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219 登天路得靈葫


    琉璃仙子差點大笑,她覺得這個時候,唯有大笑,才能夠表達此時心里的感觸!
    自不量力!這個死不要臉的鄭鳴也配這樣異想天開?說什么將青木葫蘆歸他,他不覺得自己太可笑了嗎?他不知道這青木葫蘆,實際上已經成為了四天的禁臠嗎?
    不過,看著鄭鳴那堅定的目光,琉璃仙子這個念頭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是真的感覺到了,她費盡心思的勸說,最終還是回到了他計劃的軌道上。鄭鳴不是和她開玩笑,更不是和她討價還價,而是他本身,擁有奪取青木葫蘆的實力。
    他們都擁有著宗門亞圣賜予的至寶,難道這鄭鳴,也擁有這種至寶不成?
    心里這么想著,琉璃仙子最終輕笑一聲道:“鄭兄果然豪氣,只是登天路,采摘青木葫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希望鄭兄能三思而后行!”
    “對于那青木葫蘆,我心已決,仙子就不用再多言了!”鄭鳴也并非沒有推脫之詞,卻也懶得耍手段,因此,干脆把琉璃仙子給回絕了。
    琉璃仙子見鄭鳴水火不透,只好陪笑道:“既然鄭兄想要一爭,這自無不可,希望在登上天路的時候,咱們可以互相照應!”
    “這個自然!”鄭鳴答應的無比爽快!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琉璃仙子在說了幾句話之后,就告辭離去,雖然她神色依舊,卻依舊能夠感到,從她心中散出來的,那種不高興。
    對于琉璃仙子高不高興,鄭鳴并不在意,在他看來,那青木葫蘆,他絕對不能放棄。
    琉璃仙子離去之后,6續又有宗門前來拜望,其中一些和大倫山交好的宗門,比如重玄宗等,都希望在這一次天路之爭,和大倫山共進退。
    混沌不知年,在這混沌虛空之中,沒有日月,自然也不知道年歲。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條青光,從那直入蒼穹的青木葫蘆中直落而下。
    青光在下落的瞬間,就化成了一道道的臺階,從葫蘆墟的方位朝上看,這臺階直通蒼穹。
    在那無盡臺階的盡頭,就是那拳頭大小的青木葫蘆!
    “師叔,天路已開,咱們出吧!”龍云飛身來到正在看那通天臺階的鄭鳴身邊,沉聲的說道。
    鄭鳴遙望著那一層層的臺階,點了點頭。三百名大倫山的弟子,緊隨鄭鳴的身后。
    大多數大倫山弟子,眼眸之中都是激動之色,對于青木葫蘆,他們本來都沒有太多的想法,但是現在,有鄭鳴這個師叔或者師祖坐鎮,那青木葫蘆,也將有他們的一份。
    青色的臺階從九天之上,一直落在葫蘆墟主根所形成的山脈的主峰,雖然這青色的臺階都是光芒匯聚而成,但是走近之后,卻給人一種用巨大青色玉石鋪墊而成的感覺。
    當鄭鳴他們趕到的時候,主峰下方,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他們之中的不少人,都用一種激動的目光看著那青色的臺階。
    登天路,得靈葫!
    鄭鳴等人的到來,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不少人都凝眸朝著他們看了過來。其中衍生宗和九天誅邪殿的武者,一個個看向鄭鳴的時候,自然沒什么好的感覺。
    特別是九天誅邪殿的一個黑壯的武者,更是用一種仇恨的目光看著鄭鳴等人。
    “金符師弟自殺了,你是否滿意了!”那黑壯的武者,聲音一如驚雷的朝著鄭鳴等人喊道。
    金符師弟,這幾個字代表的是什么人,在場的人,大部分都很清楚。有一些人,和路金符還有點頭之交,想到這路金符竟然死了,一個個不由得生出了幾分唏噓。
    “死了嘛?死了也好。”鄭鳴朝著那黑壯的武者看了一眼,平淡至極的說道。
    說話之間,鄭鳴絲毫沒有停留,很快就朝著那青色臺階的最下方走了過去。此時青色臺階的最下方,聚集的都是四天的弟子,看到有人走來,神色就有些不善。
    青木葫蘆,在歸元大世界之中,那也是頂尖的寶物,此時對于四天的武者來說,更是他們的禁臠。
    他們絕對不允許,有其他人和他們分享這青木葫蘆,但是鄭鳴跨步而來,他們卻也沒有人敢于阻攔。
    “鄭兄到了。”琉璃仙子第一個和鄭鳴打招呼,她在用這種方式,彰顯自己和鄭鳴的關系非同一般。
    鄭鳴朝著琉璃仙子笑了笑,目光就落在了申屠凌云的臉上,因為剛剛,他感到申屠凌云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隱含著那么一絲絲的殺意。
    申屠凌云在鄭鳴的目光看來的時候,就將自己充滿了殺意的目光收了回來,但是他的神色中,卻多了一絲蔑視。
    “鄭兄來了,咱們四天九宗也算是到齊了,現而今這葫蘆墟直通九天的天路已經出現,青木葫蘆花落誰家,就看諸位的本身了!”琉璃仙子手指著那青色的臺階,鄭重的道:“葫蘆墟中隱含天路,唯有天路可以登上巔峰。”
    “以往進入混沌虛空之中的前輩,因為沒有青木葫蘆,所以也就很少有人登這條天路。”
    “咱們雖然知道,葫蘆墟中有一條這樣的登天之路,卻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危險。”
    “幸好,小女子當年翻閱宗門典籍的時候,見過一位宗門前輩登臨葫蘆墟天路的記錄。”
    “這條天路,一共分為六個層次!”
    “凡人、躍凡、化蓮、生神、法身、參星!”琉璃仙子一字一頓的說出了六個境界之后,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道:“諸位不要以為,你們的修為遠遠的過了這個境界,就能夠輕松登上天路的頂端。”
    “在這葫蘆墟下,我們要遵守葫蘆墟自身演化而出的法則,除非你們能夠成為圣級,才能夠突破葫蘆墟自身法則的封鎖,當然,如果你們是圣級的話,那青木葫蘆也就是你的了。”
    一個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歲的少女,笑吟吟的朝著琉璃仙子道:“仙子姐姐,您的意思,莫非我們這些人,還有可能在凡人階段,就有可能上不去嗎?”
    “師妹這話問的不錯,很有可能,如果我們之中一些人在修煉的時候基礎沒有打好,那么可能在臺階的第一個部分,也就是凡人的時候,就再也難以攀藤。”
    琉璃仙子說到此處道:“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們最多能夠揮的,也就是凡人的力量。”
    “所以,還請諸位量力而為。”
    “琉璃師姐,如果我們這些人,都登上了天路的頂端,那青木葫蘆,又該給誰呢?”這次問話的,是一個滿臉英氣的少年,從他站的位置來看,他應該來自重玄宗。
    光著腦袋的夏侯魯班,站在重玄宗的眾人之中,很是有些光芒耀眼,對于這年輕少年的問題,他則是用力的搖晃著自己光禿禿的大腦袋。
    這位師弟,實在是有點太單純啊!
    琉璃仙子輕輕一笑,并沒有回答這個實際上在場多數人都知道答案的問題。
    青木葫蘆只有一個,登上天路,采摘青木葫蘆的人多了,那自然就要生死相斗。
    “我第一個為大家探路!”西無長生天門下的一個英俊少年,騰空而起,朝著天路飛了過去。
    這位西無長生天的年輕弟子,實在是有點太過驕傲,他根本就沒有一個一個的臺階走,而是直接沖上了第十三個臺階。
    十三階雖然不是太高,但是他也想要用與眾不同的手法,從而表現自己的不同。
    但是,就在他沖進天路上空才剛剛一半的瞬間,本來就好似鳥生雙翼的他,直接從上面掉落了下來。
    這種掉落,就好似鳥兒沒有了翅膀,又好似一個物體,重重的落在地上。
    “嘭!”
    英俊少年連一個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就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一時間,英俊少年的身體,摔的骨斷筋折,血流不止。他更好似忍不住,出了凄慘無比的吼聲。
    “嗷嗷嗷,疼啊!”
    西無長生天的不少弟子,無一不是臉色大變,其中有人沉聲的道:“這怎么可能,李師弟天生奇才,別的不說,就拿他的**而言,就算是神兵,也斬傷不了他。”
    “我說了,在這天路上,他現在只能揮凡人的力量。而他飛那么高,凡人跌成什么樣子,他就是什么樣子!”琉璃仙子的臉上,沒有憐憫,也沒有任何的恥笑,只是淡淡的,好像說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事實。
    有了這年輕男子的前車之鑒,自然其他人就增加了小心,其中更有人沉聲的說道:“慢慢來,我們一路修行,就不信連第一層次,都上不去。”
    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就聽有人突然陰陽怪氣的道:“對于各位師弟,我自然是有信心,但是有些人,來自卑微的下界,現在雖然修為不錯,但是當年下界的那些功法,實在是慘不忍睹啊!”
    “還說奪取青木葫蘆,說不定啊,連第一層都過不了,要是那樣的話,就好玩了!”
    這說話的人聲音剛剛落下,就有不少人將目光看向了鄭鳴。
    四天九道之中,幾乎所有的弟子,都知道鄭鳴的來歷,他來自下等的位面。在所有人的眼中,下等位面的功法,絕對無法和他們歸元大世界相比。
    一時間,無數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鄭鳴,不少人的心中,更是閃過了各種各樣的念頭。
    更有太多的人,對于鄭鳴充滿了期待!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