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5)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5)      完本感言(04-05)     

隨身英雄殺1231 神魔亂戰成圣之基

  橫推蒼穹,沐浴神魔之血!
    這是無數男兒的夢想,只不過,隨著三千神魔大多戰死在混沌虛空之中,基本上這已經成為了夢想。
    金色的神魔之血,就好似噴泉一般,不斷的澆灌在鄭鳴的身上,在這神魔之血的噴灑之下,收起了孔宣英雄牌的鄭鳴,就好似一尊戰神!
    一尊擊敗了神魔的戰神!
    在金色的神血流淌的時候,那被關天麟噴吐而出,準備絕殺鄭鳴的金色本源,無聲無息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而就在那金色本源消散的幾個剎那,邙土被撕開的軀體,同樣消失的干干凈凈。映現在鄭鳴眼前的是關天麟那已經被從中間撕成了兩段的身軀。
    沒有死,作為參星境的巔峰存在,作為圣人的門人,關天麟并沒有死去。
    但是此時,他自己也很清楚,現在的他距離死,也只有一抬手那么短的距離,只要鄭鳴想要殺他,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
    “饒命啊!”關天麟在被鄭鳴撕扯的瞬間,心中想著各種念頭,他知道最符合自己身份的,就是威武不能屈。
    當然,這種不屈的威武,能夠換回來鄭鳴對自己的放過最好,如果不能的話,那……
    可怕的后果,讓關天麟選擇了求饒!他的求饒,讓鄭鳴的眼眸中充滿了不屑。如果說一路殺上歸元大世界,鄭鳴遇到的對手之中,還頗有幾個讓他敬佩的,那么關天麟無疑并不在其中。
    作為一個圣人的門人,關天麟怎么可以跪地求饒?他的求饒,丟的可不只是他自己的顏面。
    “我有珍貴的消息告訴你,神魔之骨,或者是上古戰兵,我都可以幫助你得到!”見鄭鳴臉上的殺意更多了幾分,關天麟顯得更加的懼怕。
    幾乎本能的,他就將自己心中一些珍貴的東西拿出來,希望這些東西,可以換取自己的性命。
    鄭鳴不言不語,盡管這些東西不錯,但是和關天麟這種大敵比起來,都不那么重要了。
    “你別殺我,我告訴你一個最最珍貴的消息,你知不知道,上古之時,為什么那么多的神魔打了起來!”
    關天麟對于這個消息,揣著絕對的信心,他相信鄭鳴肯定會動心的。此時的他,就像正在說書的說書人一般,無比的期待,當自己說完這些的時候,鄭鳴饒有興趣的追問他一句為什么。
    可惜,這個狗娘養的鄭鳴居然冷然不語,毫不動色。這樣的反應讓關天麟大為失望,當下也顧不得故作神秘,他快速的道:“是因為太宇之塔,是因為太宇之塔!”
    鄭鳴在大論山上,也算是精讀典籍,但是在關天麟說出太宇之塔的時候,還真是不知道這究竟是何物。
    他的疑惑模樣,讓關天麟有些氣餒,但是這是唯一的機會,萬萬不能錯過。
    “太宇之塔乃是開天辟地之時產生的重寶,內隱成道之基!”關天麟的聲音之中的,帶著一絲絲的急促道:“我師祖三眼大圣之所以能夠有今日的成就,就是因為得到了和太宇之塔并列的至寶六道輪回眸!”
    “不,太宇之塔還在六道輪回眸之上,如果能夠得到太宇之塔,那么他就是大圣之中的最強者。”
    “當年,三千神魔為了太宇之塔,都殺紅了眼睛!那一戰驚天動地,讓人難以言表,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殺到最后,太宇之塔,也沒有被人得到。”
    “它依舊在混沌虛空之中!”
    成圣之基!
    單單這四個字,就足以讓人癲狂。鄭鳴看了大倫山無數的典籍,都不曾有只言片語提到成圣這兩個字。
    太宇之塔和自己得到的那石橋,是不是一個級別的寶物?如果是一個級別的,那么這石橋,為什么讓自己沒有絲毫的進步?
    看到鄭鳴陷入沉吟之中,關天麟覺得自己對鄭鳴的誘惑,已經起了作用,心如死灰的心里重又燃起了希望的光亮。
    “雖然我不清楚,這太宇之塔具體落在了何方,但是我知道一個地方,是最有可能儲藏太宇之塔的。”
    “只要你能答應饒我性命,我就告訴你那太宇之塔最后出現的地方!”
    鄭鳴不再說話,但是他的手指點動之間,一道剛硬凌厲的勁力,就沒入到了關天麟的額頭。
    也就是瞬間,關天麟的神識被絞殺,他整個人,更是化成了片片的灰燼。
    “你說的雖好,但是那些大圣謀劃多年,都沒有得到那太宇之塔,就憑你,也能夠得到那太宇之塔嗎?”
    隨著鄭鳴的話語說完,關天麟整個身軀,在半空之中,化成了片片灰燼。
    關天麟死后,混沌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只淡紫色的儲物手鐲,鄭鳴朝著那儲物手鐲探查了兩眼,就將儲物手鐲扔進了自己的手鐲之中。
    因為誅殺了關天麟,所以孔宣英雄牌的時間,還沒有用盡,鄭鳴沒有任何的遲疑,催動孔宣的本體,直朝著那葫蘆藤的最頂端沖了過去。
    青木葫蘆,他一定要采摘到手!
    葫蘆葉子密密麻麻,一眼看過去,這些葫蘆葉子,就好似一片海洋,根本就找不到那青色的青木葫蘆,究竟在何方。
    好在,鄭鳴對于這種狀況,早就有所預料,他并沒有生氣,只是瘋狂的催動五色神光。
    五色神光,刷沒萬物。雖然葫蘆藤并不是什么至寶,但是在五色神光的刷動下,無數的葉子,一時間下落如雨。
    一道道的神禁,幾乎本能的在葫蘆藤的上方匯聚,一條條的藤蔓,猶如神槍,猶如戰戈,猶如戰戟,隨時都朝著鄭鳴發出瘋狂的攻擊。
    但是最終,這些藤蔓散落而去,那本來不知道隱藏在何處的青木葫蘆,再次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
    鄭鳴一揮手,就將那青木葫蘆抓在了手中,青木葫蘆脫離葫蘆藤的剎那,那本來頂天立地的葫蘆藤,就好似失去了所有的精氣一般。
    葫蘆藤在枯萎,無數的枝葉在枯萎,一條條好似虬龍般的藤蔓,枯萎乃至消散。
    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占地不知道幾十萬里的葫蘆墟,就消失的干干凈凈,但是手托著青木葫蘆,鄭鳴卻能深切的感到,在自己腳下的葫蘆墟藤蔓之中,依舊隱含著強大的力量。
    這種力量,隱藏于九地之下,但是鄭鳴相信,終究有一天,這股力量,會爆發出來!
    此時,他的孔宣的英雄牌還沒有消散,隱隱約約之中,他有一種感應,那就是這葫蘆藤的存在,對自己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手托青木葫蘆,鄭鳴漫步而歸,須臾之間,就已經落在了大倫山一眾弟子的中間。
    大倫山的弟子,其他四天九道的弟子,一個個都用一種看怪物的目光看著鄭鳴。
    他們都不說話,因為現在的他們,在面對鄭鳴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說什么!
    “弟子拜見師叔祖,感謝師叔祖為諸位同門報仇雪恨!”清月第一個走出來,畢恭畢敬的跪倒在鄭鳴的身前,無比激動的說道。
    清月的聲音,將那些大倫山的弟子,全部驚醒了過來。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除了狂熱,還是狂熱。
    “弟子等人拜見師叔,祝賀師叔獲取青木葫蘆!”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在九天之上經久回蕩。
    這聲音,震懾的其他四天九道的弟子不斷的后退,更有人看向鄭鳴的目光,充滿了崇敬之色。
    但是同樣,也有人看向鄭鳴的目光中,充滿了畏懼,充滿了一種小小的幸災樂禍!
    關天麟的作為,無疑是讓很多人都覺得不爽,但是這些人心中雖然不舒服,但是面對關天麟的時候,他們大多數的選擇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沉默。
    沉默,忍耐!
    雖然三眼大圣,從來都沒有為任何一個門人的死亡而親自出過手,但是親自殺死大圣門人,無疑就是讓自己陷入到了三眼大圣所不喜的名單之中。
    更何況,三眼大圣的其他門人弟子,可不會因為三眼大圣的不理會,而忘記這件事情。
    只要三眼大圣不動手,那么三法上人無論是從哪方面,都不能直接出手庇護鄭鳴,不然的話,就是對三眼大圣的不敬,甚至會將這位無上大大圣招惹來。
    得到青木葫蘆又如何?只不過是取死之道而已!
    “沒有想到鄭兄的手中,竟然有如此的寶物!”琉璃仙子開口道:“這一次混沌虛空之中,想來應該是以鄭兄為尊了。”
    說到此處,她的指尖輕輕的掠了一下發絲道:“鄭兄,趁著混沌虛空關閉還有一段時間,我等東無琉璃天的弟子要去尋找自己的機緣,就此別過!”
    說話間,琉璃仙子重重的朝著鄭鳴一禮,騰空而起。
    鄭鳴沒有阻攔,而幽明和那赤衣女子,也都跟隨著琉璃仙子的步伐,行禮而去。
    真正作難的,是西無長生天的弟子,本來,這件事情應該替他們出面的是申屠凌云,但是申屠凌云在關天麟被斬的瞬間,就用了自己的挪移神符,跑出了萬里之遙。
    他怕鄭鳴殺了他!
    最終,一個西無長生天的弟子,還是走出來向鄭鳴告辭,因為他們不敢擅自離去,生怕惹怒了鄭鳴這個新近崛起的強人。
    只是,此時的鄭鳴根本就沒心思為難他們,他現在想的是那太宇之塔,是成圣之基!
    這些東西,他一定要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