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241 舉世關注


    第一個離開混沌虛空的人,一般都是最弱的人,因為他進入混沌虛空的地域比較靠外,更因為他修為不夠,因此,會被混沌虛空的排斥之力,第一個送出來。
    對于這樣的存在,很多人都不屑一顧,因為陸續都會有人出來,所以除了本門的人,很少有人對他過多關注。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隨著那人高聲喊出的話語,無數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青木葫蘆!
    這是什么東西呢,天下的寶物之中,好像沒有青木葫蘆這一項啊,唔,死去的金蓮大圣手中,倒是有一件庚金葫蘆,那可是整個天下,絕頂的寶物!
    庚金葫蘆,青木葫蘆……
    各種各樣的聯想,一下子塞滿了眾人的心頭,更有無數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那高喝之人的臉上。
    “你說什么?鄭鳴獲得了什么?”北離神君第一個沖出,來到了那呼喊強者的身邊。
    呼喊者是一個外表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的修為依舊是參星巔峰,由此可見,此人在混沌虛空之中,并沒有太大的進步。
    畢竟,混沌虛空之中機緣無數,如果能夠得到一塊神骨,甚至一滴寶血,說不定就能夠突破神禁。
    但是很可惜,這個人卻是什么都沒有。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只有參星巔峰的修為。
    六合沖霄觀的陸飛虹,在看到那弟子的瞬間,眼眸中就多出一絲喜色,雖然他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但是能夠被他弟子沖出來宣布的,而且是關于鄭鳴的消息,這就已經夠了。
    鄭鳴這一次,一定要……
    不過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他的目光就朝著黃舒朗看了過去,如果鄭鳴得到了青木葫蘆,那么自己替這位神君送進了混沌虛空的那個殺手,豈不是失敗了?
    黃舒朗此時的目光,也看向了陸飛虹,此時他的目光之中,甚至帶著一絲懷疑。
    一絲對于陸飛虹的懷疑,這懷疑的意思實際上很明顯,那就是他陸飛虹究竟有沒有將人給他送進混沌虛空。
    “青木葫蘆,葫蘆墟上那撐天的葫蘆藤結下的青木葫蘆!”沖出的年輕男子,大聲的吼道。
    他的神色之中充滿了激動,因為他終于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葫蘆墟是什么,在場的人都清楚,他們之中,甚至還有人進入過上一次開辟的混沌虛空,更在其中得到過巨大的機緣。
    葫蘆墟,那撐天的葫蘆藤上,什么也沒有。但是傳說之中,那撐天的葫蘆藤,可是一具沒有神識的神魔。
    當年,憑借著自己藤上的庚金葫蘆,葫蘆藤更是縱橫四方,而那庚金葫蘆最后就是落在了金蓮大圣的手中,也是金蓮大圣重要的隨身之寶。
    有人說,庚金葫蘆在落入金蓮大圣的手中之后,就被這位大圣刻意的祭煉,現在早已經超過了當年在葫蘆藤身上的境界。
    但是不管怎么說,庚金葫蘆,都是在場的諸人,一個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寶物。
    現在,和庚金葫蘆并列的青木葫蘆,竟然出現在葫蘆藤,而且還落入了一個叫鄭鳴的人手中。
    對于北離神君而言,鄭鳴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青木葫蘆,如果自己的手中擁有青木葫蘆的話,那對于自己的地位,絕對會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但是青木葫蘆在鄭鳴的手中!
    燕紫電的臉上,此時充滿了驚訝、欣慰,但是隨即,這些高興的神情,全都變成了憤怒,恐怕接下來,就是他的小師弟鄭鳴成為眾失之矢了!想到這里,他陡然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那個高喝的年輕人道:“你是哪個宗門的弟子?”
    隨著燕紫電的喝聲,一股屬于神君的磅礴力量,頓時壓制四方,北離神君看到燕紫電竟然如此的不顧忌自己,臉上就露出了一絲冷色。
    但是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沉默,雖然他的師尊,是那位高高在上的三眼大圣,但是論起修為來,燕紫電卻也不在自己之下,如果貿然阻止他,那后果……
    “我……我乃是六合沖霄觀的弟子!”那年輕武者如何能夠匹敵燕紫電的神君之力,在燕紫電的目光逼視之下,很快就招出了自己的身份。
    六合沖霄觀!
    聽到這五個字,陸飛虹就覺得自己的心頭一驚,但是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
    “你……是仲平,不錯,這次在混沌虛空之中,修為也有不小的進步!”陸飛虹說話間,來到了那弟子的身邊,而后朝著燕紫電一抱拳道:“燕師兄,這正是我師兄的關門弟子李仲平,卻沒想到三十年竟然有如此的變化。”
    說完這句話,他大笑了起來。
    只不過此時,他的笑聲之中,帶著那么一絲生硬,一絲任誰都能夠聽出來的生硬。
    燕紫電臉上的冷色更多,他冷哼一聲,雙手催動,一股磅礴的勁力,直接沖入了那李仲平的體內。
    李仲平雖然有著參星巔峰的修為,但是在一個神君面前,他就有好像一個不會說話的嬰兒,別說抵擋,就算是忍受,他也只能咬著牙硬忍著。
    “說,是不是有人指示你,讓你當眾說出這件事情的?”燕紫電的神色,越發的冷了幾分。
    聽到燕紫電的話,不少人都覺得事情應該如此,但是他們一個個卻都不吭聲。
    而陸飛虹的臉色,變的越發的難看。他清楚是怎么回事,而李仲平如果受刑不過,將這件事情說出來,那就是一個大大的災難。
    雖然六合沖霄觀不弱,但是這還要看和誰比,他們六合沖霄觀可是因為得罪了圣級的存在,這才不得不托庇于三法上人的門下,如果三法上人震怒……
    “這只是弟子一時慌張,才無心吼出來的,還請……還請前輩見諒!”李仲平倒也是一條好漢,在燕紫電的逼迫之下,咬著牙關說道。
    李仲平的話,讓陸飛虹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只要不將六合沖霄觀招出來,而將所有的責任攔在自己的身上,這就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
    “燕師兄,一個晚輩的無心之過,師兄就不要太為難他了,等回去之后,我們定會好好的對他進行教導!”
    陸飛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中還帶著一絲得意,他知道大倫山的諸位弟子,說不定現在已經將肺給氣炸了。
    現在,他這般的一說,卻是讓燕紫電有氣,也撒不出來。
    “呵呵呵,懲處?該是獎賞吧!”燕紫電說到此處,手掌翻動,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意,直接沖進了那李仲平的經脈之內,也就是剎那,李仲平的神識就已經被斬滅。
    “你……你干什么?”陸飛虹在燕紫電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對,但是等他出手的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更何況,現在的他,根本就沒有給燕紫電動手的資格,他和燕紫電,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燕紫電斬殺李仲平的時候,并不是沒有人注意到,比如黃舒朗,他就一直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燕紫電的身上,當燕紫電眼中殺機閃爍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要發生什么,但是他并沒有動手,因為李仲平死不死,和他沒有關系。
    更何況,在他看來,讓六合沖霄觀和大倫山翻臉,實際上是對他們利劍門一件大大的好事。
    至于北離神君,他同樣看到了燕紫電的出手,但是一個小角色,死了也就死了。
    他想要的,是那青木葫蘆,一個螻蟻的死亡,實在不必被他放在心上。
    “就如陸師弟你說的,他是無心做了錯事,但是做錯事情,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是嗎?”燕紫電說到此處,眼眸中殺氣騰騰的道:“剛剛,是讓他付出代價?”
    這句話,說的霸氣十足,一時間讓陸飛虹就有一種心神搖曳的感覺,他想要說幾句硬氣的話,但是卻發現,他真的缺少說硬氣話的資本。
    一個弟子,死了也就死了!
    “燕師兄說得對,他做錯了事情,就應該付出代價!”勉強擠出來一絲笑容之后,陸飛虹沉聲的說道。
    燕紫電雖然殺了李仲平,但是他現在的心卻依舊不平靜,他知道,這件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
    或者說,現在這件事情,只是一個開始,青木葫蘆,鄭鳴竟然得到了青木葫蘆,這還真的是……
    他的目光,落在了阮香魚等人的身上,發現阮香魚和那俊秀男子,神色之中,全部都是凝重。
    雖然三眼大圣有言,無論是誰,只要是在混沌虛空之中得到的寶物,都歸其人所有。
    這條鐵律,一直不曾被人破壞過,但是沒有人破壞的原因,是那些得到的寶物,并不是太吸引人。
    青木葫蘆,諸天萬寶之中,那絕對是最頂尖的存在,就是自己師尊手中的至寶,恐怕也比不過。
    畢竟,諸位大圣的手中,也只有死去的金蓮大圣手中,有一個庚金葫蘆!
    第一個破壞這種規則的,恐怕就會是三眼大圣自己的門人。
    燕紫電凝眸朝著北離神君看去,就見北離神君正笑吟吟的看著他,一副淡然的模樣。但是從北離神君的笑容之中,燕紫電感覺到了一絲不好。
    也就在這時,混沌虛空那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風雨的大門中,再次出現了十幾個身影。
    他們一個個從混沌虛空之中沖出,而后就朝著各自宗門所在的方位,直沖而去!
  !--gen1-1-2-110-14760-251409295-1489367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