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29 逆天逆天

  而站在一邊的金蘊擇,卻目光一閃,直接朝著一顆松樹沖了過去,他在接近松樹的瞬間,雙手快速的揮動,一下子就將上百個松果吸到自己的手中。
    “師弟,不用浪費力氣了。”真玄子看到自己師弟的動作,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如果說別的東西,他說不定還會跟著自己的師弟一起搜尋,但是化影蝶這東西,真的不用再找了。
    按照化影蝶的習性,千里之內,唯有一只!所以現在金蘊擇別說將那幾十棵松樹都翻過來找,就算是他將勸赤炎山的松果都找遍,也找不到一個化影蝶。
    聽到真玄子的解釋,金蘊擇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的吶吶之色,畢竟,自己又丟人了。
    鄭鳴看他準備扔自己手中的松果,趕忙道:“金師侄,這松果你可不能扔,扔了你怎么吃啊!”
    看著一連認真摸樣的鄭鳴,金蘊擇就覺得自己的頭發都炸了,自己怎么忘了自己說過的話。
    “哼!”不愿意搭理鄭鳴的金蘊擇,直接將松果扔在了地上。可是這個時候,就聽左老鬼冷冷得道:“金師侄,你知道我老頭子最恨人什么嗎?”
    金蘊擇的神色,頓時就變得有點不好看,他知道左老鬼在這個時候,絕對不會幫他。
    果然,就聽左老鬼冷聲的道:“我老頭子,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說話不算數。”
    看著左老鬼身上流漏出來的殺意,金蘊擇就覺得自己的心顫抖了一下。雖然他師尊是定州最強的那個人,但是左老鬼的暗殺之術,實在是讓人頭疼。
    更何況得到了化影蝶的左老鬼,那可是要晉級一品。
    如果自己讓這么一個人人物給盯上,想想就讓人覺得毛骨悚然,所以他趕忙道:“左師叔,小侄說話一定算話,只不過現在時機不對。”
    “那我就等著師侄你履行自己的賭約!”左老鬼的聲音,依舊帶著一絲的陰冷。
    看著一副盯上自己模樣的左老鬼。金蘊擇的心中大罵不已,老子又沒有得罪你。你值得這樣嗎?
    “三位師叔,咱們就不要在這里耽誤時間了,家師還在等著各位呢?”真玄子作為金蘊擇的師兄,自然要出來為自己的師弟解圍。
    左老鬼和祝心容,對于萬火蓮池,其實也充滿了向往,當下就點頭道:“那咱們接著走。”
    走在最前面的。依舊是鄭鳴,鄭鳴當下超前又邁了一步。
    當他邁出去這一步的瞬間,天空之中陡然飛過了一群蒼燕,這些不斷遷徙的鳥兒,一時間竟然有點遮天蔽日的感覺。
    蒼燕不是兇獸,只是最普通的鳥類。所以沒有人注意它們,但是就在這蒼燕群飛過的剎那,鄭鳴陡然覺得上方有一物掉落了下來。
    這是一個花瓣,一個紫色的花瓣。
    隨手將這花瓣接過的鄭鳴。并不覺得這還會是什么了不得東西,但是那祝心容的好像想到了什么。
    她快速的來到鄭鳴的身前,聲音有點發急的道:“師弟。你快看看這是什么。”
    對于祝心容的動作,金蘊擇的心中。是充滿了不屑。第一次,你好運氣得到了一件紅玉松蟬,第二次,你在松鼠扔來的松子中弄到了一個化影蝶,我就不信,這平常的蒼燕群飛過,還能夠給你帶來寶物。
    要知道寶物一般都有兇獸占據,蒼燕作為最平凡的生物,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天材地寶。
    更何況他剛才看到。那輕飄飄落下的,應該是一枚花瓣。
    花瓣。不值錢的花瓣!也不知是那只蒼燕,從不知名的地方撿來的花瓣,你也覺得它值錢。
    鄭鳴這一次,真的不會覺得自己還能夠撿到什么有用的東西了,畢竟前面兩個,已經用了不少的氣運。
    “師姐,就是一片花瓣而已!”鄭鳴說話間,隨手將自己的手掌攤開。
    “色呈紫青,內隱暗黃,色呈紫青,內隱暗黃!”祝心容就好像得了失心瘋一般,不斷的重復著這兩句話,她更是不等鄭鳴反應過來,就將那花瓣搶了過來。
    “是它,真的是它,駐顏花,這是駐顏花,嗚嗚,我終于見到真的駐顏花了!”
    祝心容說話間,朝著云月容等弟子一揮手道:“你們去前方看看,還有沒有一樣的花瓣!”
    伴隨著祝心容的話,葬劍宮的弟子,直接朝著那些蒼燕群經過的區域沖了過去。
    而左老鬼看著有點瘋狂的祝心容,撇了一下嘴道:“不就是一片駐顏花的花瓣嗎?值得這樣瘋狂嗎?女人啊女人,實在是難以理解啊?”
    他這話一出口,頓時讓祝心容朝著他怒目而視,伸手想要朝著左老鬼點一下的祝心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沉聲的朝著左老鬼道:“給我一個玉盒。”
    猶豫了一下,左老鬼還是有點不甘心的拿出了一個玉盒,輕輕的遞給了祝心容。
    “師弟,這駐顏花乃是一種奇藥,它除了能夠讓人永遠保持容顏不老之外,更能夠讓人的身體機能,保持在最巔峰的狀態,一直到死。”
    “我一直都覺得,這種花是傳說中的東西,卻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有。”
    “這一片花瓣雖少,但是卻可以煉制出五粒駐顏丹來,嘖嘖,到時候師姐給你一粒。”
    駐顏丹,絕對是讓女修士瘋狂的東西,不論是葬劍宮的女弟子,還是無花谷的女弟子,在聽到這駐顏丹幾個字的時候,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瘋狂之色。
    她們緊緊的盯著祝心容手中的玉盒,恨不得現在就將玉盒從祝心容的手中搶過來,只可惜,祝心容的強大,實在不是她們能夠比擬的。
    “師祖,什么都沒有?”就在這時,云月容等人沖了過來,她們的臉上,充滿了失望。
    祝心容嘆了一口氣道:“天材地寶,有德者得知。這些蒼燕,不知道從哪里見到一朵駐顏花,哎!”
    “師祖,我們是不是按照蒼燕群飛過的地方,一點點的尋找,弟子就不信,找不到那駐顏花。”
    “師姐說得對,師祖,我覺得我們一定能夠找到駐顏花!”
    弟子們的瘋狂,祝心容能夠理解,畢竟女人,誰不愿意永遠留住自己的容顏,但是她不得不說出一個事實:“駐顏花一個時辰就會凋謝,咱們現在就算是去找,恐怕也是什么都找不到。”
    “那讓鄭師叔祖去找,是不是能夠找到呢?”又一個女弟子,不甘心的道。
    而她這句話一出口,頓時像是給其他的女弟子提了一個醒一般,一時間在鄭鳴的耳邊,響起的都是請他出手,幫著找一找駐顏花的話語。
    就連云月容,都用期待的目光看了過來。
    雖然,祝心容,左老鬼等人,都覺得鄭鳴也不見得找不到,但是想到鄭鳴這才走了兩步,就得到了三種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的事實,他們也沒有信心說鄭鳴找不到。
    鄭鳴擺了擺手,他可不愿意讓自己寶貴的時間,浪費到尋找上:“師姐,咱們還是正事要緊。”
    說話間,鄭鳴再次踏步向前!
    無名山谷外,兩個人長身而立,一個是贏少典,另外一個是一個身材高大,面容威嚴的老者。
    老者一身赤紅色的長袍,遙遙望去,就好像一團火焰。而當你來到這老者近前的時候,就會覺得,這老者不但是火焰,而且還是一團可以焚燒萬物的火焰。
    在劍冢之會上,就算是萬劍朝君,也只不過露出一絲驚訝之色的贏少典,在這老者的身邊,也面帶恭敬。
    “你大師兄他們去了有半個時辰了吧?”老者聲音不高,但是卻帶著一股異樣的威嚴。
    贏少典知道老者說這句話的意思,但是他的心中,并沒有替真玄子兩個人隱瞞的想法,所以他很平靜的道:“差半刻鐘,就有半個時辰。”
    老者沒有在說話,但是四周的熱量,卻上漲了一絲。
    贏少典感應著四周的熱量,并沒有吭聲,他知道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師尊,現在心中很不爽。
    雖然他不怕,但是他也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招惹自己的師尊不高興。
    “少典,你來我赤炎山這些年,為的就是今日,雖然之前出現了一些偏頗,但是我們的目標,卻一定要實現。”老者再次開口,聲音越加的低沉。
    贏少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自然,他知道老者話語中是在指責他在劍冢之中的人失手。
    劍冢之會,贏少典空手而歸,雖然沒有人說話,但是贏少典的心中,卻還是很不舒服。
    他已經將鄭鳴當成了他最大的對手,這一次,他不但要得到萬火蓮池之中的傳承,更要向所有人證明,鄭鳴和他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
    “請師尊放心,萬火蓮池之物,弟子一定會得到,而且師尊所思之物,弟子也一定幫著師尊拿到。”
    贏少典說的斬釘截鐵,而他的話聽到那老者的耳中,也讓老者生硬的面容之中,生出了一絲的笑容。
    “少典你有這個信心,為師真的好高興,在為師看來,萬火蓮池之中的東西,同樣是少典你掌中之物。”
    老者說道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精光道:“當年,我向你師尊說起過赤炎山的情形,你師尊說過一句話,說著赤炎山的格局,實際上已經被人改變了。”
    說到這里,老者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驚恐之色。
    PS:  呼呼,俺不好意思的說一句,票票何在?大家可以用它砸死貓,但是貓要說,大家不要太逆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