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1226 太古戰戈


    作為圣人門徒,這男子冷若冰霜的看著蹣跚而來的清月,臉上不但沒有半點的憐惜,甚至全都是散漫之氣,嚴肅中顯得隨意,一副大權在握,主宰別人生死的模樣。??
    他的嘴角上揚,似乎還帶著一種不屑的笑意,這是一種高高在上的不屑,是一種俯視蒼生的不屑,是一種君臨九天的不屑。
    就好似一頭巨龍,漫不經心的看著兩個正在說話的螻蟻一般,絲毫不把倆人放在眼里。
    “鄭兄,將你那個弟子帶走!”這是琉璃仙子的聲音,她的話語,帶著一絲急切。
    盡管剛才,他們還是利益之爭的對手,但是大倫山和琉璃天之間,畢竟有著不淺的關系。
    現在,青木葫蘆在琉璃仙子看來,已經沒有自己的什么份,所以在這個時候,她就開始給鄭鳴傳音。
    聽到琉璃仙子的話,鄭鳴并沒有說話,就好像琉璃仙子的提醒,他根本就不曾聽到一般。
    他的目光,落在只剩下半個手臂,身上因為跌倒,不知道受了多少傷痕的清月身上道:“我知道了!”
    說話間,他的手掌之中,多出了一枚丹藥,輕輕的送入到了清月的口中。
    “殺了這個小子,我可以恕你無罪!”男子朝著鄭鳴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這一刻,此人對鄭鳴有一種非常優越的俯視感,他自忖自己是有這個資格的,他對自己言出法隨充滿了自信,充滿了一種傲然。
    此時的他,仿佛就是天地之間的神明!
    鄭鳴朝著男子掃了一眼,卻沒有說話,而是沖著李英瓊看了看道:“別怕,等一下我就去救你!”
    男子的臉色就是一變,他乃是天之驕子,不但根基深厚,更被自己的師尊收納進了整個歸元大世界最強大的宗門。
    有自己的宗門和師尊作為支撐,別說眼前這些四天九道年輕一代的高手,就是那些圣君神君,他也敢論一論高低。
    就算是四大亞圣,九大小圣,也不能毀了他的顏面。
    現在,這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年輕人,居然絲毫不理會自己言出法隨的命令,實在是可惡至極。
    不過男子的臉上,不但沒有憤怒,反而怒極而笑。
    申屠凌云的嘴角,同樣露出了笑容,這是一種幸災樂禍的笑容。他和男子交往多時,深知這個男子的性格。
    不怕這個男子脾性暴怒,怕的是,這個男子笑!
    在他和男子的交往之中,已經明白了男子的性格,當他笑的越是燦爛的時候,實際上就是他心中的怒意最為磅礴的時候。
    鄭鳴這個傻蛋,竟然惹怒了他,無異于自己找死。
    “你找死!”男子說話間,手中的破舊戰戈,隔著虛空,朝著清月所在的位置劃去。
    他要誅殺鄭鳴,但是這個讓他尊嚴受到挑釁的螻蟻,同樣要灰飛煙滅。
    男子和清月所處的位置,足足有十數丈,那戰戈因為短了一半,所以只有半丈多長。
    這樣的戰戈,揮動之間,如果沒有戰芒,是絕對無法傷及到清月的,但是,在男子揮動他手中戰戈的剎那,那戰戈的利刃,已經出現在了清月的脖頸之處。
    就好似虛空,被這一戈直接給縮短了一般。
    清月在這戰戈之下,整個人都凝固在了那里,他沒有反抗,或者說,此時的他,根本就反抗不了。
    如果戰戈揮過,那么最終的結果,就是清月身死道消。也就在所有人的眼中,清月除了死路,沒有第二條道路可走的時候,一個拳頭,破開虛空,迎向了那古老的戰戈。
    “當!”
    拳頭重重的敲擊在了戰戈上,虛空之中,響起了金鐵交鳴的聲音,在這瘋狂的聲響之中,鄭鳴的身軀,已經出現在了清月的身邊,只是此刻,他的拳頭中,出現了一道傷痕。
    這傷痕不深,但是一滴滴的血,卻滴滴答答的落下。
    鄭鳴如何挪移到清月前方,琉璃仙子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們對于鄭鳴這猶如羚羊掛角般的挪移,并沒有太多的驚嘆,他們驚嘆的,是鄭鳴的拳頭。
    一拳擋住了那柄殘缺的戰戈!
    雖然他們不知道戰戈的名字,更不知道戰戈的來歷,但是從戰戈表現出來的變化上,他們可以感覺到這枚戰戈的強大。
    “你找死!”男子眼眸一如電光,他一揮手,將被他抓在手中的李英瓊扔向了申屠凌云。
    “幫我看好了!”男子說話間,就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申屠凌云雖然不知道這關姓男子為什么要抓住李英瓊,但是對他來說,只要是這關姓男子交代下來的事情,那就絕對不能夠出任何的差錯。
    所以在李英瓊朝著他飛來的剎那,他就朝著李英瓊直接沖了過去。對于將一個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小女子抓在手中,申屠凌云覺得沒有任何的問題。
    可是,就在他的手掌將要抓住李英瓊的那一個瞬間,一黑一白兩個鄭鳴,同時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和兩個同時出現的鄭鳴相比,最讓申屠凌云感到難受的,還是這兩個鄭鳴,幾乎同時點出了一指。
    這一指,出現了一個黑白兩色的光球,將李英瓊直接納入到了光球之中。
    在和鄭鳴的爭斗之中,申屠凌云不是沒有遇到過鄭鳴的兩儀微塵大陣。
    只不過當時,那兩儀微塵大陣,是要將他困進去,因為上古神魔始皓的虛影,所以奈何他不得。
    但是李英瓊進入那黑白兩色的光球,隨即消失不見,卻讓申屠凌云有一種狗咬刺猬的感覺。
    難以下嘴,就算是現在,他無比迫切的想要將李英瓊找出來,卻也做不到。
    想到那關姓男子的性子,申屠凌云就有一種想要將鄭鳴給生吞活剝了的感覺,你他娘的簡直就是斷了我的活路喲,當即怒吼一聲,沖著鄭鳴瘋狂的沖來。
    銀色的長刀,在虛空之中,化成漫天的星辰,一時間,竟然呈現出了星辰墜地的景象。
    這乃是申屠凌云最強的攻擊招式之一,可以說除了拼命的時候,他都舍不得用。但是現在,他也顧不得在自己的身邊,有不少對手的情況,忍無可忍的朝著鄭鳴出手了!
    對申屠凌云,鄭鳴的心中沒有任何的憐惜,他心念閃動之中,上百個在他四周浮動的婆娑世界之中,分別走出了十個鄭鳴。
    這十個鄭鳴,都已經修煉到了參星境的巔峰,只不過因為鄭鳴上百個分身,要一起達到突破的狀態,才能夠突破神禁,所以才處在參星的境界。
    “申屠凌云,退下!”就在鄭鳴的分身和申屠凌云交戰的瞬間,那男子冷聲的說道。
    申屠凌云那包裹虛空的刀芒,就要落在鄭鳴的身上,但是聽到這斥喝,他還是停了下來。
    “關兄,我……”
    “廢物,連一個人都給我看不好,你的事情,我回頭再說,現在,是我斬殺這孽障的時候!”男子說話間,手指鄭鳴道:“冥頑不靈,一定是我歸元大世界的禍害,今日先除了你這孽障,再找三法上人,問他個教徒不嚴之過!”
    男子這話一出口,讓鄭鳴眼眸中的殺意,更多了幾分。這個家伙實在可惡,還沒有動手,就二話不說,給人扣上了這么一頂大大的帽子。
    “此戈,名為破虛,乃是三千神魔之中虛無魔神的兵器,當年也曾痛飲神血!”
    男子揚起戰戈,目光又落在了琉璃仙子等人的身上,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傲然道:“我來到混沌虛空之后,此戈就自行來投,也罷,今日我關天麟,就讓此戈,再次飲血!”
    說話間,男子身軀不動,但是那上古戰戈,卻直刺而出。
    對于這上古戰戈的強大,鄭鳴早就了解,所以此時,他也沒有隱藏自己上百個分身。
    這一個個分身,懸浮在鄭鳴的四周,他們一個個猛一看上去,好似處在一個小小的圓球之中,但是仔細的朝著那圓球看,卻能夠看到,這一個個全球,就是一個個的世界。
    一個個還不完整,甚至可以說有些粗糙的世界之中。
    但是,他們在這些世界之中,卻猶如神佛,稱尊天下。
    琉璃仙子等人,一個個都閉口不言,但是她們的眼眸之中,卻充斥著期盼。
    對這一戰的期盼,在爭奪青木葫蘆的戰斗之中,她們已經用盡了手段,可以說連自己壓箱底的本事都已經使用了出來,但是很可惜,他們還是奈何不了鄭鳴。
    現在作為圣人門徒的關天麟手持破虛戰戈,究竟能不能戰勝鄭鳴,而一個圣人的門徒,在戰斗之中,究竟是何等的強者,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們期待不已。
    “死!”
    伴隨著關天麟的一聲厲喝,那詭異的戰戈,已經穿破虛空,出現在了鄭鳴的心口位置。
    這一擊不但快捷無比,而且角度刁鉆,根本就沒有給人反應的時間,鄭鳴雖然鎮定心神,卻也是在戰戈就要接近自己身軀的時候,才感覺到。
    他自己回頭,已經有點來不及,幸好在他的身后,還有五個分身正好護衛。
    一金一黑兩個帝皇般的鄭鳴,從婆娑世界之中沖出,他們一個施展大夏龍雀刀,一個施展的是太陰魔刀。這兩種刀法,都已經達到了參星巔峰的地步。
    而且這兩種刀訣,一陰一陽,可謂是相輔相成。
    黑金兩色的刀芒,在虛空之中,卷起了千重的刀浪,朝著那破虛戈直直的迎了上去!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