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227 神兵眸


    太古戰戈在和黑白兩色的刀浪碰撞的瞬間,就被淹沒在了黑白兩色的刀浪之中。
    無論是大夏龍雀刀法,還是太陰刀法都是上古強者,集天地之大成所創,精通一門,就可以縱橫天下。
    鄭鳴這兩門刀法,直接從夏商人杰身上獲得,現在均已經達到了參星境的最高境界,再加上天路連心,可以說現而今的他,這兩門刀法,都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金黃黑灰黑色的光芒,最終匯聚成兩道長龍,咆哮在天地之中,無量威勢,鎮怖九霄。
    就連作為刀法大家的申屠凌云,在看到這洶涌刀法的時候,臉色也不由得一變。
    這兩種刀法,已經絕頂,更難得的是,兩種至陰至陽的刀法之中,都隱含著一種皇者之氣,這才是最為難得的!
    “當當當!”
    破虛戰戈就在金黃和灰黑兩道龍匯聚的瞬間,出現在了兩條刀龍匯聚的中心之處,震動之間,一股股無形的漩渦,瘋狂的撕裂了虛空。
    兩條長龍,在虛空之中崩碎,就連兩個施展了大夏龍雀刀和太陰魔刀的分身,也在這震動之中,被直接斬成了兩段。
    鄭鳴的兩個分身,就算在參星境之中,也是天底下最頂尖的存在,可是現在,才一個交手,竟然被斬。
    隨著這兩個分身被斬,兩個婆娑世界,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這兩個婆娑世界和其他的婆娑世界相比,已經顯得有些孱弱,在這兩尊婆娑世界出現之后,一金一黑兩個帝皇分身,再次開始孕育。
    只不過,這兩尊分身,想要繼續戰斗,卻已經不可能。
    感受著自己這兩尊分身的孱弱,鄭鳴眼眸的冷色,更多了三分。剛剛那一戈,他雖然已經感覺到了,但是卻根本就來不及出手。
    可以說,也就是那一戈,讓鄭鳴徹底感受到了,這位手持太古戰戈的圣人門徒的強大。
    這也是鄭鳴修成三千婆娑世界之后,分身第一次被人斬殺。
    鄭鳴的神色凝重,那關天麟的神色,同樣無比的凝重,剛剛的一擊,他催動破虛戰戈,雖然在萬分之一的剎那,擊潰了鄭鳴兩刀的合流,但是同樣,他也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
    那兩個分身雖然被斬,但是兩股凌厲至極的刀意,卻在這個時候,涌入了他的體內。
    這兩股力量,雖然一時間翻不起太大的風浪,卻也讓他覺得,很是有些難受。
    這個叫鄭鳴的家伙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這種人,斷斷留不得!
    心里這么想著,關天麟再次揮動戰戈,朝著鄭鳴直沖而來,那戰戈在他揮舞之間,一如一條吐息的天蛇,將四方萬丈,全部納入了自己的領域之中!
    鄭鳴此時,也催動自己的八九玄功,朝著關天麟迎了上去。重走天路,等于讓鄭鳴以八九玄功修煉者的身份,重修走了一遍修行的道路。
    對于八九玄功的執掌,他已經不是以往的只執掌大略,變成了現而今的細致入微。
    忽而大如山岳,忽而小如芥子,一個瞬間,可以變的一如百煉精鋼,更是一個瞬間,則可以一如緩緩流水,無形無質,以至于無聲無息!
    光憑著八九玄功,鄭鳴和關天麟的戰斗,雖然沒有占據上風,卻也絲毫沒有落在下風。
    兩個人的速度,全都快捷無比,拳印和上古破虛戰戈碰撞之中散發而出的威勢,更是將葫蘆藤所在的混沌虛空,都打的要開鍋一般。
    風雷大作,天翻地覆!
    “接我一拳!”鄭鳴在被破虛戰戈跨越虛空擊傷的剎那,手臂伸展百丈,重重的擊打在了關天麟的肩膀上。
    也就在這一個瞬間,四尊一直都在鄭鳴四周婆娑世界之內的身影,直接沖出,他們同時揮出了一劍。
    這四道劍光,在虛空之中,匯聚成四柄長有三尺三寸的長劍,朝著那關天麟直接沖了過去。
    面對這突然沖來的四柄長劍,關天麟并沒有太放在眼中,他手中的戰戈揮動,滾滾的戈贏,在他的面前,匯聚成了一尊盾牌。
    盾牌古樸宏大,出現的剎那,就好似一座雄偉的城墻,將關天麟整個包圍在了其中。
    這盾牌,實際上是當年的虛無神魔的另外一件兵器,左戈右盾,攻防合一,這才是虛無神魔真正的戰力。
    只不過,當年三千神魔一戰,打的實在是太過凄慘,就是那伴隨著虛無神魔而生的盾牌,也被硬生生的打成了碎片。
    也正是因為那面盾牌的崩碎,虛無神魔才墜落在了這片天地混沌虛空之中。
    此時,關天麟借助斷戈,重新演化成了盾牌,雖然比之那上古神盾,可以抵擋圣者的攻擊相比,很有一些不如,但是在關天麟看來,用以擋住鄭鳴的反擊,已經足夠了!
    四道劍光,每一道都隱含著恒古永存的殺意,現在四道匯聚的瞬間,那無盡的混沌虛空,瞬間就被那恒古的殺意所吸引。
    從一片片大小不一的山丘之中,從一顆顆漂浮在無窮混沌虛空之中的石山之中,從一些不知道埋藏在地底的骸骨之中,沖出了一股股的殺意。
    這些來自于上古,這些埋藏在九地之下不知道多少年的殺意,在被引動的剎那,就匯聚在了四劍的洪流之中。
    關天麟的靈覺強大無比,在被引動的瞬間,就已經意識到了危險,只不過就在他準備騰空閃開的瞬間,那磅礴的殺意,已經瘋狂的朝著他籠罩而來。
    鄭鳴此時,估量不出自己這一擊,究竟有著多么強大的力量,但是他能夠感覺到,這一擊,絕對有誅仙劍陣萬分之一的力量。
    這種力量,可以將一個神君以下的存在,直接滅殺。
    浩浩殺意,猶如天地長河,浩蕩而來,不可逆轉!
    在這殺意的沖擊下,別說處在殺意正中的關天麟,就算是觀戰的琉璃仙子等人,一個個都變的面露恐懼,他們一個個都很清楚,如果面對這種危險的是他們,恐怕他們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關天麟,難道真的敗在了鄭鳴的手中了嗎?
    那可是圣人的門徒,他怎么會敗?大圣高高在上,他的門徒,同樣應該俯視當代!
    和這種震驚相比,真正讓他們感到恐懼的,卻是那好似出自太古蒼茫的殺意。
    強大,實在是太過強大了,這種殺意,讓在場的武者,一個個都感到自己的身體在戰栗。
    “轟!”
    好似恒古永存的殺意,重重的轟擊在了巨盾之上,也就是一個瞬間,巨盾就在虛空之中崩潰開來。
    磅礴的殺意,卷向蒼穹,卷向虛空,卷向關天麟!
    “如果關天麟死了,那……”琉璃仙子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她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抖。
    申屠凌云的臉上,除了驚駭,竟然隱隱約約,多出了一絲暢快,他的嘴角輕輕的挑動,眼眸中,多出了那么一絲絲得意。
    如果關天麟被鄭鳴給殺了,實際上也不錯。
    對,是真的不錯,對于他申屠凌云而言,是真的不錯,雖然他一直臣服在關天麟的腳下,但是實際上,在他的心中,卻也擁有著不屈。
    一種不甘人下的不屈!
    殺意縱橫而去,無盡的混沌虛空,被一掃而空,就是他們此時立身的天路,都生出了一道淡淡裂紋,但是在那一道道的裂紋之中,關天麟依舊傲然而立。
    只是,此刻的關天麟,已經沒有了剛來之時的威武,他的肋下,多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現在那血洞之中的嫩肉,在飛速的蠕動著,只不過就在它們每每要粘合在一起的時候,都有一股力量,毫不客氣的將它們再次的撕裂。
    這股力量,鋒利無比!
    “你真的惹怒了我!”關天麟正視著鄭鳴,此時的他,越發的平靜,給人的感覺,就好似是隨時可能從九天之上,劈斬而下的暴風雨一般。
    鄭鳴對于誅仙四劍意沒有能夠誅殺關天麟,并沒有太大的遺憾,這關天麟作為圣人門下,絕對有保命的手段,自己想要一劍擊殺,并不容易。
    “我還要殺了你!”說話間,那手持誅仙四劍的鄭鳴分身,緩緩的隱入了他們各自的婆娑世界之中。而鄭鳴的本體,卻騰空而起,朝著關天麟沖了過去。
    關天麟傲然不動,對于鄭鳴的攻擊,此時的他,就仿佛根本就沒有看到一般。
    只是,就在鄭鳴就要到達他身邊的瞬間,關天麟的額頭,突然生出了一只豎眼。
    這一只眼睛,和關天麟的其他兩只眼睛,并不是太配。因為這只眼睛,比其他兩只眼睛加在一起,都要大上不少。
    但是,在這只眼睛出現的一個瞬間,天地蒼穹,都好似為之一凝,也就是這一刻,一道光從關天麟的眼眸之中,直飛而出。
    這道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柄戰戟,橫劈而下!
    對于這突然出現的戰戟,鄭鳴自然不懼,他拳頭揮動,就朝著那戰戟迎了上去。
    “轟!”
    碰撞之中,戰戟化成飛灰,但是在轟碎戰戟的瞬間,鄭鳴卻覺得有一種看似微弱,但是在質量上卻超過了神禁的力量,直接涌入到了自己的體內。
    這股力量,讓鄭鳴的經脈,感到無比的難受。
    “今日,就讓你見一見我宗秘傳的神兵眸,能夠死在此眸之下,也是你的福氣!”關天麟咬牙切齒的說完,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了一柄血紅色的長刀!
  !--gen1-1-2-110-14760-251834478-1488959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