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9 要的就是痛快利索


    小小的刀片,傾注著那偷襲者所有的希望。而就在刀片出現的瞬間,同樣讓為鄭鳴擔憂的李英瓊發出了一聲驚唿。
    雖然她天資過人,雖然她本身足夠努力,但是境界之中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不是通過修煉,就可以彌補的。
    因此,在發現鄭鳴受到偷襲的時候,李英瓊第一個想法,就是想要自己沖過去。
    她不管自己究竟是什么修為,也不管實際上鄭鳴用不用他沖過來,她的第一個本能,就是三個字,那就是沖過去。
    但是,無論是那刀片帶動的力量,還是鄭鳴催動的力量,都好似凌厲無比的天威,讓她想要動彈一下,都艱難無比。
    所以最終,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枚刀片,斬在了自己主上的身上。
    這一刻的李英瓊,就覺得自己的魂魄都要飛出去了,她的心中,沒有任何的念頭,只有睜大眼睛,緊緊的盯著鄭鳴。
    刀片鋒利,瞬間斬在了鄭鳴的身上,然后,李英瓊聽到的,是一種金鐵交鳴的聲音。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那刀片倒飛出去,可是還沒有等那刀片飛出多遠,就被兩根伸出的手指,輕輕的夾住了。
    那手指,正是鄭鳴的手指。
    看到絲毫沒有受到傷害的鄭鳴,李英瓊就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就要哭出來了。
    她強忍著自己的淚水,不讓自己哭出來,但是那猶如寒星般的眼眸之中,此時卻充滿了堅毅。
    至于那偷襲鄭鳴的男子,整個人已經呆在了那里。刀片是何等的鋒利,也只有他這個刀片的主人最為清楚。
    他相信,就算是混元天柱第五等的強者,只要被這刀片襲中,也被斬殺。但是現而今,竟然沒有斬破鄭鳴的肉身。
    這鄭鳴,該是何其強大,何其變態!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那偷襲鄭鳴的男子,根本就沒有過多的思索,整個人就本能的騰空而起,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離此地。
    他本來想要乘火打劫,來一個以小博大,富貴險中求,但是現在的情形,他只想逃走。
    但是還沒有等他離去多遠,就聽到虛空之中,響起了一聲冷哼。這冷哼聲很低,但是聽到此人的耳中,卻讓此人的心頭,一陣戰栗。
    他不由自主的,就有一種要朝著地上摔倒的沖動。
    勉強掙扎著站穩身子,那男子目視著一步步走來的鄭鳴,聲音中帶著顫抖的道:“鄭鳴,剛才是一個誤會,我乃是北無離恨天的弟子!”
    “你不能殺我,你若是殺了我,我北無離恨天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男子在說話間,手中已經多出了一個玉符,這一刻,本來還有些彷徨的他,變的平靜了下來。
    “鄭鳴,這玉符你應該也有,只要有這玉符在手,我可以在一個剎那,逃出千里!”
    “你不但殺不了我,而且還會因此得罪我們北無離恨天,我們北無離恨天對于膽敢和本宗為敵的人,向來都不會客氣的!”
    看著手持玉符的男子,鄭鳴神色平淡的道:“你是北無離恨天的弟子?”
    “不錯,我不但是北無離恨天的弟子,而且我姑姑還是北無離恨天的一宮之主。”男子握著玉符的手不但更加的堅定,而且臉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幾分。
    “你殺了我,除了遭到我北無離恨天的追殺,沒有任何的好處!”
    “就算你是大倫七子之一,但是你要清楚,就算是你們掌門弟子陳東明,也不敢在我北無離恨天面前,說一個不字。”
    看鄭鳴沉默不語,男子臉上的笑容又多了幾分,他笑吟吟的道:“鄭鳴,我一直都覺得,你應該是一個聰明人,那神線蟲乃是我第一個看上的,還請你還給我吧!”
    “不然,奪取北無離恨天弟子的寶物,這同樣被視為,是對整個北無離恨天的挑釁。”
    男子說到此處,心中越發多了一絲得意,他覺得自己前些時候的出手,實在是有些太過魯莽。
    那神線蟲自己還用得著出手嗎?只要自己亮出北無離恨天的招牌,就算鄭鳴的心中再也不愿意,他也要乖乖的,將那神線蟲送給自己。
    “那就給你!”四個字,猶如天地綸音,在男子的耳邊響起,男子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四周一陣天旋地轉,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他整個人,就已經倒在了地上。
    已經意識到不好的男子,剛剛準備用盡全力催動玉符,卻被一道破碎虛空的劍光,直接斬成了兩段。
    劍光籠罩男子的身軀,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男子已經沒有聲息。
    鄭鳴看著死去的男子,冷哼一聲,一揮衣袖,男子身上的東西就漂浮了出來。
    從男子的身上,鄭鳴除了得到了一個儲存了不少雜物的儲物手鐲之外,還得到了幾塊血色的石頭,用真元催動,這些石頭都會發出淡淡的光芒。
    只不過,和李英瓊找到的,那隱含著神血的石頭相比,這些石頭的差距,并不是一點半點。
    隨手將東西收到儲物手鐲之中,鄭鳴就開始觀察那刀片,雖然刀片殘缺的很,但是從刀片之中沖出的殺意,依舊讓鄭鳴感到戰栗不已。
    這是一種來自太古的殺意!
    這種殺意,按照鄭鳴心中,云霄參悟誅仙四劍時的感覺,他覺得這刀片,竟然不弱于誅仙四劍。
    四劍殺戮天下,乃是整個天地之間最兇狠的寶物,此物竟然不次于誅仙四劍,其劍意之強可想而知。
    只是此地,并不是參悟之所,所以鄭鳴直接將那刀片收起,而后朝著李英瓊一揮手道:“咱們走吧!”
    “主上,還請您傳授英瓊快速提升的方式,英瓊不愿意看到公子您處在危險之中。”李英瓊看著鄭鳴,眼眸之中,全部都是堅定之意。
    看著眼中滿是凌厲之意的李英瓊,鄭鳴輕輕一笑道:“你放心,有的是你為我處理的時候。”
    “不過現在,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修為。”
    說話間,鄭鳴一拉李英瓊的手,兩個人騰空而起,登上了山峰。此時這一座猶如山一般的落鷹巖,已經到了盡頭,朝著前方看,是無窮無盡的混沌之氣。
    此地給李英瓊的感覺,就好似他們已經站在了孤島的懸崖邊,再往前,就是海洋。
    混沌虛空究竟有多大,大倫山的記載之中并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這個讓他們耗費了幾天時間的落鷹巖,縱橫足足有上萬里,可以比擬一個小型的陸地。
    “走,前方十萬里處,還有一個山,咱們到那里休息!”鄭鳴說話間,催動身軀,飛速而去。
    李英瓊站在鄭鳴的身邊,感受著四周的罡風,在鄭鳴身上的力量穿過之下,就好似遇到君王一般的四散開來,一時間對鄭鳴的敬佩,越發的多了幾分。
    “主上,那北無離恨天,是不是很強大?”李英瓊看著鄭鳴,輕聲的問道。
    “不錯,北無離恨天是有些強大!”鄭鳴并沒有對李英瓊進行任何的隱瞞。
    “你是不是想要問,為什么要殺那人?”對于那個敢于偷襲自己的家伙,到現在,鄭鳴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李英瓊搖頭道:“英瓊并不覺得主上您滅殺那人有什么錯,但是,英瓊要給主上說的是,總有一天,英瓊一定要替主上將北無離恨天給滅了!”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股磅礴的殺意,從李英瓊的身上沖了出來。
    感受著李英瓊身上的殺意,看著李英瓊眉心之間,那越來越紅,好似一滴血一般。
    李英瓊是認真的,鄭鳴心中第一次升起這個念頭,他不由得在李英瓊的頭發上揉了一下道:“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成天打打殺殺可不好。”
    “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的!”
    也就在兩個人穿越混沌之氣的時候,鄭鳴突然聽到前面有人高聲的喊道:“前方的同道,我乃是重玄門的弟子,還請看在同道的份上,救我一命啊!”
    重玄門,這個名字鄭鳴并不陌生,也是四天九道之一,和大倫山的關系,好像還不錯。
    鄭鳴凝眸朝著前方看去,就見一個圓滾滾的球,正從遠處朝著自己這邊瘋狂的滾過來。
    而就在這球的后面,數十只虎頭蛇身鷹翼的怪物,瘋狂的穿梭虛空追殺著圓球。
    從這些虎頭蛇身怪獸的口中,不斷的吐出一道道赤紅色的火蛇,那些火蛇被噴出的時候,只有一尺長短,但是眨眼之間,就會變成百丈。
    百丈的火蛇,在鄭鳴的眼前化成無盡的火云,一個瞬間,就包裹了方圓百里的虛空。
    這赤紅色的火焰,并不是鄭鳴見過的各種神火之中的一項,而是一種鄭鳴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火焰。
    但是從這火焰之中,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火焰的非同凡俗,比之地心毒焰,也差不了多少。
    在滾滾的火焰籠罩下,那圓滾滾的球,已經變成了赤紅色,但是它依舊在瘋狂的奔跑。
    只不過從那球里面,卻傳來了一陣陣的驚唿聲:“煳了,這一次,可是真的將老子給燒煳了!”rw
  /br