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224 圣者之力

  玉符破碎,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籠罩在了好似無盡的天路上,在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感應到了,那看似無形,卻壓制在他們身體上的壓力。
    “師叔小心,這是圣者之力!”
    龍云已經接近了鄭鳴,在這股力量籠罩過來的瞬間,他高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鄭鳴聽到了龍云的提醒,可是這一刻,他覺得自己一百個分身,每一個都好似帶上了千萬斤的束縛,動彈一下,比之前些時候,慢了何止百倍。
    百倍速度的減弱,對于一個正在決戰的強者而言,是一種何其可怕的情形。
    鄭鳴的心頭,在這一刻,已經準備好了孔宣的英雄牌。可是,就在他準備催動那枚英雄牌的時候,一直在他的心頭,從來都沒有發出過任何聲息的石橋,突然震動了一下!
    這輕輕的震動,在鄭鳴的腳下,形成了一片金色的云彩,將鄭鳴緩緩的托起。
    站在金云之上,那本來壓制著鄭鳴的壓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在這一刻,鄭鳴還有一種自己可以飛天而起的感覺!
    鄭鳴神念閃動,一道道的分身,迅速飛回到了他本體的四周,沒有再隱藏的鄭鳴,一念之間,這些分身全都化成了一個個的婆娑世界,浮現在鄭鳴的四周。
    一百個婆娑世界,每一個世界都無比的虛無,但是每一個世界之中,都有一個鄭鳴的存在。
    在這些婆娑世界之中的鄭鳴,有接近一半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了躍凡境的巔峰,剩下的鄭鳴雖然修為弱了那么一點,但是一個個看上去在婆娑世界之中,同樣猶如掌控天地的神佛一般。
    申屠凌云看著那一個個浮現在鄭鳴身邊的婆娑世界,只覺得眼睛發直,震驚極了!
    這個總是出其不意的家伙,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手段呢?心里雖然疑惑不已,但是有一點,他申屠凌云卻是十分清醒的,那就是這個不要臉的家伙,必定施展了一種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大神通!
    那和自己等人戰斗的一百個分身,應該就來自于這一百個分身。
    “去死!”
    怒喝一聲的申屠凌云,手掌緩緩的揮動,也就在這時,處在他頭頂,身形已經開始有些實質化的神魔始皓虛影,也緩緩的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鋪天蓋地的大手,一只托天遮日的大手,這只手,在無窮的混沌虛空之中,就好似浩浩天威,朝著鄭鳴重重的砸落而下。
    沒有任何變化,只有最直接,最狂暴,最瘋狂的攻擊!
    在這攻擊下,鄭鳴的神色變得無比的凝重,他深深的感到,這股攻擊的力量,是何等的浩瀚。
    雖然,有金光的作用下,他可以不受那浩然圣威的壓制,但是要憑借自己的力量抵擋那大手,好像還差了一點。
    使用孔宣的英雄牌,一舉奪取了青木葫蘆再說!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神念閃動之中,就已經有了決斷。就在那浩蕩的壓力即將落下的瞬間,一尊漂浮在鄭鳴身體后側的分身,陡然沖出。
    這分身高冠博帶,襯托的鄭鳴一如古代的帝王!
    在飛出的瞬間,分身的手掌在虛空之中快速的結印,那本來空無一物的婆娑世界之中,竟然生出了一根葫蘆藤,一根只有一尺長短的葫蘆藤。
    這種小小的葫蘆藤,和那高大的葫蘆藤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就好像長在參天大樹之上的一棵小草。
    但是一個扎根在混沌虛空之中的葫蘆藤,一個扎根在婆娑世界之中的葫蘆藤,卻好似被一種無形的力量聯系在一起了。
    再然后,那執掌著一方婆娑世界的主宰,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緩緩的結印。也就在這主宰結印的時候,那葫蘆藤上空的精氣,開始瘋狂的匯聚。
    當一枚只有巴掌大小的寶印出現在婆娑世界那鄭鳴分身上的時候,葫蘆藤的上空,也出現了一枚寶印。
    寶印隱含無窮符文,而寶印的面積,足足有千丈大小。在這寶印出現的瞬間,那本來籠罩在整個葫蘆藤四周的圣者之力,就出現了一道裂痕。
    “他也有圣者之力?”那衍生宗的大漢,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嫉妒之色。
    “不,這不是圣者之力,他是在用特殊的功法,借助這條葫蘆藤上的力量!”琉璃仙子看著鄭鳴身后,那猶如上古帝皇一般的虛影,聲音中帶著一絲恐懼的道。
    “諸位,這一次,真的不能留任何的后手了,如果我們現在還不全力出手,那么這青木葫蘆,就跟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了!”
    在諸人之中,琉璃仙子擁有者至高的地位,她這話一出口,頓時讓不少人為之信服。
    那本來還在和琉璃仙子大戰的赤衣女子,也朝著琉璃仙子道:“姐姐說的不錯,這一次,我們誰都不能藏私,就由我先出手吧。”
    說話之中,赤衣女子的手中,就多出了一只小巧無比,但是卻要展翅高飛的赤紅色小鳥。
    這小鳥之中,隱藏著讓人恐懼的力量,只不過這些力量,同樣被人用大法力封禁。
    亞圣制作的靈符,里面封印著能夠讓人顫抖的力量。
    隨著那靈符被捏碎,本來還有些柔弱的赤衣女子,身上多出了一身赤紅色的衣甲。
    這衣甲上,隱含著無窮的符文,一道道符文,好似和天地大道相同,那衣甲后方,一對赤金色的羽翼,更是給人一種揮動破虛空的感覺。
    “赤雀三擊第一擊!”女子說話間,那雙羽翼,卷動無窮的火焰,猶如一片流星,直落而下。
    萬丈的火焰,在虛空之中,匯聚成兩道赤紅色的刀芒,朝著鄭鳴直斬而下。
    在刀芒落下的剎那,鄭鳴覺得,自己面對的都不會是神禁級別的強者,而是一種已經突破了神禁的力量。
    這種力量,莫非就是圣級嗎?
    鄭鳴那修煉了萬木常青功的分身,面對這洶涌的火焰絲毫不懼,雙手催動,葫蘆藤之中,生出了一道神蔓,在虛空之中騰空,就好似一道長槍,朝著那刀芒直直的迎了過去。
    神蔓之上,每一片葉,都隱含著無窮的神鏈,而那所有的符文匯聚,更是撕裂蒼穹。
    刀光和長槍碰撞,一時間竟然僵持在了半空之中。而那身穿盔甲,整個人看上去,猶如一只赤色鳥兒的女子,騰空飛舞在虛空之中。
    無數的火焰,從九天之上轟然落下,也就是一個瞬間,整個葫蘆藤,都已經被無窮的火焰包裹。
    金甲男子等人,一個個被這滾滾的火焰所包圍,他們之中,有不少人在猶豫了剎那,就直接掐碎了自己保命的玉符。
    知道不行,還要拼命,那根本就是莽夫所為。
    最終,偌大的葫蘆藤上,只剩下鄭鳴等五人,而且此時,鄭鳴還是以一敵四!
    萬木常青功法孕育而出的分身,依舊立于婆娑世界之中,在他的溝通下,葫蘆藤兩條藤蔓,時長時短,有時如長虹貫日,有時又好似巨蛇翻身。
    琉璃仙子頭頂,演化出了一個猶如琉璃般的神體,雖然看不清模樣,但是在拳頭揮動之中,卻戰力驚人,萬法不侵。
    至于那黑衣女子幽明,卻沒有施展圣者之力,但是她每每扭動一下身子,就給鄭鳴一種巨大的威脅。
    不過,好在這偌大的葫蘆藤,扎根混沌虛空,不知道有多少的天地精氣隱含其中,所以在戰斗之中,鄭鳴雖然以一敵四,卻也沒有落入下風。
    四天九道的弟子,都已經退了很遠,而在葫蘆墟外,更有成千上百的人在觀戰。
    這些人,都是被四天九道弟子擋在外面的小宗門的弟子以及沒有宗門的年輕強者。
    對于四天九道的霸道,他們幾乎是個個憤怒不已,但是隨著無邊的火焰,以及各種的圣者之力展現,他們那些憤怒,都變成了沉默。
    那已經籠罩在了整個葫蘆藤上的赤紅色火焰,別說多了,只要落下少半,就能夠讓他們大部分人魂飛魄散。
    這一刻,他們的憤怒,都消失的無影無蹤,留下的,唯有對強者的恐懼。
    “看,那個正在以一敵四的,就是鄭鳴,他好似通過一種秘法,在借助葫蘆藤之力!”
    “有葫蘆藤之力作為依靠,這一次,他可以說,已經處于不敗之地了!”
    “要是這青木葫蘆最終落入了大倫山的手中,那么四天的臉面,可就丟盡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之中,一個黑衣男子的臉上,卻生出了苦澀。他乃是被黃疏朗派來的強者,隨時準備解開自己的神禁,擊殺鄭鳴。
    但是現在,看著鄭鳴力敵四方的情形,他的臉上除了苦澀,再沒有了其他的神色。
    恐怕現在,自己根本就承受不了這個鄭鳴的一擊,哼,還說什么擊殺鄭鳴,豈不是以卵擊石?……
    就在眾人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陡然有人高聲的道:“快看,那是誰?”
    黑衣男子順著說話之人手指的方向,就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一道手持半截金戈的身影。
    這身影凌空而來,剎那間,就已經落在了葫蘆墟的下方。雖然很多人都沒有看清那人的面容,但是那人給他們,卻留下了深深地記憶。
    如帝臨塵!
    四天九道退避的弟子,也看到了那人,那人對于四天九道退避的弟子并沒有在意,就在他要扶搖而上的時候,目光卻落在了李英瓊的臉上。
    “哈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你是我的了!”男子說話間,大手一揮,將李英瓊抓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