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214 神魔始皓

  掌中佛國的分身,一直都在鄭鳴的身上,現在這金姓男子想逃,鄭鳴豈肯由他?隨即施展出了掌中佛國的手段。.M
    也就是一個剎那,朝著天地四方飛馳的身影,就被全部容納到了掌中佛國之中。
    金姓男子所化的血影,在落入掌控佛國的一個瞬間,就匯聚在了一起。他高盤踞在掌中佛國最中心位置的鄭鳴,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鄭師叔,這是一個誤會,家師乃是衍圣宗的九絕天君,還請鄭師叔……”
    對于金姓男子的哀求,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他手掌翻動,金姓男子就從掌中佛國之中被扔了出來。
    金姓男子在脫離掌中佛國的瞬間,以為鄭鳴是放他出去,內心里充滿了歡喜。
    只是,他還是覺得羞辱無比,畢竟,他是被鄭鳴放出來的,這個仇,他一定要報,而且還要好好的報!
    從出道以來,他還沒有受過這樣的羞辱,他要鄭鳴死,而且他還要那柄始戮劍!
    可是,就在他心里琢磨著該如何報復鄭鳴的時候,一道劍光,已經斬在他的身上了!
    伴隨著這道劍光,他的身體被從中間分成了兩段。而那滾滾大日匯聚的神禁之力,更是侵入到他的身體血脈之中,直接將他整個人,焚成了飛灰。
    鄭鳴擊敗金姓男子,并誅殺金姓男子,對于所有人而言,也就是一個瞬間的事情。
    這個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以至于讓人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無論是夏侯魯班,還是那些金姓男子的跟隨者,一個個都被嚇的愣住了。他們呆若木雞似的鳴,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是那金姓男子的氣息,確實已經消失不見了。
    “你……你殺了金石毅!你怎么敢殺了金石毅,你……”一個金姓男子的跟班,聲音顫抖著朝鄭鳴喊道。
    對于這小跟班,鄭鳴當然不會放在眼中,哪肯聽這廝對他指手畫腳的聒噪?手指點動,剛剛只是參星巔峰的小跟班,眨眼之間就被斬殺了。
    這一刻,不僅夏侯魯班呆了,那剛才還咋咋呼呼的路金符同樣呆了。
    夏侯魯班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位干爹,竟會如此的彪悍,一言不合,直接就開殺。
    那金石毅是什么地位,在衍圣宗的地位,比自己強的太多了,甚至不少人都將他圣宗第三代之中,最有希望成為神君的人物。
    但是,就是這么一個人,竟被自己的干爹直接給宰了。
    而路金符的心,則是在顫抖,他本來覺得,鄭鳴就算再怎么厲害,也不敢和金石毅叫板,可是現在,金石毅死了。
    這個叫鄭鳴的家伙,就要大禍臨頭,這是路金符心中最開始的想法。可是隨著鄭鳴的目光,他才飛快的意識到,自己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解決自己的安全問題。
    如果鄭鳴對自己動殺手,自己該怎么辦?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路金符就覺得自己的脖子里,汗都下來了。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求饒吧,想到這里,結結巴巴的沖鄭鳴道:“鄭……鄭師叔,這件事情,和我沒有……”
    鄭鳴自然也不會放過這路金符,他手中的墨玉神金鐵劍劃動,無數的劍芒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網子,朝著那路金符罩落了下去。
    在這網子籠罩之下,路金符只是掙扎了兩下,就被這劍光,直接給斬殺在了當場。
    上百武者,一時間變的鴉雀無聲,但是從那巨大的葫蘆墟上,卻已經有人瘋狂的趕了過來。
    千道飛舟,從四周飛馳而來,每一個飛舟上,都站著多少不一的武者,而他們前進的方向只有一個,那就是鄭鳴所在的位置。
    “是誰?敢殺我衍圣宗的弟子!”充滿了憤怒的吼聲,在虛空之中,這吼聲好像和天地的威嚴瞬間連接到了一起,響動之間,竟讓人心神搖曳。
    這出吼聲的,是一個身材高大,雙眸炯炯有神的男子,他立于虛空之上,整個人就好似一個金甲的戰神。
    隨著這男子的出現,那些本來畏懼鄭鳴如虎的金石毅的跟隨者,眼里又燃起了希望的光亮。
    “大師兄,殺死金師兄的人在這里,他……他是鄭鳴!”這些武者之中,有人高聲的喊道。
    實際上,根本就不用那人喊,眾多從葫蘆墟而來的飛舟,就已經到了鄭鳴的不遠處。
    鄭鳴對于那喊出自己身份的武者,并沒有太多的理會,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些飛而來的武者身上。
    大部分武者,他都不認識,但是這其中,也有幾個鄭鳴的熟人,其中最親近的,自然是龍云等大倫山的弟子。
    龍云等人不少,催動著五座飛舟,只是他們的位置并不是靠前,就好似跟班一般。
    但是當他們聽到喊聲之后,一個個臉色都不好圣宗是什么地方?雖然有三法上人的庇護,大倫山并不怕衍圣宗,但是至少,也得保證盡量不和這衍圣宗生沖突。
    金石毅居在被自己這位小師叔給宰了!這可是大事啊,就算掌門弟子陳東明,也不見得有化解此事的本領。
    更何況,現在正處于混沌虛空之中,雖然四天九道的門人時聯手,但是實際上,卻是各有打算。
    “師兄,這可怎么辦?”一個書卷之氣濃濃的大倫山弟子,朝著龍云問道。
    龍云的腦袋亂糟糟的,但他還是快的道:“小師叔絕對不能出問題,咱們……咱們都準備好,如果生亂戰,盡快向小師叔靠攏。”
    就在龍云說話的時候,那身材高大的金甲男子,就已經來到了鄭鳴身前三百丈的距離,他并沒有立即朝著鄭鳴動手,而是雙眸緊緊的盯著鄭鳴。
    “鄭鳴,我認識你,你是大倫七子之一,在我們這些人之中,很少有人比上你的輩分。但是,無論是誰,殺了我衍圣宗的弟子之后,都要給我衍圣宗一個交代。”
    說到此處,他的目光朝四周一掃,特別是落在了幾個代表著四天的武者身上道:“還請諸位師兄,主持一下公道。”
    四天的弟子,沒有一個說話,但是這種不開口,同樣代表的,就是一種態度。
    “鄭鳴,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那身材高大的男子,聲音冷的朝著鄭鳴喝道。
    “師兄,血債血償,他殺了金師兄,今日必須要殺了他!”
    “不錯,我們衍圣宗的人,還從來不曾被人如此魯莽的殺了,他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殺了他!”
    各種高呼一時間響徹不斷,但是在這群情激憤之下,鄭鳴依舊不動如山。
    龍云這個時候,也緊緊的盯著鄭鳴,突然,他心頭一動,現有不少的飛舟,在朝著自己等人靠攏。
    這些靠攏的飛舟,都是一些和衍圣宗關系不錯的人物,其中甚至有南無涅槃天的弟子。
    緊緊攥著拳頭的龍云,小心的朝著自己身邊的師兄弟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小心!
    面對著氣勢洶洶的衍圣宗,鄭鳴神色不變,一黑一白兩個分身,從他的身上直沖而起。
    “要戰就戰!”
    這就是鄭鳴給出的回答,這回答太他娘的干脆了,而且,鄭鳴這份干脆利落,對四周的眾人,顯然充滿了震懾力。
    那衍圣宗的金甲男子,臉色變得無比難覺得這一刻,自己的臉,就好像被人重重的來了一巴掌。
    自己鋪墊了這么多,想要一個讓眾人心服口服的效果,結果這狗娘養的鄭鳴,怎么就針尖不透,直愣愣的給了這么一個回答呢?反倒顯得自己成了跳梁小丑了!
    一時間,心里便有了一種無比憋屈的感覺。也就在這時,一個身穿白衣,身上充滿了銳利之氣的男子冷聲的道:“如此說來,你是死不悔改了?”
    這男子一句話,就將所有的罪名,全都扣在鄭鳴的身上了。而隨著這男子的開口,衍圣宗的金甲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燦爛的笑容。
    而龍云的眉頭,皺的更狠!
    因為這個人,乃是西無長生天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就算在四天傳人之中,也是一言九鼎。有了他的支持,就算四天其他的座人物,也難以開口。
    畢竟,西無長生天功法霸道,愿意得罪他們的人物,這世間更是少有。
    “聒噪!”鄭鳴衣男子的模樣,心中冷笑,他雖然不知道這男子一上來為什么偏幫偏信,但是他可沒有心情理會這些。
    冷笑一聲,揮動衣袖的他,一黑一白兩道分身,在虛空之中猶如蛟龍,朝著那男子沖了過去。
    白衣男子萬萬沒想到鄭鳴說動手就動手,但是作為西無長生天最出色的弟子,他從來不懼戰斗。
    就見他雙手揮動,無數的玄奧劃動,一股股的血氣,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個三頭六臂,盤坐天地的身影。
    這身影出現的剎那,就算是混沌虛空,都引得四周震鳴。而那身影的一條左臂,卻在這一刻揮動。
    左臂揮出的剎那,虛空之中,出現的是一道劍光,一道絢麗之極,好似斬破蒼生萬物的劍光。
    這劍光銳利至極,出現的剎那,虛空混沌,就好像要把人劈成兩段似的!
    “是神魔始皓!”有人在盤踞在虛空之中的虛影之后,聲音開始顫抖。
    神魔始皓!
    三千神魔排名靠前者,乃是三千大道之中的銳金大道所衍生的神魔,雖然已經墜落,但是兇名依舊震懾四方!/br/br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