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225 大圣門人


    李英瓊的心思,全都在鄭鳴的身上,在這場混戰之中,她近乎為他緊張到哭,開心到笑。??看到鄭鳴被琉璃仙子等四大強者圍攻,她的手心就沁出了汗水,一旦看到鄭鳴占據了上風,她的星眸之中,就帶著一絲絲笑意。
    她壓根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對她出手。
    不但李英瓊,護衛在李英瓊身邊的清月等弟子,一個個也都有些吃驚,會有人在這個時候,對李英瓊下手!
    李英瓊是一個天資不錯的小女孩!
    這幾乎是所有人對于李英瓊的第一認識,他們雖然懷疑李英瓊的來歷,但是卻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人把李英瓊當成動手的對象。
    一來,是因為鄭鳴現在表現的威勢沖天,讓人不敢小視;二來,則是這么一個小女孩,實在沒有讓人出手的價值。
    也正是因為這兩點,所以大倫山的弟子雖然都將李英瓊掩護在自己的身后,卻也沒有任何的防備。
    李英瓊根本就來不及掙扎,人已經落在了那沖天而來,手持上古戰戈的人手中。
    “敢抓我大倫山的弟子,還不給我放下!”怒吼一聲的清月,騰身朝著那人沖了過去。
    那人看著沖來的清月等人,眼眸中的蔑視更多了幾分,他手中的古戈揮動,一道絢麗的光芒,猶如九天之上的雷電,直接落下。
    清月在這絢麗的光芒下,就覺得自己好像落入了羅網的蟲子一般,想要動彈,都艱難無比。
    “快走!”
    一個聲音,在清月的耳邊響起,聽到這聲音,清月一愣,而他的身軀,卻已經不由自主的,飛出了上千丈多遠。
    當清月下落的瞬間,他看到自己所立之地,六個他師叔級別的人物,正在全力出手。
    可是,那些在他眼中,修為高強的師叔,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施展出他們最強的招式,就被那道絢麗的光芒擊中。
    也就是一個剎那,六個人頭顱落地,而那隱藏在身軀之中的神魂,更是一點都沒有逃出來。
    神魂俱滅!
    六個師叔,在那人的揮手之間,全都灰飛煙滅。自己和六個師叔的修為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了,如果留在那里的是自己,那么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些,清月心里不免有些恐懼,但是和恐懼相比,清月更多的,卻是憤怒。
    一種自內心深處的憤怒,一種讓人感到無比恐懼的憤怒!他眼睛紅,他要沖上去,他要和這個人拼命,他要和這個人……
    沒有任何的話語,清月就要朝著那人沖過去,這一刻的他,全然忘記了自己身上的傷勢。
    掉落的手臂,還在滴滴答答的流血,他瘋狂的朝著那人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清月,你想干什么,還不快點回來!”一個大倫山的女弟子,朝著清月大聲的喊道。
    清月沒有回答,就好像沒有聽到這個師叔的提醒一般,他瘋狂的登上天路,義無反顧的朝著天路跑去。
    天路,那由青光組成的天路,此時已經失去了壓制四方的力量,所以也就是一個瞬間,清月就已經沖到了凡人境的盡頭。
    而其他大倫山的弟子,有的默默地收攏著死去同伴的尸骨,有的在商議該怎么辦。
    “這一次的爭斗,算是白忙活了!”夏侯魯班快的來到大倫山弟子領頭者的近前,輕聲的道:“剛剛那人,是圣人門徒!”
    “你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最好有辦法通知我……鄭鳴師叔,讓他務必將這一口氣忍下去。”
    圣人門徒,這番話夏侯魯班說的很是鄭重。
    大倫山的主事弟子愣了一下,就在他要說話的時候,卻見龍云已經從前方沖了過來,當下趕忙將事情的經過朝著龍云說了一遍。
    龍云看著幾個死去的同門,開始的時候,是憤怒,是一種不報仇、毋寧死的憤怒,但是當他聽到圣人門徒幾個字的時候,臉色變的有點難看。
    他們四天九道,有亞圣和小圣坐鎮,可以說橫掃歸元大世界各大宗門,在普通人的眼中,他們可以稱為圣人的門徒,但是他們自己都清楚,真正的圣人門徒,并不是他們。
    真正的圣人門徒,應該是那位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的圣人門徒,是那位三眼大圣的門下!
    他們,才是真正的圣人門徒,他們才是俯視蒼穹大地,主宰滄海橫流的人物。
    這天下,無論得罪什么人,都不能得罪圣人門徒,這是他們每一個人,在修煉之初,就從自己的師長口中,得到的諄諄教導。
    見到圣人門徒,能忍則忍,能夠不生沖突,萬萬不可以生沖突!
    “他……他真的是圣人門徒嗎?”龍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夏侯魯班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混沌虛空的開辟,傳說每一次都有圣人門徒進入,但是咱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圣人門徒是什么樣子的!”
    “卻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見到了真人,咱們不知道是不是該歡喜!”
    說出了歡喜兩個字,但是夏侯魯班的臉上,露出的卻是難受。
    “這件事情,誰也不準多說,誰也不準議論,誰也不準傳出去,明白嗎!”龍云的臉色變幻之間,目光就落在了那些一臉憤怒看著葫蘆藤的眾弟子。
    一眾大倫山的弟子,神色變得越加的難看,甚至有人對龍云怒目而視。
    在大倫山的三代四代弟子之中,龍云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他的話語,以往就等同于師長。
    “大師兄,為什么?”一個面容粗豪的大漢,不甘心的問道。
    龍云看著那大漢,稍微沉吟了剎那,就冷冰冰的道:“為什么,因為他是圣人門徒,接下來的事情,我會向師長稟告,你們無需再理會了!”
    圣人門徒幾個字,讓那粗豪大漢整個人愣在了那里,所有憤怒的大倫山弟子,這一刻也都愣在了那里。
    他們一個個的眼眸中,升起的有不甘,但是更多的,卻是無奈,因為面對圣人門徒,他們無計可施,甚至,他們都沒有提起為敵的勇氣。
    “大師兄,清月追上去了!”剛剛主事的弟子,輕聲的朝著龍云說道。
    清月,龍云朝著天路上看去,就見清月好似瘋了一般,瘋狂的朝著上面沖了過去。
    此時想要攔下清月,已經難以辦到。龍云沉吟了一下道:“清月的生死,你們不用理會,咱們……咱們現在,誰也不準再說尋仇之類的話。”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手持破舊戰戈的男子,手抓著李英瓊,已經猶如神兵天降一般,落在了葫蘆藤的上空。
    “很熱鬧嗎?連圣人之力都用了出來!”男子俯視在落下之后,那古樸破舊的戰戈,陡然晃動,一股股磅礴的殺意,和無盡的混沌虛空好像連接在了一起。
    這殺意,最終化成了一道墻,直接將正在拼斗的鄭鳴等人破開,四周那蜂擁的火焰,瞬間被壓制了下去。
    鄭鳴在男子出手的瞬間,就已經現了男子,不過他最先現的,還是被男子抓在手中的李英瓊。
    申屠凌云正催動自己的始皓真身,被這殺意壓制了自己的揮,他的臉上生出了一絲的怒意。
    但是瞬間功夫,他的怒意就消失的干干凈凈,他看向那猶如神帝降臨身影的目光,更充斥著尊重。
    “凌云拜見關兄!”申屠凌云說話間,雙手搭在胸前,恭敬的行了一禮。
    申屠凌云的動作,好像提醒了其他人,琉璃仙子看著那手持破舊戰戈的男子,眼眸中也露出一絲的笑意:“關兄你來了,這一次,看來我們是白忙活一場!”
    至于那赤紅色衣衫的女子,則快的收攏了自己身上的神甲,很顯然,她也做出了抉擇。只有那個叫幽明的女子,靜靜的站在一邊。
    男子的目光從幽明的身上閃過,露出了一絲顧忌,然后收回了目光,他朝著申屠凌云一揮手道:“多日不見,凌云兄還是風采依舊,咱們之間,不用多禮了!”
    這一句話,讓申屠凌云臉上的笑容更多了幾分,他輕輕一笑道:“我雖然已經猜到,關兄應該進入到了混沌虛空之中,但是卻不知道關兄在何處,原本以為關兄也會猶如以往前輩那般,神龍見不見尾,卻沒有想到,竟會在此地見到關兄!”
    說到此處,申屠凌云一指那青木葫蘆道:“看來這青木葫蘆,乃是因為關兄進入此地,才出現的。”
    申屠凌云高傲無比的人,此時竟然卑躬屈膝,將拼命爭奪的青木葫蘆,都送了人。
    這等一反常態的情形,若是被一些知道他性格的人知道,不得掉落一地大牙,但現在,卻沒有人吭聲。
    無論是琉璃仙子,還是那位南無涅槃天的女子,都笑吟吟的站在那里,絲毫沒有爭奪青木葫蘆的意思。
    “將人放下來!”男子正要說話,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他驀然扭頭,就看到了正冷冷的盯著他的鄭鳴。也就在這個時候,清月瘋一般的追了上來。
    “師叔祖,就是他,抓走了英瓊,還……還殺了我們大倫山六個弟子!”
    清月遍體鱗傷,整個人都要跌坐在地上,他手指著那手持戰戈的男子,大聲的說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