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1 始戮劍


    盡管這光芒沖向的不是自己,但是鄭鳴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李英瓊在自己的面前死去。
    因此,雖然這沖天而來的劍光強悍無比,但是鄭鳴還是準備催動孔宣的英雄牌來應對。對于他而言,這幾天的接觸,已經讓他感到,李英瓊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有血性有知覺的同伴,而不是一張自己抽到的英雄牌。
    對于這種可以陪伴自己的同伴,鄭鳴不想吝嗇。
    可是,就在他準備催動長劍的時候,一個念頭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伴隨著這個念頭,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李英瓊的身上。
    李英瓊論起修為,和自己差的實在不是一點半點,憑什么她能夠引動這劍光來殺她呢?
    除非,這劍光根本就不是來殺她的,而是這劍光,本來就是被她引動的。
    想到那紫青雙劍,鄭鳴的心中閃過了不少的念頭,最終鄭鳴一咬牙,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雖然這樣做,危險會增加不少,但是鄭鳴還是決定嘗試一下。畢竟,這對于李英瓊,是一個莫大的機緣。
    他抓住李英瓊的手,淡淡的道:“怕嗎?”
    李英瓊已經感應到了那磅礴一如天威的劍意,她的心本來有些緊張,但是此時此刻,被鄭鳴握住手的瞬間,她本能的朝著自己的主上看去。
    就見他不動聲色,沉著冷靜,幾乎閃著金屬光澤的表情下面有一種既柔軟又堅毅的東西在慢慢的充溢。
    “不怕!”李英瓊心里越的有了底氣,心態愈堅定,認真的看著鄭鳴,說出的話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九天十地如意球之中的人,這個時候也看到了兩個人的動作,特別是他看到了李英瓊那有些紅的臉。
    “哎,我說你們兩個,浪漫不能當飯吃,現在哪兒還有功夫親親密密?還是保命要緊哪!”
    那聲音的主人,看到兩個人像是深情對視,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大煞風景,十分著急。
    對于這個莫名其妙的引來一群赤炎牯,卻一直都躲在球里面不出來的家伙,鄭鳴根本就沒有心思理會,但是站在鄭鳴身邊的李英瓊,那本來好似寒星的眼眸,這一刻卻變成了月牙!
    也就在這時,那洶涌的,好似隱含著太初之意的光芒,已經籠罩在了鄭鳴和李英瓊的身上。
    李英瓊靜靜的站在鄭鳴的身邊,昂然不懼,就好似眼前這可以隨時取去她性命的劍光,就好似不存在一般。
    光芒越來越近,但是在接近李英瓊的時候,卻沒有了那種要將世間萬物全部屠殺的鋒利。
    好像出于一種本能,李英瓊伸出了手。
    鄭鳴一直都在關注著李英瓊的動作,從李英瓊伸手到最后,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喜悅。
    果然如他所料!
    當李英瓊的手和那劍光接觸的瞬間,所有的光芒,全部消失不見,出現在李英瓊手中的,是一柄墨綠色的,斷了一截劍尖的三尺長劍。
    墨綠色的長劍,沒有任何的花紋,也沒有任何的神光,但是看到這柄劍,鄭鳴的心跳動了一下。
    而已經和鄭鳴保持著一絲聯系的石橋,這個時候也輕輕的震動了一下。
    “嗡嗡嗡!”那本來在李英瓊手中平靜無比的長劍,這個時候出了一陣劍鳴。好似這長劍,同樣感覺到了和鄭鳴有了一絲聯系的石橋。
    面對那石橋,長劍選擇了臣服。
    這劍鳴,并不是挑戰的劍鳴,而是一種臣服,一種向比自己強大的生物的臣服。
    當然,鄭鳴不認為這種臣服是向他鄭鳴臣服,從這劍鳴之中,鄭鳴可以感到,這柄劍,是在向那石橋臣服。
    始戮劍!
    想到這柄劍,始戮劍三個字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雖然他還是不清楚這柄劍的來歷,但是光憑它可以讓石橋震動,可以向石橋臣服,更讓自己的腦海之中映現出始戮劍三個字,鄭鳴對于這柄劍,就有了一定的認識。
    這是一柄混沌開辟之時產生的靈寶,當然,混沌開辟乃是這個世界的混沌開辟。
    “始戮劍,我的娘啊,竟然是始戮劍!”還沒等鄭鳴有什么動作,那九天十地如意球之中,已經飛出了一個小球,小球快的朝著李英瓊沖了過來。
    李英瓊幾乎本能的,朝著那球揮出了一劍!
    血蹤萬里!
    鄭鳴傳授給李英瓊的劍法之中,殺意最強的一劍,也是李英瓊修煉的最多,也最是強大的一劍。
    如果李英瓊自己施展這一劍,雖然她已經成為了躍凡境,但是要想威脅到那球一般的人,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就算她有劍意,就算她對這一招劍法有著非同一般的理解,但是修為的差距,也不是用這些可以彌補的。
    可是,李英瓊的手中,拿的是始戮劍,三丈的劍光,隱含著屠戮天地,無無物不破的鋒利,那肉球在劍光下落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不好。
    從驚喜之中清醒過來的肉球,在劍光下落的剎那,快的旋轉,只是差了分毫,就從那落下的劍光中,躲避了開來。
    只是,這劍光,他的人雖然躲過,但是他的頭,卻飄灑了不少,一時間,這圓圓的身影,越顯得圓滾滾的。
    能夠認識始戮劍的人,絕對不是一般的人,鄭鳴的目光,冷然的落在了那人的身上。
    如果此人對李英瓊存在什么威脅的話,鄭鳴絕對不會介意,直接送他上路。
    李英瓊已經給那個人當頭潑了一盆冷水,讓他從歡喜之中清醒過來,而鄭鳴的目光,卻讓那人猶如掉落在了寒冰之中,他緊張無比的看著鄭鳴。
    戰戰兢兢,此時的表現,可謂是戰戰兢兢。他覺得自己現在遇到的一對男女,簡直比前些時候遇到的那些赤炎牯,都讓他感到可怕。
    實際上,他們絕對比赤炎牯可怕,因為他們兩個人,嚇走了赤炎牯。
    “兩位,我絕對沒有惡意,我乃是重玄門的夏侯魯班,見到兩位真的很高興啊!”圓圓的胖子,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不過已經到了參星境的武者,年齡也不會太小。
    鄭鳴看著這一身肥肉,如果將四肢砍掉,絕對是一個圓球的夏侯魯班,冷冷的道:“你剛才說什么?”
    夏侯魯班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在顫抖,此時,他哪里還不明白鄭鳴的意思。
    看來,這位爺,要對自己下殺手。想到剛剛鄭鳴表現出來的氣息,他就快的擺手道;“兩位,我絕對沒有惡意。”
    “那個我給你們說,始戮劍出世,雖然相隔百萬里,但是在混沌虛空之中的一些名門大宗的強者,都能夠通過特殊的方法感應到。”
    “就算你們殺了我,也沒有用的!”
    李英瓊緊緊的握著始戮劍,在這柄劍落入手中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好似遇到了多年不見的親人。
    這柄劍,給了李英瓊莫大的信心,與此同時,更帶給她了一種讓她難以想象的力量。
    雖然現而今,這種力量,她能夠揮的并不是太多,但是他心中卻明白,這柄劍對她實在是太重要了。
    “你說,它為什么叫始戮劍?”李英瓊看著胖乎乎的夏侯魯班,沉聲的問道。
    “這個……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夏侯魯班快的揮手道:“聽說它是開天辟地之時的寶物,當時落入了一個……一個女性神魔的手中。”
    “那神魔……那神魔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來了,但是因為這柄始戮劍,那女性的神魔,在三千神魔之中的排名,一度非常的靠前!”
    “之后,三千神魔大戰,將這一片天地,全部打回了混沌,當時生了什么,沒有人知道,而那始戮劍,自此之后,也沒有了蹤跡。”
    “卻沒有想到,今日這位……這位小姑娘的突破,竟然引動了始戮劍!”
    說道這里,夏侯魯班的眼睛之中,除了嫉妒,還是赤裸裸的嫉妒,他夏侯魯班雖不能說是世間最頂尖的人物,卻也是宗門長者眼中,最優秀的后輩之一。
    為什么,始戮劍出世,并沒有歸自己,而是落入一個什么都不會的女娃子手中?真真是不可思議!
    “這么說,始戮劍很厲害了!”李英瓊看著夏侯魯班,追問道。
    “當然,這可是絕世的神兵,傳說之中,就算是圣級存在的身體,它都能夠屠戮,你說它強不強!”夏侯魯班見李英瓊問出如此幼稚的問題,越為這柄始戮劍感到不值。
    只可惜,他這種眼神沒有人注意,李英瓊在仔細的朝著始戮劍看了兩眼,就雙手將劍托起道:“主上,您劍道驚人,這柄劍,還是您用吧!”
    夏侯魯班看到這一幕,差點喊出來,但是他最終還是用自己的胖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并不是他不想喊出來,而是他想要看一下,這接下來,究竟是什么結果。
    始戮劍啊,這可是始戮劍,竟然有人將始戮劍送人,實在是……實在是太瘋狂了。
    鄭鳴看著那充滿了蒼茫氣息的始戮劍,擺了擺手道:“這始戮劍既然選擇了你,那你就拿著吧,我的手中有劍用。”
    說話間,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始戮劍的身上道:“你既然選擇了英瓊,就要聽從驅使,如果讓我知道你有什么不聽話的地方,休怪我將你折斷!”
    這話,鄭鳴說的堅定有力!
  !--gen1-1-2-110-14760-253070435-1488415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