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13 無邊血海旗

  
    “路師弟?發生了什么事?”那走在最前方的男子,衣袖寬闊,昂然而立,一副傲人的模樣。
    那些跟隨在他身邊的上百武者,仿佛他的跟班似的。
    “金師兄,此人出手誅殺我九天誅邪殿巡查弟子,我過來和他理論,險些被他打傷!”路金符看到來人,眼里迅速閃過一絲喜色。
    此時,他自是對鄭鳴恨極,恨不得讓這金師兄一出手就把鄭鳴置于死地!
    鄭鳴朝著那被稱為金師兄的男子懶懶的斜睨一眼,站在鄭鳴一旁的夏侯魯班,此時卻是萬分的緊張。
    他馬不停蹄的沖出來,誠懇的對那姓金的人解釋道:“金師兄,切莫聽此人信口雌黃,如若不是那九天誅邪殿的弟子貿然出手,我干爹……啊,鄭師叔也不會對他們動手!”
    因為叫順嘴了,所以夏侯魯班對鄭鳴的稱呼,一時間并沒有改回來,前些時候叫干爹,現在又叫成了干爹。
    那姓金的男子朝著鄭鳴掃了一眼,本來傲然的目光,閃過了一絲異色。
    “你說路金符信口胡言,就是他信口胡言了么?”金姓男子朝著夏侯魯班厲聲訓斥道:“還有你!說話次序不清,真不知道你們重玄門,是如何教導弟子的!”
    說到此處,他的目光又落在鄭鳴身上道:“你自己將修為禁錮,等事情調查清楚之后再說。”
    此人的話,就好似言出法隨的命令一般,不容任何人反抗。
    而就在此人說話的時候,幾個跟隨在他身后的岑星武者,更是朝著鄭鳴直接圍了過去。
    “這位……應該是鄭兄,聽到金師兄的命令了么?還不抓緊把自己的修為禁錮了,還想讓我們兄弟親自動手不成?”說話的,是一個面容有些猥瑣的男子。
    顯然,他認出了鄭鳴的身份。按說,鄭鳴這等人物,絕對不是他可以抵擋的。
    但是,有那說話的金師兄撐腰,再加上他本能的覺得鄭鳴在金師兄的命令下,應該言出法隨,因此,就試探著想要挑釁一下鄭鳴,如此以來,以后也有吹噓的資本了。
    至于那路金符,則傲然的看著鄭鳴,從金師兄的語氣之中,他當然能聽出來,這金師兄是支持自己的。
    鄭鳴看著那昂首看天的金姓男子,實在想不起來這家伙究竟是什么東西,因此,在那猥瑣男子朝著他走來的時候,他并沒有立刻動彈。
    但是他不動,站在他身邊的李英瓊,卻不允許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對鄭鳴有任何的侮辱。
    “找死!”李英瓊說出兩個字之后,被她背在背后的始戮劍,陡然出鞘,一招血蹤萬里,朝著那男子直接斬了過去。
    男子對于站在鄭鳴身邊的李英瓊,也有幾分留意,只不過他留意最多的,卻是這小姑娘真夠水靈的,如果能把她送給那幾位師兄,恐怕很對胃口吧,自己也能趁機獲得不少利益。
    至于鄭鳴怎么反應,金師兄能夠將他放出去,也就是他的造化了。
    對于李英瓊會對自己出手,男子根本就沒有想到,在看到李英瓊只是用了最簡單的一招劍法的時候,男子不屑的冷笑一聲,戲謔道:“哎喲我說小妹子兒,哥哥可不希望你死啊!”
    說話間,他伸出一根手指,朝著李英瓊的長劍點了過去。
    一個剛剛進入躍凡境的女子,實力實在是太差了,和自己比,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手指還沒有點在李英瓊的始戮劍上,就讓李英瓊有一種被萬鈞巨力壓制的感覺。而越是這樣大的壓力,也催動了李英瓊那遇剛則剛的盡頭。
    寧折不彎!
    她拼命的催動劍光,猶如寒星般的眸子,在這一刻,變的越加的明亮。只是,她這種掙扎,在猥瑣男子看來,簡直是太不自量力了。
    甚至讓男子覺得,李英瓊這根本就是在找死。
    可是,就在他想著自己稍微加一點力量,萬萬不可將力量加的太多的時候,那好似平淡無奇的始戮劍,陡然振動了。
    一股蓬勃無比的力量,一股震懾他心肺的力量,直接籠罩在了他的身上。
    他覺得一切都是那樣的清晰,但是他半點都動不了,就好似一條已經離開了水的魚,無論如何的掙扎,最終都只有死路一條了。
    劍光掃過,男子的身軀直接被斬成了兩半,那始戮劍的力量,更是直接將男子的神魂全部滅殺。
    無聲無息,男子死在了李英瓊的始戮劍下。
    那些本來準備看熱鬧的武者,萬萬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臉上無一不是吃驚極了。但是同樣,也有不少人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懼意。
    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金師兄的身上,對于他們而言,現在讓他們等待的,只有金師兄的態度。
    那金姓男子的目光,卻落在了李英瓊手中的始戮劍上,在看到這柄劍的瞬間,他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無比的厲害。
    “將這個女子一同拿下,膽敢反抗,給我格殺勿論。”說話間,他身上陡然沖起了滾滾的血氣,而這蒼茫的血氣之上,更匯聚成了一桿大旗。
    一桿仿佛在鮮血之中浸泡了多少的血色大旗。大旗殘破,但是卻隱含著無上的神禁之力。
    “鄭師叔,這是三千大道修羅道中的無邊血海旗,雖然有些殘破,但是催動的力量,卻……卻已經超越了普通的神禁之力,這……”夏侯魯班看到那血色的大旗,聲音之中,全都是恐懼。
    鄭鳴凝眸看著這桿血色的大旗,他能夠感覺到,這桿血色的大旗,并不是實物,而是一桿從這金姓男子血脈之中,衍生出來的神禁之物。
    雖然這寶物都是虛的,但是他調動的天地之力,比之普通的神禁,卻是強了十倍。
    就算有熊無敵那三道神禁加起來,和這無邊血海旗的力量比起來,也差得遠。
    “沒事!”鄭鳴朝著夏侯魯班一笑,而后又朝著李英瓊道:“你們站在那里看就是了!”
    說話間,他漫步朝著那金師兄走了一步,而那位金師兄則怒斥道:“好大的膽子,還敢反抗,今日就休要怪我,誅殺了你這賊人!”
    路金符臉上的喜色越來越多,他本來還有些擔憂此人和金師兄認識,沒想到,他竟然和金師兄發生了沖突,這次都不用自己動手啊。
    血色的大旗展動,滾滾的血海,籠罩在了鄭鳴的四周,在這血海籠罩下,鄭鳴就覺得四周生出來一股股強烈的束縛之力。
    別說是參星境的武者,就算是神禁境界的武者,在這束縛之力下,恐怕都動彈不得。
    怪不得這金姓男子,如此的驕傲。
    但是很可惜,他注定是找錯了驕傲的對象,就在他傲然出手的時候,鄭鳴也開始出手。
    鄭鳴催動的,是手中的長劍,他施展誅仙四劍中的戮仙劍訣,朝著那血海旗直接斬了過去。
    戮仙劍訣所隱含的蒼茫殺戮之氣,乃是太古生殺之中的一部分,在這股殺意之下,可以說萬物凋零。
    血海的束縛之力,瞬間被破開,那劍光更是朝著金姓男子直接沖了過去。
    金姓男子并沒有驚慌,他的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笑容。隨著他大嘴一張,一柄血紅色的小矛,亦如閃電一般,朝著鄭鳴直接刺過去。
    “很多人都覺得,我的修羅血脈,只是覺醒了修羅九神禁之中的無邊血海旗一條神禁,但是實際上,我覺醒最強的,還是噬天矛!”
    金姓男子說話間,眼眸中是掩飾不住的得意。也就在他得意萬分的時候,血矛已經出現在了鄭鳴的頭頂。
    鄭鳴沒有躲閃,他伸出一根手臂,朝著那瘋狂而來的血矛,重重的擊打了一拳。
    這一拳,縱橫萬里!
    拳頭和血矛碰撞的瞬間,發出了一陣猶如金鐵交鳴般的聲音,金姓男子眼眸中的譏諷之意,更多了幾分。
    這些隱藏在他血脈之中的神禁之力,天生就比普通武者修煉的神禁更加的強大,而血矛這神禁,更是隱含著修羅道最鋒利的神禁。
    “轟!”
    拳頭和血矛碰撞在一起,血矛倒飛了出去,但是在鄭鳴的拳頭上,也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白痕。
    那金姓男子就覺得一股磅礴的力量,透過那倒飛而出的血矛,涌入到了自己的體內,此時的他就有一種感覺,好像有一口濃濃的鮮血,想要從自己的口中噴吐而出!
    這一刻,他才覺得,鄭鳴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強大,自己和他比,還有不小的差距。
    離開這里!
    這是金姓男子的第一反應,只要自己將那始戮劍的消息傳給宗門,那自己就立了大功。
    想到此處,他的身軀陡然在虛空之中崩碎,化成漫天的血影,朝著四周瘋狂的飛馳。
    血脈武者,不用修為達到神禁,就能夠施展神禁之力,而一旦突破神禁境界,那么他們對于神禁力量的掌控,就會更加的強大。
    這血身之法,乃是金姓男子最強的逃跑手段,只要他愿意,一個眨眼,就可以化身千萬。
    而在這千萬分身之中,只要有一個逃走,他就可以逃離險地,當然,損失還是不可避免的。
    可是這一次,就在他準備安然離去的時候,鄭鳴的身后,出現了一個身影,朝著他直接翻動了一下手掌。
    掌中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