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210 諸圣門人


    夏侯魯班面對此情此景簡直瞠目結舌:今日自己遇到的人,都是非同尋常之輩,唔,若是一般人,也就不會招來始戮劍來投。
    而且,這兩個莫名其妙的家伙,一個將始戮劍當成禮物送出,而且讓他這種慧眼如炬的人來判斷,這種相送,可不是什么虛情假意或是被迫送出,從那送劍的小姑娘的神情看來,這絕對是誠心實意的。
    甚至可以說,這劍送的,簡直是迫不及待,生怕被人給拒絕了似的……
    始戮劍這種東西也會拿出來送人,如果自己將眼前的一切傳到宗門之中,還不知道有多少人以為此人是神經病呢。
    但是,這就是真的!
    更讓夏侯魯班感到頭暈的是,現在不但有人拿著始戮劍送人,被送的人還拒絕了!
    當時,最讓夏侯魯班震驚的,還是那個拒絕的男子,竟然一本正經的訓斥起始戮劍來了。
    神劍有靈,可以自行尋主,自然,神劍有靈,也可以聽清別人說什么。作為天下間有名的兇劍,夏侯魯班絕對不會以為始戮劍是一柄脾氣好的劍。
    訓斥的行為,很有可能會惹得這柄兇劍,二話不說上來就一劍將你給捅了!
    但是那始戮劍輕輕的震動,并不像是要出手,反而好像是向訓斥的人保證著什么。
    始戮劍,你還真對得起你的名字。
    說完始戮劍,鄭鳴目光再次落在了夏侯魯班的身上道:“閣下,是不是該說一下,咱們需要如何解決呢?”
    鄭鳴神色平和,但是夏侯魯班卻覺得不寒而栗,一旦自己一個字說錯,此人必定會對自己悍然出手。
    “兩位,我已經說了,始戮劍一動,各大宗門的天才人物,特別是一些頂級的血脈武者,都能夠生出感應。”
    “你們殺了我,也沒什么用處,不如兩位就當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直接將我放了吧!”
    鄭鳴還沒有說話,站在鄭鳴身邊的李英瓊已經沉聲的道:“看你這模樣,絕對不是什么好人,直接殺了吧!”
    夏侯魯班有種想哭暈的感覺,在別人的身邊,一副柔順模樣的小姑娘,為何面對自己,就喊打喊殺呢?
    而且這還不是普通的小姑娘,而是一個手持始戮劍的小姑娘。
    “你說所有的血脈武者,都能夠感覺到始戮劍的氣息嗎?”鄭鳴朝著李英瓊輕輕的揮手,然后朝著夏侯魯班問道。
    “是的,只要進入到混沌虛空的血脈武者,都應該感覺到始戮劍的氣息!”夏侯魯班說到此處,有些疑惑的看向鄭鳴,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他剛剛想要問鄭鳴一句,你修為如此的強大,怎會不是血脈強者呢?
    可是看著一旁兇巴巴的李英瓊,他最終還是決定,將自己這一絲好奇,先放一放。惹怒了這個小姑娘的話,那對自己,可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你是血脈武者?”鄭鳴看向腦袋被剃了一大半,整個人給人一種可笑感覺的夏侯魯班。
    夏侯魯班這一刻,仿佛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尊嚴,當即把胸膛一挺道:“這個自然,我告訴你,我可是……”
    接下來的話,夏侯魯班又閉嘴不言了,因為他意識到有一道兇厲的目光,正緊緊的盯著他。
    “我真不是騙你們的,像這些混沌開辟以來的東西重新出世,大部分的神禁武者,都會有感應。”
    “這個真的瞞不了人!”夏侯魯班在李英瓊的目光下,輕聲的說道。
    “公子,咱們該怎么辦?”李英瓊手持始戮劍,有點擔憂的朝著鄭鳴問道。
    鄭鳴一擺手道:“怎么辦?當然是拿著,難道咱們得了好東西,因為別人知道就扔掉么?”
    夏侯魯班卻輕聲勸道:“閣下,我勸你還是小心為好,在面對始戮劍這種至寶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人給你講規矩。”
    “你不認識我嗎?”鄭鳴看著一臉不知自己是誰的夏侯魯班,輕輕的問道。
    夏侯魯班的臉更懵了幾分,他心說我真的應該知道你是誰嗎?不過面臨著李英瓊那越來越強大的殺機,他還是選擇了小心的道:“公子是誰?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在進入混沌虛空前,都干什么了?”鄭鳴的他心通,感覺這夏侯魯班并不是在說謊,于是笑著向他問道。
    “哦,在進入混沌虛空之前,我……我在修理我的九天十地如意球,它出了一點小問題!”夏侯魯班朝著自己那胖滾滾的圓球一指道。
    九天十地如意球!
    想到這球快滾動的樣子,鄭鳴就明白這球最主要的作用,應該就是用來逃走。
    “這東西倒也不錯,特別是用來逃命!”鄭鳴仔細的打量了幾眼之后,笑著道:“不知道夏侯兄接下來準備去什么地方?”
    “我……我準備去葫蘆墟和同門匯合,那個……”說出自己要去的地方,夏侯魯班就想說咱們不是一路,就此別過之類的話。
    但是當他注視著鄭鳴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中升起了一絲顫抖,又將要說出口的話,直接給咽了下去。
    “真是太巧了,我們也是要去葫蘆墟,哈哈哈!”鄭鳴的手掌在夏侯魯班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臉上笑的燦爛極了。
    “你們要去葫蘆墟?我可告訴你們,千萬不要去,那里是不少宗門聚集的地方,你們若是去了,可沒好處啊!”
    夏侯魯班說到此處,手指著那李英瓊手中的始戮劍道:“你知道,這始戮劍能夠引起多少人的爭奪嗎?”
    “敢動手搶,先把命留下來再說!”鄭鳴冷然一笑,眼眸中閃動著一絲絲的殺意。
    也就在鄭鳴他們說話的時候,在距離鄭鳴他們不知道多遠的一片天地之中,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女子,正盤膝坐在一根猶如撐天之柱的白骨上。
    這白骨,沒有半分的晶瑩,整個呈現出一種蒼白死寂之意。黑衣女子在白骨上,顯得無比的耀眼。
    只不過,這黑白兩色在一起,給人的感覺,并不是生機,而是死寂,一種讓人膽戰心驚的死寂,一種讓人從心中出恐懼的死寂。
    女子驀然睜開了眼眸,從她的身體四周,卷起了一片死寂之意,甚至一根黑色的,一如鐮刀一般的兵器,緩緩的凝型在她的身后。
    “始戮劍,竟然是沉寂無數年的始戮劍!”女子喃喃自語,眼里全都是要占為己有的**。
    “我的始戮劍,沒想到,這次進入混沌虛空,竟然會有如此大的收獲!”自語之中,女子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可惜的看著那頂天立地的白骨。
    “能夠讓我的寂滅神禁更上一層樓,也罷,你可以去了!”說話間,女子身后的鐮刀揮動,一種屬于神禁的力量,從鐮刀之中飛出。
    鐮刀割過,巨大的白骨,瞬間崩碎在了虛空之中。
    而女子并沒有理會崩碎的白骨,她踏步行走在無盡的虛空之中,就好似一個收割著無盡性命的死亡之神。而她前進的方向,正是鄭鳴所在的葫蘆墟。
    混沌虛空之內,一片無名的海洋之中,萬劍一正在拼命的揮動著他手中的長劍。
    每一次長劍揮動,就有無數的長劍相隨,萬劍一鋒,斬破天地,只不過他戰斗的對象,同樣非同一般,而是足足有上百萬只的劍魚。
    這些魚,每一條都只有三尺三寸,它們的身體在水中躍出,就好似一道鋒利無比的長劍,橫斬而出。
    實際上,它們就是長劍!可以開山裂地,可以將乾坤萬物統統斬斷的長劍。
    劍鋒如山,劍魚如雨,兩者在無盡的海邊,形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而處在這攻擊之中的萬劍一,眼眸中的神色,變的越加的明亮。
    就在他準備再次揮動長劍的時候,一股意識陡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他停下了揮動的長劍,雙眸緊緊的盯著那無盡的虛空。
    “哈哈哈,始戮劍,我萬劍一乃是天地大氣運所鐘,這始戮劍,必須是我的!”
    說到此處,萬劍一的身形,直接化成一道虛影。只不過就在他臨去的時候,他的雙眸之中,卻生出來兩柄金色的長劍。
    長劍攪動大海,那些本來還在和萬劍一爭鋒的劍魚,一個個都被斬成了碎粉。
    萬劍一飛馳的方向,同樣是葫蘆墟!
    蒼茫的大山深處,一個年輕人正盤膝而坐,而在他身體的左邊,一股股熾熱的火焰,正在瘋狂的燃燒。
    那火焰,呈現出紫色,而且還是帶著神性的,讓人一見,就有一種想要膜拜的沖動的紫色神火。
    至于在火焰的右邊,則是呈現出青色的寒氣,寒氣籠罩在哪年輕男子的右邊。寒氣在灌入男子身體之中的是偶,更呈現出一道道小龍的形狀。
    男子的身軀上,一層層的神紋,不斷的溢出,這些神紋在男子的四周,呈現出龍虎麟龜,各種各樣的祥和光芒,讓男子的四周,都化成了千里神土。
    神土顫抖,男子從修煉之中睜開眼眸,他雙手掐動印訣,兩個好似隱含著無窮天地之威的寶印,重重的封禁在了那神火和寒冰之上。
    “始戮劍竟然出世,看來這一次,我的收獲名單之中,將會再添一異寶!”
    自語之中,男子一步跨越,就消失不見!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