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1212 青木葫蘆


    九天十地如意球的防御力非常強,要不然夏侯魯班也不能從那些赤炎牯的圍攻下活到現在。
    但是,當那巨斧出現在虛空之中的時候,本來還因為看到一個葫蘆欣喜若狂的夏侯魯班,臉色就是一變。
    因為那斧頭閃動之間,竟然隱含著一種開天辟地的力量!雖然這力量只是一縷,卻也不是他這九天十地如意球能夠抵御的。
    就在夏侯魯班準備拼命的時候,坐在九天十地如意球上的鄭鳴動手了。他也沒有興趣關心這隊人是不是和夏侯魯班有仇怨,現在他坐在九天十地如意球上,對這如意球動手,就是對他的不敬。
    這些天,因為要教導李英瓊劍法,所以鄭鳴的身上,就帶著那柄墨玉神金鐵劍!
    一劍揮出,虛空之中,映現出十三道劍影!
    這十三道劍影,每一道都凝結成了劍絲,而且還是隱含著鋒利真意的劍絲!
    十三道劍絲,化成一道大網,將那開天辟地的斧頭,直接連同那出手之人,全部兜在了中間。
    那出手之人開始的時候,眼眸之中還帶著冷冷的笑意,甚至還有那么一絲不屑,但是隨著劍絲和巨斧接觸的瞬間,他的神色就變的無比的難看。
    因為,那巨斧在和就劍絲的接觸之下,竟然被一道道猶如細絲的劍絲,直接割成了一段段。
    “啊,住手,我乃是九天誅邪殿的弟子,不能殺我!”那男子在自己的身體被鄭鳴的劍絲包圍之后,終于厲聲的吼了起來。
    男子能夠進入到混沌虛空,自然是四天九宗之中的佼佼者,他能夠霸道出手,同樣有霸道出手的依仗。
    鄭鳴對于這男子的吼聲,絲毫沒有在意,那凌厲的劍光,還是直接將出手的男子,連著他身后的那對人馬,全部絞殺。
    夏侯魯班萬萬沒想到鄭鳴出手會是如此的狠辣,這才一個照面,竟然將來人給殺了。
    “義父大人你……”夏侯魯班本來想說您下手太狠,但是想到對方什么都不問,就準備將自己等人所在的九天十地如意球噼毀的情形,又將話咽進肚子里了。
    鄭鳴對于誅殺這所謂的九天誅邪殿的弟子,倒是沒有任何的心里不忍。
    殺人者,人恒殺之!
    這家伙一上來就是殺招對待自己等人,自己又何必對他仁慈,至于來人的背景,這些顧忌有用嘛。
    看著夏侯魯班有點脹紅的臉,鄭鳴輕輕一笑道:“為父看這廝竟然要害我兒,不得不出手。”
    “也是對我兒太過關切,所以一時間出手竟沒了輕重,要了這廝的性命。”
    前面的一句話,夏侯魯班硬著頭皮,也算是接受了,但是后面的話,夏侯魯班覺得這個鍋,自己真的不能背。
    就在他面紅耳赤的,想要和鄭鳴這個義父辯解兩句的時候,卻見鄭鳴已經走了出來。
    九天十地如意球外,是一片巨大的混沌,不過這混沌的正前方,卻長著一棵參天的葫蘆藤。
    鄭鳴他們距離這葫蘆藤,足足還有上萬里,但是就算如此,他們看這葫蘆藤的時候,就覺得葫蘆藤高入云端,那無數的藤蔓,更好似蜿蜒幾十萬里。
    “傳說之中,這葫蘆藤乃是三千神魔之中一只巨魔的本體!只不過當年在三千神魔的爭奪大戰之中,被人滅殺了神識,只留下了這么一個軀殼!”
    夏侯魯班看著巨大的葫蘆藤,聲音低沉的說道。
    上接星辰,下入黃泉!用這八個字來形容這葫蘆藤,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一片片葫蘆葉子,都有百丈大小,搖曳之中,吸納著混沌虛空無盡的混沌之氣。
    就是一片葉子,在鄭鳴看來,如果拿到日升域去,那絕對能讓無數凡人為之傾倒。
    “主上,那個葫蘆真的好漂亮!”就在鄭鳴感應著那整個葫蘆藤中隱含的磅礴精氣的時候,李英瓊手指著葫蘆藤頂端,輕聲的說道。
    鄭鳴順著李英瓊的目光看去,就見在那葫蘆藤快要接入蒼冥的位置,正長著一個青皮葫蘆!
    葫蘆的大小,只有人的巴掌一般,但是看著這葫蘆,鄭鳴卻好似看到了一個大大的世界。
    也就是這種感覺,讓那葫蘆藤無論是如何的巨大,都難以遮蓋住這小小的葫蘆的光芒。
    這葫蘆,絕對是一件無上的至寶!
    始戮劍出世,這葫蘆藤之中,更出現了一個絕世的葫蘆,這讓鄭鳴的眼眸,越發的亮了起來。
    “按照我宗門的典籍記載,這葫蘆藤在天地開辟的時候,已經生出了神志,只不過他的神志并不是太高,但是那個時候,他已經結出了一個葫蘆。”
    夏侯魯班小心的朝著四周看了一下,仿佛生怕誰在敲詐他一般,對于這死胖子的小心模樣,鄭鳴并不覺得有什么好笑,畢竟這個時候,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但是不知道怎么著,它那葫蘆竟然被人給摘走了。而那個葫蘆,義父您應該也聽說過,就是前些時候墜落的金蓮大圣依仗成名的庚金葫蘆!”
    “傳說之中,那庚金葫蘆,隱含著天地之間,最為精純的庚金之氣,如果用來煉制神劍,絕對是一等一的材料。”
    夏侯魯班說到此處,下意識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一副我好想將那庚金葫蘆吞下去的樣子。
    庚金葫蘆竟然是這藤接的?鄭鳴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畢竟那葫蘆,現在就在他的儲物手鐲之中。
    “可惜,那葫蘆落入了域外天魔之手,也不知道我此生是不是有機會見它一面啊!”
    夏侯魯班說道這里,用手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心肝,一副心很受傷的樣子。
    “你一定會有機會見到它的!”說出這句話之后,鄭鳴一笑道:“域外天魔不會一直安分,總有一日他會出現,到時候你沖過去抵擋那庚金葫蘆的攻擊就是。”
    說話間,鄭鳴的眼眸就在此落在了那葫蘆藤上懸掛的葫蘆上,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這懸掛在葫蘆藤的葫蘆,竟然和自己手中的庚金葫蘆頗多相似。
    比如大小差不多,比如兩個葫蘆的弧度,好像也很有些相似,最重要的是,鄭鳴從這兩個葫蘆之中,隱隱約約的感應到了一些的聯系。
    就在鄭鳴仔細的瞧著那葫蘆的時候,就聽夏侯魯班道:“義父大人,聽說那庚金葫蘆造就了金蓮大圣,讓金蓮大圣成為了天下間最強大的主宰之一。”
    “現在庚金葫蘆沒有了,葫蘆藤卻又長出了一個葫蘆,我覺得這次一定會血流成河啊!”
    “咱們啊,要是沒有那個實力,還是……”
    這個干兒子,雖然看似愚笨,實際上卻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自己一直盯著葫蘆看,他竟然勸自己不要這渾水。
    但是他鄭鳴怎么可能不!
    當即沖著夏侯魯班笑了笑,剛剛準備說話,就見虛空之中,飛來了一頭赤紅色的巨鷹,在那巨鷹的上方,凌空站著一個身穿青色袍服的年輕男子。
    這男子的眼眸之中,充滿了傲然之意,他透過九天十地如意球,也看到了鄭鳴等人。
    “剛剛,就是你們誅殺了我九天誅邪殿的弟子嗎?爾等邪魔,出手如此兇狠,實在可惱,今日,我路金符,絕對不能讓爾等逍遙于法外!”
    說話間,男子的手指一點,一點火星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而那火星在被他拋出的剎那,在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片燦爛如煙花的火雨。
    普通的火焰,對于躍凡境的武者,都已經沒有了太大的傷害,但是此人那一點點火星,卻好似蘊含著一種特殊的火焰,下落之間,虛空都好似已經被點燃。
    “義父,這家伙乃是九天誅邪殿年輕一代十大高手之一,萬萬不可小視啊!”夏侯魯班聽到此人報出名字,輕聲的朝著鄭鳴提醒道。
    鄭鳴雖然斬殺了幾個九天誅邪殿的人,卻也對這同位九宗之一的九天誅邪殿很是不滿。
    這些家伙,一上來就二話不說痛下殺手。在他們出手的時候,鄭鳴甚至覺得,這些家伙竟然有一種爾等都是邪魔,正是要被我誅殺的感覺。
    管他什么路金符,既然出了手,鄭鳴也絕對不會給他們客氣。手中的墨玉神金鐵劍揮動,一道劍光在虛空之中凝結成了一座巨鼎,朝著那路金符朝落下去。
    森然的劍意再加上古樸的巨鼎,有一種將四周天地都鎮壓的感覺。朝著鄭鳴等人洶涌而來的那些流星火雨,此時好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定在了半空中。
    “嗷!”
    巨鷹發出了一聲猶如勐虎般的巨吼,它拼命的揮動著翅膀,想要帶著那路金符飛起,可惜它在鄭鳴一劍生萬法的壓制下,想要逃脫,何其的困難。
    如果它不想逃脫,還能夠堅持一會。現在拼命揮動翅膀,下墜的速度,竟然增加了一倍。
    站在巨鷹上的路金符,好像覺得這巨鷹讓自己丟了臉,當即狠狠的用腳一踩,那巨鷹竟然直接化成了碎粉。
    而就在此時,上百道身影,從四面八方沖來,這些人一到,路金符就大聲的吼道:“諸位,有敵人襲擊!”
    那些身影聽到招唿,快速的圍攏了過來,他們每一個的修為,都不弱法身巔峰,其中最前方的男子,更是給人一種隨時都要踏入神禁的感覺!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