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215 群雄并立

  
    為什么四天九宗重視血脈武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血脈武者身上的神魔之血!
    一些血脈純凈的神魔之血,更是讓人瘋狂。因為這些神魔之血的擁有著,甚至有可能從血脈之中衍生出上古三千神魔的虛影,運用這些虛影催動自己的參悟的力量。
    雖然上古三千神魔基本上都已經墜落,但是他們乃是三千大道所在衍生之時,產生的生命。
    每一個神魔,基本上都是一條大道所剩的天之驕子。
    如果普通的凡人,參悟一條神禁,那么他能夠施展的天地之力就是一的話,那么這些血脈神禁強者透過上古神魔虛影所施展的力量,就是三,就是五,甚至是十!
    這也是為什么,在神禁強者之中的強弱排布,不是以彼此的參悟的神禁多少而定,而是以混沌天柱的站立而定的一個基本愿意。
    神魔始皓!
    作為銳金之道衍生而出的神魔,他的攻擊,鋒利無匹,無物能擋,但是此時,他面對的兩根手指,卻是兩儀微塵大陣,是擁有了先天一氣神符的兩儀微塵大陣。
    這攻擊劈不開混沌,所以他斬不開鄭鳴的兩色光球,但是當兩色光球將那神魔始皓的虛影連同那白衣男子一起拉入兩儀微塵大陣的時候,神魔始皓的虛影就帶著那白衣男子,從虛空之中,直接沖了出來。
    鄭鳴對于這種情況,也很是吃驚,要知道在混沌虛空開辟的時候,他這兩儀微塵大陣,可是將作為神君的黃疏朗困得沒有任何的脾氣。
    但是此時,竟然被人直接穿了出去。
    兩儀微塵大陣在芥子微塵之中,重演開天辟地再造洪荒,一般的大能,難以沖出去,但是現在,竟然被那白衣男子輕松的闖了出來。
    白衣男子同樣面帶異樣的看著鄭鳴,他被困入那一片好似荒蠻天地的時候,也產生了不知身在何方的迷茫,而他之所以能夠闖出去,靠的并不是他自己。
    而是他演化出的神魔始皓,是神魔始皓和混沌虛空之中那混亂的銳金大道的一絲連接,讓他沖了出來。
    但是,這一刻,他看著鄭鳴,卻冷漠的說道:“不過如此。”
    說話間,他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銀色的刀,這刀并不是太長,但是一道道銘文,卻讓那刀顯得精光耀眼,攝人的雙眸。
    不過最讓人注意的,卻是他身后那三頭六臂的神魔始皓一只手中,同樣多出了一柄銀色的刀。
    神魔始皓手中的刀,和白衣男子手中的刀無比的想象,但是看到神魔始皓手中刀的虛影的時候,卻能夠給人一種振動心神的感覺。
    “殺!”
    白衣男子揮刀,而神魔始皓在這個時候,同樣揮刀,銀色的刀芒,隱含著一種讓人心悸的恐懼。
    鄭鳴冷笑,他揮動手中墨玉神金鐵劍,朝著那白衣男子沖了過去,兩個人的刀劍,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一道道的光芒,讓天地為之失色。
    虛空破碎,刀劍之上隱含的神禁之力,在碰撞的瞬間,有一道道飛落在虛空之中。
    有漂浮在虛空之中的萬丈隕石,瞬間被斬成了兩斷,更有一片片的虛空,被直接絞碎。
    本來在近距離觀戰的人,都開始瘋狂的倒退,他們生恐這兩個猶如兇獸般拼斗的存在,一個不小心,將那散落的刀芒斬在自己等人的身上。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死的太冤了。
    而那位九天誅邪殿的金甲強者,此時臉色卻變的無比的難看,他本來準備誅殺鄭鳴,為金石毅報仇雪恨,但是現在鄭鳴表現的實力,讓他感到恐懼。
    就連西無長生天的絕代強者都難以拿下鄭鳴,他們這些人,就更不是鄭鳴的對手。
    而龍云等大倫山的弟子,此時一個個則是眉飛色舞。他們雖然知道鄭鳴這個小師叔很強,但是在這混沌虛空之中究竟多強,他們還真的沒有底。
    畢竟,在大道退避三萬里的情況下,鄭鳴雖然表現的可以壓制神君,但是他畢竟不是血脈強者,在這混沌虛空之中,面對頂尖的血脈強者,他們對鄭鳴沒有信心。
    可是隨著刀劍碰撞,他們對鄭鳴的信心越發的足了起來。畢竟現在,鄭鳴并沒有任何的敗象。
    “不好!”就在龍云心中暗自思索自己是不是要給那白衣男子一個臺階,阻止這場爭斗的時候,卻見白衣男子的手中的長刀一分,竟然突破了鄭鳴墨玉神金鐵劍的阻止,朝著鄭鳴的左肋,重重的斬了過去。
    如果斬在左肋,那么這一次鄭鳴恐怕就要受重傷。
    墨玉神金鐵劍回援,已經是來不及了。而鄭鳴心中最好的選擇,只有后退。
    因為這個時候選擇后退的話,鄭鳴所受的傷勢,能夠輕一些。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鄭鳴不但沒有選擇后退,反而朝著那白衣年輕男子飛速的迎了上去。
    也就是一個眨眼,那銀色的長刀,已經重重的斬在了鄭鳴的肋下,在眾人的耳中,更是傳來了一陣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音。
    艷紅色血,從鄭鳴的肋下流出。
    但是,就在這血流出的瞬間,鄭鳴的拳頭,已經只有重重的擊打在了白衣男子那不敢相信的臉上。
    “轟!”
    男子的身后,雖然有神魔始皓的虛影庇護,但是他在這個時候,畢竟難以施展出任何的招式,所以神魔始皓的庇護,對他而言,起的作用,也不是太大。
    這一拳,重重的砸在那白衣男子的臉上,一個瞬間,虛空之中就傳來了骨斷筋折的聲音。
    在這聲音之下,那白衣男子的身體,更是直接飛出了三百多丈。也就在他落地的剎那,鄭鳴身形如電的等在了他即將要落地的位置。
    拳頭再次揮動,只是那男子雖然臉已經沒有了形狀,卻也有著瘋狂的戰斗意思。他雙手快速的催動,在他阿德頭頂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古樸巨大的盾牌。
    “當!”
    鄭鳴的手掌,重重的轟擊在那巨大的盾牌上,一時間,虛空之中,竟然響起了猶如巨鐘撞擊的聲音。在這轟然的聲響下,不少人都覺得自己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鄭鳴同樣覺得自己的拳頭生疼,他的八九玄功,已經超越了楊戩袁洪等人,就算是他面前是一座山,只要是一拳頭下去,也能夠被他砸開。
    但是現在,這盾牌,竟然讓他受阻。
    冷哼了一聲,鄭鳴的身軀在虛空之中,瞬間變化成了數百個,墨玉神金鐵劍和無數的拳頭,朝著虛空,重重的擊打過去。
    這些拳頭,鋪天蓋地,一時間,整個天地,都已經被這些拳頭所籠罩。
    至于那白衣男子,同樣催動秘法,銀色的盾牌,從一個變化成了十個,將他整個人,緊緊的圍攏在正中間。
    當當當當!
    一時間,鄭鳴的拳頭就好似打鐵,但是他難以攻破那白衣男子的防御。但是同樣,白衣男子雖然強橫,在面對鄭鳴攻擊的時候,卻也只能被鄭鳴壓著打。
    “鄭兄,申屠兄,我看兩位還是到此為止吧!”一個身穿青衣的女子,緩緩的走了出來,笑吟吟的說道。
    女子面容如玉,看上去并不是十分的美麗,但是站在那里,卻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對于這個女子,鄭鳴并不認識,但是女子身上的標示,卻讓鄭鳴知道此人乃是東無琉璃天的弟子。
    東無琉璃天和大倫山一向交好,但是鄭鳴確信,自己絕對沒有見過此人。不過從這個女子的身上,鄭鳴感應到了一種絲毫不次于白衣男子的氣勢。
    “鄭師叔,還是暫時住手吧!”龍云生怕鄭鳴再得罪了這女子,大聲的喊道。
    鄭鳴也不是不聽人勸之人,在聽到龍云的招呼之后,就騰空后退,而那無數的虛影,也都快速的融入到了鄭鳴的體內。
    這些虛影,并不是鄭鳴的婆娑世界手段,而是運用八九玄功分散出來的虛影,他們的力量,比之三千婆娑世界衍生而出的分身,要弱上不少。
    十面白金的盾牌,也隨著鄭鳴的退去而消散,但是那白衣男子的臉,此時依舊給人一種慘不忍睹的感覺。
    男子用充滿了仇恨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鄭鳴,看那樣子,恨不得一口想要將鄭鳴吞下去一般。
    但是,面對鄭鳴淡然而立的神色,他最終還是將目光收了回去。剛剛那一戰,他雖然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是對于鄭鳴的力量,卻已很是忌憚。
    而那青衣女子,此時則笑吟吟的朝著鄭鳴道:“按照輩分,我等應該稱呼鄭兄您為師叔,不過我們年齡差不多,還是稱呼您為鄭兄吧!”
    說到此處,她輕聲的道:“混沌虛空這葫蘆藤,竟然再次長出了至寶葫蘆,這也是我等的機緣,所以我四天九道的弟子,決定組成聯盟,共同對葫蘆進行看護。至于誰能得到葫蘆,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不知道鄭兄意下如何!”
    守護葫蘆,各看機緣,這等說法,讓鄭鳴瞬間明白,這就等于將其他飛四天九道的弟子,從這獲取葫蘆的人選之中,直接給踢了出去。
    “這個,我自無不可。”鄭鳴說到此處,目光落在了九天誅邪殿的人臉上道:“只是我和九天誅邪殿的諸位,還有一點仇怨,還需好好的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