點蒼白,如果這個時候,她后退一些,相信她所承受的壓力,就不會像現在這么大了,但是她緊緊的咬著嘴唇,堅持著。
    至于無花谷的人,除了左云從站在云月容的不遠處,就連四品的左無害。同樣在后退。
    但是他們的表現,卻沒有人在意,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赤炎老祖等三人的身上。
    “祝師妹,你又何必堅持呢!”赤炎老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柔和,但是他緩緩跨出的一步,卻猶如山岳。
    那本來已經赤紅的氣罩,這一刻就好像火焰一般的燃燒,而他腳下的大地,更是裂出了一道足足有一尺多深的縫隙。
    就在他跨步的瞬間,祝心容動了!
    掀起了十數丈劍芒的祝心容,朝著赤炎老祖直掃而過。
    這一掃,劍光沖天!這一掃。殺氣沖霄!
    和祝心容共同對抗赤炎老祖的左老鬼,卻在這一刻。朝后退了一步。但是就在左老鬼退出這一步的剎那,他的身軀,已經由一個變成了六個。
    “斬空訣,師祖施展的,是斬空訣!”云月容看著橫空斬下的劍光,嘴中喃喃的說道。
    而左云從等人,也緊緊的盯著身軀已經化成了六個的左老鬼,他們的眼眸中,同樣充滿了興奮之色。
    “沒有長進啊!”面對這足以將山峰斬斷的攻擊,面對那難以分清真假的幻影,赤炎老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鄙視。
    在這鄙視的聲音下,赤炎老祖朝著虛空橫推出一掌。
    這一掌下去,無數的精氣,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這些火焰看上去就猶如一片燃燒的火山。
    火山橫推前行,一瞬間天地皆赤!
    森然的劍光,重重的劈在了火山上,一時間,火光縱橫,虛空之中,更是卷起了一股旋風。
    在這瘋狂的,猶如刀劍一般的旋風之下,鄭鳴覺得自己簡直睜不開眼睛。
    而等鄭鳴睜開眼眸之后,他發現那一團磅礴的火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左老鬼和祝心容,卻已經頹然落地。
    祝心容單膝跪地,飛仙劍倒插在地上,手扶著飛仙劍柄的祝心容,臉色蒼白,一縷鮮血,更是順著她的嘴角流下。
    至于左老鬼,他的左肋下,有一個赤紅色的掌印,雖然左老鬼還站著,但是一滴滴的鮮血,卻從那掌印之中不斷的流下。
    每一滴血,在落地的剎那,都化成一團赤紅色的火焰。
    大敗,在葬劍宮和無花谷,猶如神一般存在的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在面對赤炎老祖的一擊,竟然大敗!
    這種大敗,看得兩個宗門的弟子目瞪口呆。一時間,他們難以接受這樣讓人匪夷所思的事實。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
    “赤炎老鬼,沒想到你不但晉級一品,而且還更上一層樓,嘖嘖,看來,你現在有機會挑戰金無神了!”左老鬼說了這些話,想要笑,但是還沒有等他笑出聲來,一滴滴的鮮血,又從他的嘴中流出。
    而祝心容卻沒有說話,只是強撐著從地上站起身來。不過此刻,一股更加犀利的劍意,卻從她的身上沖了出來。
    鄭鳴可以感受到,這個時候的祝心容,是要準備拼命。但是對于祝心容這種拼命,鄭鳴并不怎么看好。
    “哈哈哈,祝師妹,剛才只是游戲而已,多年不見,為師只不過是想要看看,兩位的修為,有沒有進步。”
    赤炎老祖哈哈一笑道:“現在對咱們來說,最重要的,是開啟萬火蓮池,讓祖師們的期望,能夠早一日實現。”
    祝心容的臉色,不斷的變幻,實際上她自己也清楚,剛才那一擊,勝負已經沒有任何的懸念。
    但是就這么隨著赤炎老祖的一句話,自己就退卻的話,她面子上過不去。
    祝心容對于面子極其看重,今日赤炎老祖,以這種強硬的方式,將她的顏面,將她的尊嚴,將她的一切,毫不客氣的踩在了地上,這讓她難以接受。
    但是生和死,讓祝心容陷入了兩難之境。
    “祝師妹,赤炎師兄只是開一個玩笑而已,呵呵,目前,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打開萬火蓮池,讓祖師的傳承,能夠有人繼承!”左老鬼朝著祝心容笑吟吟的道。
    左老鬼的傷勢,比之祝心容還要重,很顯然赤炎老祖在這個方面,還是有點重男輕女的。
    祝心容能夠統帥一門,自然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她朝著左老鬼看了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不過隨即,她就來到鄭鳴的近前,低聲的道:“只要你能夠拿到萬火蓮池之中的傳承,整個葬劍宮,將以你為主。”
    還沒有等鄭鳴答應,鄭鳴的耳中,傳來了左老鬼的傳音道:“小子,你給老鬼我聽好了!只要你能繼承萬火蓮池之中的傳承,我們無花谷,同樣以你為主。”
    一個無花谷,就是一個實力龐大的宗門,更何況,他們還有十八府之地。
    更何況,紅日照大千的下半部分,就在這萬火蓮池之中,鄭鳴又怎能失敗!
    “左老鬼,這么多年,你藏頭露尾的習慣,好像都沒有改變。”赤炎老祖有些不屑的朝著左老鬼看了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倒:“你就是祝師妹代師收的弟子?好好好,來,過來叩拜我這個師兄!”
    師弟給師兄見禮,一般情況下,只需拱手就行,但是現在赤炎老祖卻讓鄭鳴叩拜。
    他的心思,自然不用掩飾,他就是要趁著剛才一舉壓制祝心容和左老鬼的威勢,要壓制鄭鳴。
    面對氣勢洶洶的赤炎老祖,鄭鳴漫不經心的給了他一個冷笑。
    這個笑容不但冷,而且還帶著一絲傲然。看到這笑容,赤炎老祖的眼眸中,怒氣更多了一絲。
    “鄭鳴,按照輩分,你乃是我師父的師弟,師弟叩拜師兄,乃是天經地義,情理之中,你如此不屑的冷笑,莫非是看不起我師尊?”金蘊擇對鄭鳴恨得咬牙切齒,此時此刻,自然不想錯過這機會煽風點火。
    鄭鳴眼睛斜睨了一眼金蘊擇,臉上卻露出了一絲若無其事的笑容道:“我還真看不起你師父,怎么,你有問題嗎?”
    瘋了,這小子一定是瘋了!他這個時候不但違抗自己師尊的命令,還敢撩撥自己的師尊。
    難道他以為,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能夠保得住他不成!只要師尊出手,完全可以壓制這兩個人,然后給鄭鳴一個極大的教訓。
    金蘊擇心思閃動之間,就有一種仰天大笑的沖動。而那赤炎老祖的身上,一股磅礴如山的氣息再次升起。
    本來站在鄭鳴遠處的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快速的落在鄭鳴的身邊,特別是祝心容,這一刻再次將飛仙劍取出,磅礴的劍芒,開始在她的四周匯聚。
    “赤炎師兄,你莫非想要等十年之后,再找人開啟這萬火蓮池么?”左老鬼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陰冷。
    那本來籠罩在赤炎老祖身上的磅礴氣息,頓時就是一凝。隨即,這股氣息,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哈哈哈,我只是和小師弟開一個玩笑,畢竟,這也是咱們這一輩分,最小的師弟不是。”赤炎老祖哈哈一笑,大聲的說道。
    PS:  又是新的一周,求推薦收藏月票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