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1221 逗你玩


    能夠被各大宗門派入混沌虛空的,必定是各大宗門之中天資最優秀的人物。
    其中一些年輕弟子,雖然修為沒有達到參星境,但是他們本身的基礎無比的牢靠,走在那一層層臺階組成的天路上,簡直和走在平常的道路上沒有任何的區別。
    這些弟子,雖然一個個都不敢越過那申屠凌云,也難以越過申屠凌云,但是在越過鄭鳴的時候,卻是絲毫不肯遲疑。
    “哈哈,大倫山的諸位師兄,我先過去了!”這是一個西無長生天的弟子,戲謔的調侃道。
    而他的話才剛剛落地,又一個北無離恨天的弟子,也笑嘻嘻的道:“大倫山的師兄,我也先過去了。”
    在這兩個人的帶頭下,幾乎所有從大倫山弟子身前越過,不,應該是從鄭鳴身前越過的人,都會用一種非常輕佻的語氣,朝著鄭鳴道:“大倫山的師兄,我先過去了!”
    這話,說得輕松無比,而且帶著一種高傲,一種蔑視。
    大倫山的弟子之中,同樣有不少英才,走在這些臺階上,他們并沒有任何的壓力。
    甚至可以說,只要他們愿意,他們也能夠快速的沖過去。但是看著汗漬越來越多的鄭鳴,他們只有忍。
    不管怎么說,鄭鳴是他們的師叔,或者是更高級的師祖!
    申屠凌云每登上一百個臺階,都要回頭看一下,他看的時間不長,但是每一個人都能看到他在看。
    不但看,而且申屠凌云還要搖頭。
    這種搖頭,充滿了驕傲和不屑,充滿了傲然和俯視。
    “就這種水準,也想要得到青木葫蘆,真是可笑,難道他不知道,這青木葫蘆,乃是專等天命之主,他這等低等位面的人,又怎配窺視青木葫蘆。”
    說完這句話的申屠凌云,再次朝著上面走,一副感慨的模樣。
    臺階越來越高,申屠凌云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壓力,慢慢的壓制在了他的身上。
    這個時候的他,腳步也變的沉重了起來。甚至他體內的血脈之力,也開始運轉。
    雖然因為這葫蘆藤的法則,讓他難以調動躍凡境以上的力量,但是,那始皓血脈的力量,還是讓他一步步的向上。
    還有三十個臺階,就是平臺。
    這平臺代表著什么,申屠凌云心里很清楚,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扭頭向下看。
    鄭鳴離的還很遠,以自己此時凡人的手段,竟然只能看到他的虛影。
    真是太差勁了!
    申屠凌云得意之余,朝著自己下方看去,他發現無論是琉璃仙子,還是那北無離恨天的黑衣幽明,一個個都神色淡然的邁步而來,他們的距離,跟自己都不是太遠。
    這等情形,頓時讓申屠凌云的心中一冷,他自語道:“我的對手,應該是四天之中的其他強者,怎么能夠將對手,放在鄭鳴這等人物的身上?”
    實在是好笑!
    這個念頭之下,申屠凌云不再看鄭鳴,他催動自己全身的力量,一步步的往臺階上上。
    二十階,十階,五階……
    登上了第四個臺階,申屠凌云就覺得自己整個人,就好像快要崩潰了一般。
    他的身體上,出現了一道道血痕,這些血痕,都是用力過度,血漬從肌膚之內崩裂出來的。
    這一道道血痕,讓他感到無比難受,不過他的心中,卻并沒有失望。
    在他身后的第三個臺階上,琉璃仙子等三個女子幾乎是并肩而立,雖然她們現在依舊保持著以往的風姿,但是從她們緩慢移動的腳步看,她們并不輕松。
    不,那個叫幽明的女人,好似還有余力。
    自己還有余力,只要給自己半天的時間,早就就可以登上平臺,走完凡塵這一段。
    申屠凌云心中念頭閃動,一股斗志再次爆發出來,他現在得到那青木葫蘆的心思,變的更加的濃烈。
    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夠得到青木葫蘆,那么前些時候受到的所有挫折,都會被掩蓋住。
    那個鄭鳴,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看到!
    申屠凌云想到鄭鳴,不由自主的扭頭看了一下,雖然這對他的力量,也是一個損失,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應該關心一下那個家伙。
    “嗯!”沒有看到,申屠凌云看的是最下層,發現竟然沒有鄭鳴的蹤跡之后,他不由得搖了搖頭。
    最下方那邊空蕩蕩的,難道那家伙已經放棄了嗎?
    雖然從心中,申屠凌云是非常希望鄭鳴會失敗,但是一旦鄭鳴真的放棄的話,那么他的心中,卻又有那么一絲不舒服,畢竟他無比的希望,在自己的勝利之中,有鄭鳴襯托。
    “真是一個沒膽量的家伙。”收回目光的申屠凌云,正準備扭頭繼續向前,可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正在大踏步向前的身影。
    這身影,離他只有一千個臺階!
    鄭鳴,這是狗娘養的鄭鳴,他走的并不快,但是他已經離自己只有一千個臺階了。
    記得上次看這家伙的時候,他離自己足足有百丈遠,現在怎么會如此的近,這不應該啊!
    念頭閃動之間,申屠凌云的心又升起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臺階越到了最后越難,自己剛剛耗費了太多的時間。
    走上巔峰,讓鄭鳴對自己,只有羨慕的份!
    這個念頭升起在心頭之后,申屠凌云就邁步再次登臨第三個臺階,本來,他準備休息一下,將自己身上的氣息全部調勻之后再說,但是鄭鳴的刺激,讓他決定提前。
    腳抬起之中,申屠凌云就覺得自己的腳好像隨時要炸開一般,因為此時的他,腳上好似隱含著無窮的壓力一般。
    每一次用力,都好似沖破了層層的阻礙。
    一層層汗,不斷從他的額頭流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申屠凌云終于將自己的腳,放在了第三層的臺階上。
    深深出了一口氣的申屠凌云,在快速的調動體內的內氣修復身體的損傷之時,還不忘扭頭朝著琉璃仙子等人的方向,輕輕的看了一眼。
    琉璃仙子還在那里艱難的挪動,雖然已經快要登臨自己身后的那個臺階,但是按照申屠凌云的經驗,琉璃仙子要想完全登臨,最少還需要半個時辰。
    哈哈哈,這一次,他是趕不上自己了。
    而幽明,一直都是淡定模樣的幽明,則已經登上了他身后的臺階,而且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讓申屠凌云的壓力,越來越大了起來。這個幽明,看來是自己最大的對手。
    他朝著叫幽明的黑衣女子重重的看了一眼,然后目光就朝著下方看了過去。
    鄭鳴的身影,怎么還看不見呢,這家伙上哪里去了,不會是退回去了吧?
    申屠凌云的目光,不斷的向下看,在這一段距離之中,他看到了不少九大宗門之中的天驕人物,但是就是沒有看到鄭鳴的身影。
    在離自己還有三十個臺階的地方,申屠凌云收回了目光,他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那個可惡的鄭鳴,已經從臺階上退卻了。
    第二個臺階,自己一定要克服!
    重重的攥了一下拳頭的他,卻沒有發現,在距離他十個臺階的位置,鄭鳴正在緩緩的前進。
    他的步伐依舊,就好似那重重的壓力,對他沒有絲毫作用一般。他的速度和上第一個臺階的時候一樣,不快不慢,但是這個時候,看著他的人,都已經不覺得他慢了,臉上都凝固成了驚訝、疑惑、震撼的表情。
    甚至有些人覺得,鄭鳴這個不要臉的家伙,總是出其不意的捉弄人,實在是太可惡了,你說,你這么能裝,豈不是招人恨么?
    剛剛開始的時候,你走的那么慢,那么舉步維艱,都是在裝蒜呢,并不是走不動,而是故意迷惑人呢。
    別說那些和鄭鳴有仇怨的宗門,就算是大倫山的弟子,現在都不由得對自己的祖師腹誹不已。當然,同樣有不少人暗暗替鄭鳴喝彩,奶奶的,師祖慢悠悠的超越了這么多人,簡直就是在打臉。
    尤其是師祖在超過了那些前些時候,越過他們大倫山弟子的時候,說俏皮話的人,都會拍拍人家的肩膀。
    什么也不說,但是,就這么一個動作,就足以讓人難受了。
    甚至一些武者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鄭鳴的手掌雖然拍在了他們的肩膀上,但是實際上,卻是在打他們的臉呢。而且還打的生疼。
    兩個時辰之后,申屠凌云終于登上了第二個臺階,他覺得自己身體之內的經脈,此時已經崩碎了一大半。只是經脈雖然崩斷,但是只要讓自己更上一層,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他扭頭,發現那叫幽明的女子,還在努力的積蓄力量,這讓他的心越發的高興。他相信,自己第一個走過凡人的天路,那整個天路,都必將被自己踏在腳下。
    黑衣幽明的眼眸中,閃過的光芒有些詭異,她向上看,莫非此時對我充滿了敬仰不成?
    申屠凌云不會讀心術,但是從黑衣幽明的目光中,他卻感覺到了一種異樣,就在他心中猜測的時候,卻聽到有人輕輕的道:“申屠師侄,再加把勁,師叔看好你啊!”
    聽到這話,申屠凌云只覺得身上發冷,心也一陣陣地緊搐,剛剛還燦爛如花的表情瞬間變得陰暗如古井!。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